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668章 守护与枷锁
    绿瑶跟着叶离在圣山逛了好久,眼见家家户户都要熄灯了,叶离才发现这小姑娘竟然还是满脸的兴奋,一路上叽叽喳喳的跟叶离说了很多。,叶离心说没看出来,这小姑娘果然是一个慢热的性格。

    便也在这时,叶离来到了一棵参天大树之下,这棵大树外观有一些奇怪,这才让叶离停下了脚步。

    这棵树的树干很细,让叶离很难想象究竟是什么力量能够支撑这么大一棵树。

    “叶离哥哥,你知道这棵树吗?姐姐没事的时候,总是会在这棵树下祈愿,希望我的爸爸妈妈能在天国安好。我知道姐姐虽然嘴上总是说,这一辈子绝对不会原谅他们,但是我知道,姐姐比我对爸爸妈妈的感情要深的多。”

    原来这是一棵祈愿树,难怪树枝上面挂满了彩条,似乎还能看到树干上面隐隐约约写着一些字。

    这些字一看就是高手所谓,这可不是简单的字,每一个字里面都蕴含着感情。

    “你姐姐到底是谁?你总是再说她,但是却又不带我见一见她。”叶离也很奇怪,这小姑娘一路上挂在嘴边最多的,就是姐姐,也不知道这姐姐究竟是何方神圣。

    便也在这时,叶离感觉到头上落着一片树叶,随后就看到无数的树叶从树干之上飘落,在月色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轻盈。

    “叶离?”树干上传来一个声音,叶离听起来感觉这么的熟悉,抬头一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美腿,随后一张熟悉的面孔。

    绿竹?好久没见她,她在这里干什么。

    “姐姐,你果然在这里呀。”绿瑶看到绿竹,十分的高兴。等到绿竹落地之后,绿瑶的小身板直接扑到绿竹的怀里,而绿竹则是一脸宠溺的看着自己的妹妹。

    这天山童姥竟然是绿瑶的姐姐?叶离可是记得特兰乾元跟叶离说过,这绿竹年龄可是不小,但是一看绿瑶,分明就是一个小孩,两人岁数应该差了很多吧,怎么可能是姐妹。

    不过叶离仔细一看,这俩姐妹还真是长得有一些像,尤其是眼睛,一双水汪汪的眼睛,让人看了凭生一股想要保护的念头。

    不过想到绿竹的手段,叶离又是摇了摇头,这小妞长得太具有迷惑性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普通邻家小妹呢。

    绿瑶亲昵的拉着绿竹的双手摇晃,嘴里叽里呱啦的不断说着一路上和叶离的事情,还将郝仁和蓝妹的婚礼之时也说了一遍。

    绿竹只是静静的听完妹妹的话,最后吩咐了一句,便让绿瑶先回家去,这大晚上的,也不怕绿瑶遇上坏人。

    绿瑶一脸不情愿,但是又不能不听姐姐的话,只好一脸不舍的和两人挥了挥手,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等到绿瑶离开,叶离才一脸笑意的说道:“看不出来啊绿竹,你还有个妹妹,她可比你可爱多了。”

    “我劝你离我妹妹远一点,否则不管你是叶离还是巫王,我都不会手下留情。”绿竹一脸凝重的看着叶离,满脸写满了认真。

    绿瑶是绿竹唯一的亲人,虽然这里面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绿竹可是把绿瑶保护的十分周全,不让任何人给她伤害。

    曾经就有贪恋绿瑶美貌的男人试图想要来硬的,霸王硬上弓,可惜这些人都在第一时间被绿竹给发现,结果嘛,自然是这些人都被绿竹丢到山林里面喂野兽了。

    “你打得过我吗?”叶离嘴角微微上扬,不过便也在这时,绿竹突然手中一柄苗.刀,带着呼啸的风声朝着叶离的心脏处打来。

    叶离大惊,自己刚才只不过是开玩笑罢了,这绿竹和自己也算是旧相识,就算不是朋友,那肯定也不是敌人,哪里知道这绿竹竟然真的动手,而且是认真的,因为叶离看到她眼里的杀气。

    叶离没有闪躲,而是举起一只手臂,挡住了绿竹的攻击。绿竹后退两步,想要继续进攻,叶离看到这个架势,也不再开玩笑说道:“喂,大姐,我只不过是开玩笑罢了,不用这么认真吧。”

    “哼,想打我妹妹,就得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绿竹手里紧紧攥着苗.刀,一脸的愤怒,不过叶离下一句话,便让绿竹突然感觉到一声无力,手里的苗.刀也落地。

    只听叶离冷冷的说道:“你妹妹是普通人,她的寿命必然没有你久,她已经长大,你难道不觉得你的保护,对她来说是一种枷锁吗?”

