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523章 唐归
    喝止了孙女,老者微微一笑,说道:“小兄弟,是我太疼爱了娇娇了,让她有些无法无天了。 ”

    “没事,是我太唐突了。”叶离笑了笑。

    “小兄弟,里面请吧。”老者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

    叶离也没客气迈开步子,朝着别墅走去。让叶离有些惊讶的是,这栋别墅的布局居然是仿造华夏古代的风格。走进别墅里面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花园。

    “请坐。”来到一桌石桌上,唐装老者忽然微笑着说道。

    叶离坐了下来,唐装老者连忙回头对孙女吩咐道:“娇儿,赶紧去泡一壶茶。”老者忽然又说道:“就拿我书房里的极品大红袍。”

    娇儿睁大了美眸,然后看了看叶离,一脸的不可思议。在唐娇娇的记忆里,貌似剑桥大学的副校长亲自前来也没有资格享用到爷爷珍藏多年的极品大红袍吧。

    能够让爷爷动用极品大红袍的,在唐娇娇记忆里除了眼前这个华夏少年,就只有两个人。不过,那两个人一个是哈佛大学,德高望重的老校长,另一个则是剑桥大学教授华夏国学的老教授。

    唐娇娇吃了一惊之后,鼻子微翘,说道:“爷爷,我不去。”

    “胡闹。”哪知道老者忽然勃然大怒,冷冷的喝斥了唐娇娇:“你爸妈就你一个独生女,太疼爱你了,你现在是越来越放肆了。”

    唐娇娇美眸顿时睁大了,一脸震撼的看着自己爷爷。从小到大,爷爷从来没有这么喝斥过自己。而现在居然为了一个外人把自己凶了一顿,唐娇娇立即就觉得非常委屈,美眸一红,眼眶泪水打转,然后哇的一声哭了,头也不回的跑了。

    看着孙女哭着跑了,唐装老者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的三儿子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从小含在嘴里怕融了,捧在手心怕化了。这才养成她如今骄纵的性格。小兄弟,你千万不要介意。”

    “不会。”叶离有些歉意的笑了笑,说道:“是我因为感受到剑桥大学里面风水阵法林立,这才找上门,想要看看是哪位高手布置的。”

    老者似乎早就看穿叶离来找自己的目的,当下,右手轻轻地撸动了一下发白的胡须,微微一笑,说道:“雕虫小技,不足挂齿。倒是小兄弟修为精深,世所罕见。而且周身紫气环绕,乃是大气运之人。像小兄弟这种身怀大气运之人,在古代不是身登九五自尊,至少也是封侯拜相的贵人。”

    叶离颇为吃惊的看了一眼老者。没想到这老者眼睛居然如此毒辣,一眼就看出了自己身怀大气运。

    难怪他会对自己以礼相待。

    叶离暗暗吃了一惊,同时,对老者更有兴趣了,微微一笑说道:“气运这种无形之物,随聚随散,不可当真。”说实话,叶离还真没有把大气运当一回事。

    气运这玩意儿今天能够在你身上,明天就能够在别人身上。至少叶离身上的大气运便是从杨凌那剥夺过来的。若是叶离身死,那么大气运又会降临在别人的身上。

    “哈哈。”老者忽然大笑,说道:“难怪小兄弟年纪轻轻,一身修为就能够修炼的如此深不可测。”

    “也的确,世事无常,谁也说不准。气运之说,虚无缥缈。”老者似乎有所感叹的说道:“千年前,我大唐纵横天下,四海来归,诸夷臣服,气运何等深厚?”

    老者的眼睛忽然迸射出一股奇异的光芒,然后缓缓地说道:“可数百年过后,气运便逐渐消散,最后被取而代之。所以,能否得气运之助,还是要在于自己。”

    老者似乎极为感慨。

    闻言,叶离轻轻地点了点头。自古以来,这个世界便是弱肉强食,实力才是根本。

    有实力能够获得很多东西,也能够轻易决定很多事情。而若是实力不足,便一切都由人不由己,命运也操控在别人的手中,让自己困苦万分。

    同时,老者也对叶离产生了好奇心。以他如今的修为,却一会儿感觉叶离非常普通,一会儿又感觉叶离深不可测,难以令人捉摸。如果寻常高手见到叶离,绝对会自动将叶离忽略为普通少年,可唐装老者却是不一样。

    唐装老者一生精研阵法,在阵法一道,堪称登峰造极,是真正的阵法大宗师级别的人物。

    此时,唐装老者便是心神都融入到整个剑桥大学的阵法里面。借助无数个阵法,形成属于自己的道场来感受叶离的修为。可让老者失望的是,他依旧看不懂叶离。

    叶离太深不可测了。

    对这种高手强者,老者自然会本着小心谨慎的心态。当然,叶离如此年轻,便修为深不可测,老者也非常想和叶离结一份善缘。

    “难得遇到小兄弟这种有共同话题的。”唐装老者忽然微微一笑,说道:“小兄弟请稍等片刻,我去取来茶具,一边喝茶一边聊。”

    “好的。”叶离也想请教一下唐装老者有关阵法的事情,便欣然应许。

    唐装老者微微一笑,便离开了。

    叶离却是望着唐装老者的后背,暗暗思量了一下。听这唐装老者的口气,祖上恐怕还是千年前大唐皇族的一支。只是大唐皇族乃是李姓,为什么这老者却是唐姓?

