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680章画
    在苗疆,这样的隐世村落有不少,只不过没有人去发掘。 这些村落叶离听白苗族的村长说过,有一些是纯粹世代隐居的村庄,但是有一些却是有不出世的高人在坐镇,以防外人捣乱砸场之类的。

    叶离看到那村落,赶紧加快速度上前。现在得先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修炼,在这深山老林里面,叶离再也不敢大意,谁知道会不会再有妖兽闻到叶离的气息,追踪过来,直接将叶离吃掉。

    那可就是丢人丢大发了。

    叶离踉踉跄跄的走到那村庄的缘边,刚一踏足这村庄的边缘,就被四个手持苗.刀的护卫给拦住。

    四个护卫表情严肃,身上散发着只有真正受过训练和战场才会出现的杀气。绝对不是吓唬人的那种。

    看到叶离受了伤,这四个人也不客气,直接挥舞苗.刀说道:“你是什么人?我们村子不接纳外人,你快走。”

    叶离看到他们的装扮,是典型的黑苗族装扮,手中的苗.刀也是印有黑苗族特有图腾的刀柄,知道他们也是苗族之人。

    叶离自然不会如此轻易的离开,而是冷冷的看了一眼几个大汉,手中九阳烈刀突然出现,插入地面。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叶离怎么说也是混元圣人巅峰的实力,就算是受伤了,也不是几个区区护卫可以匹敌的。

    叶离瞬间释放出强大的气场,将四个护卫压的喘不过气来。

    四个人看到九阳烈刀,大惊失色,为首的一个人忍不住大喊:“九阳烈刀!你是新一代的巫王!”

    哼,算你们还识相,看来在这苗疆,还是这九阳烈刀好使。

    便也在这时,突然从村庄里面走出来一位老者。之所以称他为老者,并不是因为他满头花白。相反,这老者的头发乌黑锃亮,完全没有老态龙钟的姿态。

    而是气势。

    这老者有一股看尽世间沧桑,历史沉淀下来的沉稳和泰然,眼神波澜不惊,平静的如同一滩潭水,不带一点涟漪。就算是看到叶离勉强支撑的身体,还有深深插入地面的九阳烈刀。

    老者一挥手,叶离释放出来的压力就全部消失,而结果护卫也在老者的驱赶之下,纷纷远离,只留下村口的老者和叶离。

    “这九阳烈刀,你是如何得到的?”叶离的元神感应到,这老者并不是特别厉害的大神通者,修为只不过是刚突破到混元圣人的实力,比起叶离还差的许多。

    但是他给叶离的一种感觉,却让叶离觉得这人深不可测。有一种天下皆醉我独醒的自信和自负。

    老者说话的声音充满着沧桑,眼神平静,却无意间透露出一丝光芒。叶离甚至能够通过这老者的眼光,看到他眼睛里面不断旋转的一个图案。

    黑白两色,各执一半。

    这分明就是阴阳太极的图案!这老者是谁?竟然有如此大的能耐,而且苗疆之人,乃是修行巫术蛊术的,对于这太极,却是嗤之以鼻,根本不屑。

    “年轻人,我问你话呢,这九阳烈刀,你从哪里得到的?”老者看到叶离有一些警惕,反而微微一笑,示意叶离不要紧张,自己没有恶意。

    叶离也不知道为什么,对这老者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来自于九阳烈刀。九阳烈刀在地面当中微微的颤抖,那老者也不等叶离回答,上前,将手按着九阳烈刀的刀柄之上。

    奇怪的事情便发生了。九阳烈刀竟然在这老者的手中安静下来,散发出淡淡的金黄色光芒。那老者眼神发生了变化,一脸宠溺的看着九阳烈刀。

    “老伙计啊,我们有几百年没见了,看来你过得不错嘛。这个年轻人怎么样?是否有好好的对你啊。”老者嘴角微微上扬,握住刀柄的手更加用力,直接将九阳烈刀拔出地面。

    九阳烈刀的光芒更甚,甚至超过了在叶离手中的光芒,爆发出前所未有的颜色,照亮了已经天黑的天空。

    随后老者将九阳烈刀交回到叶离的手上,九阳烈刀的光芒瞬间便消失,又恢复到安静的状态。其实叶离从头至尾,并没有完全掌控这九阳烈刀,这九阳烈刀乃是仙宝,里面的刀灵有自己的意志,叶离也不过是使用者,而非真正的主人。

    而上一任的巫王,也是同样。

    九阳烈刀,也是会选择自己的主人。

    “你受了重伤,跟我来吧。”老者对叶离说了一句,便向着村子的深处走去。叶离想都没想,直接就跟上老者的脚步。

    九阳烈刀在叶离的手中不断的颤抖,叶离能够感受他散发出来的一种情绪,很接近人类的情绪。

    这家伙在激动!

    九阳烈刀乃是苗疆最高权力的象征。这老者看装扮也是苗族之人,按照他的年龄他不可能不知道这个规矩。但是他一点都没有表现出对巫王的尊敬,甚至都没有称呼叶离这个称呼,而是以年轻人代替。

    能够让九阳烈刀安静下来,并且发出兴奋激动的情绪,这人绝对不简单。莫非这人是以前苗疆的巫王?

