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第一法师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相拥而眠
    遇到顾洺是件很扫兴的事情,但宁寒推荐的另一家粥品店里的食物很美味,一碗鲜虾粥和半打碳烤生蚝佐着宁寒从前经历过的趣事下肚后,夜色的心情前所未有的轻松愉悦了起来,以至于吹着夜风散步回去的路上,她的唇角一直微微的上扬着,挂着点淡淡的笑意,甚至还同宁寒一起挑了两张电影碟,买了一堆零食,准备看个午夜场。

    宁寒绝对是有意的,电影碟都挑恐怖的买,这种招数虽然很老套,但从它被恋爱中的男女使用的频率来看,应该很有效,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好容易等啊等啊,等到“飘飘”出场,惊惧和灾难接连上演,夜色却已经抱着靠垫,无声无息的睡着了……

    该说这电影不够恐怖呢,还是该说夜色神经太粗线?

    宁寒单手撑着下巴,望着她那沉静恬然的睡颜,无奈的笑了起来。

    他还记得夜色最初对他是戒备满满的,有次她睡在游戏里,他半夜上线将她惊醒,那时她望着他的目光里就带着深深的警惕和不信任,为此他俩还闹了一场气,游戏尚且如此,现实如何就更不用猜测了,所以现在她能戒心全无,在他身旁不知不觉的安然睡去,他也许应该感觉欢喜和满足?

    宁寒轻轻的叹了口气,伸手挑起散落在夜色脸颊上的一缕头发,想将其掠开,然而指尖擦过她那凝滑的肌肤时,她立刻就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似乎要醒的样子,他只好停顿了动作,耐心的等了一会,确定她又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之中,才将手缩了回来。

    电脑光驱里的影碟还在转动,屏幕上的光投射到房间里,忽明忽暗。

    宁寒调低了影片的音量后又静静的凝视了夜色一会,忽然想起她抱着靠垫缩在沙发里的睡姿看上去很舒服,但时间长了肯定血流不畅,四肢麻木,于是犹豫了起来,不知道该将她唤醒,让她回去好好睡上一觉,还是将自己的床分半张给她。

    前者他不愿意,后者他很乐意。

    但是夜色的想法,估计同他恰恰相反!

    宁寒很认真的考虑了一会,最后还是决定将她抱上床去,如果中途她被惊醒的话,就让她回去睡觉,如果她没醒,就顺其自然的分她半张床,这样明早她要是想追杀他,他也有辩解之辞:他可是很努力很努力的唤过她了,谁让她就是不醒呢!

    他越想越觉得这个办法不错,但首先要做的,是耐心的等待,等夜色睡得更熟一些再抱她上床,这样比较不容易惊醒她。

    揣着这个“邪恶”的想法,宁寒心不在焉的继续看那部恐怖电影,谁知还没看完他也眼皮发沉了,他挣扎了一下想要清醒过来,然而身体拒绝配合,懒洋洋的就是不想动弹,在意识彻底陷入混沌之前,他还迷迷糊糊的气恼着,觉得上当受骗了,什么史上最恐怖最惊悚的评价都是那家碟片店老板胡吹出来的,这部影片实在有够无聊,难怪夜色都被催眠得睡着了……

    随着他的沉睡,影片渐渐的也播放到了结尾,长长的字幕过后,屏幕变成了一片黑,房间里也彻底寂静了下来,唯一的声音,是他俩轻匀舒缓的呼吸,唯一的光亮,是窗帘缝隙里透进来的城市夜晚的霓虹。

    凌晨两点半,房间里的空调开得温度过低,夜色睡着睡着就感觉到冷,不由自主的调整了一下姿势,往散发着热源的地方靠了过去,然而——

    她才动弹了一下,左腿就传来一阵麻痛的感觉,将她惊醒了过来。

    黑暗中,刚刚苏醒过来的夜色头脑有片刻的空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她缓了缓神,忍着腿部那极其难受的无力感撑直了身体,才借着窗帘缝隙里透进来的那一点微光,瞧清了房内黑绰绰的摆设轮廓,想起自己是在宁寒的住处,好像同他一块看影片来着,不知怎么就睡过去了。

    看来她还真是越来越习惯宁寒的存在了,竟然在他身旁睡得这么安心……

    夜色转眼看了看身旁同样窝在沙发里沉睡的宁寒,微微苦笑了一下,随后搓了搓左腿,等麻痛感渐渐消失后,站起来准备回去,不过她刚摸着黑走了一步,又转回头看看宁寒,想了想,摸到他的床边抱了条毯子过来,轻轻抖开,替他盖在了身上。

    好像没有什么不妥了吧?

