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85章一轮明月镇丹鼎
    月色下,一共六条凶狠大汉。

    他们围上了宝马七系,而文浩则也下了车,他对几位大汉恭敬的很,说道:“吴堂主,人已经带来了。”

    那吴堂主光着头,穿着花衬衫,三十来岁,虎背熊腰,一股子彪悍的的气质,一看就是个蛮不讲理的野蛮人。

    他对文浩冷淡点头,说道:“把人带出来给我看看。”

    “是,吴堂主!”文浩恭敬应答着。接着便给秦若霜打开了车门,扶着秦若霜出来。秦若霜本来头晕晕的,迷迷瞪瞪的。但是这下看清楚现场状况时,顿时吓得清醒过来。

    实际上,她真只是酒喝多了。在那法式西餐厅里,喝的红酒看似柔和,实际上后劲很大。这个时候,秦若霜完全酒醒了,她一看见这场景,这群凶狠大汉,再看文浩。便知道不妙了。秦若霜掩饰心中的恐惧,厉声向文浩道:“李文浩,你什么意思?”

    李文浩垂下头去,有些惭愧的说道:“不好意思,秦小姐。”

    “哈哈!”那吴堂主身后的刀疤脸先笑了起来,说道:“小妞儿,这什么意思你还看不出来吗?你被卖了,现在我们就要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你们敢!”秦若霜色厉内荏,道:“我是警察,你们胆敢乱来,绝没有你们好果子吃。”

    刀疤脸正待继续说话,那吴堂主却是摆手制止,说道:“别废话了,今日正是月圆之夜,可以开始进行祭月大典了。我们快带她回去向圣者复命。”

    刀疤脸一众人马上便严肃起来。秦若霜听的毛骨悚然,转身就想逃跑。但她刚跑出一步,那刀疤脸便一步跨上前,一掌切在了她的脖子后面。

    顿时,秦若霜晕了过去。

    叶离躲在暗处,将一切都听的清清楚楚。暗道:“什么祭月大典,什么圣者?”他好奇到了极点,便也不着急去救秦若霜。

    实际上,更多的是叶离想吓吓秦若霜。死丫头,不听小爷言,就得让你吃点苦头。

    这一众人,很快刀疤就将秦若霜抱到了夏利车里。一众人鱼贯上车,至于那辆宝马七系却是被吴堂主吩咐道:“李文浩,你去将这辆车开到河里销毁。”

    “是,吴堂主!”李文浩立刻依言前去开车。

    叶离没有管这个李文浩,反正日后再算账也不迟。他看到那两辆夏利车继续朝前开去,很快没入在夜色之中。

    这雾山笼罩在清冷的月光之中。

    本来是炎夏,不过这里却不算热。叶离立刻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他就像是幽灵一般。

    两辆夏利并没有上高速,而是朝着一个分支的山路而去。一路所去,正是朝雾山深处而行。

    这条山路以前修缮过,不过现在已经是年久失修,所以路面很是崎岖。

    车子开的并不快。叶离跟的很轻松,他始终锁定着秦若霜的气机,确定秦若霜气息匀称,他也才微微放心。

    至于其余的大汉,倒也没有对秦若霜毛手毛脚。似乎他们劫持秦若霜并不是为了色,而是因为很庄重的东西。

    祭月大典!这种大典也就是什么邪教组织才干的出的事情?不过这种邪教组织也是讲究信仰的。所以倒不会先对秦若霜毛手毛脚。

    叶离一路跟了过去。两辆夏利车最后开到一段山路前,便无路可走了。必须要开始步行。

    叶离见车子停下,人立刻闪到一边的黑暗之中。

    这个时候,秦若霜悠悠醒了过来。她下了车之后,一见四周的环境,顿时俏脸煞白。

    “你们想干什么?你们这是犯罪。”秦若霜苍白无力的斥责。

    “老实点,不然一刀捅了你。”刀疤显得很不耐烦,摸出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对着秦若霜威胁道。

    秦若霜立刻闭嘴,她不是单单惧怕这柄匕首,因为她好歹也是一名正宗警校毕业的警察。但是这里的情景,还有这几个凶神恶煞的确让她感到恐惧。

    她知道在这荒郊野岭里,就算是被他们杀了,强了,她也是无可奈何的。更不会有人来救自己。

    这一刻,秦若霜不禁悔恨交加。本来小弟是跟着自己的。可是自己不听小弟的话,反而把小弟赶走了。这下可好了。

    一旁躲着的叶离心中却是暗爽,他能感觉到秦若霜的气息,知道她这时候肯定是在后悔。

    “走!”吴堂主一行人也不多说,逼着秦若霜走山路。刀疤威胁道:“敢不合作,就把你衣服扒光了,大家轮着将你干了。”

