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308章神器的威力
    “咔嚓!”心脏宛如玻璃一般,脆弱不堪,瞬间碎裂。 铎科公爵妖异的目光顿时黯淡下来,他愣了愣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心脏,忽然喷出一口鲜血,气绝身亡。

    便也在这时,魔偶身形一晃,瞬间便到了铎科公爵身边。一直小心翼翼提防魔偶的姆晔亲王脸色顿时一变,连忙喊道:“阻止她。”它忌惮魔偶本身的实力,更忌惮魔偶手中拎着的邢斧。

    魔偶本身的实力已经够恐怖了,再加上邢斧,姆晔亲王实在是难以想象一旦魔偶激发了邢斧十倍的力量,对付它们简直就是赤果果的大屠杀啊。

    剩下的三名血族公爵都没有弄明白姆晔亲王为什么会突然间让它们阻止魔偶,不过这三名血族公爵都忌惮魔偶偌大的名声,不敢胡乱出手。就在这时,魔偶戴着金丝手套的左手拎着散发妖异血色光芒的邢斧猛地挥向了即将栽倒在地上的铎科公爵。

    邢斧一掠而过,在铎科公爵身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伤口。铎科公爵的鲜血立时飞溅出来,落在邢斧上面。这些鲜血迅速被邢斧吸收。便也在这时,姆晔亲王见势不妙,立即就要逃走,魔偶忽然喊道:“叶离,拦住茨密希血族的亲王。”

    叶离没有丝毫的迟疑,施展出斗转星移,身形闪动,转眼间就到了姆晔亲王的面前,将他拦住。

    “滚开。”姆晔亲王大怒,猛地跨前两步,右手五指如钩,根根锋芒如刀如剑,乌黑的指甲闪烁森森寒芒。他右手五指陡然间洞穿而出。

    五剑阴绝手。

    五根手指头带着洞穿金石的狂猛穿透之力,又如真正的宝剑一般携带着一丝巧妙的灵动。随着姆晔亲王施展出五剑阴绝手来,如果仔细看,能看到他的右手手掌隐隐血色萦绕,仿佛蒙上了一层血纱。

    这是姆晔亲王抽取了人临死之前身体里面残留的怨念,凝练出来的一门非常恶毒的功法。而且随着它这一掌发力,五指指尖轻轻颤抖,便让它这一掌隐隐形成一股可怕如漩涡一般的绞杀劲儿。

    这一掌,太厉害了。

    能够轻易洞穿墙壁,碎裂金石。

    叶离面对这一掌,脸色却是丝毫不变。他眼神沉着,突然斜跨一步,右脚轻轻一侧,肩膀微微下沉,精妙无比的堪堪避开了姆晔亲王的五剑阴绝手。便也在这时,叶离双臂猛地探出,如狮子环抱金珠,双手五指如两条蛟龙一般抓住姆晔亲王的肘关节朝着相反方向猛地撕咬,这一招是龙爪大擒拿里面有名的狠招,名叫石狮探爪抓金珠。

    叶离这般施为,果然是破解姆晔亲王五剑阴绝手精妙无双的法子。一旦姆晔亲王任由叶离这番施为,立即就会被叶离强行撕裂掉一条手臂。这一招和鳄鱼剪有着异曲同工的神妙。

    姆晔亲王脚下快速移动,沉肩右手如剑五指瞬间收敛了锋芒,如同一条滑溜溜的泥鳅一般,轻巧无比的从叶离的手中脱离出来。叶离似乎早已经算到姆晔亲王会这么收缩自己的手臂,当下叶离迅速抢进一步,身形如弯弓,蓄满浑身劲力,右手如射月,一记携带自己天道倾轧武道精神,精气滚滚的崩拳猛地冲杀姆晔亲王的胸膛。

    这一下,叶离似乎将包括姆晔亲王动作反应等等一切都统统算计在内。这一拳顿时便若云雾神龙,若隐若现,有种上下奔腾,飘忽不定,神游云海的感觉。

    姆晔亲王脸色一沉,面对叶离这一拳,它仓促之间也绝计无法对抗,只能连连后退。

    一拳逼退姆晔亲王,叶离便没有继续追上去。他知道这个姆晔亲王实力非同小可,绝对在波多亲王之上。此时对方似乎心有所忌惮,没有全力施为,展现自己的手段。

    便也在这时,一阵如血色波纹一般的妖异光芒忽然从魔偶手中邢斧身上绽放出来。这一刹那,整个茨密希血族的祭祀之地都明亮起来。只不过这种明亮带着一种血色的诡异,照亮地上的几具干尸和各种各样的棺材,更给人一种如身临地狱那种阴阴森森的恐怖。

    姆晔亲王就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苍白如纸的脸庞居然浮现出一抹潮红之色。他还算英俊的五官顿时扭曲起来,非常的狰狞可怖,仿佛见到了什么无比可怕的事情,他忽然一声怒吼,身形如箭一般朝着祭祀之地通往地面的通道窜去。

    叶离立即斗转星移,想要拦住姆晔亲王。姆晔亲王血色瞳孔散发出妖异的目光,大喝了一声:“滚开。”

