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1442章 座上客卿
    叶离大概了解这所谓的剑皇是什么水平,心说玄空界不愧是用剑的一界。 剑皇一出,在场的人无一不是面色凝重,同时,都绝对的认为,叶离这一次死定了。

    便也在这时,只听玄止负手而立,站在剑皇的前面:“芈火,这剑皇阵,乃是我们悬空界第一大界,没有人可以破。你若是现在服软,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否则……”

    话音还未落,便传来的叶离的狂笑:“哈哈哈,不必了!”叶离一抬手,双指合并,指剑悄悄的形成。

    “小爷自信剑法不错,正好领教领教你们。对了玄止,记住你的承诺,若是我破了剑阵,你们玄家,可是要奉我为座上宾,别忘记了。小爷今天让你们看看,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剑道巅峰!”

    叶离突然怒吼一声,腾空而起,来到了巨大的化形剑皇面前,全身的汗毛张开,吸收天地灵气,同时调动体内的造化之力,汇聚到了两根手指。

    一瞬间,一道金黄色的光芒,连接着天地。

    叶离的头发被狂风给卷起,两鬓的斑白,显得有一种特殊的气质。

    剑皇原本缥缈的身影,在叶离狂风之下,显得更加的虚无,好似随便一碰就会立刻消散一样。玄止面色凝重的看着叶离,低声自语道:“这力量,难道是他?”

    “当家的,这个芈火的气势,好像是当年的那个男人啊。”

    欺落雁脸色同样难看,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芈火,让他们措手不及。就连一直以大局观高深莫测的欺落雁,也不得不承认,叶离的出现,完全破坏了她的上位计划。

    “不能,那个人听说已经被他徒弟干掉了。现在的造化之主,就是他徒弟。不可能是他的。”玄止不断的摇着头,好像很害怕一样。

    叶离气势越来越足,只听那个剑皇说道:“哼,在本皇面前耀武扬威,你的剑道,不堪一击。”

    “哦?是吗?那小爷今天教你一招,剑道巅峰。”

    叶离话音刚落,整个人就好似一柄天剑一样,连接天地。玄空界天地间所有的剑意都汇聚到了叶离的两根手指之上。

    金黄色的长剑,有形,却又好像无形。

    便也在这时,叶离猛地从天空冲了下来,就在剑皇的面前,落地,身体向前倾,手指尖,剑意无穷。

    落地之后,叶离的身边开始慢慢的安静下来,灵气的暴动都开始平和。叶离站起身来,拍了拍手,指剑指着玄止:“别忘了你的承诺。”

    说罢,叶离转过身,腾空而起,不再去管那个什么剑皇,而是来到了大殿之上。众长老大惊失色,纷纷的后退。

    叶离先是对着玄方和玄乐微微一笑,眨了眨眼,随后对着长老团说道:“你们不是喜欢叫吗?叫啊,继续叫啊。不是要看小爷的笑话吗?笑啊,为什么不笑?”

    长老团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剑皇明明还在那里,这叶离怎么就如此嚣张的跑到长老团面前耀武扬威来了?这小子疯了?

    不过就在这一瞬间,叶离闭上眼睛,打了一个响指。便也在同一时间,剑皇的整个身体化为了无数的碎片。这些碎片,变成了比起剑气来说,还要更强悍几分的,剑意。

    “天啊,是剑意!这是剑道最为巅峰的宗师才能够领悟的剑意啊!是谁?哪个大人物降临了?”

    “不可能,我们玄空界还没有谁领悟,一定是外来进攻者!快,别看着了!”

    这些长老们还以为有外地入侵,大惊失色。谁知道下一秒,他们的下巴就掉到了地上。剑意朝着叶离的身后飞了过来。

    叶离抬了抬食指和中指,剑意汇聚到了叶离的指剑当中,被尽数吸收。

    “不用紧张,这剑意,是小爷的。”

    叶离话音刚落,不仅是剑皇再也不见,就连玄止插在地上的那柄长剑,也化为了乌有。

    玄止经过了刚开始的震惊之后,好歹是一家之主,镇定下来后,倒飞上了宫殿的前方。

    叶离也不客气,很嚣张的抬着头:“怎么样?小爷这实力,够保护你们家公主,玄乐了吧?”叶离故意在公主的字眼上加重了音,提醒所有人,玄乐,是名副其实你们玄家的公主,而不是一个有罪的外人!

    “我言而有信,都听好了,以后这位芈火先生,就是我们玄家的座上宾,见他,如同见到我一样,不得无礼,听到没有?”

    “当家的!”

