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289章老爷子的心思
    唐逸吩咐李嫂子去买菜做午饭,他要好好招待招待叶离。

    听闻叶离过来了,唐嫣的母亲宁小妹中午便回到家,亲自下厨做了一顿无比丰盛的午餐。唐德忠老爷子还捏了捏胡须,哈哈一笑说是托了叶离的口福,不然自己这个儿媳妇一般很少亲自下厨。自从上次叶离在唐德忠老爷子面前展示过神魂,说出那一番话来,唐德忠老爷子已经明白叶离和唐嫣和他们的确不一样。

    正如叶离所说,他和唐嫣都不是凡尘之人,追求的乃是大道。

    唐德忠老爷子看开了,便也不会阻挡叶离和唐嫣在一起。相反,这个德高望重,皇权在手,威势赫赫的老爷子还主动和叶离推杯换盏,喝的不亦说乎,一时之间,家庭气氛无比的融洽。

    便也在这时,燕京三环的某一处别墅里面,一名黑衣男子走了进来恭恭敬敬的说道:“少主,叶离来到燕京了。”

    杨凌霎时站了起来,目光顿时冷冽如刀,迸射滚滚杀机:“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在刚才,下面的人汇报叶离出现在唐家。”黑衣男子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唐家?”杨凌脸色微微一沉。唐忠德那老家伙可不是那么好惹的。之前杨凌前往炎龙基地见过自己的父亲,杨玄,汇报了自己气运被剥夺的事情,父亲曾说过不需要他们出手,只需要知会一个人,叶离这狗贼必死无疑。却是没想到对方击杀了宁道远,竟然放过了叶离。

    叶离一日不死,气运就一日不会回到自己身上,自己就再也不是气运的真命天子。

    虚不受补,杀劫降临。杨凌冷冷一笑,没想到叶离这狗贼居然承受住了莫大的气运。

    不行!

    叶离这次前来燕京是自己一个莫大的机会,只要杀了叶离,气运就会重新回到自己身上,自己也会再次成为气运的真命天子。到时候诛杀了叶离再把太乙堂收归自己旗下,纳取功德之力,彻底稳固自己的气运。

    杨凌动了杀机,立即说道:“你去让雷东,陈武过来。”

    “是,少主。”黑衣男子忽然抬起头问道:“少主,据说叶离和炎黄宗的明月使,洛宁关系匪浅,林战击杀宁道远的时候,洛宁曾亲自前往静海解救叶离,现在击杀叶离这件事情我们是否要知会门主?”

    这个黑衣男子是杨凌的心腹,是以这才胆敢和杨凌如此说话,若是其他人是绝对不敢轻易和杨凌这么说话的。惹怒了杨凌这个魔星,瞬间就是被杀的下场。

    杨凌眼中爆射出一抹暴戾,轻轻摇了摇头:“不用了。叶离这个狗贼实力一般般,雷东和陈武就能够将他就地击杀,到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哪怕炎黄宗的明月使洛宁也未必会知晓。”

    黑衣男子不敢多说了,连忙退了下去。

    很快西昆仑的两尊高手,雷东,陈武就跟着黑衣男子走进了杨凌的别墅,躬身喊道:“少主。”

    杨凌轻轻地点头,冷冷道:“雷东,陈武,我需要你们两个替我做一件事情。”

    雷东和陈武连忙恭敬的说道:“请少主吩咐。”

    杨凌很满意雷东和陈武对自己的谦卑态度,他语气柔和了一些:“等会儿叶离从唐家出来,没有和唐嫣在一起的时候,你们两个替我出手诛杀叶离。”杨凌的眼神突然间充满了滚滚杀机。原本高傲如他既然已经和叶离约定好了八月十五公平一战,这一年之内是绝计不会轻易出手对付叶离的。可惜,世事变化太快,自己的气运已被叶离这狗贼强行剥夺,让自己不再是气运真命天子,这对一向高傲自负的杨凌而言是无论如何都是无法容忍的。

    气运被剥夺,杨凌已经没有耐心等待四五个月以后和叶离公平一战。

    雷东,陈武连忙恭敬的回答道:“是,少主。”

    看着雷东和陈武退出去,杨凌的脸色这才好看一些。他目光阴沉,若是叶离能够从雷东,陈武的手里活下来。那么他便有和自己在八月十五一战的资格。若是连雷东,陈武都击杀不了,也活该叶离这狗贼虚不受补,无法抵挡冥冥之中带来的杀劫。

    一顿酒足饭饱,唐德忠老爷子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喝了一些酒,身体扛不住醉意,老眼顿时有些朦胧。唐逸夫妇暗自咋舌,老爷子平日里无比威严,更不会轻易喝酒。像今天这样,喝这么多还是头一次。

    “爷爷,我扶您去休息。”便也在这时唐嫣有些心疼的站起来,还刮了叶离一眼。似乎有些幽怨叶离不该和爷爷喝了这么多酒。

    叶离没脸没皮的笑了笑,说道:“唐嫣,还是我扶爷爷上楼去休息吧。”

    看到自从宁前辈殒命以后,从未绽放过笑容的叶离陡然间露出久违的笑容,唐嫣心中一暖,当下点了点头:“小心一点,别摔着爷爷了。”

    唐德忠老爷子老眼一瞪,喝道:“不就是喝了一点酒吗?老夫这把老骨头岂会这么不中用。”唐德忠老爷子甩开了叶离搀扶的手,倔强的说道:“我自己来。”

