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102章愚民,圣女
    这老汉顿时一脸尴尬。 他本来是这镇上的一霸,和县长是亲戚,人称黄老大。如今的麟角县,并没有县委书记,只有县长。县长也是麟角县这边提拔起来的。

    在麟角县当县长,不如有些村里的小组长。反正绝对的清水,想要油水是不可能,也没什么发展前景。

    如今,麟角县的刘县长刘胜,他已经是拜月教的长老,地位崇高。和以前是大不同了,可以自由出入教堂,面见父神。

    而这守门的大汉狗剩属于是拜月教的特使。特使比起普通的信徒们来说,自然是地位崇高的。黄老大以前牛逼,现在狗剩更牛逼了,当然要踩踩黄老大。

    此刻黄老大被狗剩呵斥,他也只能忍气吞声,赔着笑说道:“特使息怒。”

    狗剩哼了一声,说道:“这还差不多。在这里待着。”说完便进了铁门里面。而另外一名守门大汉叫做二狗,他冷冷一笑,说道:“老黄,你可真舍得啊!连亲孙女都送来给父神。”

    黄老大赔笑一声,说道:“晓月能够来敬拜父神,是晓月的福气。二狗特使,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二狗虽然不爽黄老大,但却也不敢对父神不敬,说道:“那是当然。”

    随后,这二狗也不再多说了。

    晓月自然就是这十五岁的少年了,此时晓月对着黄老大怯怯的说道:“爷爷,我想回去了。我们回去好不好?”

    “胡闹!”黄老大立刻呵斥,说道:“你能来敬拜父神,这是天大的事情。也是神圣的事情,岂是儿戏。能容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千万别再说了,否则亵渎了父神,那可怎么了得。”说这话的时候,黄老大自己都是一脸的紧张。

    晓月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但是她不敢多说了。在这个麟角县,父神就是一切。谁也不能质疑父神,否则就有可能被烧死。

    曾经也有人质疑父神,但都被活活烧死了。这县里与世隔绝,就算是死了人,只要县里的人守口如瓶,便也是没人知道。

    这里俨然已经就是拜月教的国度,一切人的生死荣耀都由父神一言定之。

    叶离和叶准,青儿将这一切对话都听在耳里。叶离和叶准心中顿时怒火滔天,迦叶静南这个畜牲,居然利用愚民崇拜心理,让黄老大将自己的孙女奉献出来。显然,这迦叶静南要她们深夜过来不是干什么好事的。

    这晓月是黄老大的孙女,其余的几个女人只怕都是那些汉子的女儿,或则是老婆了。

    叶离与叶准虽然心中愤怒,但是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一直潜伏着。

    那大铁门处,没过多久,就出来一名男子。男子却是个日本人,二十八岁左右。

    叶离一眼看出这男子是地级巅峰的修为。看来也是密宗的人了。

    男子面如冠玉,出来之后。黄老大等人立刻热情客气,低头哈腰的说道:“圣者,我们把圣女都带来了。”

    那圣者扫了一眼众女子,让人是目无表情,点点头,说道:“好,你们做的不错。父神会保佑你们的。你们就在这外面等着,五位圣女,请跟我进来。”

    黄老大,以及四名汉子立刻欣喜不已。催促着身边的女子进去。

    那晓月哭哭啼啼,但也不敢违逆,随着其余四名女子,跟着圣者身后进了大铁门。他们进去后,大铁门很快又关闭上了。

    黄老大五人就开始在外面耐心的等待。

    这时候,叶离便向叶准和青儿打了个眼色,示意行动。

    叶准和青儿点点头。叶离二话不说,先展开斗转星移的步法,身子一闪就到了侧面的围墙。围墙虽然有些高度,但叶离只是轻轻在地面一踩,人便轻盈的到了围墙上面。随后,他如狸猫一般下了围墙,来到庭院里面。

    叶准和青儿也是轻而易举的进了围墙。这教堂里的守卫并不能跟外界那些真正的教堂相比。

    毕竟,迦叶静南也没有想过这里会有什么高手前来。

    叶离和叶准,青儿三人看到教堂的大门并没有关闭,里面灯光一片雪白。教堂里,一尊父神的雕像在最上方,供所有人顶礼膜拜。下方却都是摆着的蒲团。

    是蒲团,而不是座位。这说明所有的信徒前来顶礼膜拜,并不是站着鞠躬祷告,而是下跪。

    叶离一眼就看出这其中的门道,他心中不由更加怒火中烧。这迦叶静南,这日本鬼子,用心太过歹毒了。他既要那些愚民在外面守候,自己却在里面玩弄他们的妻女。而白天,却又要这些人向他下跪。

