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1035章 一群土狗
    燕京西郊,距离市区已经有一段距离,这里也就是所谓的城乡结合部。即便是天子脚下,也有黑暗的地方,西郊小洞湖,就是最为著名的一片地。

    所有地下势力约架,或者谈判,基本都在这里。这小洞湖,几乎每天都会被打捞上来几具倒霉的尸体。

    至于湖底有多少,数量恐怕已经数不过来了。

    传真上面的时间,是下午五点,傍晚时分,而叶离却早早就来了。真像叶离所说的那样,他只带着小六子作为司机。两人同时都没有携带任何的家伙。

    别说枪了,就连刀都没有。

    一路上,小六子都很沉默。叶离严重的打击了他的自尊心。自从出道以来,他就被安排在陈少的身边,摆平了道上有名有姓的高手,一双手都数不过来。

    用燕京话来说,那些老炮在小六子的手下,全都哑火了,这年轻人用自己的双手,实打实的打出了自己如今的地位。

    车子很快驶进了西郊的范围之内,距离小洞湖,还有大约二十分钟的车程。

    便也在这时,叶离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窗外的风景呼啸,淡淡的说道:“小六啊,你练武多少年了?”

    小六子谨慎的回答道:“不多不少,刚好二十年,从我懂事以来,师父就开始训练我。”

    “不错,不过你这都是外家功夫,知道为什么我一指头就打败了你吗?”

    小六子瞪着眼睛,老实的摇了摇头。

    “因为你只用了你身体的力量,没有结合周围你能够用到的能量。”

    “能量?”

    “是的,能量。”随后叶离伸出一根手指头,左手在右手食指上面画了几圈随后说道:“天地间,有很多能量可以被练武者用来借用,风水,磁场,分子,粒子,这些都能够汇聚到你身体当中,种植你自己特有的武道精神,然后使出武道神通来。”

    这当然只是修炼者最为初级的阶段,叶离的武道神通,在他成就大神通者之后,就已经转变为了空间的力量。

    小六陷入了自己的思考当中,一路开车,二十分钟之后,来到了小洞湖。

    叶离故意让小六开了一辆最普通的国产大众,不过尴尬的是,陈少手下,还真没有这么亲民的车,最后还是小六从车行买了一辆二手的。

    “叶哥,我们这么早来干什么?现在才三点,还有两个小时呢。”

    “不着急,我们慢慢等,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肯定很快就会到了。”

    便也在这时,叶离刚说完,就看到清一色的黑色车辆驶进了小洞湖,整整二十辆,并且不是同一时间进来,而是分批,停车的地点也不一样,但是下车之后,所有人都汇聚在了一起。

    时间是三点二十分不到。

    “是他们吗?”

    小六微微抬头,看着聚集在小洞湖那边的一群人,二十辆车,大概人数在上百人左右,手里暂时没有拿家伙。

    “是他们,我认识带头的那个,是什么地方同乡会的会长,联合了其他人,在燕京不算是大家大业,但是一群蝗虫,一窝蜂的上来,就连大老板都头疼。”

    叶离会心的一笑。

    这话倒是没有错。一般的商业大亨或者地下势力的龙头,反而还更好说话,因为他们知道规矩,只要是谈判好了之后,他们不会找后账。

    但是这些如同蝗虫一般,不讲规矩的所谓同乡会,那可就不一样了。

    他们人数众多,多半没有钱没有权,但是人口基数大,也不跟你玩套路,偶尔给你捣乱捣乱,你还不能抓他们。

    所以只要不是惹出了天大的事,就算是地下组织的龙头老大,都懒得管他们。

    如果用一种动物来比喻他们的话,就是非洲大草原上的土狗。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提前来了吧。”叶离太知道这群土狗的套路。他们得罪的是陈家,陈家什么底蕴,叶离一猜也差不多能够知道。

    敢惹陈家,他们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所以传真上说的五点,肯定是他们提前埋伏好之后的时间。

    时间三点四十分,在小洞湖边上,只剩下二十人不到,耳朵上都挂着耳机,蹲在湖边抽着烟。

    “叶哥,我们真的什么都不带吗?他们有一百人啊。”小六自信能够在这一百人围堵当中顺利逃脱,但是两个人打一百个,除非是电影电视的情节。

    “你怕了?”

    “那倒不是,只不过我们要赢他们,没有那么容易。”

    叶离指着湖边抽烟的几个人:“这几个只是中层,绝对不是这一次来谈判的大当家,大当家应该躲在哪个地方,最有可能的,就是车里。”

    叶离不太敢轻易的使用元神之力,上一次用了之后,就引来了枪圣那个老头,自称是这个世界的守护神。

    叶离暂时还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不敢随意的释放。

    又过了一个小时,小洞湖边上的那些个头目不知道抽了几根烟,时间差不多接近,但是叶离却一脸没事的看着路边的风景。

    小六子和叶离已经下车,不过却没有接近小洞湖,而是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这里有一些村民,不过也是见怪不怪了,每天都有死人的,也有打架的。

    叶离和小六子来到了一处农家,里面只有留守老人和小孩。见到叶离来之后,那老人家本能的警惕,拉着自己的小孩子躲在门后面。

    叶离露出了一个阳光的笑容,不过他带着面具,即便是笑,依旧让人感觉到难以接近。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叶离拿出两块奶糖。

    小孩很明显被奶糖所吸引,那老人家一把抓过小孩,重重的关上了门。

    叶离尴尬的笑了笑,叹了口气:“现代人都这么警惕了,我还想进去喝点茶呢,时间还早。”

    “不早了吧叶哥,还差十分钟。”

    “不,还差的多,我不准备准时过去,拖得越久,他们的心就越发的烦躁,怒气也就更加的高,战斗力可能会更高一点。”

    “啊?”小六子不可置信的看着叶离,两人单挑一百多个,还要让人家怒气值满,战斗力爆炸,这不是找死吗?