    夜色总觉得自己似乎忘了点重要的事,可就是想不起来,等摸到门边要开门出去了,才恍然想起自己忘了拿钥匙!

    幸好还没出去,不然这门一关,她自己住处的门又打不开,半夜三更的被堵在过道里进退不得就尴尬了。

    夜色记得她把钥匙搁在沙发旁边的矮几上,又返身回去摸索,结果摸到一堆塑料袋包装的零食,顿时暗暗的叫苦不迭,因为不管她怎么轻拿轻放,这些袋子都会发出窸窸窣窣的脆响,在深夜的万籁俱寂里听来格外的清晰响亮。

    她一边祈祷着宁寒睡得沉些,一边慢慢的摸索,好容易摸着了钥匙,一把攥在了手心里,然而还没来得及转身走呢,就觉腰上一紧,被一双手给牢牢的握住了,紧接着那双手往回一拖,将她带倒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宁寒从她身后抱住了她,顺势又将下巴搁在了她的肩头,语声低沉慵懒的轻笑道:“夜色,你属耗子的么?差点就被你不声不响的溜掉了。”

    什么叫溜掉啊!

    夜色没好气道:“我是光明正大的要回去。”

    宁寒还没有完全清醒,声音越发的低沉了下去,有些不讲理道:“那你干嘛蹑手蹑脚的?”

    “那不是怕吵醒你么?”

    结果还是吵醒了……

    夜色微微一挣道:“松手。”

    宁寒假装没有听见,将她搂得更紧了,在她耳边喃喃道:“你身上怎么这么冷?我搂着你捂一会吧。”

    “别闹。”夜色反手推了推他道:“我要回去睡觉了。”

    “不要。”宁寒的语气无赖了起来,腻着她道:“我害怕。”

    夜色怔了怔,奇怪道:“你怕什么?”

    “刚才看的恐怖片啊,把我吓到了,我一个人不敢睡。”宁寒扯谎扯得理直气壮,将她连同身上的毯子一块抱了起来,往床边走去:“所以你要留下来陪我。”

    这是什么强盗逻辑啊!

    夜色正要抗议,就被他丢到了床上,随后他的身体也压了下来,再一次的搂紧了她,将脸埋在了她的颈边,低声哄着她道:“乖乖躺着不要动哦,不然后果很严重。”

    这个城市的九月,天气还炎热着,他俩穿的衣服本来就单薄,这时又紧紧的拥在一起,尽管隔了一层毯子,夜色还是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被他这么一说,略微的窘了一窘,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宁寒见她听话的躺着没动,这才满意的挪动了一下位置,在她身侧躺了下来,不过他的右手还紧紧的圈在她的腰间,脸也抵在她的颈边,闭着眼微微一笑道:“天还没有亮,我分你半张床,你可以再睡一会。”

    他的声音里带着慵懒惬意的满足感,渐渐的低了下去,直至无声,看来是困意正浓,撑不住又睡着了,这可为难了夜色,她想起身溜回去吧,怕再次把他吵醒,他又耍起无赖缠起人来,不回去乖乖的躺着吧,她就算习惯了他的存在也不适应被他搂着睡啊!那躺在黑暗里一分一秒的数着时间过去的感觉可不怎么好受。

    夜色想来想去,都觉得她吃亏就吃在听了他的话,他说她答应和他在一起了,所以不能动不动就揍他,可要是不揍他的话,她就敌不过他的超厚脸皮和缠死人的无赖**,于是步步退让,步步沦陷,再这样下去,她好像就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她郁闷的暗叹了一口气,试着侧了侧身,面对着他,想观察一下他熟睡到了什么程度,有没有偷偷溜走而不吵醒他的机会。

    宁寒没醒,但是动弹了一下,搂她搂得更紧了。

    借着窗帘缝隙里透进来的微光,夜色能够看清他修长的身体轮廓,然而他的脸却抵在她的颈边,她根本就看不见,只能感觉到他带着暖意的微沉呼吸,很有节奏感的缓缓起伏着,似乎好梦正酣。

    这样安静纯然的宁寒,夜色还是第一次看见,也许是由于她难得能够完全信任一个人的缘故,因此看见他这样不设防的沉睡在她的面前,她的心也不由自主的柔软了起来,觉得吵醒他会有种罪恶感,当然揍他就更没道理了,简直邪恶,她只好伸手轻轻的拨了拨他的头发,然后挟了一缕在指间,一根一根的数起来,这样打发时间容易点吧,顺便看看数到多少根头发时,天会亮起来。

    然而数头发的催眠效果其实跟数绵羊差不多,她数着数着就混乱了,错了好几次又重头开始后,尽管不适应一直被人搂着,她还是不知不觉的眼饧意迷了起来,沉沉的睡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