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169杀人灭口
    群情激昂,大家要一起将这迦叶静南推上大苗王之位。 然而,其实这一众通天洞府的弟子并没有什么坏心眼。他们只是感觉到了潜在的危机,觉得神农使者能够帮助他们。

    神农使者是神农的代言人,是无所不能的存在。大家又怎么能够不爱戴呢?

    到了这个时候,迦叶静南也觉得气氛差不多了。自己如果再推却也就不合适了。

    “盛情难却!”迦叶静南开口了。他一开口,现场立刻安静下去。他沉重的说道:“既然众弟子信任本座,这个位置虽然艰难,虽然稍有不慎便会粉身碎骨。然,本座即是神农使者,便注定了要与通天洞府生死共存亡。本座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麻痹的贱人啊!你还敢再贱一点么?”叶离在心里大骂。

    然而,就在这时候,贺秋生终于开口了。“等一等!”

    这一声等一等真是出现的不是时候,太破坏气氛了。这让迦叶静南的眉头瞬间皱了下去,一缕杀机在他眸中闪现。

    他看向贺秋生,心中奇怪,这家伙这时候开口是什么意思?不是已经搞定他了吗?

    总之,迦叶静南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贺长老有话要说吗?”迦叶静南看向贺秋生,淡淡问道。淡淡之间,却有股潜藏的威胁意味。

    贺秋生也看向迦叶静南,他看了迦叶静南一眼,最后目光转向众人,说道:“我的确有话要说。使者大人,请问我有这个说话的权利吗?”

    这个话问的很尖锐。如果迦叶静南说你没有权力说话。那迦叶静南算什么了?暴君?试问谁还敢来拥护这样的人做大苗王。

    迦叶静南等于是被贺秋生将了一次军,他淡淡说道:“长老自然有说话的权利。”

    贺秋生说道:“那好,我有个问题很奇怪。不知道使者大人能否为我解惑?”

    “你说!”迦叶静南怒气蓄积,他已经确定贺秋生是在蓄意捣乱了。他不由有些恼恨手下办事不力了。

    可这个时候,当众之下,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贺秋生当下便说道:“我想请问,是谁发现苗王身死的?”

    迦叶静南不敢说是别人发现的,那样太容易问出破绽了。当下说道:“是本座发现的。怎么,贺长老,你对本座有质疑?”

    “不敢!”贺秋生说道:“据我所知,苗王的修为高深。而且这通天洞府之内,守卫还算森严。那奸贼叶离不过是个外人,如何到达通天洞府来杀了苗王?事关苗王生死,我不得不慎重,还望使者大人不要见怪。”

    迦叶静南淡淡说道:“奸贼叶离有内应,如今那用毒高手还在百草园中。所布毒阵,谁都无法靠近。奸贼叶离就是靠那用毒高手联合他的身手来杀了苗王。”

    贺秋生说道:“原来如此。既然苗王都被那奸贼杀了。使者大人却能将奸贼杀掉,本事真是令人佩服。”迦叶静南淡声说道:“你若不信本座的本事,咱们可以较量较量。”

    比武方面,迦叶静南足可傲视全场,自然不惧贺秋生。

    贺秋生淡淡说道:“我自然不是使者大人的对手。”他顿了一顿,说道:“对了,使者大人,你说苗王是被用毒高手和叶离一起联合杀了苗王对吗?”

    “不错!”迦叶静南决定不能再这么被动下去了。冷声说道:“贺长老,你咄咄相逼,语锋诸多质疑,到底是何用意。难道你在怀疑本座?”

    贺秋生淡淡说道:“使者大人何必动怒。我不过是想求证一些迷惑,毕竟苗王身死,这是大事。我仔细一些,是不会有错的,您说呢?”

    迦叶静南说道:“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贺秋生说道:“苗王乃是用毒高手,身体可说百毒不侵。一身罡劲,也是刀枪不入。就算对方是用毒高手,寻常毒物也难对苗王奏效。既然这用毒高手能够帮助叶离杀掉苗王,我很想知道,那用毒高手到底是用了何毒来致死苗王。可否让我来检查苗王的尸体?”

    迦叶静南说道:“苗王到底所中何毒,本座也没看出来。不过我发现苗王时,苗王已经身死,本座这才追杀出去。那用毒高手非同凡响,所用之毒更是玄奇,你查不出来,可不要再生是非。”

    这话说的够毒的,你查不出来毒是你本事不行,丢人。别再来丢人现眼!

    贺秋生一听这话就知道迦叶静南在胡说一气。这狗日的太狡猾了。

    他就算来查苗王的尸体也查不出什么来了。

    便也在这时,玲子忽然开口了。她是在叶离的示意下说的。“使者大人,据我所知,那位用毒高手是腿脚不方便的老婆婆。独立走路都不行,而且,叶离和老婆婆是在半路上就被您截杀住了。他从未来过通天洞府,但您说苗王是死在通天洞府里,这又是怎么回事?”

