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仙韵传 > 第二千八百二十七章 口头约定
    这是因为,一个人如果很沉稳,不经常犯错,那么一般来说他也会拥有极为强大的自信,对自己做出的决策几乎不会有什么怀疑,哪怕中间可能会遇到什么问题和曲折,他也会想尽办法去克服和坚持…

    如此一来,假如这个决定真是错了的话,那么他就很有可能会一条道走到黑,直到付出无比惨痛的代价才有可能幡然醒悟…

    但到了那个时候,也许一切都已太迟!

    “原来如此!良兄此举真是极为明智!”振威赞道。

    “惭愧!惭愧!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要是我能象威兄这般睿智机敏,决断稳健就好了…”

    “哪里哪里,良兄才是杀伐果断之人!既然良兄需要长老会确认才能最终决定是否合作,那我只能先告辞了!”振威拱手说道,站了起来。

    海良一怔,问道:“威兄要去哪里?”

    “当然是去金丰舰队,现在事态紧急,容不得有半点犹豫,我必须马上找到那名美男子和那几支变异舰队,如果无法找到他们,也必须尽快展开排查,绝不能让暗血兽变异舰队有攻击我们种族文明的机会!”振威大声道。

    “这…难道你不看流风公子的决赛了?!”海良奇道。

    “公子的决赛固然会很精彩,但是星空内各个种族的安全却更为重要,再说,公子根本无需什么人去保护他,也许我们还要期望他能帮助我们什么…”振威哼道。

    海良一听不由得看了流风一眼,又问道:“你会带金丰舰队走?”

    “不错!”

    “你不怕我们会对普吉星不利?!”

    “良兄真是说笑了!你们怎么会对普吉星不利?再说,这里本来就是夜虎在这里守卫,又没有暗血兽潜藏,等闲也出不了什么事…至于你们嘛,想留就留,想走就走,请便!”

    振威说着,又转向流风道:“流公子,我先祝你棋开得胜,再代表我们摩诘星空去参加各星空的手谈大赛,期待你得胜归来!届时我一定为你亲自庆贺!现在星空事态紧急,我恐怕要先离开一阵了!”

    “天皇有事尽管去,普吉星不会有事的!”李运微笑道。

    “很好…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且慢!”海良叫道。

    “不知良兄还有何话说?”振威奇道。

    “保护星空,人人有责!我这支舰队也会参与到暗血兽变异飞船的调查和围剿行动当中,不如我们划分一下搜索范围如何?”海良说道。

    振威眼睛一亮,可以说,他等的就是海良这句话!

    不管如何,海良参与了此事,就是一个好的开始,而且还可以解决那几个弟弟意图不轨之事…

    “多谢良兄!”

    两人马上商量起来,很快划定双方各自负责的范围,这才一起离开了李运所在的小空间…

    看着两人离去,李运笑了笑,一挥手,关上大门!

    两人商讨的整个过程李运都没有出声,但这并不意味着李运在其中没有发挥什么作用,相反,他的作用极大!

    最大的一个作用就是充当了双方的润滑剂,如果不是他在,振威和海良想要找个地方商讨大事还很难找到,因为双方都肯定不想去对方的主场,更不想有除他们之外对方阵营的任何一人在场!

    这是因为两人修为境界相似,万一真的发生冲突,那么第三者的存在就足以左右整个局势。

    但流风的角色刚刚好,因为两人都知道流风其实是属于外星域之人,他没有必要掺和到这两个种族的所谓矛盾中去。

    另外,两人都发现流风的修为境界竟然是在自己之上,这一点非同小可,有这样一个人物在这里,相当于是镇住了场,使得两人都只是就事论事,而没有其它的杂念掺杂其中。

    海良本来想将合作之议推迟,以免上了振威的当,但是后来看振威竟然愿意先主动撤军去调查和围剿暗血兽变异飞船,终于也改变了想法,但还是有所保留,因为他只是答应率领目前这支舰队去调查和围剿,而没有涉及到整个康田族的所有实力。

    而且,两人的约定也只是口头上的,虽然说以他们两人的身份地位,但口头约定毕竟没有那么正式,有时候说变就可以变。

    不过,这里面李运所扮演的流风又发挥了作用,因为他是一个见证人!

