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42章你有血光之灾啊
    叶离随后就离开了青儿的住所,他对青儿说了一句,明早我来找你。

    出了青儿的住所,这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叶离走在大街上,街道上很是干净,也很宽敞。

    路灯明亮。偶尔会有豪华的跑车飞速经过。

    叶离的心情很不错,莫名其妙又多了个厉害的小妹。这下,他觉得对付那什么炎龙就又多了一分胜算。

    人多力量大。叶离暗想,看来我得多找些帮手才是。他知道自己的性格,太容易得罪人了。

    他不疾不徐的走着,心中又想着,似乎开辆豪车也很不错的样子。至少,自己还得有幢豪华的别墅。这样才算有身份的人嘛!不然自己说让文世朝和青儿跟着自己混,自己撒都没有,太丢脸了。

    可这一切,都需要钱!

    去那里弄钱?叶离开始思考起来,其实他也知道,他如果要钱,只要跟顾正扬开口,要个几亿,顾正扬是不会皱眉头的。

    只不过,师父交代过。来为顾恬治疗是了却因果,绝不能收取报酬。

    修行高人,最讲因果。有因就要还果。比如在著名的华夏传说里,白蛇传就是典型。

    白素贞为许仙所救,这是因。白素贞之后要成仙,就必须来还恩,了却尘缘。如此才可心无挂碍。

    当然,这个因果也不全是报恩。

    假如你多年前得罪了我,我也必须还你这一因,如此才算了却。

    说的通俗点,修行高人就是有恩必还,有仇必报。

    叶离救治顾恬,就是为师父了却因果。

    话说回来,叶离对顾恬也很是怜爱,就算没有师父这一层关系,他也要救治的。若是收了报酬,那也就变了味道。

    所以,不管怎样,叶离都不会要顾正扬的钱的。

    叶离暗想自己还有一手超绝的医术,若是去救治一些有绝症的富商,这般挣钱还是挺快的。不过,谁给牵个桥,搭个线呢?也不能找顾正扬帮忙,他会直接给自己钱。

    哎,算了!

    叶离想想就觉得头大,他的心思主要还是在怎么将岚姐姐变成自己老婆这条路上努力。同时也想多占占倩姐姐和霜姐姐的便宜。

    和这些美丽的姐姐在一起,叶离就觉得舒畅欢快无比。

    回到别墅后,叶离刚进庄园就引起了庄园里暗中潜伏的保镖的注意。不过,这些人看见是叶离后,也就放松了戒备。

    别墅的大门未关,月光照进了大厅,一片幽静。文世朝就端坐在沙发上,他也不怕蚊虫。蚊子咬在他身上,立刻被他肌肉上的反震之力震死。

    修行高手,一蝇不能落,一羽不能加,这话可不是说说玩的。

    叶离一进来,文世朝便睁开了眼睛,站了起来,轻声喊道:“少主!”

    叶离微微一笑,说道:“你可以回房间休息了。”

    他这一身白色t恤,清秀面容,笑容阳光,看起来像是个出去玩耍的少年,回来晚了。

    文世朝微微一惊,随后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说道:“您已经杀了罗刹王?”

    叶离翻了个白眼,说道:“我一向不杀人。每个人都是生灵,你我这种人,杀一人就是造一孽。若不是不得已,不要杀人。否则这些孽障很可能会成为修行上的魔障!”

    也许常人会对叶离的言论嗤之以鼻,实际上,气运,因果都是很玄妙的东西。有时就像是蝴蝶效应,微妙的连环,最终报应过来。

    常人可以不在乎。但对修行之人来说,必须在乎。

    修行之初,都是淬炼身体骨血,强大骨骼。

    而到了后面,却是凝练体内真气,体验玄奥之道。修行上,心意的控制十分重要,若是心猿意马,不能入定,不能心神守一,是很容易走火入魔的。

    有的时候,孽造多了,对于微妙之道,就会少了机缘,气运。

    这也是当今之世,高人有许多,但却很少有高人来恃强凌弱的原因。

    “世朝受教!”文世朝闻言,马上恭谨说道。

    叶离一呆,他又心里臭屁起来,觉得自己真是一个伟大的人,随随便便的话都包含着大道理啊!

    这样一想,叶离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了。

    随后,文世朝又不解的问道:“既然您没杀罗刹王,那罗刹王不会再来了吗?”

