爱去小说网 > 第一法师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告状
    低级小副本,又有潇无尘带着,因此他们刷上一趟只花了二十多分钟,收获还不错,除了装备外,还打到一本盗贼的开锁技能书,夜色双手一搓,毫不客气的直接学了。

    三人准备走出副本再来一趟时,寒光忽然出声道:“潜行后再出去吧。”

    “为啥?”潇无尘很是不解。

    夜色怔了怔后,也转眼去瞧寒光。

    寒光对着夜色微微一点头后,才若无其事的玩笑道:“我怕换了好装备,别人看着眼红,想杀我爆宝。”

    “你想太多了!”潇无尘被他的自以为是雷得头皮发麻,抽了抽嘴角嘀咕道:“一身垃圾,谁会要啊……”

    “那可说不准。”寒光邪邪一笑,身形没入了空气之中。

    夜色紧跟着也进入了潜行状态,她知道寒光不会无的放矢,既然要求潜行后再出副本,那一定是他在副本外面安了眼线,知道有人要对付她,至于对付她的人是谁,不用猜也知道,无非就是她刚杀过的那个人!

    潇无尘见他俩都潜行了,犹豫了一下后也没有坚持,还带头通过了副本光幕。

    才一出去,他就看见了落叶成茧和落花如血,他们一前一后,站在三四米远的地方,正专注的盯着副本门前进出的玩家。

    “他们怎么还在这里?”尽管明知道潜行时与旁人相隔三四米的距离是很安全,不会被发现的,但当落叶成茧和落花如血的目光接连着穿透他的身体时,潇无尘还是感觉很不自在,不觉回头咕哝了一句。

    这一回头,他又讶然了。

    组队模式下,盗贼的潜行在队友眼里有踪影可见,于是他清楚的看见夜色和寒光两人分散了开来,手里反执着匕首猫腰而行。

    “你们去哪?”潇无尘问了一句后,看见他俩以一种包抄的方式,往落花如血的身后绕去,不禁又改口问道:“你们要干什么?”

    他现在还是一头雾水,没明白过来。

    队伍频道里传来夜色清冷的声音:“那战士等级高,很容易看破潜行,你退远点,不要靠过来。”

    说话间,夜色和寒光两人已经绕了个大圈,潜到了落花如血的身后,在慢慢的接近她。到了这个时候,潇无尘就算再迟钝也知道他们要暗杀落花如血了,一颗心不由自主的悬了起来,又是兴奋又是不安。

    兴奋是因为他厌恶章蓓蓓很久了,看她在游戏里被人暗杀,是件很解恨的事,不安则是如同夜色所说,顾洺练的这个战士号等级很高,万一夜色和她那个朋友失了手……

    不,就算没失手也很危险,他们会被秒杀的!

    潇无尘一紧张就想张口阻止他们,就在这时,队伍频道里响起寒光的声音:“动手。”

    话音一落,他俩就行动了起来,不约而同的两个背刺狠狠击下——

    潇无尘清楚的看见落花如血的生命值倏然降下去一半,但她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直到血光再次飞溅她才尖叫着转身,可惜已经迟了,她的身体才刚刚转到一半就已经呈现出僵硬的姿态,紧接着人往后一仰,直挺挺的摔了下去。

    仅仅只是三四秒的时间,暗杀就已经完成。

    落叶成茧听见尖叫声后慌忙扭头去看的时候,夜色和寒光两人已经急速的在往后退了,边退还边使用了消失技能,因此他根本来不及锁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俩的身影渐没在空气里,直至完全不见,等他愣了片刻,想起自己的等级较高,只要距离接近的话,低级盗贼的潜行效果对他来说是没有用处时,再追过去已经迟了,夜色和寒光已经兜了一圈,靠近了副本光幕。

    “走了,进副本再杀一趟。”

    路过傻愣愣站在那里的潇无尘的身边时,夜色拉了他一把,将他拽进了副本里面,这时落叶成茧还在对着空气挥舞他手里的大剑,想要将夜色和寒光砍杀出来,当然,这么做毫无意义。

    “你们——”进了副本后,潇无尘总算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了,不过他望向夜色和寒光的目光里,仍然带着深深的赞叹:“你们两个真是新手么?盗贼玩得也太好了吧,这么轻松就把章蓓蓓给暗杀了。”

    他这话说得夜色心里“咯噔”一跳,然而她脸上神色未变,仍是淡淡道:“哪里,我们的操作是没法跟你比的,刚才暗杀成功是因为我们二对一,有心算无心,再说章蓓蓓练的是牧师,游戏里最脆弱的职业,随便刺几下就挂了。”

    “对啊,要是你去杀她,她死得更快。”寒光很配合的捧着潇无尘的臭脚,却在转身时,状若无意的凑近夜色,在她耳边敛着声道:“你那最后一句话,我很不赞同。”

    言下之意,他的主号也是牧师,但绝对没有这么脆弱!

