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166章遗臭万年
    叶离和玲子一路朝贺秋生所在的家中而去。 叶离的感知敏锐,加上这山中要找个地方隐藏非常便利。来往若是有人,叶离都带着玲子躲了起来。

    有时候,实在是难以躲开。叶离借着地形,一手抱住玲子,人如疾光电影掠过去。那来人只觉身边一阵风掠过,根本什么都没瞧见。

    十月的夕阳来的很早,五点的时候,日头已经西下。夕阳的余晖洒照在这片苍翠青山上,这幅瑰丽壮观的景象带着说不出的震撼力。

    叶离和玲子走过一条山径,最后终于来到了下方一片平地上的村屋。村屋连绵,这里是属于内门。属于通天洞府的核心地带,平常的通天寨居民是不能到这里来的。

    村屋里面现在很是安静,外面也有人在晒太阳。也有小孩在嬉闹。

    这里并不像是神奇的通天洞府,倒像是一个平常的山中村落。

    玲子指了贺秋生所住的村屋,那村屋在第三栋,已经有些破旧。叶离和玲子绕到了贺秋生家的后面。他凝神一听,忽然就听出了不对劲。贺秋生的家里有人。

    这也是他修为超玄才能听的这么清楚,玲子可就是什么都没听到。

    叶离示意玲子不要说话,他开始侧耳细听。“贺长老,今晚的事情咱们就这么说定了。”一个娇媚的女子声音传来。

    叶离感觉贺秋生的呼吸显得急促,并且带着愤怒,但他却没有说话。娇媚女子又格格一笑,说道:“贺长老,可别怪我没提醒您,今晚您若不照我们说的办。那么,您的杀妻杀子的丑事就会公诸于众。到时候,这通天洞府您可是待不下去,而且还要背扔下七煞岭。但您若照我们说的去做了,您以后永远都是通天洞府尊贵的长老。”

    叶离心下不失色,他原本以为贺秋生真如玲子所说,是正直之辈。现在看起来,这人居然杀妻杀子。

    这还不说,又被迦叶静南发现了。

    今晚到底有什么事情要做?迦叶静南开始要真正夺权了吗?

    叶离担忧之余却又松了一口气,看来迦叶静南今天很忙啊,忙着夺权。那么倩姐的清白算是保住了。

    不得不说叶离也有庸俗的一面,这个时候他想得最多的是顾倩不要遭到迦叶静南侮辱。

    顾倩是他爱的女人,如果被他人侮辱,这也的确是叶离最不能忍受的。

    那女子说完话后,便跟贺秋生告别,离开!

    待女子离开后,叶离便跟玲子小声说了他所听到的。玲子不由也是吃惊,说道:“想不到贺长老居然是这样的人。他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妻子,儿子?”

    这一点,叶离显然也无法回答。

    “玲子,你觉得迦叶静南今晚是要做什么?”叶离不由问道。

    玲子说道:“只怕是要趁机召开夺情大会,公布苗王死讯,然后由他来继承大苗王。贺长老在大家眼里是最公正的。若是他也支持迦叶静南做大苗王,大家都会支持。”

    叶离的心沉了下去,这迦叶静南的步伐真够快的。要趁机将地位稳固。连最公正的贺秋生都妥协了,那么其余几位长老也会被他打点好。

    长老们都一致支持,其余的通天洞府成员那里还会反对?等迦叶静南真正成了通天洞府的大苗王。

    那么这对国家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隐患,对自己来说,更是艰难。只怕迦叶静南会避免夜长梦多,快点将倩姐她们全部杀了。

    “不行!”叶离说道:“我得去找贺秋生,务必要说服他不能让迦叶静南得逞。”

    今晚俨然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了。想到这,叶离便带了玲子行动起来。玲子现在自然什么都听叶离的。

    贺秋生是个清瘦的老人,他坐在堂屋中的藤椅上,目光显得有些呆滞。一向以来,贺秋生都是火爆脾气。但此刻,他却仿佛是被抽了筋的老虎。

    贺秋生今年已经七十岁了,他的身体一直都很好。他的老脸上,连老脸斑都没有。只是皱纹如刀刻斧凿一般。这让他本人显得更加的森严可怖。

    堂屋里有夕阳照进来,这给堂屋中增加了一丝明媚的气息。但外人进来依然会觉得这屋子里有些冷。也是在这时候,堂屋里人影一闪,堂屋门已经关上。而叶离和玲子出现在了贺秋生的面前。

    贺秋生看见叶离这个陌生人突然出现,不由惊异的站了起来。他警惕的看向叶离,又狐疑的扫向玲子。

    玲子他自然是认识的。所以对于叶离和玲子的组合,他感到有些不理解。

    “什么人?”贺秋生冷声问道。他说的是纯正的汉语。此时他周身散发出一股煞气来,叶离顿时感觉到了压迫力。

    同时,叶离也终于察觉到了这贺秋生也是有修为在身的。至少是地级巅峰!

