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第一法师 > 第二百四十五章 犯了众怒
    邪心砸人的准头还是不够,酒杯斜飞出去撞在了桌角上,没有打中那名男法师,不过那“砰”一声碎响和四散飞溅的酒液还是成功的打断了他的喋喋不休,也把他和他那桌同伴都惊得站了起来。

    “你纯心找茬么?”那桌玩家中一名长着娃娃脸的女猎人伸手握紧了背上的弓,愠怒的望向邪心道:“要是想PK就约个地点,我们出城打!”

    “纯心找茬的明明是他才对!”邪心也站了起来,一脸冷色的拿法杖指住那名男法师道:“我在这里坐半天了,就听见你们这位朋友在那里没完没了的嚼舌头,我倒是想问问他,夜色到底把他怎么着了,至于让他这样仇恨不满的诋毁个没完吗?”

    “夜色?”

    “咦,他们在说夜色……”

    ……

    暗巷区的酒馆里经常发生吵架斗殴的事件,来这里玩家们早都习惯了,原本没什么人留意这边闹出的动静,但此时此刻,邪心一说出夜色这个名字,酒馆里就立刻反常的安静了许多,不少人敏感的竖起了耳朵,纷纷转头张望了过来。

    那名男法师已经被邪心说得有些难堪了,现在见她的话又引来这么多人的关注,更是恼怒羞窘一齐涌上了心头,张口就道:“我警告你别在这里血口喷人啊!我说的都是事实,哪句话诋毁夜色了?再说了,我说的是夜色,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管得着么?”

    “许你胡说还不许我管了?你这是什么强盗逻辑!”邪心被他这无耻的言语给恶心到了,都想冲上去直接揍他了,不过她还没来得及行动,就被寒光给拉到了身后。

    寒光走到那名男法师身前,掀下了斗篷上的帽兜露出脸来,神色淡漠的望着他道:“你要觉得她管不着这事,那么我呢?你是不是应该向我解释一下你那些所谓的事实?说夜色作弊,说官方包庇夜色什么的,你有证据吗?”

    那名男法师起先没认出寒光来,还想呛他一句,让他有多远就滚多远,别太把自个当回事,然而话刚要出口,他就听见了四周玩家们的惊讶低呼和兴奋议论——

    “寒光,是寒光耶!”

    “啊哈哈,寒光竟然也在啊,这下有热闹看了。”

    “这法师的人品得有多差,才能在这种情况下撞上寒光啊?”

    ……

    那男法师一听见寒光的名字,冷汗就唰地下来了。

    他当然知道寒光是谁,也知道寒光同夜色是什么关系,因此听着玩家们的议论,回过神来再面对寒光时,他心里就先虚了三分,没出口的那些话也被他“咕咚”一下,直接强咽了回去。

    “说话啊,我在等你解释。”见这法师不吭声,寒光的神情愈发莫测了起来。

    他这人本身就有很强的气场,只要不刻意收敛,无论站在哪里都是引人注目的存在,此刻气势一外放,更是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这压迫感让那男法师不仅仅是心虚了,连气也虚了起来,张口说话的时候就不由自主的紧张结巴了起来。

    “我……我当然有证据……我不是说了么,官方删了好多投诉她的贴子,这难道不是包庇?不……不信的话你们去查网页快照……”

    “删几个投诉贴就算包庇?你的联想能力还真是强大啊!”这法师话还没说完,邪心就忍不住反驳他道:“告诉你,真相不是官方包庇夜色,而是被删的那些贴子全都涉及人身攻击!顶着个投诉的标题,其实满篇都在喷脏骂人,被删当然是活该!怎么,这点你就没看见?那你到底是根本就没看贴子内容,想当然的就阴谋论了呢,还是用心险恶,故意选择性无视啊?”

    邪心的质问让那男法师语噎了一阵,他还真是只看了贴子标题,没注意具体内容,此刻再想强辩也不能了,因为关注着论坛的明显不止他一个人——

    “真的假的?那些贴子真是因为人身攻击才被删的?”

    “当然是真的啊,我也看见了,其实投诉夜色和寒光的多半都是希尔玩家,他们城战打输了不服气,偏偏又没办法报复回来,只好发发投诉贴,骂人泄愤。”

    “我就说嘛,官方再想不开,也不可能这样明目张胆的包庇玩家啊。”

    “那这法师到底是哪边的,竟然帮着希尔玩家来污蔑夜色,这是缺心眼啊还是不要脸?”

