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24章给霜姐姐治疗痛经
    究实来说,秦若霜虽然觉得叶离很讨厌。 但也并没有想要将他置于死地。她在派出所任职已经两年,见过不少形形色色的人。也知道那个罗天顺罗总不是什么好鸟。

    但叶离这个态度让她太不爽了。因此这时,秦若霜是想吓一吓叶离的。她觉得叶离的笑容太欠抽了。

    怎知道,叶离听到了三年有期徒刑,脸色却是丝毫微变。也未如秦若霜的预期求饶。反而是沉默一瞬后,问出了一句让秦若霜崩溃的话。

    “警花姐姐,你叫什么?”叶离很认真诚恳的问。

    秦若霜猛地一拍桌子,彻底爆发了。“姑奶奶姓什么叫什么关你屁事。”

    叶离的脸皮堪比城墙,也不生气,嘻嘻一笑,说道:“不说就不说嘛,这么生气干什么。”他顿了一顿,眼眸如天上的繁星闪亮纯真。又认真的说道:“警花姐姐,老是这样生气对身体不好的。”

    “我身体好不好,关你屁事。”秦若霜火大的道。

    “会老的快!”叶离说道。

    “姑奶奶愿意!”秦若霜恶狠狠的说道。

    “会长鱼尾纹。”

    “姑奶奶愿意。”

    “会痛经!”

    “姑奶奶愿意!”秦若霜一句话下意识说完后才醒悟过来。她的脸色立刻变绿了,煞中带霜,“你说什么?有胆你再说一遍?”

    “会痛经啊!”叶离很认真的说道:“警花姐姐,你看你面色带紫,额头上素骨穴凹陷,说话时有微微的口臭。这都是脾气不好,火气太旺,导致气血两虚,以致血脉淤阻,从而致使你每个月经期来临,会痛不欲生。”

    秦若霜本来以为叶离是个大流氓,居然出言调戏。她最恨的就是这种流氓,当下便要发作。怎知叶离后面的话立刻让她呆住了。

    因为她每次那个来临时的确是痛不欲生。

    “是吧?”叶离说道:“警花姐姐,被我说对了吧。你每次那个来时,是不是浑身发冷,牙齿打架,而且会伴随牙龈发炎?警花姐姐,这可不是小病,你别小看。如果一直不治疗,你可能活不到三十岁的。”

    秦若霜彻底变色了,她还是个年轻姑娘,当然怕死。“这么严重?”她不敢置信。

    叶离这会儿正儿八经起来了,说道:“警花姐姐,你一定去医院看过了吧?也吃过不少药了吧?是不是都没有起色?”

    秦若霜点点头,她的确为这事看了不少医院。但无论是吃中药还是西药,都没有起色。

    叶离说道:“经脉淤阻,不是吃药就能够化解的。必须以针灸疏通。而且,警花姐姐你这个病啊,一般的中医根本看不出来。”

    秦若霜虽然胆大精明。但是这下还是被叶离唬住了,她突然想起这个叶离有点诡异,他就看了自己的面向,便知道自己有这个病。而且说的准确无比,接着再联想他让罗天顺无缘无故跪下。

    “难道,这个小痞子还是个隐藏的高人?”

    秦若霜暗想。她又忍不住问道:“那你有没有办法给我治?”话一问出口,这位彪悍的泼辣霸王花,脸蛋也忍不住红了。

    “当然能治!”叶离嘻嘻一笑,说道:“警花姐姐,只要我太乙神针一出,保证立刻针到病除。”

    秦若霜心下一喜,但她马上醒悟过来,冷下脸色说道:“那也不行,你现在是戴罪之身。就算你能给我治,我也不能让你逍遥法外。”

    叶离微微一怔,随后半认真的说道:“可是警花姐姐,我如果不治你,你会活不过三十岁的。要不你放了我,我给你治好?”

    “不行!”秦若霜毫不犹豫,说道:“公就是公,私就是私。我绝不会因公废私。”说话之间正气凛然,倒真是对得起这一身的制服了。

    叶离不由意外,同时对这女人多了一层敬意。他虽然常年在昆仑山上,但是师父跟他将人性研究的很透,他也博览群书,知道很多东西。

    而且,这几天下山以来,也的确见到了太多的人性丑陋。眼前的警花姐姐让叶离见识到了人性光辉的一面。

    “警花姐姐这么漂亮,又这么有正义感,要是可以也做我老婆就好了。”叶离想虽然是这么想,但还是正色说道:“这样吧,我先给你治好病,然后你再入我的罪。”

    “你有什么企图?这么好心?”秦若霜带了一丝的戒备。

    “医者仁心。”叶离不再吊儿郎当,突然手一崩,将手铐崩开,然后取出了太乙神针,说道:“我师父教我医术时就说过,医者以救治病人为天职。我若见你病危而束手旁观,那就愧对医者二字了。”

    秦若霜被叶离的神力吓了一跳,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叶离,她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少年了。她在想,他跟罗天顺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你把门反锁好,然后躺在桌子上,我为你施针。”叶离说道。他的眼神清澈可见底,没有丝毫的邪念。事实上,叶离也并不是什么坏蛋,除了混蛋一点,好色一点,其他的都好。只要是行医的时候,他是绝无杂念的。

    秦若霜扭捏起来,说道:“就在这里?”

