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1444章 掉入陷阱
    慕容念非常的宠这个锻造炉里面的小鬼,叶离不得不往歪处想,这两个人绝对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慕容念一脸慈爱,时不时的还给那个昵称叫做顽童的小鬼擦汗,喂一些剑气之类的资源。

    顽童一脸不耐烦,但是嘴上还是照样吃着,活脱脱就是一个顽皮的熊孩子被父亲抓到的脸。叶离也就默默的看着这两个奇人你来我往,不打扰到他们。

    “好了顽童,你赶紧进去。要是被其他的铸剑师发现,又有皮肉之苦了。”

    顽童做了一个鬼脸,还对叶离吐了吐舌头,假装凶狠的说道:“哼,等小爷爷我闭关个几十天,在回来找你算账。”

    说罢,顽童对着叶离举起了自己的小拳头,这才乖乖的回到了锻造炉里面,在没有出来。

    慕容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一脸的尴尬:“对不住了芈火先生,这顽童被我惯坏了,经常捣乱。他还以为你是那些普通的铸剑师,想要抓他。”

    叶离摆了摆手,他一个这么牛叉的人物,至于和一个小小的剑灵生气嘛。

    “不碍事,这小子还挺有意思的。对了,你和顽童怎么关系那么好?还有,慕容先生,我看你的实力也不差,这铸剑的技术,至少应该有银色级别以上,怎么还在这锻造炉的底层?”

    说道这里,慕容念脸上闪过一丝惭愧和不甘,双拳紧握。这个动作被叶离捕捉到,叶离也不懂生死。

    “说来话长啊,芈火先生,叫我慕容就可以了。称呼我先生,实在是不敢当。不介意的话,我便取两坛酒,与芈火先生来一个夜谈如何?”

    “求之不得。”叶离拱手作揖,随后两个人走出了锻造炉的范围,来到了外围,一个小小的湖泊边上,风景甚是不错。

    平静的没有一丝涟漪的湖水,倒映在湖水里面的月牙,还有树林婆娑,一切都显得如此的安静祥和。

    “慕容,我如果没有猜错,你来自于华夏,可对?”

    叶离也不客气,直接抱起一坛子的酒,一饮而尽。这酒烈的烧喉,但是沉淀了之后,却有无穷的酒香,让人回味无穷。

    “哈!好酒啊!我叶离喝了那么多酒,就你这坛子算的上是真的好。”

    叶离擦掉了嘴角的液体,而慕容念听到了叶离无意间暴露的身份,愣愣的看着叶离。

    叶离似乎意识到自己说漏了什么,不过内心却对这个叫做慕容念的家伙,产生了一丝深深的信任。虽然说他是个瞎子,用黑布蒙着眼睛,看不到叶离的长相,但是这样,反而让慕容的心,更加的纯净。

    “芈火大人,你说你……”

    “我觉得你很有诚意,所以我也不隐瞒你。芈火不过是我用的化名,我这身皮囊,也不是我原本的样貌。小爷名为叶离。”

    说罢,叶离化为了自己的模样,重新坐在了湖边。

    “叶离?难道就是九藏界最近盛传的,即将巅峰九藏界格局的那个大人物吗?天啊,我慕容何德何能,能够与叶离大人把酒言欢,真是三生有幸啊!”

    慕容念显得有一些激动,用颤抖的手举起了一坛子酒,学着叶离的模样,一饮而尽,畅快淋漓。

    “慕容,我都不和你客气,你还和我客气什么。你要么就叫我的名字,要么,你就和我那帮兄弟一样,叫我叶哥,随你喜欢。但是你要是加上大人两个字,我叶离立刻掉头就走。”

    “哈哈哈!叶离兄,这样我是不会和你客气的。”

    两个人的气氛融洽,而叶离却完全没有发现自己身上的异样。从他衣服的胸口处,突然爬出了一只尘埃大小的小虫,完全不起眼。

    而这小虫的眼睛,竟然滴溜溜的转着,触角不断的摆动。

    在玄府后院,深闺当中,一片黑暗,坐着一个女人,不是那欺落雁还会是谁?

    “主人,没想到这个芈火,竟然就是那传闻中的叶离!要不要我们立刻围剿了他,传闻他可是有着阴阳造化神器,威力无穷,而且蕴含着造化之力。有了那东西,主人您必定更上一层楼。”

    欺落雁脸上收起了端庄和优雅,取而代之的,是无边的阴狠和杀气。一双白皙的手,血红色的指甲,足足有十厘米以上那么长。

    “哈,好啊,得来全不费工夫,叶离竟然自己送上门。先不要太明目张胆的搞他,暗地里时不时的提醒一下就行。我要用叶离,彻底的消除玄方在玄家的地位,将他赶出门去!”

