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明末之虎 > 第八百九十七章 追剿郑芝豹,横扫东南亚
    郑鸿逵一死,原本就消沮至极的郑军,顿时有了充足的投降理由,更无任何战意,纷纷跟随下跪的施琅,一齐弃了武器盔甲,向唐军跪拜求降。

    这样的结果,倒比李定国与郑成功等人所想象的劝降过程,还要顺利得多。

    以郑鸿逵一人之死,换得全体郑军顺利归降,绝对是一个相当令人满意的结果。

    只不过,郑成功脸上却没什么喜悦,只有说不出的悲伤之情。

    叔侄一场,最终却是这般下场,如何能不令人扼腕叹息。

    最终,郑成功长叹一声,下令手下给郑鸿逵好生安葬,以全最后的叔侄之谊。

    接下来,李定国下令,就地收编全体归降之郑军,复让郑成功传信给郑芝豹与郑彩,让尚在海外的集结郑军水师的郑芝豹以及郑彩二人,立即率领全体水师,尽快回返澎湖,接受唐军整编。

    在海外集结船队时,二人收到郑成功信件后,郑芝豹与郑彩皆是大吃一惊。

    二人皆是万万没想到,在短短的数十日内,郑军之中,竟会发生如此重大,堪称天翻地覆的变化。

    郑芝龙战死,郑成功降唐,郑鸿逵死义,郑家势力,已然七零八落,再不复从前了。

    更可叹的是,现在郑芝龙、郑鸿逵已死,郑军兵马全部归降唐军,郑成功虽保住了郑家爵禄,但诸如澎湖金厦等郑军基业,已然尽数沦于唐军之手,郑家已然徒有虚名罢了。

    那么接下来,自已到底要如何行事,方是正确呢?

    郑芝豹与郑彩二人,分别做出了不同的选择。

    郑彩原是个没主见的人,他见郑芝龙郑鸿逵俱死于唐军之手,知道凭自已一已之力,亦是再难有所作为。故思来想去,他最终决定,按郑成功的要求,率领手下五百多艘舰船,一道北返澎湖,接受唐军整编。

    人活于世,保命求存才是根本,郑彩这番举措,倒也算是迷途知返。

    而与其相反的是,那郑芝龙的三弟郑芝豹,在收得郑成功之信后,顿是怒不可遏,将郑成功的来信,几下就撕成粉碎。

    “奶奶的,老子才不给唐军当孙子呢。兄长既没,老子自立为王!”郑芝豹厉声大吼。

    郑芝决定就此自立,与数名部将一道,裹胁了六百多艘舰船,以及手下近万名军兵,一直南下,往攻勃泥国而去。

    这勃泥国,说起来,倒也是一个历史悠久的的国度,中国史籍称其为勃泥、佛泥、婆罗。

    到13世纪时,渤泥共辖14州,其首都文莱,居民已达万人。经济以农业为主。盛产龙脑香。百姓“煮海为盐、酿秫为酒“。14世纪,渤泥人民“崇奉佛像唯严“。中央政府设一大臣统管全国的财政、税收。

    14世纪末,臣属于麻喏巴歇国。15世纪初又臣服于马六甲王国。同时开始绿教化。不久,恢复独立,建立勃泥苏丹国。16世纪初,第五世苏丹博尔基亚当政,国势昌盛,除加里曼丹岛大部地区外,菲律宾南部的一些岛屿亦属渤泥。史家称这一时期为文莱历史上的“黄金时代“。

    勃泥国内,一直实行封建统治,苏丹下设四位大臣和八位副大臣。苏丹握有全国土地,并分封给各大臣,由他们出租给百姓耕种。16世纪中期至今,因王室内讧国势转衰,各地反叛势此起彼伏,这便给了郑芝豹等人以可乘之机。

    郑芝豹沿途搜罗各路海盗,许以高官厚禄,共集得数千名亡命之徒,一齐鼓噪南下,径攻勃泥国首都文莱。

    郑芝豹等人突然来攻,原本就四分五裂的勃泥国,哪里抵挡得住这突然一击,勃泥国王在残众的保护下,狼狈逃出京城,好不容易保住性命后,立即派出使者,北来中国请求援兵。

    很快,使者一路北上,到达广州后,立即求见驻守当地的唐军第九镇镇长黄得功。而收到使者的援信,黄得功立即向北京飞鸽传信,向他传达郑芝豹正全力进攻勃泥国的消息。

    李啸得到郑芝豹往攻勃泥国的消息,遂立即与幕僚陈子龙和姜曰广二人,一齐于客厅商议。

    赞画陈子龙闻得消息,却是一脸喜悦,立即建议道:“唐王,郑芝豹这厮不敢来降,却去攻打勃泥国,虽甚是可恶,但他这般举动,亦是给我军在东南亚进一步拓展,一个大好的大好机会呢。”

    “哦?卧子何出此言?”

