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443章 印龙大师
    叶离和鹤于刚刚下车,便感受到阴风阵阵,鬼气森然。这邙山不愧是地狱之门,传说鬼雄曹操把守之地。

    别说寻常普通人,便是叶离这等造物主初期的强者都有一种浑身汗毛竖起,忍不住打一个寒颤的感觉。

    而且,邙山地势极为诡异,陡峭。不是树木成林,一片翠绿,而是就如同一个秃头的人,遍地荒芜,寸草不生。到处可见裸露的地皮,石头,砂砾。

    此时天色已晚,马上就要黑云密布,一片漆黑。叶离随手从口袋里掏出玉瓶,吞服了一颗金刚丹,然后腹部强大的绞动能力运转起来。片刻的时间,便是将金刚丹彻底消化殆尽。

    鹤于同样如此。这邙山乃是极端危险之地,不能等闲视之。此时服用金刚丹储存体力才是最为关键的。

    服用了一颗金刚丹,叶离和鹤于便各自施展出精妙的身法朝着邙山奔去。

    这邙山山路崎岖,婉转,极为难走。而且,越是往里面,越是阴森森的。

    好似这一块地方,不是一座山,而是地狱,潜藏着无数凶灵,恶鬼。

    叶离和鹤于连续在邙山行走了约莫十来分钟,竟然遇到了一个非常小的湖泊。不过,这湖泊湖水的颜色并不是绿的,而是非常诡异的黑色。

    叶离和鹤于都是造物主初期的强者,元神强大,立即就从这湖泊之中感受到阵阵阴气直冒。

    “这是阴湖!”鹤于立即就一眼认了出来,不由惊讶的说道:“据说,这种阴湖是由无数的尸体堆积而成,人临死之前的种种怨念,负面情绪都无法消散,郁积起来,便形成了这阴湖。”

    叶离淡淡的点了点头。阴湖又叫鬼湖。以前古代战争厮杀,若是再一处湖泊之地展开惨烈杀伐,成千山万的将士死在一起便会形成这种阴湖。不过,寻常的阴湖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太阳每日照耀,滚滚太阳精气蒸发。

    寻常的阴湖除非在极阴之地,否则,万难保存。像邙山这个阴湖,居然能够保存如此之久,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叶离的目光忽然落在了地上,只见,这阴湖周围腐朽的白骨遍地都是。而且,其中还散落着一把把布满了铁锈的断刀,长枪。

    这必然是古代的一处战场。

    “我们走吧。”叶离只是稍微停留了一下,便和鹤于继续赶路。

    一路前进,荒无人烟,到处都是腐朽的白骨和各种折断,充满了铁锈的古代兵刃。

    叶离和鹤于在好几处地方都遇到了恶灵和鬼物,不过这些恶灵和鬼物自然不是叶离和鹤于的对手,轻易就被灭杀。

    叶离和鹤于停留了一下,再次赶路。

    便也在叶离和鹤于匆忙赶路的时候,邙山西边,一处悬崖断壁下面耸立着一座古老寺庙。

    这寺庙墙壁驳杂,一眼就能够看出来是用邙山的大条石块堆垒而成的。

    寺庙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更重要的是透着一股沧桑,古老的韵味。仿佛不管时光怎么变迁,这座寺庙都不会发生丝毫改变一般。

    黑夜逐渐笼罩,给这古老的应龙寺更增添了一份神秘色彩。

    应龙寺的大殿里面,一个胡须发白,瘦小的老者盘坐在蒲团上面。在这老者身边还有四名中年僧人,以及四名幼小的僧人。八名身穿黄色袈裟的僧人围着年老僧人而立。

    “既然来了,便请现身吧。”盘坐在蒲团上的年老僧人忽然开口说道。

    闻言,四名中年僧人同时抬头。

    “不愧是印龙大师。”率先走了出来的,居然是西方冥王,以及另外两名老者。

    这两名老者目光炯炯,神光爆射,一看就知道是极为厉害的高手。

    与此同时,秦牧九三也从黑暗中走了出来,看了一眼西方冥王,淡淡的说道:“没想到大名鼎鼎的西方冥王也来了。不过,你来的正好,这应龙寺里面封印了冰火真龙的内丹,恰好你我一人一颗。”

    秦牧九三身边站立着大木断边。

    “一人一颗?”西方冥王温和一笑,说道:“不,秦牧九三,本座觉得若是你现在离开,或许会平安无事。”

    “你威胁本座?”秦牧九三目光一冷,语气森然了许多。在叶离的手中,秦牧九三就吃瘪的无比郁闷了。

    扪心自问,秦牧九三觉得自己除了势力不如叶离和西方冥王之外,本身的实力是绝对不逊色丝毫的。自然也就没把西方冥王放在眼中。

    出乎秦牧九三意料之外的是,西方冥王居然没有动怒,而是淡淡的说道:“印龙大师都说了,竟然都来了,便一起现身吧。”

    秦牧九三和大木断边微微皱了皱眉头。大木断边没有感受到周围还潜伏有其他人也就算了,秦牧九三居然也没有发觉到周围居然还潜伏有其他人。

    难道是叶离?秦牧九三眉头皱的更紧了:还是火凤女皇?

