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978章 各方云集
    现场一片哗然,九宫用颤抖的手指着叶离说道:“叶城主,你竟然去了鲲鹏宫!”

    “去了,我抄了他们的老底,东西都被我搬出来了,连带着人家的家谱和历史,都被我弄出来了。 ”

    “你你你!叶离,你犯了大错你可知道!”九宫气的差一点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

    尼玛,小爷干什么了?咋就犯了大错?

    便也在这时,九宫雷霆出手,羽扇朝着叶离的方向一挥舞。一条羽毛所化的灵蛇好似出洞一般。

    叶离不动声色,也不知道为什么九宫如此的大怒。

    叶离没有出手,元傲却一枪斩断了白色的灵蛇:“九宫前辈还请冷静。今天叫大家来,是为了商讨要事。如果有私人恩怨,还请放到一边,以免误了正事。”

    元傲回过头,冲着叶离微微一笑,叶离一脸无所谓,不屑的看着九宫。

    “九宫前辈,我敬你是文人,加上我们两家有合作,我为了九卿,也不惜赴汤蹈火,以身犯险,我问心无愧。”

    叶离声音突然提高,表现出极为愤怒的表情。

    便也在这时,只听九宫一脸遗憾的说道:“非是我要和你作对,只是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当年的一句话,竟然还真的应验。”

    九宫坐在椅子上,摇着头,满脸的苍白。

    在场的都是年轻一辈,修炼时间最长的,也不过是百年罢了。对于上一代的恩怨,并不是十分的明了。

    不过叶离看九宫的神情,再联系他所说的话,看来早些年,他们上一代之间,恐怕是有什么约定吧。

    “九宫前辈,有什么难的,你说出来吧,我们一起想办法。”

    九宫苦笑一声,摆摆手:“三千年前,曾经在北城以北,有过一次对北城的围剿行动。当时我和大哥,还有元庞,以及东城的几大高手,已经将煌龙啸和当时煌家的家主,也是当时冥冥虚空公认的第一高手,煌雄业逼到了死角。”

    “当时煌龙啸已经受伤,煌雄业独木难成林,不过就在他死之前,曾经预言,若是将来有一天,有一个人闯入鲲鹏宫,取走了煌家的古谱,到了那个时候,就是煌家重新统一冥冥虚空的一天。”

    哗!

    所有人一片哗然,三千年前,煌雄业就已经预言到了今天的局面?叶离不太相信什么预言术这种西方神棍的说辞。

    但若是到达了人皇伏羲那样的层次,知晓阴阳,精通八卦,确实是可以算计未来的事情。

    便也在这时,叶离拿过那煌家的古谱,仔细的瞧了一瞧,发现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法宝,不过是一本最为普通的书罢了。

    “可是也不能凭他这么一句话就断定一定会按照那老头子的所想发生啊,现在我们建立联盟,正是对北城最好的打击。”

    叶离始终坚信,先手最为重要。先发制人,后发受制于人,除非是对方有所准备,否则一般的先手,都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第二天一整天,没有人从元傲的屋子当中走出来,这样一直持续了整整五天的时间。

    五天之后,所有人都悄悄的离去。叶离与米诺斯和密涅瓦一路,朝着离城的方向离去。

    “你们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只听米诺斯回答:“叶城主,一切都按照计划。民心已经平定了下来,百姓也基本认可了我们几位将军。”

    “妖兽团注意,不要放松了训练,这或许会是一支奇袭部队。”

    叶离回到了离城当中,便也在叶离刚准备进城,还没有踏入城门的一瞬间,突然一股危险席卷叶离的全身。

    冰冷,入股的冰冷,直接窜入脑海当中。

    叶离寻找到了这股冰冷气息的来源,心中更是不安。

    只见叶离的元神当中,那本煌家的古谱,竟然在这个时候,悬浮在空中,散发着淡淡蓝色的光芒。

    也正是这光芒,不断的刺激着叶离的元神。

    莫非,那历史的预言,还真的要应验了不成?

    便也在这时,突然一道虚幻的人影,出现在了叶离的身后,对着叶离的耳朵,发出了轻声的奸笑。

    “原来就是你,我应该感谢你少年。终于,老夫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大从天,我回来了!”

    叶离瞬间回头,也不多想,直接一拳轰了过去,带着火龙烈焰,爆裂无比。

    可惜那人影速度奇怪,没有肉身,完全是依靠元神的速度。即便如此,叶离还是感觉到了庞大的压力。

    这人的元神,不过仅剩下两三成的实力,却依旧如此的强大。若是让他恢复了,岂不是要逆天了!

    叶离吹了一声口哨,声音很响。随后就看到几道人影出现。好在已经回到了离城的范围,叶离一声令下,谢鼎就带着高手前来支援。

    “老大,这个人是?”

    “我也不知道,不过你们还是小心点。去叫那两个老家伙过来。”谢鼎派其中两个城管大队的精英回城。

    便也在这时,那道残影突然改变方向,两只手臂抓住了城管大队的队员,随后竟然没有看到他用任何的神通,那两名队员却突然浑身燃烧,瞬间被秒杀!

