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324章 魔神身外化身
    古老字迹,蜿蜒线条,一道道封印将年轻男子封锁在这座宫殿独立的空间之中。 仿佛和这座美轮美奂的宫殿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这个年轻男子目光深邃如海,只是看了一眼叶离,叶离便顿时有一种心神不宁,神魂不舍,要冲破封印,脱体而出的感觉。

    叶离心中一凛,立即知道这个年轻男子绝对是一个非常恐怖的存在。而且这个恐怖的存在被封锁在单独的空间,这一片空间,无数封印组成了一个奇妙的阵法。

    阵法里面弥漫着雷霆闪电,仿佛鞭子一样狠狠地抽打在年轻男子身上。

    每一次抽打,年轻男子身上都会冒出一阵青烟,化为一股股天星之力充斥在这一片独立的空间。日积月累,千年下来,这一片空间居然呈现出一片勃勃生机的青色。

    这一片空间充斥的天星之力比叶离吸收数十万大自在天魔不知道多多少倍。

    “魔王。”蓝伽忽然惊呼道。通过天星之力,她便是一眼就看出了这个被无数封印封锁的年轻男子居然是一尊实力强横无比的魔王。

    魔偶脸色凝重的摇了摇头:“它不是大自在魔王,而应该是魔神撘野的身外化身了。”

    “哈哈。”被无数封印封锁的年轻男子忽然大声笑了起来:“没想到你居然认识本座。”

    “没错,本座便是魔神撘野。”

    听到年轻男子亲口承认,叶离心中一动。方尖碑不是说,魔神撘野的身外化身是在第三层吗?特么肿么突然间跑到第四层来了?

    忽然想起蛟龙元神那一番意味深长的话,叶离便隐隐察觉到一丝不妙啊。

    魔神撘野的身外化身居然出现在第四层,这绝壁是一个巨大的坑啊。

    “叶离,事情跟我们了解的有些出入。”魔偶脸色难看的说道。

    叶离淡淡的点首,说道:“魔偶妹纸,走一步看一步吧。”

    “嗯。”魔偶轻轻地点了点头。

    “人类,你们是不是很好奇本座为什么会被封印在这里,而不是第三层?”

    见叶离,魔偶,蓝伽露出不解之色,年轻男子冷笑了一声,问道:“千年前,图特摩斯这老家伙就已经算准了你们这些贪念不足的人类会前来这座金字塔,要么为了财富,要么为了他遗留的宝贝。”

    “你看看你们脚下的尘埃。”

    叶离和魔偶,蓝伽这才注意到这座宫殿的地面居然堆积了一层淡淡的白灰。

    “这些尘埃就是这千百年来,进入这座金字塔第四层,一共十七人被这献祭之法抽取血液,化成的骨灰。”

    叶离心头一跳。我擦,他已经隐隐感觉自己似乎跳进了火坑里面。魔偶也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害怕了吗?”年轻男子一脸的揶揄和讥讽。

    叶离忽然爆出一句:“怕你妹啊。”特么来都来了,你现在才跟小爷说,这里危机重重,你这不是在逗我么?

    年轻男子一脸愕然,旋即大怒:“死到临头,居然还逞口舌之利。本座倒想看看你们待会儿被这血祭之法抽取浑身鲜血以后,会是多么痛苦的表情。”这撘野的身外化身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血祭之法?”魔偶一脸惊惧之色,身子不由自主的后退了数步。

    撘野的身外化身冷冷的看了一眼魔偶:“现在才知道害怕了?可惜,晚了。”

    “自从你们踏进这扇门,进入图特摩斯那老家伙花费无数精力建造,布下重重阵法的宫殿,你们就已经注定了将会成为血祭之法的血引。”

    叶离这时忽然说道:“这么说,图特摩斯法老是靠抽取进入者的鲜血来维持他布下的封印么?”

    叶离何等聪明,心思一动,便是从撘野的身外化身只言片语中猜测出了一个大概。

    撘野的身外化身脸色顿时一沉,他冷冷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难道你们认为就凭你们几个还想从这里活着出去吗?”

    “本座不妨告诉你们,如果你们现在回头,立即就是身死道消的下场。而若是你们想要活着离开却也不是不可能。”

    “要么破了图特摩斯那老家伙的大祭祀之法,要么打破本座这一片独立的空间,放本座出去,本座自会亲手破了图特摩斯那老家伙布下的血祭之法,让你们活着出去。”

    这撘野身外化身一字一句都仿佛充满了魔力,竟然能够轻易通过无数封印传递在叶离的脑域之中,想要诱惑叶离的神魂。这一瞬间,叶离便是觉得这撘野身外化身极为的亲切,迫切的想要打破封印,放它出来。

    “哼。”叶离忽然冷哼了一声,这一声蕴含他至阳至刚,滚滚如烈焰的精气,瞬间便是破了撘野身外化身的神通幻术。

    如果这撘野身外化身没有被图特摩斯无数封印封锁在一片独立的空间,它施展这神通幻术或许对叶离会有很大的影响,不过此时,它被封印抽取天星之力千年,虚弱无比,施展的神通幻术又经过无数封印层层递减了威力,自然对叶离没多大的效果。

    撘野身外化身颇有些吃惊的看着叶离。之前那十七人都是实力强横之辈,只不过却依旧有数人被它的神通幻术吸引过来,妄图打破封印,结果自然是受到封印的反弹,当场身死。

    叶离不由翻了翻白眼,你特么这是在把小爷这么聪明绝顶的人物当白痴么?

