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164章玲子要献身
    叶离微微一怔,他突然觉得这个玲子挺可怜的。

    而此刻的玲子也生出,江湖之大,却再无容身之所。她见叶离没有出声,便又开始说道:“我自出生就在孤儿院中,四岁被密宗收留。密宗培养我到十岁,然后送我入华夏。反而这华夏苗疆,我一呆就是十四年。要说记忆,我的记忆中全是这片苍翠大山,还有通天寨的村民。对于密宗,反而感觉很飘渺。”

    叶离听出玲子话语里已经有些怨怼,也难怪,都被密宗抛弃成这样了,进退两难,再没点怨怼也不正常了。

    “那么你觉得,值吗?”叶离沉吟一瞬,问道。

    玲子怔住,随后反问道:“什么才叫值?”

    叶离说道:“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一辈子,就是那么长。这条命,没有也就没有了。迦叶静南这辈子是风光了,就算是死也够本了。可你觉得你做过了什么?你为了一个什么目标在努力?你得到过满足吗?为了密宗的事业而死,你觉得甘心吗?对得起来这世上走一遭吗?我说过,谁都不是谁的附庸品。不过,很可惜。在密宗眼里,在迦叶静南的眼里,你就是一个棋子,微不足道,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你死之后,密宗不会为你掉眼泪,甚至连片刻的难过都没有。更甚者,密宗的负责人都不太记得你是谁。这样的人生,我觉得,就是不值!”

    叶离这番话如果在之前跟玲子说,肯定玲子会不屑一顾。但现在跟玲子说,却绝对有种振聋发聩的味道。

    玲子觉得自己受不了,受不了即使死了之后,也无人来怜惜,没人记挂,跟那野草一般。

    也或许,阿祥会很难受。不,阿祥一定会很难过,还有通天洞府的一些淳朴的兄弟姐妹。但自己为之效忠的密宗绝对不会伤心难过。

    真是可笑啊!

    玲子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叶离见玲子的神情有异,便也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他本就是要先从内部来瓦解玲子的。这是很重要的一环!

    只要有玲子的帮助,自己上去之后就会事半功倍。

    就算自己催眠,玲子没有特殊训练,被自己催眠住了。可自己要问的始终是有限。玲子在这通天洞府生活了十四年,她对这里这么熟悉,一定可以爆出一些连迦叶静南都不清楚的秘密来。

    玲子沉默下去。

    叶离便又说道:“有许多历史是不能被扭曲的。当初你们日本人侵华,在我们华夏造孽无数,这一点,你也没办法否认,对不对?”

    玲子看向叶离,她微微不解,不知道叶离为什么要提着一茬。

    “我们没有遗忘历史,也没有忘记仇恨。”叶离说道:“但,我们没有去你们民间报复。说句不好听的,真的,我们华夏从来都不欠日本什么。”说到这儿,他顿了一顿,继续说道:“那么,为什么你们密宗要一再图谋我们华夏?玲子,迦叶静南在我们一个偏僻的县里,你知道他在做些什么吗?”

    “什么?”玲子不自禁的问。

    叶离说道:“他创立了一个拜月教,蛊惑愚民。让愚民将自己的老婆,女儿全部给他挑选享用。他如此作为,践踏我们的民众,践踏我们的人性,自尊。我们又岂能容他!再则,密宗让你们潜入苗疆来,是为了什么?还不是因为苗疆的特殊性,想要以后作乱。这些作为,玲子,你是个成年人,你应该有自己的是非观。你觉得对吗?”

    玲子说不出话来。以前的她,是属于浑浑噩噩的。没有自己的目标,只知道要听命于密宗,服务于密宗。

    这个时候,叶离仿佛是开启了她的灵智。不应该说是灵智,而是解放了玲子身上的枷锁,让她拥有了自己的思想。

    玲子陷入了痛苦,说道:“这么说起来,这么多年,我不过是为了一个错误的目标在努力,在奉献我的青春?”

    叶离淡淡说道:“我相信这不是一个问句,是非曲直,你心里有一杆尺子,可以自己好好的量一量。”

    玲子沉默下去。叶离拥抱住玲子,渐渐的,玲子身上也越来越暖和。

    叶离的这种引导是和密宗不同的,密宗以往对玲子的教导就是遵从,不允许思考,而叶离并不说密宗是错的,而是让玲子自己去思考。

    玲子沉默过后,忽然眼神坚定起来,说道:“如果可以,我想永远的脱离密宗。我想就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华夏人,就在华夏待着,永远不要跟密宗,跟日本有任何瓜葛。苗寨养育我十四年,我的血液里流淌的是华夏人的血,苗寨的血。”

    叶离的眼中闪过兴奋之色,说道:“玲子,只要你愿意帮我。我可以帮助你脱去你的这层身份,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华夏人。我是国家秘密组织的,所以,我有这个能量。”

    玲子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她又深吸一口气,这一口吸进来虽然有空中的臭味儿。但她却呼吸到了自由的味道。

    “我也不允许迦叶静南他们来毁坏通天洞府。”玲子说道:“叶离,你要我怎么帮你?”

