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第一法师 > 第二百三十章 情势逆转
    一不做,二不休!

    末世里经常遇到需要豁出命去才能求得一线生机的危险,因此能够在那种环境中生存下来的夜色向来杀伐果断,有破釜沉舟的气概,此刻眼见希尔的玩家们就要全灭在她的手里了,她根本就停不下来,也不想停!何况她的等级已经掉了大半,这时候就算停下来,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夜色没有理会寒光的命令,任由禁咒飞快的吞噬着希尔玩家们的生命,也飞快的吞噬着她辛苦练上去的等级。

    “听见没有?执行我的命令!立刻停下来!”

    寒光见她如此,急得完全失态,然而禁咒的吞噬力太恐怖了,根本没有给他强行阻止的机会,转眼就将夜色剩下的那三十来级吞噬殆尽,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团队信息里,夜色的等级飞降至最低。

    “你的等级已经无法继续施展禁咒。”

    系统提示音消失在夜色耳边之时,天空中流淌下来的黑色火焰倒卷着消散,肆虐的火鸦群也像是狠狠的撞到了无形的屏障上一样,在半空中窒然一顿,旋即崩碎成了金红色的光雾,扬扬洒洒的飞了漫天。

    地狱与天堂的置换,有时不过转瞬之间。

    禁咒一停止,伊瑟丹就以神迹般的速度恢复了原样,前一刻还黑焰翻滚的夜空,此时也一如往昔般沉寂深邃,数颗明亮的星辰点缀其上,微微的闪烁着,又有一阵带着雨露气息的风儿,卷着那漫天的金红色光雾,轻轻的扑簌在人的身上……

    在场的玩家们全都不由自主的停止了行动,怔怔的望着眼前这静谧美好,有如梦幻般迷离的景象,简直要怀疑刚才发生的一切,全是他们的错觉了。

    然而片刻后风渐渐停歇,光雾散尽,他们再看眼前的景象,才发现那静谧美好的感受,才是光和影朦胧出来的错觉,事实上此时此刻的伊瑟丹,像是被烈性炸药轰炸了无数次一样,满目疮痍,到处都是被火烧得焦黑的建筑,坍塌崩裂的碎石,与往日的整洁繁华形成了截然不同的鲜明对比。

    当然,如果要比凄惨的话,希尔玩家们才是最凄惨的,城主大厅外偌大的广场上,不久前还堆满了人,现在望去却稀稀落落死得没剩下几个了,遍地都是爆出来的装备道具和躺得横七竖八的尸体——

    没错,就是尸体!

    被夜色的禁咒灭杀的人太多了,多到幽魂镇的墓地都容纳不下了,很多人暂时没办法复活,只好躺在冰冷的地面上,痛苦的倒数着复活计时。

    又一阵风过,四周静寂无声。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眼前这荒芜凄烈的一幕给震住了,久久不能出声。

    闭眼闻香费了好大的劲,才伸手一托下巴,把自己张得老大的嘴合拢了起来,望着静立在远处,衣袍被风吹得张扬,神色却仍然一片淡漠的夜色咽了口唾沫,喃喃的自语道:“这真是……真是太暴力了……”

    不过也太爽了!

    在双方人数差距过大的情况下苦战了那么久,眼看就要落败了,这个时候,己方的一名玩家在最后关头施展出了威力恐怖的禁咒,横扫战场,肆虐一片,这种以强势暴力的手段,彻底逆转了结局的感觉,真是爽得无法言语!

    “我们胜了!”

    “终于把希尔玩家杀出去了!”

    “夜色威武!”

    “夜色夜色!”

    ……

    在场的玩家们回过神来后,爆发出了一阵潮浪般的欢呼声,不断的有人高喊着夜色的名字,像是要把先前憋在心里的郁愤都通通发泄出来一样,一声接一声,此起彼伏,最后所有的声音叠聚到一起,回荡在伊瑟丹的上空,久久不息。

    “夜色夜色!”

    “夜色夜色!”

    ……

    听着这些欢呼,看着那一张张带着狂喜神色的脸庞,尽管感觉很疲惫,夜色的唇角还是微微的扬了起来,绽出了一点微不可见的笑意。

    寒光站在喧嚣的人群里,焦灼的目光渐渐柔和了下来,专注的遥望着她,心情很是复杂。他一直清楚施展禁咒肯定要付出代价,但是没想到代价竟然如此巨大!因此其他人狂喜的时候,他却感觉万分自责,要是早知道会让夜色掉光等级,他就不该替她争取吟唱魔法的时间,创造施展禁咒的机会……

    不过,他向来不是沉溺在负面情绪里反复后悔,不肯自拔的人,沉默了一会,就将那份自责狠狠的压了下去,重新振奋了起来。

    现在,是反击的时刻了!

