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306章活人祭祀
    叶离和魔偶都是修为通天之辈,从阴地之地出来,停留半个小时,施展精妙身法转眼间便出现在一块遍野荒芜,树木零落的地方。 ?顶?点?小说

    这里,乃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坟地。

    墓碑整整齐齐,周围花花草草都被铲除的一干二净,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墓园一般。

    叶离的目光忽然落在了一块墓碑上面。墓碑上面写了几个字,茨密希.博雅公爵之墓。

    叶离心中一动,便问道:“魔偶妹纸,难道这里就是茨密希血族的祭祀之地?”

    “对。”魔偶并没有看那一排排整整齐齐的墓碑,而是把目光落在了中间一块丝毫不起眼的碑石上面,她忽然说道:“茨密希血族和其他血族一样,本性都喜欢呆在阴冷潮湿的墓穴里面。平常如果不是为了吸食人类鲜血,它们是很少出去的。而这一次,他们在冥冥之中感应到了即将降临的杀劫,为了应劫,在杀劫之中存活下来,所以全部出动,捕捉人类武者,吸食人类武者的鲜血来强大自己的实力。”

    叶离心中涌现一抹杀机。他很厌恶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尤其是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居然为了汲取血液将人类武者吸食成一具干尸,更是叶离不能接受的。

    叶离踏前一步,望了一眼四周并没有发现入口,便问道:“我们怎么进入茨密希血族的祭祀之地?”

    “跟我来。”魔偶带着叶离走向中间那块不起眼的碑石,伸出手在碑石上面非常有节奏的敲打了三次。碑石忽然凹陷下去,露出一条黝黑的通道。

    “走。”

    当下叶离也不迟疑跟着魔偶进入了通道。

    通道是用石块建造而成的,非常简陋。一节节石梯直达墓穴里面。这处墓穴内部也全都是用巨石建造而成的,周围石壁上刻画了一些奇奇怪怪,露出森森如白骨一般獠牙的血族雕像。

    叶离和魔偶都没说话,收敛了自己的气息,悄悄地朝着里面走去。

    墓穴阴暗潮湿,一股刺鼻的味道直冲鼻孔。慢慢地,越往前面走,前面反倒露出点点光芒。随着这些光芒,叶离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难看起来。这些点点光芒都是墙壁两旁的油灯弱小火焰散发出来的。而这些油灯居然是用人头骨做成的。

    前方石壁的两旁,密密麻麻的人头骨油灯散发出随时会被风吹灭的弱小火焰。

    一股阴森森的气息飘荡在墓穴。

    叶离胸中杀机涌动。杀人不过头点地,可是杀了人,还将对方的头颅做成油灯,这番动作,实在太过分了。

    便也在这时,木偶忽然将声音凝练成一线传入叶离的耳朵里:“叶离,待会儿我们先观察局势,然后再出手。”

    叶离淡淡的点首。这里毕竟是茨密希血族的祭祀之地,老巢之所在。自己和魔偶等于深入龙潭虎穴,一举一动都要千万小心谨慎,不能有丝毫的大意。否则,不仅解救不了师叔的手下罗悠,还有可能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叶离强压自己胸中的滔天杀意,身形如灵猫,紧紧地跟随魔偶的身后。

    当下,叶离和魔偶便这般悄然的朝着墓穴里面走去。这墓穴内部极为宽敞,一条通道直达里面,转眼间,叶离和魔偶便听到了从前面传来的声音,而且叶离心神感应,发现前面似乎更加空旷了。

    魔偶忽然再次将声音凝练成一条线传达给叶离说他鲜血太特殊了,贸然靠近很容易被嗅觉灵敏的茨密希血族发觉,她先靠近,观察一下局势。

    叶离淡淡的点首。

    魔偶身形一窜,宛如黑夜里的蝙蝠,瞬间消失在原地。叶离潜伏在一旁,等候魔偶的归来。

    片刻时间,魔偶就回来了。

    魔偶将声音凝练成一条线传入叶离的耳朵里面:“茨密希血族所有高手都出动了,竟然只留下了一个亲王和四名血族公爵以及十几个血族侯爵镇守祭祀之地。”

    叶离心中一动,松了一口气。如果只有一个亲王镇守在这里,他倒是丝毫不担心救走不了罗悠。而若是两三个亲王都云集在祭祀之地,还真会让叶离感到无比的头疼。

    当下叶离和魔偶也不需要隐藏自己的行踪了,两个人迅速靠近前面空旷之地。

    前方空旷之地居然别有洞天,足足有数百个平米大小。地上摆放着各种各样,做工考究,精致无比的棺材。

    这些棺材很多都被打开来了,露出棺材底儿。

    这些棺材中间露出一大片空地,空地上有一个石槽。石槽上摆放了一件颜色阴森白冷,材质为骨制品的古琴。这古琴有点儿类似于华夏的筝。或许这便是茨密希血族的圣物,骨琴了。

    骨琴周围,几个青年男女被捆绑扔在地上。神情凄楚,目露绝望之色。除此之外,地上还有几具不成人形的干尸。这些干尸浑身萎缩,皮肤紧紧地包裹着骨头,没有一丝血色。

    几个茨密希血族的侯爵正忙活着将一名青年男子提起来,手里拿着尖刀划破了青年男子的右手手腕,汩汩鲜血狂流,全部落在骨琴上面。这些滚滚血液落在惨白的骨琴上面,立即渗透进入骨琴里面,被吸收的干干净净。而青年男子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一旁的几个血族侯爵却是一脸兴奋的嗅了嗅鼻子。