    夜色瞥了他一眼,不动声色道:“是么?那一会我们PK了试试。”

    寒光:“……”

    他们进入副本的同时,落花如血复活回了墓地,再一次的在队伍频道里大声哭诉,把落叶成茧骂了个狗血淋头。

    “你就是故意看着我被杀的!”

    “你要我说多少次?是他们动作太快,我根本来不及救你!”

    “那就是你太无能!等级这么高有什么用啊,竟然连两个20多级的盗贼都防不住!”

    “神经病,你接着闹吧,我不管了!”

    落叶成茧被彻底惹火了,他直接丢下落花如血不理,退队下线了。

    竟然又甩脸色给她看!

    落花如血又气又急,瞪着好友名单里那个暗淡下去的名字看了半天,最后憋不住“哇”一声大哭了起来。

    她这一哭,墓园里的其他玩家都望向了她,对着她指指点点了起来,这让她想起了前几天在校园里同顾洺争吵的事,起因都是源于夜色,心里的恨意便像发了酵一样,越发的膨胀起来,恨不能冲到夜色面前,在她脸上狠狠的煽上几个巴掌。

    然而她做不到!

    她的等级跟夜色差不多,死过两次后没准还比夜色的等级更低了,能给她撑腰的落叶成茧又下线了,因此她根本没有替自己报仇的信心,可是不报仇吧,她又心里不甘,哭了半天总算想起潇无尘与她在同一个公会,连忙抹掉了眼泪,把聊天模式切换成公会频道。

    “潇无尘,你给我出来!”

    落花如血在公会频道里大喊了一声后,立刻就有不少人热心的询问起她有什么事来,她心里稍稍安定了一点,越发有了把握,就理直气壮的声讨起潇无尘来。

    “我记得公会里有条规则是不能PK会里的成员吧?潇无尘你出来给我解释一下,你刚才把我杀了两回,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

    她这话一出,公会频道里就哗然了起来,连公会会长半转流觞都被惊动了。

    半转流觞:“潇无尘你在么?在就说话,落花如血说的事是不是真的?”

    落花如血:“他在的,不吭声就是心虚!会长,这件事你一定要替我做主,把他踢出公会,还要再杀他两次给我报仇!”

    “胡说八道!”潇无尘气极败坏的声音在公会频道里响起:“我不吭声可不是心虚,而是我在杀BOSS没空!我也懒得跟你废话,你要说我杀了你,就把证据拿出来,没证据的话我是不会承认的!”

    落花如血:“落叶成茧看到的,他可以替我作证!”

    半转流觞:“抱歉落花,你说的人不在线,这样吧,你把战斗记录发出来,要真是潇无尘PK了你,我会处理他的,但是如果你说的不是事实,我要求你向他道歉。”

    落花如血一听这话,心里顿时有点慌,她刚玩这游戏还不到一周,又一直是被人带着练级的,根本不知道还有战斗记录这玩意。

    半转流觞见她不吭声了,便查了查会员资料,发现她等级很低,明显是个新手,于是好心的提醒她道:“控制面板里可以找到各种数据记录。”

    落花如血依言去找,果然找到了那战斗记录,旁边还有各种选项,可以选择把记录发送到游戏里的不同频道或是发送到指定的邮箱里,但问题是她说谎了,杀她的不是潇无尘,战斗纪录里自然也不会有潇无尘的名字。

    一不做二不休!反正都已经闹起来了,总不能这么灰溜溜的给潇无尘道歉吧!

    落花如血咬了咬唇,解释道:“潇无尘没有亲自动手,但是杀我的那两个人是跟他组队的,其中一个我认识,也是我们学校的,是他的表妹夜色,不信你们去查,或者你们现在立刻派人去熔岩副本,他们还在里面没有出来!”

    她认为跟潇无尘组队的人把她给杀了,同潇无尘亲手杀她没什么区别,就算不是残害同公会的成员,也是见死不救,而且潇无尘也脱不了怂恿同伴杀她的嫌疑。

    勾结外人来对付同公会的成员,也是大忌,她的想法还是有一定道理的,然而错就错在她一时心慌意急,脱口把夜色的真名给说了出来,于是所有人的关注点立刻就转到了“夜色”这个名字上,公会频道里吵成了一片,所有人都在兴奋的追问她——

    “夜色?是不是等级排行榜第一的那个法师?”

    “不!不是!谁会用真名来玩游戏啊!潇无尘他表妹的真名叫夜色,游戏里用的名字是叶子!”落花如血一边着急的解释着,一边把战斗纪录发送到了公会频道。

    今天之前,她得知等级榜第一的法师名叫夜色时,心里也暗暗的犯过嘀咕,但是现在她深信此夜色非彼夜色,不然夜色干嘛不上那个法师号来显摆?干嘛不顺便把落叶成茧也杀了?

    她这解释还算合理,公会频道里又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就在落花如血松了一口气,打算再接再厉,说动半转流殇处理潇无尘时,一个清脆的冷笑声响了起来——

    莫倾城:“落花如血,我好心提醒你一下,你最好不要去招惹那个叶子,她可不是你惹得起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