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167章夺情大会
    贺秋生忽然冷哼一声,话锋一转,说道:“其实我本来就没打算让这日本狗得逞。 这段家丑虽然我不愿意曝光出来,但若是与通天洞府的前程来比。我个人之身又算得了什么?先前也不过是与那女人虚与委蛇,让她宽心罢了。”

    贺秋生身上此刻流露出一股决绝坦荡的气息。

    叶离与玲子相视一眼,均感到意外。

    叶离能感觉出贺秋生此刻不是惺惺作态,再则,贺秋生也没这个必要。现在这里是苗寨,是通天洞府。以他的地位和本事,完全没必要来骗叶离。看不惯叶离,杀了便是,那需要来跟叶离表演。

    只要贺秋生大喊一声,杀了这逆贼,杀了这外来人。叶离在通天洞府就待不下去。

    所以,叶离现在完全相信贺秋生。“前辈,既然如此,那晚辈不再多问。”叶离马上说道。

    贺秋生嘴角泛出苦涩,说道:“这个事情,今晚不管怎样都瞒不住了。说给你听也无妨。我的妻子的确是我杀的,只因她与人私通。我那时年轻气盛,得知她一直欺骗于我,连我当做掌上宝贝的儿子也不是自己的。因此我一怒之下便将她和奸夫一并杀了。这个事情,大苗王是知道的。他跟我说,家丑不要外扬。于是就代替我跟大家说,我妻子是坠崖而死的。”

    “至于那孽子!”贺秋生继续说道:“那孽子却不知道从哪儿知道了是我杀了他妈妈。他对我假意示好,却是想要害我。我也有愧他妈妈,便一直隐忍着他。后来大苗王知道这件事情,他念及我们兄弟感情,于是就帮我将那孽子杀了。最后对外也称是坠崖而死。只不过,后来通天洞府里表面上没人敢说,私底下还是有些风言风语的。也不知道这迦叶静南从哪儿知道了这些事情,却是跑来威胁我。这些年来,我心中一直不痛快。这个事情也一直在折磨着我。”

    贺秋生说到这儿叹了口气,道:“有时候午夜梦回,想想当初和那女人也是有过真感情的。只是后来,我脾气不好,感情渐渐有了生疏。很多事情,还是我的不对。我当时气就气在她居然生下别人的野种,骗我多年。后来回头想想,千不该,万不该,我也不该将她和那奸夫杀了。就此成全他们,也是好的。这些年来,我已经受够了良心的折磨。既然迦叶静南想要借此来威胁我,我索性让其天下大白,就算是死,也算是解脱,一了百了。”

    叶离与玲子将这事情原委听在耳里,此刻不由万般感慨。谁也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这样的秘辛。但叶离和玲子也都感受到了贺秋生破釜沉舟的决心。

    “大苗王死了,这个事情所有人都还不知道吧?”叶离沉默半晌后,想到什么,忽然问道。

    贺秋生说道:“应该还没人知道。”

    叶离忽然发觉有些不对劲,因为从第一次自己跟贺秋生说大苗王死了,到适才又说一次,贺秋生都很平静。但从贺秋生嘴里听到的,他和大苗王的感情应该是非常好的。

    这是不是说……大苗王根本没有死?而贺秋生也隐隐知道些什么?

    叶离一想到这个可能便有些兴奋,不过他也没有揭穿。贺秋生既然不想说,他没必要继续来点破。

    “你是不是在奇怪,为什么说到大苗王死,我似乎一点也不动容悲伤?”怎知贺秋生却是主动问道。

    叶离闻言一呆,也不遮掩,说道:“的确有些奇怪。”

    贺秋生罕见的淡淡一笑,说道:“我没见到大苗王的尸体。所以我也不认为大苗王死了。在我心里,没人能杀的了大苗王。”

    叶离心头猛地跳了一下,如果大苗王真的没死。那么今晚便不过是迦叶静南一个跳梁小丑的最后挣扎了。

    事实到底是如何,叶离也不好过分揣测。他只有期待今晚的夺情大会了。

    叶离却所不知道的是,顾倩一行人根本就没被迦叶静南抓住。百草园中,蓝婆婆带着顾倩一行人被百毒包围。这些毒物千奇百怪,许多毒物是迦叶静南见都没见过的。

    迦叶静南请来了大长老,大长老何峰也一筹莫展。百草园里药草甚多,是毒物最喜欢的地方。

    蓝婆婆聚集的这个毒阵是通天洞府中的绝妙阵法。在用毒上,蓝婆婆是用毒的祖宗,所以就算是何峰也说没办法。

    迦叶静南无奈,他也不敢去冒险。毒物遍布,地势险要。迦叶静南这边连蓝婆婆她们的人都无法见到。所以迦叶静南就算是想用石子大力射死蓝婆婆也是做不到。

    这种情况下,迦叶静南便只能用出笨办法。那就是让人严防死守。

    这蓝婆婆一行人风餐露宿,总是无法长期坚持住的。还有这些毒物也有觅食的本能。迦叶静南相信这些毒物不可能长期被蓝婆婆控制住。

    这一切,都阻拦不了迦叶静南晚上要夺位的决心。

    顾倩,滕梦芳守在蓝婆婆的身边。这周遭的毒物让顾倩和滕梦芳心惊胆战。

    夜色渐渐降临,一轮明月升上了天空。

    顾倩担心叶离,脸上满是忧愁。她不知道叶离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他如果没事,一定会来救自己的吧?