    其中一个一脸苍白无比的血族侯爵有些惋惜的说道:“可惜这些人类都要祭祀给圣物,不然被我们吸食,我们的实力绝对能够提升一步,达到侯爵巅峰。”

    一旁的同伴都赞同的点了点头。这最后的几个人类武者修为都不弱,个个都是人类天人境初期武者,身体里面的血液极为特殊,对他们这些血族侯爵来说绝对是大补之物。至于地上的那几具干尸,则是人类一些天极中期或者是巅峰的武者。他们已经被活活的祭祀给了族中圣物。

    “下一个准备。”一名侯爵忽然喊道。

    闻言,四名茨密希血族侯爵连忙将一名年轻貌美的华夏女子从地上提了起来,还用鼻子嗅了嗅,目露炙热的光芒,一脸的贪婪之色。

    “放开小悠,要祭祀,就把我祭祀了。”地上一个狼狈不堪的华夏青年男子忽然挣扎着大声喊道。他神情狰狞,凄楚无比,一脸的绝望。自从被这些该死的吸血鬼抓捕过来,他连自杀的机会都被剥夺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又一个人类武者被活生生的祭祀掉。

    这些该死的吸血鬼祭祀了数名人类武者,现在又要祭祀自己的心上人,这让陈奇心如刀割,眼睛都滴出血泪来。

    一名脸色苍白,露出森森如白骨獠牙的血族侯爵重重的踢了陈奇一脚:“妈的,你急什么,把这个华夏女人祭祀掉了马上就会轮到你。”

    “放开她。”陈奇宛如受伤了的野兽,绝望的大吼道:“你们这群吸血鬼,有本事先把我祭祀了。”

    年轻貌美的华夏女子,罗悠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她的眼角却忽然流淌下来了一滴泪水。她不怕死,却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心上人为了自己肝肠寸断,心若死灰,无比绝望。

    血族最讨厌的字眼就是这群该死,自以为是的人类总是称呼它们为吸血鬼。

    血族侯爵大怒,用脚踩在陈奇的头上,一脸狰狞的笑容:“该死的人类,我就是要让你眼睁睁的看着你心爱的女人被我们活活祭祀给圣物。”

    守在骨琴周围的四名血族公爵冷眼旁观,在它们眼里,这些人类武者能够被祭祀给族中圣物,是他们莫大的荣幸。

    一名身材削瘦,干瘪,脸庞布满皱纹的茨密希血族公爵忽然开口说道:“把这个华夏女人和他”干瘪的年老公爵指了指正在被活活祭祀的男子说道:“一起祭祀了。”

    “不。”陈奇陡然间发出凄厉的喊叫。

    便也在这时,被活活献祭的男子忽然一脸惊恐的想要挣脱两名血族侯爵的双手。他被割破了的右手手腕鲜血竟然诡异的形成一条直线,仿佛骨琴有某种神秘的力量,拉扯着他的鲜血,全部流进骨琴里面。

    这名男子还没来得及反抗,浑身所有的鲜血被那股神秘力量全部拉扯出来,流进骨琴里面,被吸收掉了。这股神秘的力量还通过鲜血的牵引,压榨他浑身上下每一处血肉,挤出鲜血,流淌出来吸收掉。

    慢慢地,这名男子头发发白,眼瞳凹陷下去,仿佛一瞬间就苍老了几十岁,到了耄耋的年龄。他修长挺拔的身躯也在这一刻忽然间弯曲下去,强壮结实的肌肉瞬间缩水了一般,只剩下一层干瘪瘪的皮肤包裹着骨头,看上去显得狰狞可怖。

    没多久,这名男子气息全无,变成了一具几乎没有血肉的干尸。

    一旁被两名血族侯爵抓住准备活活献祭给骨琴的罗悠看的心惊肉跳,几欲魂飞魄散。

    死亡不可怕,可是这种死亡的方式却比死亡本身还要让人感到更加恐惧。

    便也在血族侯爵准备割破罗悠右手手腕的时候,刚刚恰好目睹了那名被活生生献祭给骨琴的叶离顿时窜了出去。

    叶离胸中的滚滚杀机顿时如同烈火一般,汹涌燃烧起来。他斗转星移,瞬间便到了罗悠身边的两名侯爵背后,一招龙爪大擒拿施展出来,立即捏住两名血族侯爵的脖颈,猛地用劲。

    “咔嚓,咔嚓。”的两声,两名茨密希血族侯爵脖颈顿时一歪,气绝身亡。叶离搂着罗悠的腰肢,立时后退。

    便也在这时,茨密希的四名公爵立即发现了叶离和魔偶。这四名公爵实力强大,身形如电,瞬间就将叶离和魔偶包围在中间,其中那名干瘪瘪的年老公爵嘶哑着尖锐刺耳的声音,一脸怒气冲冲的问道:“你们是谁?居然胆敢擅闯我们茨密希血族祭祀圣地。”

    叶离冷冷的说道:“记好了,小爷叫叶离。”叶离目睹刚才活活祭祀惨状,心中已然动了杀念,这些茨密希血族统统都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