    之所以贺秋生一直没发现叶离和玲子的存在,却是因为贺秋生心神恍惚。

    也是因为贺秋生心神恍惚,叶离轻易偷听到他和女人的谈话,但却因此没有觉察出贺秋生的修为来。

    叶离在贺秋生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这股危险的气息并不比迦叶静南所给他的低。

    这就说明,贺秋生虽然修为不如叶离。但却很大可能杀了叶离。

    这一点,叶离并不觉得奇怪。通天洞府千年历史,千年底蕴。贺秋生是通天洞府的长老,焉会没一点本事。

    “长老,我们没有恶意!”玲子先说道。

    叶离也沉声说道:“贺长老,现在不用我多说,你也应该知道。所谓的神农使者不过是个幌子,这个人叫做迦叶静南。是日本密宗的成员,前来苗寨就是为了祸乱通天洞府。也是为了对我们国家造成伤害。”

    “原来他叫迦叶静南,还是个日本人。”贺秋生眼中出现恍然大悟的神情。

    叶离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看着贺秋生。事情的复杂程度超出了他的预期,他也保不准贺秋生会作何反应。

    贺秋生看向叶离,说道:“你又是什么人,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

    叶离恭敬说道:“晚辈叶离,是国安龙组的成员。之前迦叶静南创立拜月教败坏一方。最后被我杀了他三个徒弟,拜月教也被我瓦解。这迦叶静南逃到了苗寨,如今我正是为迦叶静南而来。”

    “我又凭什么相信你的话?”贺秋生说道。

    贺秋生的警惕程度超出了叶离的想象,叶离深吸一口气,说道:“长老,别的不说,您先告诉我,今晚迦叶静南要做什么?”

    贺秋生看向叶离,说道:“这跟我为什么要相信你有关联吗?”

    “当然!”叶离说道:“万事万物逃不离因果二字。我们是人,人只要不是疯子,做事都有个利字可循。”

    贺秋生多看了叶离一眼,说道:“神农使者今晚要举行夺情大会。他届时希望我们四大长老推荐他为新一任的大苗王。”

    叶离冷笑一声,说道:“长老,你们若是让一个日本人做了我们的大苗王。这将是整个苗寨的耻辱,通天洞府的耻辱,也是我们国家的耻辱。”

    贺秋生陷入沉默。叶离说道:“这个事情很清楚,迦叶静南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要当大苗王。而如今,圣女身死,大苗王身死,迦叶静南一句话全部推到了我这个外来人身上。但长老,我刚才说了,人做事逃不过一个利字。在下不是疯子,无缘无故杀了大苗王,杀了圣女,成为通天洞府的大仇人,这于我有何好处?但这事却是于迦叶静南有莫大的好处的。是非曲直,我相信您心里应该能有一杆尺子来量。”

    贺秋生看向玲子,说道:“你们两人在一起又是怎么回事?”

    玲子深吸一口气,说道:“长老,实不相瞒。我本来也是密宗的人。”当下,她将十四年前的前因后果都讲了出来。

    “想不到,想不到日本人如此包藏祸心,居然在十四年前就开始谋划。”贺秋生眼中惊疑不定,又颇多愤慨。

    叶离见贺秋生目光松动,他微微松了口气,又说道:“长老,眼下是日本人对分裂我们国家的一个阴谋。个人的恩恩怨怨,我觉得都已不重要。还望长老您自重,不要做了民族的罪人,遗臭万年!”

    贺秋生的眼中陡然闪过一丝精芒,他一拍桌子,说道:“日本狗欺人太甚!”

    见贺秋生如此表态,叶离终于长松了一口气。

    “今晚的夺情大会,长老,我希望能够和您一起参加。到时候好指正迦叶静南的阴谋。”叶离随后说道。

    贺秋生点点头,说道:“这个事情,我来安排。”

    叶离依然有些不放心,他看向贺秋生,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贺秋生见状立刻问道。

    叶离深吸一口气,说道:“前辈,不瞒您说。之前您跟迦叶静南派来的女人的谈话,晚辈字字都听进了耳里。”

    贺秋生不由失色,眼中闪过惊骇之色。

    叶离紧紧的盯着贺秋生,这个事情如果不挑明。今晚的多情大会注定会有太多的变数。

    “你是怕我到时候不敢来揭露日本狗,因为顾及我的家事?”贺秋生问叶离。

    叶离点点头,说道:“今晚事关重大,晚辈不得不慎重!”

    贺秋生沉声说道:“这个事情,是我的家丑。我本不欲让任何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