    叶离懒洋洋的一笑,说道:“现在没有什么罗刹王了,以后她都是我的小妹了。改天找机会让你们见见面。”说到这儿顿了一顿,打了个哈欠,说道:“有些累了,我要去休息了。”

    “少主慢走!”文世朝忍住心中惊骇,他是和罗刹王交过手的,深知道罗刹王的厉害。

    现在少主居然将罗刹王收为麾下!这一刻,文世朝心中对叶离的感觉已经是叹为观止,惊为天人了。

    叶离当然不知道文世朝心里这么佩服他,他回到卧室里,洗了个澡,倒头就睡。

    小伙子就是这点好,睡眠足,什么都不会放在心里不痛快。

    叶离这一觉睡的很香甜,第二天一大早,他又起床。套了昨天的穿的t恤和裤子。

    虽然是大热天,不过他的衣服穿上几天都会很干净,这是因为他几乎不会分泌汗液,整个身体一直清清爽爽,当然也就不会脏了。

    而且,他衣服脏了,一抖,身上也就干净了。

    叶离趁着顾正扬等人都未起床,便先洗漱完毕,出了顾家别墅。

    朝阳还未升起,不过天边已经有美丽的朝霞。

    今天注定是一个艳阳天。叶离闭上眼就能感受到隐于云层之后的朝阳。

    他的呼吸很有一种韵律,整个人给人一种朝气蓬勃的感觉。

    这是他混元功已经练入骨髓的表现。早上给人朝气蓬勃的感觉,中午则是阳刚强壮的小伙子。到了晚上,又有种内在的宁静。如此呼吸,走路都与天体的日落月升蕴合在一起,身体又怎会不强大。

    如今的叶离,别看有些瘦弱。实际上,一拳的力量已经达到了六千斤。

    六千斤是什么概念?

    这是一种翻山倒海的力量。

    叶离走的很慢,不疾不徐,转眼之间,却就已在百米之外。但路上的行人却没一个发现他的异样。

    大早上,街上也已经有不少车辆行人。远处卖早餐的店,热气腾腾。

    公交车来来往往,许多老人颤颤巍巍的赶上了公交车。也许他们是听说那个超市降价,所以趁早赶去。

    叶离经过一个花鸟市场,在花鸟市场的护栏外面,却有几个算命的老者在那儿早早的摆了摊。

    叶离哼着小曲走过去,马上,有一名老者喊道:“小伙子!”

    叶离微微一怔,回过头看向老者。老者穿着一身道袍,胡须皆白,看起来就是仙风道骨,世外高人。不过叶离眼尖,一眼就看出这老人没什么修为,眼中也没有什么慧光,并不是什么真正的高人。不过是这身行头满能唬住寻常人的。

    叶离这种高手,望闻问切,几乎看一个人一眼,心里就会有一个判断,并且,这个判断**不离十。他觉得这个老者不是高人,估计也就真不是高人了。

    “老爷爷,您在喊我吗?”叶离微微一笑,他对老人家一向都很是尊敬。

    老者抚须说道:“对,就是喊你。小伙子,老夫看你背后隐隐黑气冲天,只怕是有大难临头啊!”

    哦次奥,叶离心想您老总算没有说经典台词,说哥印堂发黑。要知道叶离的气色那是极好的,印堂绝不可能发黑。

    叶离不由郁闷,这老爷子,会不会聊天啊!大清早,第一句话就说哥有大难临头。

    叶离耷拉了个小脸蛋,说道:“有黑气您都看的出来,我怎么没看到。”

    “哎,小伙子啊!”老者菩萨心肠般的说道:“老夫也是看跟你有缘啊,不然也不会出声提醒你。你要知道,福祸都是天定,都是命数啊!老夫提醒你,乃是坏了天机,只怕是要承受因果的。”顿了顿,又说道:“算了,算了,老夫不能再多说了,你走吧!”

    老者这番言论技巧着实高明,若是常人听了,只怕吓得屁滚尿流,马上哀求老者说个破解之法。毕竟老者看起来的确像是高人,说话之间,天机,因果不离口的。

    可惜,他遇上的是叶离。叶离嘻嘻一笑,说道:“老爷爷,我有没有大难临头这个可说不准。不过我看今日紫薇星盛,您老火气太重,又是五行缺水之势。紫微星主离卦,同样是火势。您今日只怕是有血光之灾,而且一年之内有夫妻悲离之相,一年后只怕还会有断骨之劫啊!”

    老者一愣,随后气的七佛升天,怒声道:“你这黄口小儿,胡说八道,不知好歹。老夫好心好意提点于你,你却反而来咒骂老夫,你当老夫是好欺负的吗?”

    这老者,看着是高人,但做派却是野蛮。突然起身就要来跟叶离理论,怎知就在这时,也许是坐久了,一个没站稳,膝弯一酸,跪了下去,脑袋也磕在了自己的木桌上。

    老者的头磕出了鲜血,他痛呼道:“哎呀,老夫的头,你个黄口小儿,气煞老夫也!”

    叶离嘿嘿一笑,说道:“老爷爷,您看我没说错吧,这就是血光之灾啊!”他说完便慢悠悠的转身离开。

    老者还想教训教训叶离,结果抬头时,已经不见叶离的踪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