    “哈哈!”陡然间一道声音传了出来,数道身影快若闪电从应龙寺的大门外面飞奔进来,站定。

    “不愧是西方冥王。”说话的是一名印度模样,非常干瘦的中年男子。这中年男子面相极为普通,好似沧海一粟。见过便忘。

    干瘦中年男子身边的另外三名男子同样也是印度人打扮。这几个人都仿佛营养不良似的,不像西方冥王带来的手下那般魁梧高大。

    西方冥王目光扫视了一眼印度模样的干瘦中年男子,淡淡的说道:“没想到隐世不出的印度小乘佛教,毗卢教竟然也派遣出高手前来抢夺冰火真龙内丹。”

    这几个中年男子个个都是秃顶,而且,头上竟然还有着六个结疤,难怪西方冥王轻易就看出对方的来历。

    “阿弥陀佛。”为首的干瘦中年男子双手合十,他的左右手竟然都带着一串佛珠。此刻,他一脸庄严肃穆,好似寺庙供奉的一尊菩萨塑像。宝相庄严,散发出一股令人菩萨的威严来:“西方冥王此言错矣。这冰火真龙内丹乃是应龙寺镇压之物,大凶,不祥之物。”

    “老衲此番和几位师弟奉命前来,却非是为了夺取冰火真龙内丹,而是协助应龙寺一同抵御外人窥视冰火真龙内丹。”

    这干瘦中年男子话音刚落,他身边的另外三名印度打扮的中年僧人便口喧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

    这三名中年僧人一声佛号,竟然隐隐夹带着龙啸虎吼的威势。这是气血修炼到结成舍利子的缘故。

    又是四名强者前来。

    西方冥王似乎并没有意外。可秦牧九三的脸色却是阴沉变幻不定。

    一个西方冥王就已经不是他能够对付得了,更别说再加上这四个什么小乘佛教,毗卢教的高手了。

    “难道其他人都是缩头缩尾的乌龟吗?”西方冥王忽然又淡淡的说了一句。

    闻言,秦牧九三心头一跳,还有?

    “西方冥王,莫非你当真要和本座为敌?”随着阴测测的声音落下,一个脸色苍白的西方男子诡异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这西方男子很年轻,身材挺拔,修长,好似一柄剑。可西方冥王脸上的笑容却是收敛不见,取而代之的一脸凝重之色。

    “神殿的波克王子。”干瘦的中年僧人明显一愣,旋即惊讶的喊了出声。

    “没想到毗卢教的秃驴都认识本座。”波克王子淡淡一笑,声音不阴不阳,有些阴测测的说道:“怎么,难道毗卢教也妄图横插一脚,争夺这冰火真龙内丹不成?”

    “波克王子说笑了。”那干瘦中年僧人双手合十,说道:“我等只是奉命前来协助应龙寺抵御外人对冰火真龙内丹的窥视。”

    “虚伪。”哪知道波克王子丝毫不给那干瘦中年僧人半点颜面,冷冷的说道:“无利不起早,你们毗卢教又岂会例外?”

    “既然窥视这冰火真龙内丹便直说无妨,何必如此虚伪。”波克王子冷笑了两声。

    闻言,那干瘦中年僧人面色如常,其他三名中年印度僧人却是脸上浮现出尴尬之色,以及一丝愠怒来。

    波克王子说完,也不理会毗卢教几名僧人的脸色有多难看,而是淡淡的看着盘坐在大殿里面,纹丝不动的印龙大师,略微有些恭敬的说道:“印龙大师,天道即将降临杀劫,你和本座都知晓,这冰火真龙内丹是必然要应劫出世的。你守也守不住,何不将它交出来。”

    神殿波克王子是出了名的倨傲。连他这种不管遇到谁,都是一副大爷模样的人,见到印龙大师都不免毕恭毕敬。

    便也在这时,盘坐在蒲团上的印龙大师忽然抬头,淡淡的说道:“波克施主,这冰火真龙内丹必然要应劫而出世,但却与你等无缘。”

    “而且,冰火真龙内丹出世之时,对你们来说,反倒是一场浩劫。”印龙大师的眼眸隐隐透射出睿智光芒,说道:“老僧劝你等趁浩劫未曾降临之际,速速离去,以免遭其误伤性命。”

    印龙大师声音平淡如古井不波。但字眼行间,却充斥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闻言,波克王子阴测测的笑了一声,说道:“印龙大师乃得道高僧居然口出狂言。这冰火真龙内丹只能造物主境界的强者方才能够将之修炼成身外化身,超越造物主层次的强者,即便抢夺了,也是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