    顾倩心思满腹,对叶离有担忧,有期盼。可她想到自己的毒,却更多的是黯然。

    而滕梦芳则是害怕不已,说到底,她还是个农村妇女。虽然喜欢叶离,可却为了叶离来置身这么危险的境地,她心中说不懊悔是假的。可到了此时此刻,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倒是蓝婆婆最是镇静无比。

    “婆婆,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滕梦芳脸蛋煞白,忍不住问蓝婆婆。

    蓝婆婆淡淡的看了一眼滕梦芳,最后说道:“如果不出意外,应该会死。这些毒物现在还能被我勉强控制住。但它们终究是野性难驯的。等到它们饿了,受不住的时候就会各自离去。到了那个时候,老身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任由宰割了。”

    “叶离一定会来救我们的。”顾倩闻言,像是安慰自己一般很肯定的说道。

    月光倾洒在这片百草园中,却是一片的清辉色。四周的毒物游弋,伴随着夜风吹来,荡起一阵腥味儿。这个夜晚冷僻阴森,恐怖不定,当真是让人难以忘怀。

    蓝婆婆也不再多说,只是道:“但愿吧!”

    随后,她又说道:“我一个老婆子就算死了也没什么。只是可惜了你们,但愿叶离能来救你们走。”

    顾倩和滕梦芳沉默下去,她们心中自然是不好受的。前途未卜,等死的滋味又如何能够好受得起来呢?

    夜终于来临了。

    而通天洞府之中也开始热闹起来,今晚要举行浓重的夺情大会。

    夺情!何谓夺情?在古代,官员家中死了父母,就算身兼重任,也得回家乡守孝三年。

    三年一过,物是人非!再想回朝堂风光也难。但自古孝为大,官员即使无奈,也必须遵从。

    而有时候,皇帝也离不开这个官员。那么这个时候,皇帝就可以下诏夺情,命令官员回来。

    而通天洞府的夺情大会,显然就是如今迦叶静南要大家不要悲伤大苗王的死,他要夺情成为大苗王,为大苗王报仇,重振通天洞府!

    通天洞府是整个通天寨中最大的洞府,里面的幽深诡异,玄妙精深是外人所不能道也的。最里面的神农神迹的地方,乃是通天洞府的禁地,只有大苗王和圣女能进,其他人不能靠近。当然,如今神农使者迦叶静南是个意外。

    在入往通天洞府前,有一道天险。这道天险中间是万丈悬崖,悬崖下方云雾飘渺。

    这苗疆之中,山多,悬崖多。

    而要从外面进入通天洞府,就必须经过这道天险。天险中间是连了两根铁索。铁索横江一般。

    人要到通天洞府,就得经过这铁索。

    通天寨的村民,没有人敢经过这铁索。因为这太恐怖了,光是一看下面就能吓死。

    而通天洞府的人,每个人都可以来去自如。这是基本功,也是锻炼众人胆气的。

    此时,通天洞府外灯火通明。这边自然是没有通电的,也没有任何现代化设备。洞府前两个锅炉中燃烧起熊熊大火,火光将整个洞府外面照亮。

    陆陆续续的通天洞府成员通过天险铁索来到通天洞府前。

    贺秋生给叶离和玲子脸上装饰了下,这大晚上的,一切都看不真切。也非常好让叶离和玲子混进去。

    贺秋生让两人跟在他后面。

    过天险铁索的时候,叶离自然是如履平地,一点也不害怕。

    而进入通天洞府时,由于有贺秋生在,洞府前的守卫也不敢多问。叶离和玲子很顺利的进入了山洞。

    山洞前方是一个宽阔的场地。此刻,场地上已经人山人海。毕竟通天洞府有三百号人,一旦聚集这三百号人,洞府还是显得有些拥挤。

    在洞府上方,大苗王一身雪白的尸体躺在上面的台子上。他的周围围满了白色的花儿。

    也是直到此刻,才有人陆陆续续开始直到大苗王已经死了。

    顿时,整个山洞里的人都开始骚动起来,有的也已经放声痛哭。

    而在台上,贺秋生,何峰等四个长老都沉痛的看着大苗王的尸体。

    神农使者迦叶静南头戴黑纱,人在一身黑袍之中。他整个人散发出沉痛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