    “啧啧,看来大从天的人,这么多年都没有什么长进啊。哈哈,你,我很看好你。”

    说罢,那残影突然卷起了一道蓝色的旋风,元神直冲云霄,随后化为了乌有,消失在了叶离的眼前。

    谢鼎还想要追上去,却被叶离给拦了下来。

    “老大,为什么不追!这人太猖狂了,杀了我们的人,就这样跑了。”

    叶离眯起眼睛,这个人的实力很强,就算是叶离加上谢鼎也没有必胜的把握。最重要的是,那古谱,被那残影给带走了。

    两人回到了离城,这件事暂时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这是叶离的主意。

    一夜无话,叶离盘膝而坐,在元神和肉体突破了之后,叶离的修为反而是停滞不前。三清境到底是什么样,叶离连边都没有摸到。

    在冥冥虚空当中,实力才是王道,想要称霸,想要自保,实力都是唯一的标准。

    第二天一早,叶离就被急促的敲门声给唤醒,门外站着的,竟然是九卿!

    九卿满头大汗,并且气喘吁吁。见到叶离之后,立刻拉着叶离就往外面跑。

    “九卿,怎么了这么匆忙,不会是来找我喝酒的吧。”叶离哈哈一笑,完全没有意识到大从天,将要迎来一场最大的劫难。

    “叶兄,快走吧,出大事了!”

    叶离一看九卿不像是看玩笑,立刻换了一身衣服,两人也没有带其他人,朝着东边飞快的冲了过去。

    “怎么回事?”

    “简单地说,东城快沦陷了。现在除了凯撒帝国,其他的国家,已经被北城,煌龙啸完全的掌控。”

    尼玛,怎么这么突然!叶离突然想到,或许会跟昨天那个被自己放出来的残影有关系!

    两人可以说是用最快的速度前进,一路上九卿不断的为叶离解释:“就在昨天晚上,煌龙啸终于露出了獠牙。他们一支特殊的精英队伍埋伏在了北城的边境。用最快的速度直接就灭了四五个小国,然后集合在一起。只要有不服他们的,一律斩杀。”

    叶离感觉事态不妙,如果只剩下凯撒帝国的话,就算是有三位护国神兽加上妖兽团,也不可能是整个北城那么庞大实力的对手。

    想到这里,叶离直接施展脚踏乾坤,甩开了九卿,先他一步出现在了凯撒帝国!

    轰!

    一声巨响,已经修好的凯撒帝国中央博物馆轰然倒塌,一块巨大的陨石从天而降,砸在地上。

    街道上,死伤无数,不管是普通百姓也好,修炼者也好,全都或多或少带着伤。

    哭喊声,叫骂声,打斗声,战火轰鸣。

    叶离落地之后,直接一拳轰在了距离他最近的一名北城士兵身上。要认出他们太容易了,只要有牡丹花的,全都是北城的势力。

    “密涅瓦!米诺斯!”

    叶离怒吼一声,凯撒帝国已经被攻陷大半。加上他们本来在东城口碑就不是很好,其他国家归降的士兵对凯撒帝国的士兵根本就不如留情。

    “叶城主!你终于来了!”密涅瓦从高空调下,一声鹰唳,随后就看到无数的闪电劈下,炸在地面之上。

    北城的士兵瞬间被灭了十几个。

    “到底怎么回事?”

    “凯撒帝国完了,东城也完了。北城出动的势力太强了,我们根本就抵挡不住。人数和实力上,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叶离侧过头,随后捡起地上的半柄长剑,突然回身射出。

    空中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化为虚无之后,重新凝聚。竟然是六公子!

    “哼,叶离叶城主,来的真是时候啊。如今这大从天的大运,全都在我煌家,识相的,就乖乖投降,省的浪费了一条生命。”

    叶离冷冷一笑,悄悄的在密涅瓦耳边说了一两句,密涅瓦起初不同意,叶离瞥了一眼六公子身后无数的光芒,那些可都是法宝啊。

    人数上完全不够人家吃的,这时候不跑,还等着什么时候?

    叶离用力一推,密涅瓦瞬间来到高空,被苍鹰一抓,随后消失。

    “六公子,你们煌家,打的一手好算盘啊。之前不断的进攻扰乱西城,让人误以为你们要对威胁最大的西城下手,谁知道竟然已经埋伏好了,一举拿下东边。”

    “过奖了叶城主,不过放心,你的离城,很快我们就会踏平。到时候,我不会杀你,但是我要你看着你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的死去!”

    叶离冷笑一声,突然眉头一皱。

    尼玛,这话怎么好像之前听过!而且从这口气,加上六公子的气势来看,怎么样都像“那个人”

    叶离凝神定气,双目如同苍鹰的犀利眼神一般朝着六公子射去。

    六公子一点都不退让,两人面对面。叶离缓缓升空,渐渐地,叶离嘴角浮现出了笑容。

    “叶无为,果然是你啊。你就是操控煌家的幕后黑手!”

    从陷害九卿,抢夺惊鸿笔,再到故意放叶离进入鲲鹏宫,夺走宝库里面的东西,这一切都是叶无为的阴谋!

    不过叶无为的回答,却出乎叶离的预料:“不不不,你说错了,我也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真正的幕后黑手,你应该知道是谁的,叶离,好好想想吧,你的罪过的人。”

    叶离仔细的思考了一下,瞬间明白!尼玛,莫非是造化之主!他终于出手,来干涉大从天的日常了!

    便也在同一时间,大玄天之上,木屋之中,一少年嘴角带着微笑,手中棋子落定,轻轻的说了两个字。

    “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