    如果说流风只是一个小人物的话,那么他作为见证人的份量就不足够,但现在的情况不同,因为两人均知道,流风是一名大能,超级大能,修为境界在自己之上,所以,他这个见证人是绝对合格的!

    因此,这份口头约定实际上也可以保证这次行动的顺利进行了。

    这一次两人简单的会谈,再加上李运的见证,使得摩诘族与康田族基本上达成了初步合作的意图,可以说成果斐然…

    与此同时,二王爷等人与特鲁多的秘密见面也到了尾声,看到特鲁多一直没有答应帮忙,二王爷说道:“特鲁兄,你是不是觉得我们给的条件还不够?如果这样的话,不妨提出来!”

    “二王爷言重了!不过,此事牵涉面太大,非我一人可以决定下来,还需上报首领,还有长老会才有最终决定!”特鲁多说道。

    “什么?难道这支舰队不是你在率领吗?只需你一声令下,就可以帮助我们了!你放心,你们的行动就是牵制金丰那支舰队而已,主要打战的还是我们自己的战队!”

    “二王爷有所不知,这支舰队乃是本族一支主力舰队,我虽然是率队之人,但真要指挥他们作战却不是我一人说了算,而是需要军中多名主要将领的共同决策才行!另外…”

    “还有什么?!”

    “此次我们是奉命行事,主要任务是来接回我们的棋手而已,如果节外生枝,哪怕我们立下汗马功劳,回去以后也要承担擅用兵力之罪!”特鲁多语出惊人道。

    “竟然如此?!”二王爷等人惊叫一声。

    “确实是这样的!我们的权力是首领和长老会共同赋予的,如果擅自弄权,那就是违反了族中的律法,长老会是不会放过我们的!所以,我现在当然无法马上回复你们,而是要向长老会请示通过才行!”特鲁多说道。

    “天哪…那岂不是要很久?”

    “不错!请各位王爷还是先回去吧,有了消息之后我会立刻与你们联系的!”特鲁多下了逐客令。

    “这…”

    二王爷、九王爷和十三王爷三人无奈,只好怏怏告辞而回…

    特鲁多送走这三人,回到自己那小空间,果然见到海良已在这里,不禁问道:“陛下,你说的长老会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刚才他与那三位王爷所说的话其实是转自海良这里,难怪他此时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海良将自己之前与流风谈话的内容跟特鲁多讲述了一遍,又道:“设立长老会是我反思之后决定下来的,其主要作用就是来分掉我部分权力,与我共同做决定,希望这样可以帮助我减少一些犯错误的机会,当然,我还是握有最大部分的权力。”

    “原来是这样!”特鲁多恍然道。

    “不错!如果我手中的权力太过集中,太过庞大,就会使我的心一直在膨胀,直到权力反过来完全掌控了我的心!如此一来,我就会成为权力的奴隶,会为了它的欲望而倾尽自己的所有,甚至连灵魂都会被它榨得一干二净!所以,我手中的权力必须受到约束,也就是象流风所说的那样将它关进笼子里,才不会让它异变成为一头怪兽!一种剧毒!”海良说道。

    “陛下,流风此言的确发人警醒,可以说微臣也是首次听到!细细想来,若非陛下一直心怀敬畏之心,才不会导致手中的权力过分异变,而我们康田族也没有演化到个个都为了争抢权力而不择手段,倾尽一切的地步!但是,从前面田园提亲之事来看,族中已经有了这样的苗头,许多人怀着各种各样的目的去巴结田园,正是因为看中他手上的权力,除了田园,族中还有不少人也是利用手上的权力去为自己牟取利益,实际上,他们已经成为手中权力的奴仆,被其奴役着去做事…能真正保持平常之心对待权力,善用权力之人还真不在多数!在微臣看来,哪怕陛下真的要成立长老会,也要防止一些权力欲望过高之人混入其中,这些人如果担当了长老会中的一员,就有可能利用自己手上这一票的权力来为自己牟取利益,甚至,他们还有可能联合起来对付陛下,逼得陛下交出全部的权力!”特鲁多侃侃说道。

    海良听得目瞪口呆,对特鲁多的分析深以为然!

    看来自己的确不是什么大智之人,反思后得来的办法竟然还不如特鲁多片刻之间的思虑这么详尽周全…

    他不禁感慨道:“你说的太好了!那么,依你之见,这个长老会要不要成立?该如何成立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