    “可是玄方背后的那老东西……”

    那黑影半跪在欺落雁的前面,欺落雁端起了酒杯,里面同样是血红色的液体。轻轻的抿了一口,欺落雁的嘴角还残留着血红。

    “那老东西,也是时候送他上路了。如今有了叶离,他便没有了利用价值。反正是废物一个,只是你帮我想一个借口,不然玄止那家伙必定暴怒。”

    “不如,嫁祸给那叶离,再以叶离,驱逐玄方和玄乐。”

    欺落雁想了一下,突然嘴角浮现出了诡异的笑容,一拍手:“不错,这个计策,一石二鸟,我喜欢,哈哈哈。”

    笑声回荡在整个漆黑的大殿当中,而这个地方,谁也不知道在哪里,包括玄家的家主,玄止。

    叶离和慕容念在湖边夜谈了一整个晚上,一直到早上,慕容念才回去铸剑,而叶离也通过夜谈,知道了慕容念在玄家尴尬的地位。

    有天赋,有能力,却因为是外来人,而被欺压了千年。也亏的是慕容念心性成熟,换做是叶离,早就造反了。

    一代天才铸剑师,小爷不会放过你的!

    叶离看着慕容念的背影,嘴角浮现一丝笑意,不过这笑意,是善意的笑。

    便也在这时,突然从天边飘过一只纸鸢,缓缓的落在了叶离的手掌心,上面写着几个字:“金色山顶,第三间,老夫等你。”

    这字是用手写的,刚劲有力,同时带着几分的沧桑。叶离眉头一皱,看着巨大锻造炉边上的山峰,还有山峰顶上的那象征着绝对权力的金色锻造坊。

    何方神圣?要小爷亲自上去?好大的谱啊,小爷就去会一会这家伙。

    叶离腾空而起,朝着山峰之上飞了过去。便也在叶离离开之后,叶离脚下的地面,又钻出来几条小虫,触角还是一样的触碰。

    随后便从那湖泊的底下,冒起了气泡,几个黑衣人钻了出来:“上钩了,准备动手布阵。不求杀了他,只要干掉那个老家伙就行。”

    “是!”

    几个人再一次潜入湖底,消失不见。至于叶离,还没有一点戒备的掉到了人家的陷阱当中。

    玄府大殿之上,玄方,玄乐,还有长老团,趁着叶离在锻造炉那一边,开始审问玄乐。整个过程,是欺落雁在主持,而玄止,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一样。

    “玄乐,你知道你自己的身份。不是我们不相信你,不过当年那个人大闹我们整个玄空界,这件事情,你也是知道的。”

    玄乐没有说话,默默的点了点头,不时的看向大殿外面,彷佛在期盼叶离能够出现一样。

    “婶婶,我姐当年是被掳走的,这件事情和她没有关系吧。”

    “没有关系?因为她,我们玄家死了多少人。玄方,你年龄还小,不能分辨是非。我理解你和玄乐的感情,不过我们玄家,再也经不起当年那样的折腾了,你知道我的意思吧?”

    玄方始终是弯着腰低着头,不过眼里已经闪过了一丝的凶狠。这不是明摆着在赶人走嘛,而且欺落雁知道玄方和玄乐的感情。

    玄乐走了,他玄方不可能还呆在玄家,到时候,整个玄家还是落在了外人的手里面。

    “那婶婶的意思是?”

    欺落雁微微一笑,起身竟然拉着玄乐的手。玄方这下不干了,想要动手,便也在这时,玄止轻轻的一抬头,玄方的动作便停在了半空中。

    玄止这才又闭上了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玄乐,这么多年,你也辛苦。但是我们玄家上上下下,里外有无数的人,我们必须要做出姿态。人在其位,不得不做出牺牲。你也是玄家的人,为了家族,只能牺牲一下你了。这里有足够的资源和你叔叔给你的神器,拿着,永远不要回来了。”

    玄乐还是一言不发,默默的点了点头。玄方双拳紧握。在玄家,他只是一个失势的少爷,连那些护卫都看不起,更不要说有什么死忠了,连朋友都没有。

    想要翻盘,除非依靠叶离!

    而叶离,此刻已经飞到了山顶之上。刚来到山顶,叶离就感觉到了两股非常强大的气息直接盯上了自己。

    尼玛,怎么这么奇怪?这两股气息,是从第一,第二间传出来的。至于第三间,也就是纸鸢上面写的地址,却丝毫没有动静。

    叶离来到了金色的锻造坊,第三间。这门口竟然已经有了蜘蛛网,看上去就好像已经废弃了一样,和前面两间完全不一样。

    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便也在这时,叶离听到了屋子里面,传来叮叮当当打铁的声音,叶离毫不客气的直接推门进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昏暗的房间,有微弱的炉火正在燃烧。

    一个穿着破旧衣服,满脸皱纹的老头子,正在勉强的打铁。他面前,是一柄生锈的长剑,看上去就知道这剑,已经炼废了,而他还在不断的敲打着。

    “老人家,是你找我?”

    那老人家也不理睬叶离,而是继续打着铁。叶离在边上看了好久,终于没有了耐心。就在老人下一锤子砸下去的一瞬间,叶离手掌摊开,挡在了锤子的下面。

    “小爷问你话呢,你找我来干什么?”

    老人突然抬起头,一双眼眸,竟然是昏黄色,看着叶离,明明没有什么元神攻击,叶离却觉得浑身一冷,好像浑身上下,都被看透一样。

    叶离背后已经被冷汗浸湿,尼玛,这老头,好强的气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