    难道是在缅怀过去?想了想,叶离便轻轻地摇了摇头。历史长河滚滚,不管曾经多么辉煌,多么文治武功赫赫,都会湮灭在历史的河水中。

    这是任何一个人的宿命,除非修得大神通,将脑域开发到百分之五十以上,才能够和天争的一线超脱的机会。

    唐装老者离开没多久,唐娇娇忽然折返。当然,她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而是还带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年轻男子浓眉大眼,一双虎目爆射出森森寒芒。他走路如老虎抓地,双肩却沉稳如山,眼眸深处是不是掠过一丝精芒。而且,这高大的年轻男子双手骨棱隆起,一看就是练了什么外门功夫。

    这是唐家的唐虎。也是唐家一等一厉害的高手。

    刚才唐娇娇被爷爷唐归呵斥的落泪,跑出唐家别墅,刚好遇到了正从外面回来的堂哥,唐虎。

    唐娇娇是唐家年轻一代唯一的女孩子,自然深受几个堂哥的宠爱。

    唐虎见娇娇落泪,大惊失色,追问之下方才知道事情的经过起因。唐虎是一根筋的人,见状,连忙带着唐娇娇折返回来。不过,唐虎虽然是一名高手,但从小就畏惧自己的爷爷,唐归。小时候,调皮没少挨唐归的揍。

    他生怕被爷爷,唐归一顿臭骂,便和唐娇娇悄悄地躲在别墅外面,见爷爷离开以后,才气势汹汹的回来,准备趁着爷爷离开之际,好好的收拾收拾叶离,给唐娇娇出口恶气。

    唐虎立即就走向叶离,冷冷的说道:“是你欺负了娇娇?”

    叶离一怔,然后微微一笑,说道:“我想你是误会了。”

    “误会?”唐虎冷哼了一声,说道:“娇娇说你是一个高手。如果你还是一个男人的话,那么就划下道来,我们较量较量。若是输了,立即就给娇娇赔礼道歉,然后滚出我唐家别墅。”

    叶离眼眸顿时一冷,冷冷的说道:“我没兴趣和你动手。”

    “你不敢?”唐虎双目一瞪,眼眸煞气一闪而过。

    “不敢?”叶离嘴角微翘,划过一抹不屑之色,说道:“就凭你也配让我不敢动手?”

    唐虎肺都会气炸了。

    他没想到爷爷如此礼待的客人居然如此嚣张跋扈。要知道她唐虎虽然说不是顶尖强者,但也是一等一的高手。在整个家族里,除了大堂哥能够力压自己一筹之外,还没有其他高手能够和自己敌对。

    当下,唐虎大怒,忽然踏出一大步,右手猛地一抓,径直抓向叶离的肩膀,说道:“大言不惭,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几斤几两,就敢这么嚣张,口出狂言。”

    叶离只是冷冷的看了唐虎一眼,忽然调动周身磁场,分子,粒子风水煞气等等,然后种植自己的武道精神,施展出武道神通来。

    叶离的武道神通一出,立即就碾压向唐虎。唐虎立即就感觉自己深陷泥潭,举步维艰。

    唐虎脸色剧变,连忙调动周遭风水阵法,然后施展出沟通万灵的手段想要对抗叶离。奈何不管唐虎如何动作,都似乎是在蜉蝣撼大树,对抗不了叶离丝毫。

    这一下,非常诡异的局面出现了。唐虎离叶离不到一米,右手手指如钩,可是却探出一半,离叶离的肩膀还有一寸之地再也无法前进半步了。

    而且,随着叶离微微一笑,唐虎立即就感受到肩膀上如万斤重担压身。

    两个肩膀都似乎扛了一座大山,让唐虎的腿脚慢慢地弯曲下去。

    “啊!”

    唐虎忽然间一声怒吼,双目迸射出骇人的光芒,想要凭借自身强大的意识力抵抗叶离的武道神通不让自己跪下去。

    一旁的唐娇娇一脸震撼的看着眼前诡异的一幕。堂哥,唐虎仿佛被人施了定身法一样。不仅如此,而且居然还有想眼前这个少年跪拜的趋势。

    男儿膝下有黄金,唐娇娇深受家族传统思想教育,连忙娇喝了一声:“虎哥哥,千万不要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