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58章少年强则国强
    任雨泽的住所是隐秘的,他虽然贵为省委书记。 但一向没什么排场和保镖。而出席活动时,安保级别都会很高。

    这个时候,任雨泽感到了不安。于是他拿出电话打给了一位老友。这位老友叫做薛正华。

    薛正华今年六十岁,乃是形意拳宗师,天级巅峰的存在。这位老师傅乃是真正的一代宗师,年轻的时候,曾经是在燕京保卫过首长的。

    如今,退休之后,便居住在了这静海。薛正华的形意拳,太极拳,八卦掌,八极拳全部练到了骨髓里。平素都是白色大马褂穿着,出尘脱俗,一股子仙气。

    没事的时候,任雨泽最爱和薛正华一起喝喝茶。每次任雨泽有难题向薛正华请教,薛正华都能一言指出。

    别看薛正华是武夫,就以为他是个莽夫。莽夫不过是那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

    而像薛正华,叶离这样的高手。绝对是聪明绝顶,看事透彻之辈。

    与其说薛正华是武夫,倒不如说薛正华是一代宗师更为贴切。

    电话很快就通了。

    “薛老弟!”任雨泽马上微微一笑,喊道。

    那边传来薛正华爽朗的笑声,说道:“任书记,你来打这个电话,一定是遇到麻烦事想要找我了吧?”

    任雨泽微微一惊,说道:“这老弟你都能猜到?”

    薛正华哈哈一笑,说道:“到了我这个境界,冥冥之中,对事物还是有一定的感应。我觉得是这么个情况,那就是**不离十了。”

    任雨泽当下便正色说道:“我估计我家里遇到了点麻烦,你能来一趟吗?”

    薛正华闻言微微一惊,二话不说,道:“好,我马上过来。”

    任雨泽微微松了口气,薛正华的修为他是知道的。有了他在,任雨泽便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车子转眼就到了机关大院外。

    任雨泽并不下车,那司机也不敢打扰。

    大约五分钟后,一身白色大马褂的薛正华步行而来。走路之间,龙行虎步,百米距离,转瞬即到。真个如神仙中的人物。

    这薛正华,头发已经雪白,但满面红光,真正的鹤发童颜!而且,薛正华整个人温润如水,给人一种无穷无尽,不可掌控,不可琢磨的感觉。

    任雨泽在薛正华面前可不敢倨傲,连忙下了车,淡淡一笑,说道:“老弟!”

    “任书记,别来无恙!”薛正华也是一笑。

    “我们进去吧。”随后,薛正华便说道。

    任雨泽点点头。

    明月皎洁,夜色中,任雨泽和薛正华走进机关大院。大院的警卫立刻行礼,喊道:“首长好!”

    任雨泽淡淡点首,随后看那警卫一眼,问道:“今天院子里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吧?”

    “回首长,没有!”警卫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

    任雨泽微微奇怪。一旁的薛正华淡淡一笑,说道:“任书记,来的人是真正的高手,你不要指望这里的警卫能起到作用。”

    任雨泽吃了一惊,说道:“难道真有人潜伏进来了,意图对我不轨?”

    薛正华也不多说,道:“到底是什么意图我也猜不出来,我们进去看看再说吧。”

    任雨泽有薛正华这根定海神针在,胆气也是很壮,点点头。

    任雨泽的房子在三楼,是三室两厅,很是宽敞。毕竟,他贵为一省大佬,住的地方太寒酸,未免也过于夸张了。

    来到门前,任雨泽打开了大门。客厅里,灯光雪白。

    任雨泽便看见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一个清秀的少年,少年的身后站了一个十六来岁,美丽的女子。这女子,脸色冰冷,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冰寒的气息,让人看一眼,就觉得室内温度下降。

    比小龙女还冷。

    可这种冷,不是刻意,而是让人觉得她本来就应该如此。

    任雨泽心中大惊,面上不动声色。他看见老婆刘艳红就坐在对面,安然无恙,不由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进屋后,任雨泽反手关上门,他淡淡的看向叶离,说道:“你就是叶离?”

    来的自然就是叶离,叶离这时候也不再嬉皮笑脸,而是站了起来,朝任雨泽微微一笑,说道:“任书记,你好,久候多时。”

    随后,叶离的目光又到了任雨泽身边的薛正华身上,他依然淡淡,说道:“老师傅,你好。”

    刘艳红也站了起来,她一脸的担忧。

    任雨泽便来到刘艳红身前,然后坐在了沙发上。他淡淡冷冷的冲对面叶离说道:“你这个年轻人,的确有些不简单。不过,你如今是通缉重犯,却跑到我的家里来,你是什么意思?”