    “何方鼠辈在说话,出来!”迦叶静南更加恼火了。

    玲子冷冷一笑,排众而出,她说道:“使者大人,您连我的声音都不记得了吗?看来我在您眼里还真是微不足道啊!”

    “你……?”迦叶静南一眼认出了玲子。他心中震骇无比。突然之间,他眼神一寒,说道:“没想到你这贱人居然是奸贼的同党,本座岂能容你!”说话之间,突然就动手了。屈指一弹,弹出一粒石子。石子如离弦利剑,猛射而出,将空气中擦出火浪来。

    玲子顿时脑袋一片空白,她闻到了死亡的气息。此刻,她连躲避的想法都没生出来。

    便也在这时,叶离拦在了玲子的面前。他一根手指倏然点出,如一剑东去,斜斜点中石子。那石子立刻成了粉碎!

    原来这石子本来就已经承受了迦叶静南的猛力,这时候叶离多加了一份力道,石子再也承受不住,便爆裂开来。

    对于劲道的运用,叶离实在已经是登峰造极了。

    “使者大人,您这是要杀人灭口啊!”叶离冷声说道。

    迦叶静南看见玲子就知道叶离肯定来了。这个时候,他什么也不顾了,必须将叶离和玲子杀掉。否则今晚大计难以奏效。

    “奸贼叶离,你杀了大苗王。居然跳下七煞岭也不死,果然是有人在侧应你,帮助你。今晚本座若不杀你,如何对得起苗王在天之灵!”迦叶静南话一说完,人便动了,却是朝叶离掠来。

    “靠,这狗日的果然是不要脸了。不给老子说话的机会。”叶离心中暗骂,人突然如游鱼一样滑入人群之中。同时开口大喝道:“大家不要上当,大苗王乃是这神农使者所杀。他根本不是什么神农使者,而是日本密宗派来的间谍,就是想分裂我们的国家。”

    叶离一边说话一边逃命。这人群中反而是他如鱼得水的地方。只因他的麒麟步法太过厉害了。迦叶静南这时候也不好杀这些通天洞府的弟子,只能一鼓作气追杀叶离。

    可他却如何也抓不住叶离。

    叶离话说的清晰明快,又说道:“他若不是做贼心虚,为什么不肯给我说话的机会?就连圣女都是他杀的。”

    迦叶静南眼见叶离越说越过分,心下着急。他见抓不住叶离,心中杀意崩了出来,突然就抓向玲子。

    叶离也一直在注意迦叶静南,一见迦叶静南行动,便知道糟了。

    他也不能看着玲子被迦叶静南杀死。所以也立刻窜了过来。

    玲子刚刚躲过生死大劫,还没松口气。迦叶静南已经杀了过来,她脸色顿时煞白,心中也对迦叶静南更加死心。果然是没将自己当人,但她更加的害怕。

    便在这个时候,叶离再一次出现。

    迦叶静南一爪抓向玲子,叶离凭空出现,一掌反切过来。迦叶静南放弃了玲子,他的目标本来就是叶离。当下大擒拿手反擒,叶离立刻牛卷舌!

    这人群之中顿时骚乱起来,两人动手立刻误伤不少。实在是太挤了,就算两人想留手都难。

    眼见这般下去,洞内飞发生踩踏事件不可。叶离心下一狠,直接身子一摇,掠到了台上。

    迦叶静南马上如影随形跟了过来。

    两人很快战在了一处,迦叶静南招招狠辣,他的招数浑然天成,只要一寻着机会就是重拳猛杀。叶离却是处处受制,主要是境界上差了太多。

    叶离只得依靠精妙的步法来躲避。饶是如此,他也已经是险象环生。

    这时候,贺秋生在一旁也不敢动手。他深深知道自己若一动手,迦叶静南一定会趁机杀了自己。

    当下,贺秋生马上对三长老和四长老一起说道:“不管如何,这个事情都有疑点。这使者摆明是要杀人灭口。我们至少得让这叶离说说话。若真是他使坏,到时再杀也不迟。”

    三长老和四长老闻言便觉贺秋生说的有道理。

    “我们一起出手!”贺秋生说道。

    “不可!”大长老何峰威严万分,说道:“使者大人一心为了我们通天洞府,此刻我们若出手,太伤使者大人的心了。”

    贺秋生立刻心中了然,这何峰显然已经是迦叶静南的人了。所以处处为迦叶静南说话。

    “何长老,假若这使者大人真是日本派来的奸细,我们任由他杀了叶离,岂不是助纣为虐?”贺秋生眼中绽放出寒光来。

    “是啊,何大哥!”三长老袁成也说道:“我们不是质疑使者大人。但话总要让人说明白啊!”

    四长老邱长群也跟着附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