    而且,叶离还看出了一些端倪。

    这尊父神的雕像不是什么耶稣之类的,只怕就是迦叶静南本人。他本人常年接受众人的跪拜,自然而然就会滋生出一种权威的底蕴。这是对他的武道有帮助的。

    古来有传说,神仙是汲取人类的信仰而成。这个不论真假,只是就如古时候的皇帝,常年接受跪拜。他即使单独在外面,没有任何随从。但还是有一种无形的权威贵气让人不敢冒犯。

    迦叶静南接受众人如此跪拜,膜拜。自然而然,底蕴就会深厚。这会让他的武道精神登堂入室,成为玄门正宗。

    这个好比是叶离,叶离的武道精神是勇猛精进,一往无前。但那也只是他自己的。而迦叶静南却是接受了天地的册封,成为了真正许可的。

    这个中间是大有区别的。

    这其中的弯弯道道,叶离在短暂的瞬间全部弄了个清清楚楚。而叶准和青儿则没有想到这些。这也是叶离和他们的区别所在。

    且说此时,在教堂的里面,是一个忏悔室。

    如果谁有罪,就可以到忏悔室里向父神忏悔。父神会原谅其罪行。

    忏悔的人是关在一个小小的暗格里,什么也看不到。这也让忏悔的人有勇气说出一切。

    但迦叶静南却有个恶趣味。他遇到有些姿色的妇人来忏悔,就会让其撅起臀部。臀部在暗格外面,他就这般对妇女进行玷污。

    并且告诉妇女,父神是在宽恕她,是在洗涤她的罪行。

    在忏悔室暗格外面,是一个大大的房间。房间里有个人造浴池,浴池里此刻碧波荡漾。

    如果是在冬天,里面就会热气腾腾。

    这房间的地面铺了厚厚的金丝线地毯,一切都是华贵天成。

    地毯很是干净,上方有个榻榻米。

    房顶上是奢华的水晶吊盏灯。

    柔和的华光映照在这房间里面。

    此刻,迦叶静南便睡在榻榻米上。他今年五十岁,但他看起来才三十来岁。

    迦叶静南的脸很中正,一派威严,常年身穿雪白的袍子,显得正派,威严,让人不敢直视。

    他乃是天人境中期的修为,非常可怕。

    在常人的眼里,他这样的存在的确就如九天上仙了。就算是叶离刚刚来到静海时,也有不少人以为他是神仙呢。

    所以,迦叶静南的成功,不是没有道理的。

    迦叶静南很享受这里的生活,他现在舒服惬意的躺着。有时候,白天一众愚民来祈祷的时候。他们的老婆来进行忏悔,他就在这里面对其玷污。

    而他只要想想,这女人的老公就在外面。他就会有种莫名的快感。

    晓月等五名女子进到了这忏悔室里。她们均低垂着头,不敢直视迦叶静南。

    那名圣者则站在了迦叶静南的身边。“你们把衣服都脱了。”迦叶静南饶有趣味的打量着这几个女子,又说道:“把头抬起来。”

    他的话带着一种无上的威严,让人觉得是不容置疑的。

    晓月等五人,全部听话的抬起了头,看向了迦叶静南。同时听话的开始脱去衣服。

    晓月最是羞涩,但她看见身边的同伴都已窸窸窣窣的脱了衣服。她也只有跟着脱。

    很快,五具雪白的完美的躯体展现在了迦叶静南的面前。

    迦叶静南看向她们,眼中没有半分的淫邪。这自然是他故作正经。

    “你们先到浴池里洗净自身,作为圣女,无论是身还是心,都应是洁净的。只有洁净,才能得到父神的爱。”迦叶静南随后说道。

    “是,父神!”众女马上恭敬应是,随后便朝浴池里走去,泡入浴池之中。

    迦叶静南很满意这几个女人的表现。他微微一笑,也不禁觉得,这群愚民真是太好骗了。

    他不过是将一些封号不要钱似的丢出去,便让这些人争先恐后的送女送妻过来给他享用。

    凡是被他睡过的女人,都是圣女。圣女都要听从他这位父神的随时召唤。而且,圣女是不能被自己的老公碰的,否则就是玷污了父神!那将是不被父神原谅的。

    而送上老婆,女儿的男人,也会被封一个称号。比如特使,比如门徒,使者等等。大家就会都是父神的亲密信徒,得父神庇佑,死后不会坠入阿鼻地狱。

    “师父!”就在这时,圣者轻声喊了一声。

    这圣者也是迦叶静南的徒弟,叫做石井英明。迦叶静南看了石井英明一眼,便轻声道:“出去说话。”

    石井英明点点头。当下两人就出了忏悔室,来到教堂里。

    “师父,已经确定了消息。武田师兄被人杀了。我看我们这里只怕不会太安全了。也许政府的人就要查过来了。”石井英明沉声说道。

    迦叶静南顿时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