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394章 半价抛售
    “半价抛售?”李伍的嘴皮子抖动了一下。 他手里头的股份总价差不多值十个亿。

    半价也就五个亿,直接缩水了一半。饶是李伍都不由脸庞猛地抽搐。叶离轻飘飘一句话,就让他损失了五个亿。哦,不对,不是他损失了五个亿,而是罗公子。

    李伍自然不愿意当这个冤大头:“叶先生,半价抛售实在是太狠了。这样吧,八折如何?”

    李伍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如果沈墨愿意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将手里头的所有股份都抛售给你们。”

    “李副总,你也知道股价已经被你们抬高到了什么地步。五折,可以说是和一个月以前的股价相差不多。你不亏,而且,五个亿的资金,足够你一辈子了。”

    李伍还是很不甘心。毕竟五个亿不是一个小数目啊。

    李伍一咬牙,说道:“叶先生,如果你能够劝说沈墨七折接受,我立即就抛售。这是我的底价了,抱歉,如果叶先生的底线依旧是五折的话,我实在是难以接受。”

    “你会接受的。”叶离忽然笑了笑,说道:“李副总,如果我们刚才的对话被罗公子知道了,你觉得他会怎么做?”

    闻言,李伍脸色顿时一片惨白,就连声音都变了:“你...你居然录音了?”

    叶离不置可否,淡淡的说道:“最多半价。”

    李伍再次深吸了一口气,眼眸闪过一抹坚毅之色,说道:“好,半价就半价。”

    如果没有刚才谈话留下的把柄,李伍肯定会和叶离讨价还价,最起码也要六折,他才会抛售。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如果叶离真的录音了,将录音交给罗公子,那么自己的下场....

    当然,如果李伍知道叶离根本就没录音的话,恐怕会被自己气的吐血。

    五个亿对自己来说,差不多足够了。

    “李副总,你现在就可以去公司找墨姐,她会当面和你商议详细的事情。”

    “好。”李伍内心既激动,又恐惧。激动的是,五个亿的资金马上就唾手可得了。恐惧的是,害怕罗公子会展开可怕的报复。不过,李伍沉浮商海多年,本身也是一个人物,知道前怕狼后怕虎的人,一辈子都没有多大出息。

    要想出人头地,终究需要抓住机会拼一把的。

    当下,李伍也按捺住心中的恐惧,把心一横,拼了。至于罗公子,去尼玛的罗公子,老子不干了。

    目送李伍离开,叶离轻轻地摇了摇头。财帛动人心啊。

    李伍还真的和沈墨达成了协议,将自己掌控的那百分之四十二点五的股份以半价全部抛售给了沈墨个人。

    一天的时间,沈氏药业集团就发生了如此之多堪称怪异的事情。沈墨也在一天之内就成为了沈氏药业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再加上她父亲,沈号手里头掌控的那百分之四十左右的股份,沈墨可以调动的股份筹码足足达到了百分之八十二左右。

    可谓是将整个沈氏药业集团重新收归囊中。

    李伍半价抛售股份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罗公子的耳朵里。罗公子还没有离开明珠私人休闲会所,听到这个消息,他整个人都震惊了。

    是的,震惊万分。

    “李伍”罗公子双目通红,仿佛受伤了野兽一般,嘶吼道:“你个王八蛋,居然敢暗算我。”

    罗公子暴跳如雷。这可不是几千万,而是损失了整整差不多十个亿的资金啊。

    这十个亿的资金多半都是他老爸,羅药股份的罗董事长向帝业集团申请下来的。没有了这十个亿的资金支撑,罗公子能够想象的到,不仅是他完了,甚至连他父亲都会因此受到连累,被驱逐出羅药股份。

    一想到这么严重的后果,罗公子终于感受到了后怕,他连忙一个电话打给了黑子,让黑子无论如何都要先把李伍找到,带回来。然后,罗公子亲自给自己的父亲,羅药股份公司的罗董事长打了一个电话。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罗公子不敢有丝毫的隐瞒,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罗董事长。

    “什么,你居然将十个亿的资金放在别人的账户里,用来收购沈氏药业集团的股份?”罗董事长瞬间便傻眼了。紧接着,立马一阵昏天暗地,差点儿一口老血喷出来,当场活活被气死。

    罗董事长几乎是用大吼的声音,将罗公子劈头盖脸的一顿怒骂,至少骂了一个小时才狠狠不休的说道:“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我老罗家这么点基业算是全部断送在你这个孽子手里。”

    “哎,我罗士成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居然生了你这么不争气的废物。”罗董事长有气无力的呻吟了一声,挂断了电话,这件事情给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而且,一个没处理好,后果可不是他能够承担的起的。

    罗公子被臭骂了一顿,满腔怒火没处儿发泄,脸色一片铁青。恨不得把李伍大卸八块,五马分尸。

    该死的李伍,我就不相信你能够逃得出我的手掌心。罗公子的脸庞因为极端的愤怒,快要扭曲的不成人形。

    这件事情太大了,饶是罗董事长也不敢隐瞒,连忙将事情上报给帝业集团的高管。

    帝业集团也在最快的速度做出了指示,暂停罗士成的董事长职务,由副总裁临时兼任董事长一职。

    同时,帝业集团动用自己庞大的能量,很快就将打算潜逃离开这座城市的李伍秘密抓捕了。

    这些,罗公子都不知道,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让黑子对李伍的亲人下手。

    要用李伍的亲人来逼迫李伍现身。

    叶离自然不知道这件事情已经惊动了帝业集团,事实上,叶离也压根就不知道帝业集团的存在。

    回到沈氏药业集团,沈墨的办公室时,沈号居然也在。

    见叶离进来,沈墨连忙拉了一张椅子给叶离,说道:“叶离,坐吧。”

