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1034章 叶先生
    陈少让叶离稍微在客厅等着,随后整理了一下服装。 这别墅七层楼,自然装有透明的观光电梯。不过陈少没有选择坐电梯,而是直接朝着楼上走去。

    等到陈少走了以后,叶离这才仔细的打量着这间堪称顶级的别墅。能够在燕京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拥有这么一栋大别墅,而且听陈少的意思,随意的就能够送给叶离一套,这已经不算是普通的富豪。

    一楼客厅,面积大约是三百平方,连通着后院,隐约可以看到后院的花园,喷泉,还有方形游泳池。

    向上的楼梯采取的是复古新的旋转螺旋,有点老上海弄堂的感觉,不过材质却不是那么古旧。整个别墅虽然大,但是异常的低调,没有俗气的金碧辉煌,给人一种典雅,淡定的感觉。

    便也在这时,叶离突然看到了右手边酒柜当中,整个一层里面,唯一的一件黄金。

    一条金色的龙,不大不小,静静的摆在酒柜当中。

    叶离好奇的按动轮椅,移动过去。

    叶离身体里面的龙脉之力没有任何的反应,只不过对于龙,叶离如今有着本能的亲近感,不由自主的想要打开酒柜拿出来一看。

    便也在这时,一声咳嗽声从二楼的拐角传来。

    “咳咳,你就是叶离吧,怎么样,伤势恢复的?”叶离立刻尴尬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挪动轮椅转过身体。

    只见一个器宇轩昂的男人,穿着很是居家。首先就是那双特别市井的夹脚拖鞋,随后是灰色的休闲短裤。

    男子长的和陈少,同样也和叶离有七八分的相似,上身是简单的白色T恤,手中拿着杂志,身后跟着的,自然就是陈少。

    不过在外面不可一世的陈少,此刻就好像猫咪见到了老虎一样战战兢兢,似乎连喘气也不太敢的样子。

    走下楼的时候,还冲叶离眨了眨眼睛。

    叶离操控轮椅来到了大厅正中间:“陈老板。”

    “不用太客气,你能够进到我家别墅,就说明陈晨已经认可了你,大家都是一家人,我叫陈亦儒,你叫我陈叔叔就行了。”

    陈叔叔?叶离呵呵一笑,摇了摇头。陈晨,也就是陈少的真名,同样很低调。

    “爸,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起的,叶离叶先生,一等一的高手,对于我们接下来……”

    便也在这时,陈晨的母亲来到客厅,打了一下刚打算坐在沙发上聊天的陈亦儒的脑袋,一脸嫌弃的说道:“人家是客人,远道而来还没有吃饭呢,有什么先吃了饭再说,快去洗手。”

    陈亦儒可怜巴巴的对着自己的老婆做了一个鬼脸,好像小孩子一样,随后还是乖乖听话。

    叶离也不免一笑,随后同样操控着轮椅坐了过去,调节了一下高度,名义上的一家人,开始了他们的第一顿饭。

    陈妈妈做饭不能算是好吃,但是却有一种家的味道,叶离也不客气,笑嘻嘻没皮没脸的要了三碗饭,把最后一点剩菜剩饭全都吃了个干净,这才意犹未尽的说了句谢谢。

    吃过饭后,三个男人来到了二楼书房。

    说是书房,其实二楼的整层面积,全部都是书房的范围,这里除了书柜,就是书柜。各式各样的书,从古籍到现代文献,各行各业,几乎包罗万象。

    叶离心中嘀咕,不愧是叫做陈亦儒,名字中带着一个儒字,这么多书籍,除非是大学教授或者资深的学者,否则其他人,包括商人,也不会弄这么多书籍在家里。

    不过让叶离奇怪的是,这位陈亦儒陈老板,身上除了有些许的书卷之气之外,更多的,是带着一丝的匪气!

    也就是霸气!如果没有推测错,这人的双手,曾经沾满了鲜血。

    书卷之气也是后天形成,目的,就是为了掩盖住这人的杀气。难怪陈少这人一见到自己的父亲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不敢太嚣张。

    “房间门关上,陈亦儒直接就开门见山:“叶离,资料全无,无出生地,无父母,无年龄,甚至你的姓名是不是真的,都不可考证,小子,你到底是什么来头?”

    叶离冷笑一声,看来自己猜的没有错,这家伙一定是道上的大龙,这么快就已经调查清楚。不过你能够调查出来可就出鬼了,小爷在这个世界,是没有资料的。

    “这很重要吗?你查不到我的资料,也就代表着我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新面孔,这样你的对手,肯定也查不到我,而且我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你的手下,包括你的对手的手下,九成的人,都不会是我的对手,这一点,你问问陈少就知道了。”

    叶离被绷带包裹住的脸露出了一个邪魅的笑容,这份自信,就连陈亦儒都忍不住内心赞叹。

    “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陈亦儒眉毛一挑,和叶离的小动作一模一样。

    “陈老板,我不傻,我也不管你做的什么买卖,有问题,我帮你摆平,我会让你看到我的价值,这就足够了,其他的,不用知道。”