    叶离眼神杀机涌动,一拳滚滚如长河奔流,凶狠的冲杀向姆晔亲王。姆晔亲王忽然张开嘴,喷出一口浓黑的阴煞之气。这一股浓黑的阴煞之气顿时如滚滚云雾,朝着叶离笼罩过去。

    叶离眼中寒芒爆射而出,身形后撤,连连后退了数步。便也在这时,眼看姆晔亲王就要窜进通道逃之夭夭,一抹凄惨的血色一划而过,瞬间斩向姆晔亲王。

    这一斩,如湖水波纹荡漾,朝着周围弥漫过来。看似极为缓慢,却似雷霆闪电,一闪而逝。

    太快了,哪怕以叶离现在的修为都没看清楚这道血色光芒具体斩向姆晔亲王身体哪个部位。

    姆晔亲王身形猛地一顿,仿佛被电击了一般,他的双手突然从手臂上面滑落,手掌竟然齐腕被斩断。姆晔亲王“啊!”发出一声凄厉,鬼神哭泣一般的惨嚎。

    让叶离感到有些震惊的是,姆晔亲王被斩断的手腕居然没有鲜血喷出,而是突然间萎缩下去,就连地上被削断的手掌都萎缩成皮包骨,看上去就跟地上的那几具干尸一样。

    姆晔亲王惨嚎一声,妖异的血色目光顿时露出惊恐之色。他连连后退,似乎生怕触及到魔偶手中的邢斧。

    叶离看了一眼魔偶手中的邢斧,邢斧吸收了姆晔亲王的鲜血,那种淡淡如湖水波纹一般的血色光芒更浓,更加妖异了一些。叶离不由有些吃惊,魔偶挥动这把邢斧的速度绝壁超过了他的斗转星移。太快了,一闪而逝,根本就看不清楚。

    尼玛,叶离忽然间心有余悸。如果当时波多亲王动用邢斧,自己也未必能够逃脱这一斧头。

    便也在这时,魔偶忽然对叶离说道:“叶离,守住通道别让这些茨密希血族逃走了。”说完,魔偶身形一晃,手中邢斧掠过一名血族侯爵。那名血族侯爵立即被斩杀成两半,它的鲜血迅速被吸收了。不过貌似血族侯爵的鲜血对邢斧增持作用不大,邢斧淡淡的血红色依旧慢慢地黯淡下去。

    就在这时,剩下的三名血族公爵终于反应过来,一脸震惊的看着屠杀手下血族侯爵的魔偶。邢斧和骨琴都是传说中的圣物,哪怕它们是茨密希血族的公爵,长老级别的人物,都没见过邢斧和骨琴真正的威力。只听过邢斧和骨琴可怕威力的传说。

    而且要不是这次它们都在冥冥之中感应到了杀劫即将降临,整个世界都将会是处于一片杀戮,它们也决计不会把抓捕过来的人类武者用来活活祭祀给族中圣物,骨琴。妄图激发骨琴的威力来增强实力。

    这一下,见识到了邢斧轻易斩断拥有恐怖实力的姆晔亲王的双手,三名血族公爵立即惊慌起来,它们身形闪动,全部朝着唯一逃生的通道扑去。

    其他的血族侯爵也一个个惊恐万分,争先恐后的朝着最后一条通道逃去。

    “叶离接着。”魔偶忽然将手中的邢斧抛向叶离。

    邢斧在半空中划过一条血线,转眼间就落在了叶离的手中。恰好干瘪瘪年老的血族公爵一拳携带着可怕的煞气冲杀过来,妄图冲破叶离的阻拦,逃出它们茨密希血族的祭祀之地。

    叶离斜跨一步,斗转星移,手中邢斧化为一道血色光芒从这名干瘪瘪年老的血族公爵脖颈上面一掠而过。

    这名干瘪瘪年老的血族公爵脑袋顿时分离,飞抛出去,可是胸腔却诡异的没有喷出大股的鲜血。反倒是叶离手中的邢斧淡淡的血色光芒比之前还要浓厚了许多,而且隐隐在颤抖。

    叶离忽然有些吃惊的发现,自己身体里面的血液竟然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在轻轻地撕扯一般,似乎想要脱体而出。

    我擦,不是说邢斧只吸收血族的精血吗?怎么连小爷身体里面的鲜血都不安分起来了?

    剩下的八九名血族侯爵和剩下的两名血族公爵一起奔了过来,来势汹汹,招式狠厉。当下,叶离不敢迟疑,手持邢斧“唰唰”数下血线游走,立即就有五六个血族侯爵死在邢斧之下。

    剩下的两名血族公爵和两名血族侯爵一脸惊恐的后退了一步。这特么简直就是秒杀它们啊。

    魔偶冷冷的站在祭祀之地和叶离将两名血族公爵和两名血族侯爵夹持在中间。

    叶离也是无比震撼邢斧的威力。尼玛,要是哥拎着这把邢斧击杀魔星杨凌那也是翻手之间的事情啊。不过叶离也只是无聊的想一想。邢斧威力虽然强大,但毕竟是外物,偶尔使用还行,过分依赖会阻碍自己的修行。这便是本末倒置了。

    便也在两名血族公爵和两名血族侯爵一脸惊恐万分的时候,被削断了双手手掌的姆晔亲王忽然身形一晃,转眼间就到了骨琴的面前,它脸色迅速潮红,一口精血喷了出来,全部洒落在骨琴上面。

    魔偶和血族一样对精血极为敏感,当下不由暗道了一声:“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