    老爷子这么倔强,唐逸夫妇都不由哑然苦笑。

    叶离却是笑嘻嘻的跟在老爷子身边和老爷子一道前往书房去休息。唐德忠老爷子心中一暖,他自然是知道叶离跟来是怕自己摔着什么的。这小子虽然比嫣嫣小了七岁,不过却是个有心人。嫣嫣和他在一起,自己也算是放心了。

    当下,这一老一少便去了书房。

    进了书房,唐德忠老爷子忽然望向叶离,轻轻叹了一口气:“叶离,我知道你心中的苦,不过我希望你能够明白一件事情。”唐德忠老爷子早已经知晓叶离师傅宁道远身死殒命的消息。就连唐逸夫妇也早已知道。年后,唐逸夫妇曾问过唐嫣,怎么没看见叶离一起过来,唐嫣心知瞒不过父母,也不曾想去隐瞒,便把事情说了出来。哪知道老爷子也过问了叶离的事情,唐逸夫妇摄于老爷子的威严不敢隐瞒,故而老爷子便也知晓了。

    叶离连忙说道:“爷爷,您说。”

    唐德忠老爷子轻轻颔首,指了指身边的椅子说道:“你先坐下吧。”

    叶离不敢违逆老爷子,便依言坐了下来。

    唐德忠老爷子便说道:“叶离,生死天命是你和我都干预不了的。与其追忆一些无用的东西,倒不如好好珍惜眼前的这一切。”

    “我知道了,爷爷。”

    唐德忠老爷子点到为止,他清楚叶离这种人,只要自己开口说了前面一句话,后面的话不需自己多说,他便也会明白。

    “对了,叶离。”唐德忠老爷子忽然问道:“你和嫣嫣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唐德忠老爷子忽然和蔼慈祥的笑容:“爷爷也不是催促你们,而是你和嫣嫣都是追求命性大道的人,我们唐家又是一脉单传。我希望你和嫣嫣能够留下后代延续我们唐家的血脉。”

    唐德忠老爷子虽然威势显赫,但终究也是一个普通的老人。华夏老人的观念里对血脉的延续是非常看重的。老爷子显然不能免俗。

    叶离哑然,不由苦笑,说道:“爷爷,我和唐嫣暂时还不能结婚,我们之间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等我们处理掉了这些事情立即就会结婚。”叶离没有将唐嫣今年杀劫将会降临的事情告诉唐德忠老爷子。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能让老爷子和唐逸夫妇知道的,不然不仅无济于事,还会让他们徒增担心。

    唐德忠老爷子自嘲的一笑:“是我太急了一些。”

    当下唐德忠老爷又和叶离聊了一会儿。老爷子虽然不谙武道,但智慧过人。和老爷子聊了一会儿,叶离顿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见老爷子面露困乏之色,叶离连忙说道:“爷爷,你先休息一会儿。”

    唐德忠老爷子笑了笑,说道:“人老了,这精神头也不中用了。我先休息一会儿,你去陪陪嫣嫣吧。”

    当下,叶离便从书房退了出来。

    李嫂子早已经将残饭剩菜都收拾好了,唐逸夫妇也上班去了。这时,唐嫣走了过来说道:“叶离,我们出去走走吧。”

    “好。”

    春天来临,寒冷慢慢被驱逐。繁花似锦的燕京依旧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多如过江之鲫。

    每个人都步履匆匆,忙忙碌碌,绝少有人像叶离和唐嫣这样在街头闲庭漫步。

    米白色的外套掩饰了唐嫣火辣性感的身材却也掩饰不了她强大的气场和迷人的气质。

    很多步履匆匆的男人都忍不住回头多看了唐嫣几眼。同时目光也会落在叶离的身上,一个个都有些羡慕叶离这个小白脸居然能够被这么漂亮,有气质的女人包养。在这些行色匆匆的男人眼里,唐嫣气场逼人,令她不敢直视,绝对是某一家大型集团的董事长之类的人物。至于叶离,穿着虽然得体,但毕竟太过于年轻了,这就很自然的让这些行色匆匆的男人觉得叶离很有可能是被这个气场强大漂亮女人保养的小白脸。

    好在叶离不知道这些家伙的想法,不然绝对会很无语的指着自己的脸庞,尼玛,你们这都是在嫉妒小爷长得英俊潇洒,生的一表人才。

    唐嫣和叶离就这么闲庭信步走在大街上,唐嫣和叶离的目光忽然被前面的一道风景给吸引住了。

    一个年轻少妇正牵着粉雕玉琢的小女孩一脸微笑的行走在人行道上,小女孩欢快的走在人行道上说道:“妈妈,我们以后不坐车,就这样走路好不好。”

    年轻少妇溺爱的看了一眼自己纯真的女儿,轻笑着说道:“好。”

    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回转过头,伸出细嫩的小手:“妈妈,拉钩钩。”

    “一言为定。”年轻少妇伸出手和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拉钩钩。

    唐嫣和叶离忽然同时相视一笑,便也在这时,一辆阿斯顿马丁仿佛喝醉酒了一样,在道路上风驰电掣不说,而且摇摇晃晃,横冲直撞,疯狂的朝着旁边的人行道冲了过去。

    年轻少妇忽然抬头,立即惊恐的喊道:“静妞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