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45章千里之外的杀机
    任长宇进别墅前,让司机先离开,等到了时间点,再过来接他。 他也是怕这车在这里时间停久了,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那司机和任长宇这位领导自然是有默契的,马上开车离开。

    任长宇随后就进了那栋属于他和刘倩的爱巢。刘倩算不得非常漂亮,不过是今年刚刚三十岁,正是风韵成熟之际。

    加上刘倩也是有老公的。任长宇觉得她既是小姨子,又是属于别人的老婆,这种种感觉交杂在一起,所以在床上就会特别的有征服感。

    对于任长宇来说,最近他的确是很郁闷。儿子成了废物,老婆天天在家哭天抢地,指桑骂槐。他连家门都不愿意进,所以今天便将所有的不愉快,郁闷都发泄到了刘倩的身上。

    大约一个小时后,通体愉悦的任长宇春风得意的离开了别墅区。他着白色衬衫,器宇轩昂,衣冠楚楚的离开了别墅区,来到外面。

    这时候是下午一点,阳光毒辣!

    不过别墅区这儿到处都是参天大树,所以也还算阴凉。那阳光透过树叶洒照到地面,如撕碎的纸屑一般。

    任长宇抬手看了眼手表,随后,不需要他打电话。远处,属于他的奥迪专属车便开了过来。

    任长宇很满意这司机的眼力见,当车子开到身前,他拉开车门上车。等在后排做好后,他突然看清楚了开车的人。

    开车的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司机,而是一个女孩儿。这时候,女孩儿转过了头。任长宇也终于看清这女孩儿,她看起来十六岁左右,脸蛋绝美却冰冷。

    任长宇吃了一惊,这是什么情况?他感觉这一切就像是聊斋里的狐妖故事,这大白天,大热天的,他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任长宇并不是**熏心,看到美女就失去思考的角色,更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还色眯眯的对这女孩伸手。

    “你是什么人?老王呢?”任长宇随即镇定下来,冷声问道。他说话淡淡之间,便有一种说不出的官威。

    女孩儿便是青儿,青儿却不答话,而是突然举起手掌,捏了个兰花印!

    很奇妙,就像一瞬间,这个兰花印成了车子里的焦点。任长宇不由自主的看向兰花印,只觉其中有种说不出的旋律,奥妙!

    随后,青儿的手势继续变化,如天女散花。每一个动作都契合了任长宇的呼吸节奏。

    任长宇整个心神都被青儿的手势所牵引。青儿的手势一片祥和,让任长宇身心都渐渐放松。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处在灵山的菩提树下,佛祖正在讲道,四周皆是佛音。

    可就在这时,青儿的手势突然变了。化作罗刹恶鬼印!一瞬间,青儿的气势带了猛烈的阴寒杀伐气息。

    就像是突然之间,地狱之门大开,一尊罗刹鬼王突然冲了出来,一身的死亡气息!

    “吒!”与此同时,青儿吐气开声!

    这吒字一音是佛家六字真言重的杀伐之音!

    任长宇整个人陡然之间气血散乱,眼神涣散,大口呼吸起来。

    再接着,他的眼神失去了色彩,成了痴呆。

    做完这一切,青儿冷淡的看了任长宇一眼,打开车门,冷淡离开。

    这一天,在静海省发生了一件大事件。那就是,公安厅厅长任长宇突然之间疯了。

    而负责给任长宇开车的司机也被人打晕,至始至终,都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事情很快传到了燕京宋老那儿。

    “什么?任长宇疯了?”宋老听到电话里,下面的人汇报,立刻霍然站起。此时,他正在他的书房里。

    挂了电话后,宋老的眼光变的幽深起来。他不用多想,就知道这件事肯定是叶离做的。

    他明白,这个叶离是在向自己来个下马威。这个年轻人,是在警告自己呀!

    宋老身居高位多年,如何能够容忍叶离的这种警告。宋老觉得叶离的这种警告举动,对于他来说,本身就已经是奇耻大辱。

    “不知天高地厚的黄口小儿,仗着有两分本事,便以为真的可以笑公卿,傲王侯了吗?”宋老眼中绽放出凌厉的光芒。

    随后,宋老又拨通了另外一个人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通了。那边传来淡淡的一声喂,却是个年轻人的声音。宋老的声音恭敬起来。“少主。”

    宋老在燕京有着很大的份量,就算是任长宇这样的人物都要对他恭恭敬敬。但此刻,他却要对一个年轻人恭敬,并称呼其为少主。

    这个少主到底是什么样人,是什么样的*,想一想都让人害怕。

    年轻人的声音显得很是沉稳,淡淡之间,却有一种让人透不过气的威严。“宋老,有事吗?”