    并不拐弯抹角,言语之间,也没有丝毫的顾虑,正气凛然。

    叶离重新坐了下去,他淡淡一笑,说道:“没错,我是通缉重犯。那么任书记你是要公事公办吗?”

    “国有国法,你触犯国家的法律,我自然容不得你。”任雨泽说完便对薛正华说道:“薛老弟,这个狂徒仗着有几分本事,便是不将国法放在眼里。麻烦你擒拿下他。”

    薛正华点点头,他看向叶离,说道:“年轻人,你的功夫练的不错。不过我也听说了你的一些事情。雷兵临那些人固然有错,但你不是法,你无权如此对待他们。现在,等待你的将是国法的制裁!”

    “哈哈!”叶离忽然大笑出声,他霍然而起,目光中露出凌厉之色。“好一个国法,任书记,老师傅,你们真是好生正气凛然啊!那么我请问,吴刚一家,欣欣十一岁的小女孩,被雷兵临那几个畜牲轮jian时,国法在那里?吴刚被逼疯时,国法在那里?吴刚的老婆被强暴时,你们的国法又在那里?现在我杀了这几个畜牲。你们口口声声的国法就出现了。难道你们的国法永远都只针对平民百姓吗?如果这就是你们的国法,那这种国法,不要也罢!”

    句句直逼人心,凌厉无双。

    这一番话,居然让任雨泽与薛正华哑口无声。就连刘艳红也沉默了下去。

    “若这家国只是有权人的国,这天下只是有权人的天下,那么说不得,我叶离就要凭这手上三尺青峰,杀个明明白白,杀个公共平平出来。”叶离冷厉说道。

    叶离说完便冷冷看向任雨泽,这位一省大佬居然不敢直视叶离这个稚子少年的眼神。

    薛正华本来打算出手擒拿叶离,这时候,他的气势却是坠了下去,无论如何也出不了手。

    练武之人,全凭一口气。气不盛,便也就打不下去了。

    叶离身后的青儿本来不明白叶离为什么要杀那些人,这时候却是明白了个大概。她对叶离的慷慨悲歌不太懂,但却绝对支持叶离。

    其实就算叶离是恶魔,她也支持叶离。在青儿的眼里,没有是非之分,只有叶离哥哥。

    任雨泽沉吟半晌,突然也看向叶离,说道:“你今天来找我,是什么意思?为了说这番道理?”他顿了顿,说道:“诚然,你说的没错。站在我私人的立场上来说,那几个公子哥儿也是的确该死。但是,现在明面上,你就是触犯了国法,我们就得公事公办。这不是以我个人意志力能转移的。”

    叶离却不回答任雨泽的话,反而淡声说道:“我若要悄无声息杀掉那几个畜牲,轻而易举。但我没有这么做,任书记,你可知道为什么?”

    任雨泽与薛正华也就一直疑问这个问题,现在见叶离主动说起,马上就来了兴趣。任雨泽问道:“为什么?”

    叶离深吸一口气,说道:“我不过是个山野小子,大道理懂的不多。但至少,我也知道。水至清则无鱼,官场有官场的规则,商场有商场的规矩。这没什么,你们是在其位谋其政也好,贪也好,坏也罢,色也好,等等等等,都跟我没关系。我也管不过来,我不是什么救世主,也没那份心。但,任书记,老师傅,我们是人啊!一个成年人,怎么能够对一个才十一岁的女孩子行如此畜牲行径?”

    叶离顿了一顿,又说道:“您们也是为人父母,若是您的女儿遭遇此等厄运,您会不会想要去拼命?没错,吴刚夫妇去拼命了。可雷兵临是怎么对他们的?我始终认为,人是高等动物,应该有人性。如果连人性都敢践踏在脚底,那么就该千刀万剐!”

    薛正华看着叶离,喟然一叹,他终于明白这个年轻人为什么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这是因为他有一颗刚直的心,犹如一柄利刃,宁折不挠。

    而自己在这俗世红尘中打滚,始终是圆滑了。

    做官,经商,以及为人处世都需要圆滑。但一个武者,若也是圆滑,他还怎么求大道?

    薛正华开始正视自己的内心。

    任雨泽是聪明人,他马上明白了叶离的意思,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故意当众杀人。你此举是要震慑那些纨绔公子哥,做事不要太出格。你是要做他们头顶上的那柄达摩利斯克之剑对不对?”

    叶离点点头,说道:“没错。”

    任雨泽喟然一叹,他看了眼叶离,说道:“我们的社会,国家需要你这样的年轻人。若所有的年轻人都如你这般,我们这个国家,也就有希望了。少年强,则国强。将来,是你们的天下。”他顿了顿,说道:“不过你痛快是痛快了,现在又想要如何收场?这件事,牵连和影响力实在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