    “谁知道,反正有些人就是心理阴暗,见不得别人半点好,总要在背后说说别人坏话心里才会平衡。”

    ……

    四周那些围观玩家们的小声议论和无法回答邪心质问的难堪,都像毒虫一样啃噬着那名男法师的心,使得他的脸色青白加交,难看到了极点。跟他同桌的那四名玩家见他如此,都对他使起了眼色,那名长着娃娃脸的女猎人更是递了私聊给他,让他诚恳点向寒光道个歉,赶紧走人算了。

    然而他心里却是没有半点理亏的愧悔,根本不愿意道歉,反而觉得夜色和寒光都更可恨了,竟然让他凭白无故的受了这么大一场羞辱,于是在强烈的恨意的驱使之下,他咬牙切齿的冷笑道:“不管你们怎么说,反正我就是认定夜色她作弊了!没作弊的话,城战时她一个人就能秒掉所有的希尔玩家?别给我说什么她是用了禁咒卷轴,那都是官方包庇她的解释,谁信谁SB,反正我不信!再说了,她的游戏数据要是真没有问题的话,官方为什么不公布出来?这么藏着掖着的,不是欲盖弥彰又是什么?”

    城战之前,夜色身为神级玩家,在游戏里已经颇有人气了,城战过后,她在索兰玩家们心目中的威望更是达到了顶点,因此这男法师先前说的话已经引起了很多玩家的不满,此刻这番偏激到了极点的话再说出口,那简直就是火上浇油,激起了酒馆里所有玩家的怒火,有些人甚至都等不及看寒光的反应了,直接就愤愤不平的破口大骂了起来。

    “脑残了吧你,你见过哪款游戏官方随便公布玩家个人数据的?根本就没有好吧!因为这是侵犯玩家的**权,要被人告死的!”

    “我靠!今天真是开了眼界,世上居然有这种疯狗一样咬着别人使劲污蔑,还一脸老子就是真理的奇葩!”

    “你眼睛瞎了啊!没看见夜色等级都掉光了吗?谁特么吃饱撑的作这种弊啊!”

    “怪不得都说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呢!想想我都替夜色觉得亏,你们说城战时她干嘛要牺牲自己的等级来用禁咒卷轴啊?直接把这不要脸的货往城门那里一塞不就完了么,保证希尔那边的火力再强大也打不透他这张脸啊!”

    “没有证据就闭嘴!看来你还不止是心理阴暗,连智商都十分捉急,不然怎么会把自己的恶意揣测当成事实,还说得这么理直气壮,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SB,会相信你么?”

    ……

    玩家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句句打脸,将那男法师骂得面红耳赤,难堪到了极点,不过他这是自找没趣,被骂完全是活该,倒是他身边那四名同伴有些无辜,他们本来就不赞同这法师的话,却因为与他认识,现在要陪着他一起丢脸,感觉自然十分憋屈,于是他们彼此对望了两眼,都不约而同的往后退了十几步,与那男法师拉远了距离,就差没直接举块牌子声明自己不认识他了。

    “我们这样丢着他不管,是不是不太好啊?”毕竟是一起来酒馆的,其中一名战士还有些过意不去,边退边小声的询问同伴。

    那名长着娃娃脸的女猎人撇了撇嘴道:“有什么不好的?本来就跟他不熟,只组过两次队而已,再说了,我刚也劝过他了,让他道个歉说两句好话,这事不就揭过去了么?谁知道他不但不听,还变本加厉的攻击夜色,这是他自己想作死,我们干嘛要陪着他啊?”

    “我是一直觉得他人品不太好,不爱搭理他的。”另一名女牧师更是低声抱怨道:“以后再缺法师也不要组他了,要是组了他,你们就别叫我,省得成天听他在那里吹嘘自己有多厉害,又说别人如何如何不好了。”

    他们窃窃私语的这会工夫,那名男法师已经被骂得招架不住了,左张右望的就想拖个人来帮他说话,结果发现他那些同伴都已经退到了离他很远的地方,假装不认识他一样,根本就不看他,这让他心里含恨却又无可奈何,只好缩了缩肩膀低下了头,想试试能不能偷偷溜走。

    然而他才刚悄悄的挪了挪脚步,几乎都还没开始行动呢,就觉得四周气压一低,身上也莫名的泛起些冷意来,心里顿时感觉有些不妙,抬眼一看,果然对上了寒光那冰冷漠然,压根不带一丝温度的目光。

    这目光凛然如剑刃,实在太有压迫感,使得他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蚊子似的哼哼了一句:“你……你想干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