    秦若霜娇躯颤抖,她这时当真是欲哭无泪了。也不敢反抗,只有跟着走上了山路。她想着暗中报警,但是包包还在车里,手机却是在包包里。

    这也算是与外界完全断了联系。

    秦若霜一路朝前行,一路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并开始跟那吴堂主套近乎,说道:“你们抓我是为了钱吗?我父亲有些钱,只要你们不伤害我,钱我们都好说。”

    吴堂主却是不理会秦若霜。秦若霜顿时心中一个咯噔,如果是为钱,她还可以松口气。她就怕对方不是为了钱。

    而且,秦若霜心中有很不妙的感觉。她毕竟是警察,起码的分析能力还是有的。这群人全部没有蒙面,李文浩也是光明正大的。这说明他们根本没有打算放自己。

    不然的话,岂不害怕自己被放之后,报警来抓他们?

    难道我就要这么死了?秦若霜心中一阵悲凉,她更加害怕的是,只怕死还是好的,等待自己的会是更加残酷的下场。

    叶离潜伏在后面,他也觉得吓秦若霜已经差不多够了。不过这时候,叶离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这帮人,还有李文浩毫不做掩饰。看来是没打算放霜姐了,还有一点,他们应该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霜姐也不是第一个被抓的人。

    叶离不算什么大英雄,但是他是一个武者。武者起码的侠义之心他还是有的。这种顺手之劳,却能救无数少女于魔窟。何乐而不为呢?

    因此,叶离便一直耐心跟了下去。

    一众人在山路崎岖上行走了许久,最后终于来到一个村落。这个村落并不算太偏僻,不过村子里的人要去赶集,却也要走好长一段路。

    村子里的楼房全部是小洋楼的类型,看起来并不落后。楼房鳞次栉比,前方则是一片片田野。如今正是丰收季节,田野里金黄的麦穗成堆成堆的。

    月色下,一众大汉带着秦若霜来到一处空旷的谷地。这谷地是村子里的人来晾晒稻谷的地方,旁边还有不少草堆。不过此刻谷地上围了不少村民,大约一百多个。在谷地中间,有着祭祀的香案,香龛。

    叶离潜伏在一旁,细细的观察。

    吴堂主等人前来,村民们立刻让开一条道路。叶离居高临下的观看,马上看到在谷地中间,一共有八名美丽的女子被看守着,看守她们的是四个手持利刃的黑衣大汉。

    秦若霜也很快被推到了八个女子的中间。

    “九个女子,祭月大典!”叶离在一旁看着,暗暗观察香案上的香烛,檀香等等,全部都是九根。

    “月圆之夜,九九之数。九个女子全部是处子,看来这其中的背后有个高明的人啊!”叶离马上看出了其中的名堂。他已经猜出这祭月大典是要干什么了。

    有人要修炼一种奇异的邪术。以九九之数,九名女子的处子之血来祭拜月神。同时沟通北冥寒月之神,引北冥寒月之气进入身体之内。这股气进入身体,就能淬炼身体骨血,从而变得强大起来。与此同时,这个人还要汲取所有村民的信仰之力,大家信仰他为北冥寒月之神,如此一来,他的北冥寒月之气就算是玄门正宗了。

    叶离自己修炼的混元真气也是一种先天之气进入身体里。而北冥寒月之气,属性冰寒,又坐实玄门正宗。那么这股真气是极其霸道恐怖的。

    也是在这时,谷场里突然衍生出一种莫名的威严气息,以及众人膜拜崇敬的气息。

    叶离马上感觉到有人来了。果然,那谷地上的东方,有村民让开一条道路。一个黑衣人走了过来。这个黑衣人脸上罩了面具,全身笼罩在黑衣之中。

    冷月之下,显得更加神秘威严。

    “参见圣者!”吴堂主等人齐齐下跪。

    所有村民也跟着轰然下跪。场面宏观,真如皇帝驾临。

    古往今来,邪教最是害人。但却永远都有数之不尽的愚民上当。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也是华夏人的劣根性!

    **来了哄抢板蓝根,日本地震,居然也能哄抢食盐,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现场中,也就秦若霜等九名女子站着。

    圣者冷眼扫视秦若霜等人。秦若霜与其余八名女子顿时感觉到如被扒光了衣服一般。这目光,太让人难以承受了。有种洞穿人心的光芒。

    圣者仰头看向明月,那明月高挂在枝头,夜露如珠。

    他的身材并不算特别高大,此时,他也在香案前提香拜了三拜。

    随后,只见他双臂内环,身体微弓,两步分开,力贯下身,脚踏山岳。这姿势,就宛如托着一尊巨大的鼎炉。

    一轮明月镇丹鼎!

    “玄武神游过北冥,北冥寒月上我身,急急如律令!”圣者嘴中急急念道,随后,他脚下一跺,地面猛地一震,接着他仰起头仰望寒月。

    这模样,就像入定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