    宋老说道:“少主,还是因为静海那边,叶离那个黄口小儿的事情。”

    少主淡淡说道:“这件事情,你不是已经汇报战堂了吗?”

    宋老说道:“战堂正在评估叶离,还有事情的处理方案。那边并不太赞成对叶离动武,甚至想要将叶离招收进炎龙来。”

    少主说道:“既然如此,那还是要尊重战堂这边的意思嘛!”

    这个被称作少主的年轻人,淡淡言语之间却没有透出悲喜,也听不出任何情绪,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可却给宋老一种天威莫测的感觉。宋老说话更加谨慎,道:“少主,任长宇已经疯了。”

    “哦,是那个叫叶离的年轻人干的?”少主淡淡问道。

    宋老说道:“我想除了他,应该没有别人会去对一个国家干部动手。这个黄口小儿,以为有两分本事,就不将国家律法放在眼里,笑公卿,傲王侯!”

    少主沉默下去,只沉默了一瞬,便说道:“炎龙重视任何人才,但是炎龙也有底线。这个叶离,杀我炎龙数人,如今又对任长宇下如此毒手。已经是在挑战炎龙的尊严,这件事,我知道了,你不必再插手。”

    “是,少主!”宋老微微的松了口气。他知道,少主已经对叶离动了杀心。

    如此一来,这叶离就是死定了。

    这时候是下午四点,午后的阳光火辣的照在燕京这片繁华国际大都市。

    在燕京北郊,红墙黄瓦之间的院子里,花香满溢,树木花草,争相斗艳。

    也是在这时,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凶悍的开来,刹停在院子外面。

    轮胎在地面摩擦出刺耳的声音。跟着,迈巴赫里下来一男一女。

    这一男一女都是属于炎龙的特工,男的叫做向南天,女的叫做燕玲。

    两人男才女貌,走在一起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向南天与燕玲来到院子的朱漆大门前,轻声敲门。

    “龙前辈!”向南天恭敬的喊道。

    院子后面是老宅子,宅子里,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白色的练功服。练功服有一排纽扣,马蹄袖,穿着格外的宽松。

    这中年男子正在悠闲的坐在茶几前泡着功夫茶。

    声音传来,中年男子微微皱眉,淡声道:“我一向不见客,你们请回吧。”

    他声音说的很小,淡淡的。这里离院子的大门隔了二十多米,但却清清楚楚的传到了向南天与燕玲的耳里。

    向南天与燕玲都知道这位龙前辈的恐怖,龙前辈之所以挂职在炎龙,也是因为曾经受过少主的恩惠。

    但却从没人敢来命令龙前辈的。

    “龙前辈,是少主让我们前来的。”迫不得已,向天南只有搬出了少主的名号。

    里面的中年男子神情微微一顿,随后淡声一叹,说道:“进来吧!”

    向天南与燕玲长长松了口气,推开大门,进了院子。

    两人很快快进入院子,来到了中年男子的面前。

    中年男子淡声说道:“说吧,他要我做什么事情?”

    “杀一个人!”向南天说道。

    中年男子微微一怔,随后说道:“我素来不会胡乱杀人。但今天既然他想我出手,想必要杀之人不是常人。我欠他一份情,也罢,为他做这一件事,也算了却因果。说吧,杀谁!”

    向南天当下说道:“他叫做叶离,这个人的修为是在天级中期。我们先后派过.....”

    “多余的话就不必说了。”中年男子打断了向南天的话,说道:“给我他的资料,地址,然后你们就可以走了。”

    向南天与燕玲相视一眼,微微苦笑。本来还想协助这位龙前辈的,现在却是说都不敢说了,龙前辈杀人,若还要人辅助,那是对龙前辈的侮辱。

    两人当下留了资料恭敬退走。

    中年男人姓龙,单名一个傲字。龙傲如今已经是天人境初期的高手。

    天人境,天人合一,绝对的陆地真仙!

    他看了那叶离的资料一眼,随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热茶。

    “叶离!”龙傲看到叶离的样貌,这个少年年轻得让他有些不敢相信。同时,他心中的杀意也跟着动了。

    杀叶离,是为了了却尘缘,他别无选择!

    此刻的叶离正在林岚的家里,陪着林岚。电视里放着韩剧。

    他们两人开了空调,窝在沙发上。

    林岚换上了薄薄的真丝睡衣,穿的很清凉。叶离将头枕在林岚的滑腻的大腿上,惬意至极。

    他今天吃的多了,瞌睡也有些多。再则这家伙对韩剧不感冒,很快就沉沉睡去了。

    只是,这时他突然睁开了眼睛。他感受到了一丝的不安。

    千里之外的龙傲动了杀意,而叶离居然奇迹般的感觉到了。这是一种微妙的境界。

    叶离就知道,有一个高人要来杀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