    便也在这时,陈少已经冷汗直流,自己的父亲他最清楚。他在赌,自己的家,从来没有外人进来过,就连公司的心腹,亲戚朋友,也从来没有人资格进来。

    他把叶离带回来,刚才在书房就已经被陈亦儒骂的狗血喷头的了,叶离现在又这样和陈亦儒说话,陈少当然会害怕。

    谁知道就在叶离说完,陈亦儒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年轻人,有胆识,我喜欢。好,我给你一周的试用期,如果你在吹牛,那我家的黑小二就会多出一份晚餐。如果你有实力,我给你所有你想要的。”

    “成交”

    叶离淡淡的说了两个字,脸上看不出有任何的表情。

    就在陈少推着叶离准备离开的瞬间,叶离突然停了下来,看着墙壁上的半边面具说道:“陈老板,不知道能否把你这面具送给我,我很喜欢。”

    陈亦儒轻轻点头,陈少将面具摘下,递给叶离。

    叶离还是没有能在别墅里面过夜,而是在上坡下面,一栋小一点的别墅,大概只有三层楼高,装饰同样很低调,和陈亦儒家的装潢风格很相近。

    “叶离先生,这别墅你先住着。”

    随后陈少回家去,叶离就住进了这个临时的家当中。

    一夜无话,叶离这一夜睡的很安稳,也很踏实,甚至还做了梦!要知道,叶离的元神境界还在,做梦这种事,一般是不会发生的。

    梦里面,叶离取代了陈少,成为了陈亦儒的儿子,还有陈妈妈,三人过着平静的生活。

    第二天,陈少的亲信手下当中,就多出了一个身穿深蓝色唐装,脸上挂着半边面具,眼角带着淡淡血痕,并且脸上有一道闪电疤痕的人,这个人,还坐着轮椅。

    一大早,叶离和陈少就来到了陈家所谓的公司当中。

    这公司当然只是一个皮包公司,对外宣称做的只是进出口贸易,实际上,叶离一眼就知道,这家公司的背后,是巨大的非法利益。

    公司拥有写字楼最上面二十层的所有办公室,人数不少,每天这些员工都只是做做样子,实际上不是在玩电脑,就是在聊天。

    一个挂着董事长办公室的门牌,里面只有三个人。

    陈少,陈少的贴身保镖,还有就是坐着轮椅的叶离。

    “叶离,这位是小六子,身手很不错,你是高手,你看看能不能调教一下。”

    小六子是一个拥有憨厚笑容的年轻人,剃着几乎光着的头,一身西装和他不太搭配。叶离倒是很喜欢这憨厚的小子,不抽烟不喝酒,笑的时候,露出参差不齐的微黄牙齿。

    “陈少,躲开点,别伤到你了。”

    陈少见识过叶离的厉害,但是叶离和他手下最能打,也被他父亲称为最有潜力的小六子没有交手过。

    到底谁会更强一点?

    陈少坐在沙发上,啪嗒一声,打火机刚点着火,只见这时候一阵风吹过,将火吹灭。

    随后陈少就看到小六子趴在地上,身上不断的抽搐着,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又是一声啪嗒,打火机和香烟同时掉在地上,陈少不知道如何去形容现在的心情。

    只见叶离在自己的食指上面轻轻的吹了一下,指了指脑袋:“小子,你底子不错,力量也可以,但是打架,不是靠蛮力,要用脑子。”

    叶离微微一笑,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随后移动到小六子边上,将他扶起来。

    小六子扭动了一下脖子,内伤是没有,但是被叶离一指点到,还是让他感受到了什么叫做钻心的疼痛。

    便也在这时,陈少兴奋的来到叶离身边:“叶先生,果然是高人。”

    小六子起身,一脸的敬佩,为陈少点了一根烟,陈少激动的说道:“小六子,把消息告诉给我们内部的人,从今天起,叶先生在公司,有绝对的话语权,他说的话,就等于是我说的。”

    “是,陈少。”

    便也在这时,陈少的电话突然响起了,随后一份传真就出现在了陈少的办公桌上面。

    叶离看到陈少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有难事,而且多半需要自己动手。

    “陈少,我觉得这件事,我一个人去办就好了。”

    叶离元神一动就知道了这份传真的内容,对叶离来说,不算是大事,对付一般的大汉,他们根本近身不了。光是元神攻击,就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叶先生,您一个人真的行吗?”

    “把小六子借我就行了,我们两个去,地点在哪?”

    陈少将传真递给叶离,原来不久之后有一场全球拍卖会会在燕京举办,陈家看上了拍卖会上面的几样东西,私下都打点好了,谁知道有几个不识相的势力突然冒出来不满意陈家开出的条件,要加价,否则就要去拍卖会捣乱。

    这种事叶离也不是第一次遇到,所以熟门熟路。

    “西郊,小洞湖,呵呵,我怎么觉得像是小混混打架呢。”

    “叶先生,真的不用派人吗?他们人数不少,而且都有家伙。这些所谓的老乡帮,蕴含的实力不容小觑。”

    “放心吧,下午交给我了,这一声叶先生,不是白叫的。”

    叶离脸上带着半边面具,嘴角不自觉的上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