    欺落雁当然是第一个反对。她好不容易才爬到了今天的位置,这个什么芈火,才过了一天,地位就已经比她高了,她辛苦了这么多年,未免也太不公平了一点。

    “不必多说,我自有打算。”

    欺落雁看到玄止的脸色,她也不敢多说什么,对着叶离哼了一声,随后赌气的离开了。

    叶离也不管她:“好了,玄止老哥,现在我可以带玄乐公主,去她该住的地方了吧。你的考验,我可是完成了。”

    玄止吩咐了手下,随后带着叶离,玄乐还有玄方,三人离开了大殿,来到了后院。

    玄府本来就很大,就算从前厅到后院,也花费了好久的时间。带路的这个护卫长,面无表情,对玄方的态度还算是恭敬,倒是对叶离和玄乐爱答不理的。

    终于过了好久,来到了一栋大院子前面:“玄方少爷,这里就是了。已经有人打扫完毕,东西一应俱全。若是有什么需要,随时找我。”

    玄方微微一笑:“多谢将军了。”

    “少爷客气。”

    临走之前,那护卫长还特意回过头深深看了一眼叶离和玄乐,嘴里嘀咕了几句,这才离开了叶离的视线。

    “叶离,我猜不出今晚,欺落雁那个女人就要拿你开刀了。”

    叶离大摇大摆的坐在大厅里面的座位上,屁股贴着椅子转了一个圈,拍了拍扶手:“你看,你叔叔对我可真不错。这家具,还有这房子,应该算是不错的吧?”

    “这房子,以前可是专门送给客卿的,后来我们家的客卿,在上一次战斗中,全部都死了,也就空了出来。你是这么多年,第一个住进来的人,你知足吧。”

    便也在这时,玄乐突然抱着头,蹲在地上,脸上露出了十分痛苦的表情,不时的还喊叫几声。

    “姐姐,姐姐你怎么了!”

    玄乐只是呜呜的哭着,没多久便泪流满面,直接推来玄乐,朝着房子外面跑了过去。

    “叶离,你还看什么,快把姐姐找回来了!”

    叶离没有动,而是静静的站在原地,突然对着玄方说道:“玄方,得罪问你一句,你母亲,还活着吗?”

    玄方本来已经冲出去的身体,瞬间停了下来,瞪大眼睛的看着叶离,突然揪着叶离的脖领子:“你什么意思?你知道的,我的铠甲,是我母亲的遗物。你问这个问题,是在侮辱我吗?”

    叶离突然冷笑一声,推开了玄方:“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的母亲,根本就没有死,而且就在你们的身边。”

    叶离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叶离感觉到了一股,和玄乐非常亲近的气息,并且是女性。除了她的母亲之外,没有别人能够散发出这种气息。

    而且不管什么,都躲不过叶离的造化之力和元神。

    “不可能!当年一战,我亲眼看到母亲去世,父亲疯癫,最后退隐。叶离,你到底什么意思?”

    叶离嘿嘿一笑,指了指远方:“快去找你姐姐吧,别忘了,还有欺落雁在,她很有可能拿你姐姐作为要挟。”

    玄方这才意识到不对,也不管叶离,直接飞奔而去。

    叶离重新坐在了椅子上,低着头思考:“不会这么狗血吧?不过也说不定,越大的家族,就越有这种事情发生,小爷也不是第一次见识到了。”

    叶离暂时还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推断。但是刚才,让玄乐头疼的那一股气息,确确实实和那个女人很像。

    便也在这时,叶离突然站起来,战意无穷。

    不多时,一群黑衣人,包围了整个院子。不断的有黑衣人从外面走了进来,拿着长剑指着叶离:“就是你杀了我们的成员吗?”

    影舞者?好家伙,欺落雁还真是了不起,能够调动这么多的杀手。

    “就是小爷,有事吗?”

    “没事,取你人头而已!”

    为首的一个人直接暴走,气势如虹。他的剑法,和其他人不太一样,角度刁钻,力量不强,但是却有一股阴劲。

    用剑之人,多半以剑法横行,而这个人,毫无章法可言,完全就是一副我就要拿剑抡死你的样子。

    叶离一时半会适应不了,在大厅当中,一个翻身,躲在桌子后面。

    咻咻咻!

    桌子上插着匕首飞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

    尼玛,还有埋伏,看来这玄空界还真是不好混啊,小爷是不是太跳了一点?

    叶离继续躲避着,那为首的黑衣人步步紧逼,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出现在叶离的面前,一剑突然出手,竟然划破了叶离的衣服。

    叶离大吃一惊,好家伙,这人用的是什么步法,竟然能够躲避开小爷的视线和感知力?

    话音刚落,那黑衣人眼神里面闪过了一丝的得逞,随后不进反退,来到了门口,一挥手,所有的黑衣人竟然纷纷撤退。

    “想跑?给小爷留下!”

    叶离嘿嘿一笑,指剑合并,一指破天。那黑衣人也没有躲避,而是冷笑一声,丢出了几柄飞刀。飞刀在空中集合,汇聚成了一个盾牌的样子,竟然挡住了叶离的剑意!

    轰!

    一声爆炸,黑衣人消失不见,就好像没有人来过一样。再加上叶离的这栋房子,那些普通护卫,是不会管这些客卿的死活,自然也没有人来保护。

    叶离皱着眉头,捡起地上的其中一柄飞刀,上面画着一个奇怪的图案,叶离暗暗记了下来。

    没过多久,玄方抱着玄乐回到了叶离的面前:“怎么回事?”

    叶离微微一笑,没有说话,而那些飞刀,也被叶离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