    “只有在他们最嚣张的一瞬间打压气焰,以后他们才会乖乖的。”

    小六站在叶离的身后,两人一直等到太阳快落山,连小六这样心性沉稳的人都快有点等不了了,而叶离依旧是看着远方。

    时间,六点三十。

    在小洞湖边上抽烟的二十多人终于将手中的香烟丢掉,骂骂咧咧的朝着车子走去,同时对着耳机里面说了一些什么,随后拿出手机。

    大概过了五分钟,小六的电话就响了,是陈少的。陈少显然感觉到丢了面子,大骂了一顿,随后叶离示意小六将电话给他。

    “陈少,放心,肯定摆平。”啪,叶离主动挂掉了电话,看的小六心惊肉跳的。在陈家,除了大老板陈亦儒,谁敢这么做啊?

    “走吧小六,过去。”

    小六推着叶离,从小山坡上面下来,路过一辆蓝色的福特,叶离瞥了一眼里面,一男一女,车子以某个频率稳定的震动着,不用想都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不过让叶离惊讶的不是这女子的身材极品,而是那男人。

    竟然和叶离对视了一眼,不屑的嘴角上扬,叶离回应他的,也是一个微笑。

    随后叶离在小六的帮助下,来到了小洞湖唯一连接东西两岸的木桥上。

    便也在这时,准备离开的二十多人看到了叶离,确切的说是看到了叶离身后的小六,骂骂咧咧的直接冲了过来,手上拿着家伙,清一色的木棍。

    两边在桥上第一次相遇,同乡会那边为首的大汉大约有一米九的身高,气势了得,不过叶离一看就知道,这是雏。

    所谓的雏,当然不是那方面的,而是这人虽然气势了得,但是手上没有沾过鲜血,没有杀过人,身上不带有一点的杀气,唯有怒气。

    “六哥,好久不见啊。”这大汉虽然嘴上尊敬,但是表情却是不屑。只见大汉抬起左手,上面只剩下三根手指。

    “六哥可还记得我这手?我还得多谢你赐给我的外号。”

    “三指,你自己做事不上道,得罪了陈少,那叫做活该。我做我该做的事情,今天你要是不识相,我让你变一指。”

    小六子的气势瞬间不同,和私下里憨厚的年轻人完全联系不到一起。这一点,叶离也发现了。叶离和小六子交手的时候,小六子的气势,就好像猛虎一般。

    一头猛虎,面对一群土狗。

    “小六你别太嚣张!今天要是不让哥几个满意,信不信你们走不出这小洞湖。”

    小六冷冷一笑,脸上写满了不屑。便也在这时,叶离终于抬头,看了看这位三指大爷,随后笑了笑,露出了一个极其阳光的笑容。

    “三指哥是吗?说出你的条件,怎么样你们才会合作?”

    叶离突然开口,三指倒是没有想到。小六,在道上一般识相的,都尊称一声六爷。谁都知道这位六爷是陈少手底下的第一打手,是练过的,一般三五人连近身都没有办法。

    能够让叶离站在他身后,这个面具男恐怕没那么简单。

    “你是谁?”

    叶离还没有开口,小六便说道:“这位是叶哥。”

    “叶哥是吧,我们也很简单,陈老板要的东西,我们按理说不应该抢,不过我大哥也看上了那件宝贝,你们出的价,确实少了一点。”

    “放屁,陈少已经给了你们三千万,你还想要多少?”

    要不是看叶离在这,小六子估计已经上去掀翻了这位三指大爷。就他这样的人,小六一个可以打十个。

    “六爷,话不能这么说,一分钱一分货,我们大哥也不是缺钱的主,没钱的话,咱就公平竞争得了。”

    三指脸上明显的写满了“吃定你”三个字,就是知道不管加多少钱,只要不是太过分,陈家肯定出的起。

    便也在这时,叶离阻止了激动的小六,轻轻说道:“加多少?”

    “这个嘛,我大哥说了,至少再加一个零。”

    小六已经按耐不住,再加一个零?三亿!这已经不是小数目了。

    “行,我答应你,你过来。”

    三指看叶离一个坐在轮椅上的人,腿脚不便,再厉害能厉害到哪里去?

    等到三指低头靠近叶离的时候,叶离突然雷霆出手,单手抓住了三指的肩膀,随后五指成爪,一路从肩胛骨向下滑到手腕,用力一扭。

    “啊!”杀猪般的声音。

    只见三指的整条胳膊,以一种极其怪异的形状扭曲着。

    “加钱可以,但是你们今晚都要在湖底过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