    寒光转眼望向那些幸存了下来,呆怔了片刻后开始转身逃跑的希尔玩家,微微的眯起了眼,沉着声在指挥频道里下令道:“清场!”

    在场的索兰玩家们立刻分成了两队,一队紧紧的追向那些仓惶奔逃的希尔玩家,另一队大肆的清理拾取着满地的装备道具。

    “月夜猫。”寒光切换了公会频道:“把你集合起来的人带上,速度赶去幽魂镇。”

    月夜猫微怔了一下,旋即明白过来,迅速的行动了起来。

    此时此刻,幽魂镇的墓园里人满为患,游戏运营至今,这里还是头一回有这么多玩家同时复活,人挤着人的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了,不过没有人抱怨咒骂,因为这些希尔玩家们都还沉浸在死亡前一刻的感受里,脸上满是惊骇的神色,身上的装备也掉得七零八落,还残留着被火焚烧过的痕迹,看上去无比的狼狈。

    一箭无回也在人群之中,那张俊美的脸都快被挤得变型了,最后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他才推开身前的玩家冲出了墓园,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边喘气,一边瞪着伊瑟丹的方向咬牙切齿。

    他这回被打击惨了,前一刻还处于即将胜利的狂喜之中,后一刻就被杀得一败涂地,真真切切的感受了一把从云端直坠,狠狠的砸在泥泞里的痛苦。

    真是该死!她怎么会有禁咒卷轴呢?

    夜色施展的法术太恐怖,超长时间的吟唱和毁天灭地的威力,让他只能联想到传说中的禁咒,心里的郁气更重了,恨得他在地上猛砸了两拳,腾地站起身来,在指挥频道里喝令道:“别磨蹭了,都给我出来集合,我们要赶在天亮之前,把伊瑟丹攻打下来!”

    他就不相信夜色还能再拿出一张禁咒卷轴来!

    什么?!

    还要攻城?

    希尔玩家们听见这个命令后,全都哗然了起来——

    “有没有搞错啊!还打?”

    “我不想打了,我死了两次,武器都掉了,拿什么去打?”

    “时间很晚了,改天行不行啊?”

    “刚才那个恐怖的法术是禁咒吧?他们连禁咒都有,我才不想去送死。”

    “药剂喝完了怎么打啊?有人提供免费药剂么?”

    “谁爱当炮灰谁去,反正我不干了!”

    “对啊!不去了!刚才连伊瑟丹城主都没杀死,现在回去还要再打一次,谁知道又会出什么意外。”

    ……

    夜色的禁咒摧毁了希尔玩家们的信心,十个人里,有九个不想再继续攻城了,就连一箭无回自己的火域凤凰公会里,都有一多半的人抗议他的决定,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都闹着要直接回去。

    士气低落成这样,各大公会的会长们也对拿下伊瑟丹不抱任何指望了,开始清点自己公会里的在场人员,准备找一箭无回沟通,想要退出此次行动。

    “这次行动的指挥是我!我说什么你们都得执行,谁允许你们想打就打,不想打就不打了?”一箭无回看见这么多人抵抗他的命令,脸色阴郁之极,语气很冲的喝道:“不就被灭了一次么?打副本都免不了要团扑两次,何况是攻城!都给我集合,这次我们一股作气,拿下伊瑟丹!”

    一箭无回在游戏里的名气虽然也不弱于寒光,但由于他平常行事蛮横霸道,口碑不好,因此在希尔玩家们心目中的威信也高不到哪里去,此刻人心都散了,谁还耐烦听他罗嗦?他话音一落周围就嘘声四起,冷嘲热讽的声音不断传来。

    “说话客气点行不行?刚才攻城时你骂人也就算了,我们都忍了,现在你凭什么冲我们发火啊?就不听你的,你能怎么样!”

    “这场城战我们明明占尽了优势,却被你指挥成这样,你还好意思让我们继续听你命令?”

    “一箭无回,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我们可不是你公会里的成员,你说什么就做什么。你最好搞搞清楚,我们只是跟你合作攻城而已,现在我们不想打了,合作到此为止!”

    ……

    希尔玩家们七嘴八舌的嘲讽了两句后,根本不想再理他了,连招呼都不打就直接四散而去,乱哄哄喧闹了一阵后,很快墓园前就只剩下火域凤凰的成员了。

    一箭无回气得脸都青了,但是却无可奈何,这么多人,他想报复也报复不过来啊!至于攻城嘛,那就更别想了,人都散了还打什么?因此僵立在原地捏了半天拳头后,他也只能一挥手,忍气吞恨的带着他公会里的成员,不情不愿的往沉没海湾的方向退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