    沈号一扫之前憔悴的面容,眼睛都带着丝丝精芒,他温和的说道:“叶离,集团能够渡过这次难关,真的是太感谢你了。”

    叶离微微一笑,说道:“沈叔叔,你这么说实在是太见外了。要不收墨姐救我一命,我现在估计已经不在了。”

    叶离倒不是矫情,虽然他未必会死,但一直昏迷不醒却是有可能的。而且,一直昏迷下去,什么时候醒来也都是未知数。

    沈号笑了笑,倒也没有跟叶离继续客气。

    “对了,墨姐,我下午回燕京。”沈墨救了自己,叶离也回报了沈墨,算是了却了和沈墨的这一段因果。

    “这么快?”沈墨和沈号都有些吃惊,沈墨更是说道:“叶离,真的要这么急吗?”

    “是啊。”沈号说道:“叶离,你今天才醒过来,然后又因为公司的事情奔波了一天,肯定很疲倦了,要不然这样吧,你在我家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我让小墨放下手头的事务,好好陪陪你。”

    沈墨的俏脸没来由的一红。

    沈号倒是不在意沈墨的表情,继续说道:“而且,叶离,小墨可是考取了国际营养师四级证书的。她能够在最短的时间,调养好你的身体。”

    叶离苦笑了一下。他乃是天人境巅峰的高手,又是琉璃玉身,肉身强悍无比不说,恢复力也是惊人的很。

    这个世界再牛逼的营养师手把手的调养,也不如叶离自身的恢复力。

    叶离说道:“沈叔叔,墨姐,我已经痊愈了。而且,我回燕京还有一些事情要去处理,就不叨唠了,下次有时间,我们再聚聚。”

    沈墨和沈号又劝说了叶离一番,见叶离执意要离开,回燕京,父女两人都不由很失落。

    “那这样吧,叶离啊,我让小墨现在就回去做饭,中午我们不醉不欢。”

    “好啊,沈叔叔。”叶离回头朝着沈墨笑了笑,说道:“墨姐,我跟你一起回去吧。”

    “嗯。”沈墨轻轻地点了点头。

    沈墨亲自驱车,在路上,叶离和沈墨长聊了一番。按照叶离的意思,现在墨姐手里掌握沈氏药业集团百分之百十二点五的股份,应该想办法将其他股东手里的股份都统统收拢回来,然后再杯酒释兵权。把这些吃里扒外的家伙全部踢出沈氏药业集团。

    沈墨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虽然说这么做太残酷,也太不近人情了。但商业本身就是尔虞我诈,充满了残酷性。如果自己和父亲沈号一样,心慈手软,说不定下一次还会跳出另一个李伍,让公司彻底陷入绝境。

    沈墨暗暗下定决心,这段时间,她会想尽一切办法将董事局的所有成员都踢出公司,然后换上对自己和父亲忠心耿耿的人上位。

    对沈氏药业集团这种规模庞大的公司来说,绝对不能容许这么多二心的人占据如此之多的重要位置,这将会对沈墨造成掣肘,难以施展开手脚。

    中午和墨姐,沈叔叔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以后,叶离便离开了津市,乘坐飞机前往燕京。

    亲自将叶离送到津市飞机场的沈墨和沈号看着天空逐渐消失成白点的飞机,仿佛一场梦一般。

    沈墨忽然想起一句话,好人有好报。如果不是她把叶离弄回家里,悉心照料,沈氏药业集团恐怕就已经易主了。

    “爸,等公司彻底稳定下来了,我打算去静海市走一趟。”沈墨忽然说道。

    沈号微微一笑,说道:“小墨,到时候,我也陪你去太乙集团吧。”

    “嗯。”沈墨重重的点了点头。

    羅药股份收购沈氏药业集团的计划算是彻底破产了,不仅如此,罗董事长也被正式调离了董事长的岗位,被下放帝业集团旗下一家小公司,担任总经理。

    至于罗公子,那绝对是悲剧了。

    没找到李伍,而罗家失势这件事情又被黑子他们这些心腹手下知道了,一个个都离他而去。罗公子立即成了孤家寡人,以前一起花天酒地的哥们知道罗公子家道中落,一个个都嫌弃的不再和他联系。

    万般无奈之下,罗公子只好去了自己父亲担任总经理的那家小公司任职。

    暂不说,叶离受重伤和沈墨这一段因果。

    罗董事长将事情汇报给帝业集团以后,帝业集团立即就展开了行动,抓捕了李伍,让李伍吐出了那五个亿。至于如何处理李伍?反正,从那天以后,这个世界再也没有李伍这个人了。

    原本这只是一起很小的商业事故,帝业集团的高管也没有太在意。不过,当调查档案里面出现了静海市太乙集团,叶离几个字以后,就立即吸引了帝业集团一名顶层高管的注意力。

    这名高管亲自询问了一下事情的始末,便调动在津市的能量,调出了沈氏药业集团周围的监控设备录像,亲自证实了叶离依旧还活着的消息,然后火急火燎的前往了燕京某一处独栋别墅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