    “唐王,在下以为,郑芝豹此番往攻勃泥,实是我军楔入东南亚的一个大好良机,若无这个由头,我军进兵东南亚还多有师出无名之嫌。”

    “哦?”

    “唐王,以在下之见,不若坐视郑芝豹灭亡勃泥国,然后我军再以黄鹤在后之势往袭之。我唐军以勃泥国王求救之令,发布檄文,派出正义之师,出兵讨伐,全力消灭郑芝豹部众。而郑芝豹部众若是不敌,必定四散溃逃,极可能逃往周围的东南亚诸国,而我军则可以剿灭余寇的名义,对这些国家假虢灭虞,统统消灭,乘机一统整个东南亚,岂非万世之基乎?”陈子龙说到这里,脸上满是洋溢而出的喜色。

    “卧子说得是。想来我大军自陕西南下,一路无甚战事,诸多兵马南下到广东福建,却无用武之地,亦是可惜。若是这般无甚战轼,自令他们各返驻地,乃至满清、朝鲜、日本人兵马各返其国,亦非妥当。以在下之见,却可将他们派去征伐东南亚,一则帮我唐军灭掉如勃泥、爪哇、亚齐等东南亚诸国,二则消耗异国军队实力,三则可为全军将士搏取战功,岂非一箭三雕之策么?”姜曰广则是连声表示赞同。

    二人之见,甚合李啸心意,他点点头,便大声道:“二位所见甚是。箭在弦上,安可不发。郑芝豹给孤一个向东南亚用兵的大好时机,又如何可不好生把握。且待灭了东南亚诸国,再遣兵马回国不迟。”

    主意既定,李啸立即下令,全军挥师南下,一路往攻勃泥国而去。

    唐军水师,原有八百余艘舰船,加上投降的郑军水师,以及郑彩带回的五百余艘郑军水师,总数多达一千五百余艘,舳舻蔽日,帆影摭天,以浩浩荡荡之势,向加里曼丹岛上的勃泥猛扑而来。

    而这水师所带的兵马,包括作为主力的唐军四镇兵马,作为辅助的十万清军,五万朝鲜军,五万日军,总数多达二十余万,对于总人数不过万余小小的郑芝豹部兵马来说,堪称巨石压卵。

    携带这么多的兵马前去,足见李啸的野心,是要横扫整个东南亚,并且不怕付出代价,也要坚决而彻底地吞掉这块富庶而肥沃的热带土地。

    唐军船队浩荡前行,海里上偶尔可见西班牙、荷兰或英国的船只,只不过,当他们看到唐军水师如此强盛之时,顿是皆成惊弓之鸟,立刻急急遁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样的情况,自是完全在唐军意料之中。而且,按陈子龙等人的算计,唐军此时出发,到达勃泥之时,那郑芝豹估计也正好将勃泥吞入囊中,正是最为疲惫虚弱之时,那唐军再发起突然进攻,给他们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当是最为合适之行动。