    叶离等的就是玲子这句话,他也大感自己不容易。居然真的将玲子这样的从小根深蒂固被密宗灌输思想的间谍给说服了。

    “我想知道通天洞府的具体情况,在上去之后,我需要找谁才能真正的做主反抗加迦叶静南。通天洞府千年底蕴,难道还真就被迦叶静南给这么轻易执掌了?”叶离对于这点最是想不通,妈蛋的,这迦叶静南才来两个月不到啊!

    玲子看向叶离,她忽然说道:“我可以都告诉你,但是,我要怎么才能信任你呢?我知道你之所以做这么多,也是为了要我帮助你对不对?”

    叶离一呆,他真有些郁闷了。还是人密宗教育的好啊!教育玲子从不反抗,从不问为什么。自己这一解放玲子的思想,玲子转手就开始对自己产生质疑了。

    看来凡事有利必有弊啊!这就是解放思想后的坏处。

    叶离也看向玲子,说道:“现在我们都在这下面,不管怎样都算口说无凭。你说吧,你要怎样才能信任我?只要我能办到的,我绝不推迟。”

    玲子瞥了叶离一眼,忽然说道:“除非我做你的女人,否则我都不敢相信你。”

    叶离再度一呆,我靠,尼玛,这算什么?

    好奇葩的信任条件啊!换当代的90后,00后,这叫被骗**啊!

    大概也只有玲子这样从小被密宗教养,又在苗寨与大山一起这么多年,才会有这么天真淳朴的念头吧。认为只要跟男人睡了,男人就会负责。

    不过,既然玲子这么说了。叶离也不可能心安理得就睡了玲子。因为他也不可能娶了玲子啊!

    叶离不由嘴角泛起苦涩,妈蛋的,小爷本来是对女人来者不拒的,最近尽干些拒绝女人的事情了。

    玲子灼灼的看着叶离。

    叶离也看向玲子,他的目光前所未有的郑重,真诚。“要答应你,很容易。但就算你做了我的女人,出去之后我也不可能娶你。”

    “为什么?难道因为我不够漂亮?”玲子顿时目光黯然下去。

    叶离沉声说道:“当然不是,你很漂亮。不过我是个花心的家伙。我还有一个女朋友。我喜欢有很多的女人,但我做不到对一个女人从一而终。所以,我既然做不到对你的这个许诺,也就不能答应你。”

    玲子闻言不由认真的看着叶离,她忽然又一笑,说道:“其实我也没打算嫁给你。我只是想跟你做个交易。”

    “交易?”叶离说道。

    玲子说道:“我做你的女人,以后你带我离开苗寨,在华夏安定安全的活着。”她这会儿变的聪明无比了,知道眼下是真正背叛了密宗,密宗也不会善罢甘休。不过嘛,在这华夏毕竟不是密宗的地盘。她如果抱上叶离这颗大树,那还是有很大的安全几率的。所以,她需要有些保证,比如跟叶离发生关系。

    此刻,玲子确定了叶离是个非常有责任感,说话算话的人。因此就更加放心的将自己的身体交给叶离了。她相信跟叶离睡过觉后,叶离就会负责到底。

    尼玛,叶离不由纳闷了。刚才自己还觉得玲子这女孩子实在是天真淳朴。转瞬之间,这姑娘就这么前卫,跟自己来**交易了。

    不过,不得不说,玲子这一招还是很管用的。叶离真和玲子睡过觉后,叶离肯定会对玲子负责到底。

    “你不想留在苗寨?”叶离随后问道。玲子说道:“你之前说的话惊醒了我。人活一世,草木一秋。苗寨这里有它的局限性,我想走出去,看看这个繁华的大世界。”

    叶离说道:“既然你这么想,那也没问题。”

    “那你答应和我……?”玲子的脸蛋顿时羞红了。

    这个话语问得真是好生暧昧啊!

    叶离看着这眼前的美娇娘,哎,日本妞啊!自己似乎真的到了要为国争光,为组织牺牲**的时候了。

    叶离没有回答,他的小兄弟本来已经偃旗息鼓。这时候重新站立起来,滚热滚热的贴上了玲子的臀部。

    玲子马上也感觉到了,她脸蛋一红。心头也开始火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