    放你出来,小爷第一个遭殃。

    “别费口舌了,你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封印里面吧。当然,如果你愿意告诉小爷怎么破了这该死的血祭之法,小爷心情好,或许还会出手破了封印放你出来。”

    叶离一边说着,一边运用功德之力查探这座美轮美奂的宫殿究竟有什么不同之处。

    片刻时间,叶离的脸色凝重了不少。

    果然如这魔神撘野的身外化身所说一样,这处宫殿端的是诡异无比,整个宫殿通过哪些蜿蜒线条联系在一起,形成的封闭式空间。而且叶离隐隐感受到这一处宫殿散发出可怕的气息。

    叶离现在是大功德之力在身上,又是气运的真命天子,虽然还没有达到天人境巅峰,能够与天地,与万物通灵,但依然能够察觉到周围细微的变化。

    便也在这时,魔偶忽然说道:“叶离,你有没发现我们身上已经和这座宫殿形成了一种冥冥之中的联系?”

    叶离和蓝伽心中一动,立时感应自己的身体。

    果然,叶离和蓝伽便感觉到身上,似乎和这一处神秘宫殿有着某种冥冥之中的联系。这种联系有点儿类似于夏娅亲王向该隐宣誓,把自己的命运,以及整个冈格罗血族的命运和叶离无形之中捆绑在一起。

    此时,叶离和蓝伽便是这种感觉。

    玄妙非常。

    这便是古埃及法老掌握的神秘血祭之法。这种血祭之法,无比繁杂,如果不提前布置,根本就没有多大的杀伤力。可若是一旦布置下来,便会是无比的可怕。

    这便是埃及古文明的力量。

    “魔偶妹纸,怎么破了这血祭之法?”叶离拿着神魔剑,目光望向了图特摩斯法老的遗留的肉身。

    魔偶轻轻地摇了摇头,担忧的说道:“我也只是偶然间听说过古埃及的血祭之法,却从来没有遇到过。不过,据说这血祭之法,恐怖之处在于能够无形之中抽取人的血液。”

    无形之中?叶离稍微一感受,便发现了这处宫殿的端倪。这处宫殿,周身磁场无比絮乱。

    叶离目光一一扫过这处宫殿的所有角落,心中一动,忽然问道:“如果我以力破法呢。”

    魔偶一怔,血瞳微亮:“可以试一试。”

    叶离轻轻地点了点头。他怎么说也算得上是一个博学的人,涉猎广泛,仔细看了看这处宫殿,叶离便知道这宫殿阵法林立。却是依靠很多不显眼的阵法,来维持这血祭之法。

    换句话来说阵法是根基,而血祭之法则是高楼大厦。

    若是找出这些阵法,一一破解,便能够让这血祭之法无法产生那可怕的效果。

    被无数封印封锁在单独空间的撘野身外化身闻言一愣,紧接着一脸好奇的看着叶离。

    之前千年来的那十七人,一个个都是触发了血祭之法的禁制,被抽取血液了,这才惊慌失措的想办法破解这血祭之法,结果无一例外失败了。他们根本就没想到这可怕的血祭之法居然是由无数阵法充作根基,形成的。没有了这无数阵法,这血祭之法自然如无根浮萍。

    叶离却是没有立即动手,而是把目光落在了撘野的身外化身身上。撘野的身外化身顿时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宛如被一头野兽盯上了一般。

    叶离微微一沉吟,便说道:“以力破法之前,我们先的解决掉这撘野的身外化身。”

    魔偶心头一跳,蓝伽也是一脸愕然的看着叶离,脱口而出:“叶离,这可是撘野的身外化身,实力无比强横,根本就不是你和我现在能够匹敌的。”

    叶离无语的摸了摸鼻子,说道:“蓝伽妹纸,它虽然是魔神撘野的身外化身,但被封印千年,虚弱无比,无法施展出通天手段,这时却是最好炼化它的机会。”还有一点叶离没说,他担心一旦以力破法成功破除了图特摩斯的血祭之法,放撘野的这一尊身外化身出来。这家伙第一件要做的事情恐怕就是要对付自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