    叶离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吓了一跳。苗疆的每一代巫王,都是踏着上一任巫王的尸体才能上位的。换句话说,这种残忍的方式,能够保全巫王最强的实力。一代比一代强,所以这人绝对不可能是巫王。

    老者带着叶离来到一个很简陋的屋子,屋子里面除了一张茅草铺成的床之外,还有一副挂在满是蜘蛛网上面的画。

    一柄巨大的刀,插在一座山峰之上,空中是一个人的背影,山下,无数的尸体。老者帮叶离稍微整理了一下床铺,这村子本来就贫穷,没有多余的房子,也没有富丽堂皇的装扮。

    叶离看着墙上的画,渐渐入迷了起来。这本来是一副最普通的画,但是叶离却突然感觉到一股无奈和悲伤从心中迸发出来。

    那山脉之下的无数尸体,还有插在山峰上面的刀锋,以及只有背影的人。叶离不知道为什么,将三个东西连在一起,就感觉到一股悲凉。

    “他在哭。”叶离突然说道。

    老者手中的茅草突然停下,眼里的波澜不惊终于在叶离的话中,出现了一丝波动,随后又归于平静。

    老者继续手中的动作,叶离感觉脸颊两侧有一些温热。

    “他哭的很难过,也很无奈。你说是吧”叶离没有转头,甚至没有伸出手擦掉自己莫名其妙就留下的泪水。

    那老者只是呵呵一笑,回答道:“那又如何呢?世上,总是要有一些人牺牲,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被理解。习惯,便成自然。”

    “那你说,他会觉得不甘心吗?千百年的枷锁,他也想念自己的家乡吧。他也希望能得到子民的认可吧,做了这么大牺牲,却换来唾弃。”

    叶离转过头,静静的看着那个老者,老者收拾好了之后,拍了拍叶离的肩膀,没有说话便离开了。

    留下叶离一个人在原地,看着那个苍老的背影,彷佛一瞬间老了几百岁一样,步履蹒跚。

    “值得吗?”

    叶离躺在茅草床上,看着漫天的星辰,不时的会有流星划过。叶离一直就在想那副画里的内容,他是看透了这画的深处,也终于知道了那老者的身份。

    或许是有一些共鸣,或许也是因为这画让叶离动容,要不然也不会让叶离这样的纯爷们流下莫名其妙的泪水。

    苗疆还真是一个充满故事的地方啊。

    叶离不自觉的笑了笑。第一代巫后圣灵,她也是一个充满故事的女人,还有桑林,还有绿竹以及抛弃她的父母。

    每一个人似乎都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活在这个世界上。

    这或许就是天命,天道循环,没有人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也没有人可以预见。这是不是就是预言之书的书灵说的,顺其自然呢?

    是,也不是。

    就好像叶离的一个举动,就可能导致完全不同的解决。他不赌气的去追那四个独眼光头,也不会遇到九头烈蛇的埋伏,不会被嗜血镰刀所伤,也不会为了如何解开诅咒而烦恼,更不会来到这个奇怪的贫穷小村庄。

    这是原本叶离完全可以避免的。不赌气,他现在或许已经回到圣山的宫殿,帮助张颖恢复了元神,或许已经启程出发,在回炎黄神域的路上。

    可见这天道,无人能够预测。

    叶离越想越乱,干脆闭上眼睛不再去想别的。

    便也在叶离闭上眼睛的一瞬间,突然脑海里面翻腾起来,叶离彷佛做了一个梦一样,发现自己站在那山峰之上,眼前的,正是那副画里面负手而立,背对着自己的男人。

    叶离的脚边,是九阳烈刀,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好似很虚弱一样。山脚下,无数的怨灵和尸骨,正在试图爬上山峰。

    那些人的嘴里都在喊着:“救救我们,救救我们。”

    好一副悲凉的场景。叶离能够深深的感觉到自己眼前,这个凌空而立的男子心中的苍凉和无奈。

    他本是一番诸侯,苗疆的霸者。叶离看不到他的眼神,但是看见了他脸颊两侧的泪痕。原来作为巫王,也是会哭泣啊。

    这便是画中的景色,但是画里没有完全表达出来的,是叶离现在看到的。那山峰的远处,负手而立的男人的长袍无风自起。

    他眼前,是无穷无尽的军队和部落,无数的魔族之人,领头的,竟然是魔气滔天的魔帝蚩尤!

    蚩尤好似天地间的主宰一样,领军至少有千万的魔族不下,手下魔神,魔王,魔将,层出不穷,各个威力毁天灭地。

    叶离看着那个一直就背对着自己的人影,听到他的笑声,心中一阵苦闷。这笑声充满着对魔族的怨气和不屑,但是也有对现实的妥协。

    便也在这时,叶离眼前突然呢一片血红,入侵他体内的魔气又开始复发。叶离突然惊醒,开始压制自己的伤势。

    天庭中,稚川真人留下的丹药叶离好像不要钱一样,一把一把的吃掉,用来恢复实力。反正这种丹药炼制起来并不是很困难,只要足够的材料,叶离自己就能够炼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