    叶离这话一针见血,直接戳中了绿竹的软肋。

    绿竹无奈的笑了一下,坐在树干底下,抬头仰望着星空。苗族的上空万里无云,空气比起燕京等大城市要好上很多。

    星空之上,偶尔有一两颗流星划破天空,绿竹自己是巫师,却也还是低头闭上眼睛许愿。

    叶离说的没有错,在父母离开了她之后,她就开始憎恨这两个将她抛弃的人,直到多年后,村长将村口还是婴儿的绿瑶送到绿竹手上,这种恨才渐渐的减少,化为了无尽的爱,全部投入到绿瑶身上。

    所以绿竹凭借自己长老的地位,一直就默默的守护着绿瑶,直到绿瑶长大,开始吸引异性,绿竹才开始认识到,自己或许真的无法一辈子都守护着妹妹。

    “她始终是要有自己的故事啊。叶离,你那话说的没错,我给了她保护,却也给了她枷锁啊。”绿竹默默的摇头,对着叶离说道。

    叶离见绿竹正郁闷,也是坐到她身边,很难得的能够这么安安静静的坐在树下,看着星空,和女孩子聊天。

    叶离很羡慕这种亲情,他的师父死了,父母也死在林战的手里,就算是有再多的朋友,爱人,但是这至亲之情,他再也拥有不了,这是叶离的遗憾。

    “所以你最终都是要放开手的,就好像父母含着泪看着自己的子女一天一天长大,有自己的生活,渐渐的开始关心起了自己的身体,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年华不再了,一个道理。”

    叶离手中扯下一根许愿绳,看着上面写着“我希望妹妹永远开心”的字条,这上面无数跟许愿树,全都是出自绿竹之手,也难怪带着一股深深的情感。

    “绿瑶啊,她是一个苦命的人。出生之后就没有被照顾,被丢在山门口,若不是村长下山,恐怕她已经被野兽叼走了。我公务繁忙,从她很小的时候,我就不得不工作,那时候黑白苗族打的很凶,黑苗族三天两头就攻打过来,我又是护卫队长,不得不亲自上阵。”

    不知不觉当中,绿竹竟然将叶离当成了倾吐之人,一直默默的说着,而叶离也是不打扰,默默的听着。

    两人彷佛很有默契似的,一人说,一人听,一直到了深夜。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将绿瑶生下来,却又离开,一天也不行驶作为父母的责任,这也是我为什么如此憎恨他们的原因。即便是有什么事,跟我说一声,我也会原谅,但是这种不告而别,我不允许。”绿竹说道激动处,站起来,拿着苗.刀指着天上的月亮。

    “你们知不知道,从你们不告而别的那一天,我一滴眼泪都没有流,一滴也没有。我一个人生活了二十年,我要证明,没有你们,我一样可以很好!我不需要你们!”

    绿竹气喘吁吁,大笑着拿着刀指着月亮,好似那就是她父母一样,笑了两声,叶离也站起身,也没看绿竹,就这么手一伸,将绿竹搂在怀里,轻轻的拍打着绿竹的肩膀。

    原来任何坚强的人背后,都有着脆弱,那么我心中的软肋,又是什么?

    叶离一边拍着绿竹的肩膀,一边仰望星空,今夜的星空,显得真是有点残忍啊。每个人的命运,看上去都是注定的,但是却有一小部分,可以逆天改命,叶离,便是其中一个。

    绿竹在叶离的怀里放声大哭,二十多年挤压的情感,全在这一刻释放。绿竹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叶离的怀抱很温暖,让她感觉到很安全。

    不知不觉,夜以深,而绿竹就这么在叶离的怀里沉沉的睡去,任叶离试图喊她,她也不醒。

    便也在这时,叶离本来想在这许愿树下休息一晚,但是却又不和谐的两股气息,破空而来,死死的锁定住叶离,而且这两股气息,实力十分的强大。

    叶离的元神感应了一下,这两股气息,竟然是两个大神通者,而且带着一丝深深的杀意!

    看来又有事情要干了,还真是不让小爷好好的休息一下啊。这苗疆的高手,这是层出不穷。

    两道光芒划破夜空,落在了叶离的面前。叶离只见这是两个老者佝偻着背,长相有一些相似,却又不同。

    左边的老者一双浑浊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叶离,就好似猎豹盯着猎物一样,给人危险的气息。而右边的那个老者,则是一脸笑意,全身散发出温暖的气息,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这两个气息全然不同的两个老人,叶离用屁股想也知道,一定是雷家的人请出了隐藏的高手,想要找自己算账,没想到雷洛办事还真是雷厉风行,这么快就找来了。

    便也在这时,右边的老者笑眯眯的说道:“请问,你就是代理巫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