    而在一众士气如虹的唐军之中,一艘虎啸级舰船的船舱内,清军统帅阿济格,脱得精赤条条,却犹是汗流不止。

    此时的他,站在舱门口,不停地挥扇扇风,浓眉紧锁,一脸烦躁之色,心下却更觉莫名悲凉。

    闷热潮湿的船舱里,仿佛空气里都涂遍了浓稠咸腥的盐液,让人呼吸都不舒服。更可恶的是,船舱里蚊子极多,在空中嗡嗡盘旋成一团黑雾,让人不胜心烦。

    而且,热带的蚊子足有指甲盖大,叮在身上就是一个硕大的圆包,又痒又麻,抓挠不止,让人烦躁不已,更让这一众来自白山黑水,完全不适应热带气候的清军吃足了苦头。

    十万清军,这些大清最后的精锐,自入广东以来,病倒的兵卒日渐增多,到现在快到勃泥之际,已有将近一万名清军士卒,或死于疫疠,或病于道路,可战之士已不足八万。

    阿济格曾经无数次地想过,快点帮唐军打完征伐李自成的战斗,就立即赶回盛京去休养生息养精蓄锐,现在看来,这已然是一个越来越遥远,完全不切实际的幻想了。

    真没想到,李啸的野心竟如此之大,在攻灭了李自成的大顺后,又马不停蹄地催众南下,去击垮盘踞广东福建的郑芝龙,然后,又还要跨海南下,准备以消灭郑芝豹的名义,去吞并整个东南亚。

    可叹自已这十万清军,作为唐军的仆从军,根本没有半点发言权与自主权,只能完全按照唐军的指令,征东打西,不敢稍抗。最终一路南下,到了这东南亚一带。

    而要在这燠热潮湿蚊虫众多的环境下作战,对于来自苦寒之地的清军来说,简直就是噩梦一般的经历。

    特别是李啸这厮,野心勃勃,拿下勃泥还不够,执意要拿下诸如占婆、爪哇、亚齐、柔佛等整个东南亚,可想而知,这场战斗会持续多久,已方因为战死与病死的人数,又会多到一个怎样令人可怕的程度。

    想到这里,阿济格心下,忽然有种可怕的直觉。

    那就是,唐军极可能完全不在乎自已手下兵卒的死活,仅仅是把他们当成一枚枚获取胜利的棋子或筹码,哪怕这剩余的八万余名清军全部折损在南洋,亦在所不惜。

    对,一定是这样的!

    李啸这个天杀的贼囚,一定就是这般歹毒心狠,一定就是这般视清军如草芥,一方面利用自已与手下,攻夺整个东南亚,另一方面,让这十万清军在不停的征伐中消耗殆尽,从而既借刀杀人,又大大消减大清的潜在实力。

    想到这里,阿济格不由悲从中来。

    奶奶的,饶是李啸这般明摆着仗势欺人,明摆着让自已与一众手下去送死,自已却是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与能力。

    原因很简单,清军到了这里,已成彻底的异域孤军,诸如粮草、军械、乃至医疗等等,皆需仰仗唐军方可继续下去。如果他吃了豹子胆,敢惹私下反抗,惹得李啸不高兴,李啸根本不必派兵来镇压他,光是不再供应他们粮草,就足够灭掉这剩余的八万余名清军了。

    更何况,现在这南洋之地,他们就算想逃,在没有水师船只的情况下,又能逃到哪里去,难道要逃到这蛮荒烟瘴的加里曼丹岛上去当土匪吗?而在这充满毒烟恶瘴,毒蛇猛鳄的地方当土匪,与自寻死路又有何异。

    李啸啊李啸,你这天杀的贼囚!

    真没想到我阿济格英雄一世,如今在你手中,竟是如此窝囊,简直不堪一提!

    也许,大清帝国想要重新复兴,基业只是春梦一场罢了。

    阿济格一声长叹,颓然而坐,嘴里咒骂连连,又顺手拍死了两只血肉模糊的大蚊子,心下的郁闷与屈辱,如何可说。

    不管阿济格与一众清军一路上是如何抱怨,唐军的水师都是昼夜兼程,一路朝勃泥国疾驶而去。

    果然不出陈子龙等人所料,在李啸的船队离勃泥首府文莱约有一天路程时,早已安插在勃泥国的安全司秘探,快速传来消息,说郑芝豹已击灭勃泥国,灭杀国王满门,随即自封为皇帝。

    得到消息的唐军,立即催兵大进,一千五百余艘水师舰船,直扑勃泥首都文莱而来。

    正在大肆庆贺封官晋爵的郑芝豹,闻得这般消息,简直如听晴天霹雳。

    这,这怎么可能!

    自已好不容易才拿下勃泥,刚刚尝了点当皇帝的滋味,那李啸的唐军就如影随形,一路追杀过来,这简直是个噩梦般的经历!

    只不过,唐军水师有舰只一千五百余艘,无论数量还是吨位均远在自已之上,兵马总数,更是远比自已要多,如若强要抵抗,只会以卵击石,立取灭亡。

    他娘的,打不过,那就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