    叶离点头,说道:“我也不方便跟你出去,免得别人说你以公谋私不是?”

    秦若霜的声音小了下去,说道:“那需要脱衣服吗?”

    叶离说道:“要脱,只需要脱裙子,然后把上衣撩起。不然我没办法下针。”

    秦若霜脸蛋顿时红如熟透的苹果,她又怎么好意思在叶离面前脱掉衣服。可是叶离的医术她也见识到了,一时间竟然犹豫不定起来。

    叶离见秦若霜神情,他深吸一口气,说道:“这样吧,你脱衣服,我闭上眼睛给你施针。”

    秦若霜轻轻啊了一声,恼羞道:“你开什么玩笑,闭上眼也能施针?”叶离努了努嘴,说道:“人体的三百多个穴位全部都在我心中,我看一眼你的体型就知道你各个穴位的细微分布。绝不会有偏差的。这样吧.....”他说着直接在t恤上撕扯下一块布条出来。然后将眼睛捂住!

    “速战速决吧!”叶离催促道。

    “你还是取下布条吧。”秦若霜虽然害羞,但也更怕这哥们闭眼施针。毕竟是关系小命的事情。“你先转过身去。”

    叶离依言转过身去。秦若霜也发现了叶离在治病救人时像是变了一个人,沉稳无比。

    叶离转身等了两分钟,才听到秦若霜小如蚊蝇的声音。“好了。”

    叶离转过身来,他看见秦若霜闭上了眼睛,满脸通红,娇躯微微颤抖。她的宝蓝色衬衫撩了起来,肚脐与白皙的肚皮展露出来。

    而套裙也褪到了膝弯处。但黑色的三角小内内还穿着。

    尽管这幅美丽玄妙的风景让叶离热血沸腾。但叶离也知道这事开不得玩笑,他的太乙神针在手中如闪电一样施针。

    叶离认穴精准,下手时快准狠。一共施了六针,每一针叶离都以混元真气为辅助。秦若霜羞涩无比,但很快就感受到了暖暖的真气进入经脉之中。

    不一会后,秦若霜的应缺穴上射出一条红色的丝线来。叶离快速收针入了布包,然后转过身子,说道:“好了,你可以穿上衣服了。”

    秦若霜只觉身子轻盈了不少,就连心胸也跟着开阔了。这种感觉,用粗俗的来形容。就像是便秘很久的人,突然畅通了。

    秦若霜连忙穿了裙子,站起身来。她看见叶离至始至终都是背对着她的,不由微微意外。

    秦若霜一开始觉得叶离是个小痞子,色狼。但现在却又觉得他是一个君子。

    真是个奇怪的少年。

    “我的病好了?”秦若霜问道。

    叶离这才转过身来,少年清秀的面容突然又不正经起来,甚至有些得意,嘻嘻一笑,说道:“当然,太乙神针一出,什么病都是手到擒来。”他顿了顿,又问道:“警花姐姐,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

    “秦若霜!”秦若霜不再讨厌叶离,甚至觉得这家伙的笑容有些好看。“现在好好跟我说说你跟罗天顺的事情吧,别再嬉皮笑脸了,这个事情开不得玩笑。”叶离显得很听秦若霜的话,说道:“那家伙嘴巴很臭,我早上跟岚姐姐正在吃早餐来着,他眼巴巴的跑来想要嘲讽我岚姐姐。不仅骂我岚姐姐是......哎,不说了,反正骂的很难听。他还骂我是小白脸,我当然就不爽了。”

    “所以你就打他了?”秦若霜问。

    “当然没有。”叶离很理直气壮的说道:“我就跟他讲道理啊,我要求他道歉。可是他说我道你妈的歉。你看,霜姐姐,他一点也不讲道理,所以我就告诉他,做人应该讲道理啊!”

    秦若霜不禁觉得这小家伙很可爱,噗嗤一笑,说道:“你跟他讲道理就是把他打成猪头啊?”她觉得似乎因为病被治好,连心情都好了许多。

    叶离嘻嘻一笑,说道:“霜姐姐,你看你笑了耶,你笑起来真好看。以后要多笑一笑嘛!”

    “得了!”秦若霜又一笑,说道:“那按你这么说,这个罗天顺也的确该打。但是你不该勒索他的钱,这样吧,你把钱还给他,我让你们两私下和解。”

    “我都听霜姐姐你的。”叶离显得很亲昵的拉住了秦若霜的胳膊。秦若霜微微不好意思,但也不好拒绝叶离的热情。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

    “秦队!”一名警察喊。

    秦若霜道:“怎么了?”说着便去开了门。

    门一打开,罗天顺这个猪头立刻就进来了。一把跪在叶离的面前。“爷爷,叶爷爷,我错了,我错了。你就行行好,饶了我吧。”

    这家伙的一只手已经快肿成猪手,当真是狼狈凄惨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