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1449章 锻造炉山顶
    叶离唯一觉得奇怪的一点,就是慕容念这个人,真的只是因为外姓,而被排斥的吗?铸剑师是锻造炉的核心,锻造炉又是玄家的核心。 这么说来,慕容念不得势,也是正常的。

    但是叶离转念一想,欺落雁从一开始,也不是玄止的女人,但是她都可以一步一步的混上去,而慕容念,几千年了,还在锻造炉的最底层,这本身就不符合逻辑。

    “慕容,你是铸剑师里的天才,我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你对于剑,或者说铸剑的执着。但是为什么你……”

    叶离欲言又止,怕伤害了慕容念。

    慕容念微微一笑,在黑布下面的眼角,突然眨了一下,转过头:“为什么我还在底层混,甚至做着普通工人的劳动,不被人待见,见到我,就好像见到了空气一样,对不对?”

    叶离咋舌,这个慕容,还真是直白啊。

    “其实也没有什么原因,我在山脚下,只是因为,我自己不愿意上山。上山了,就没有照顾顽童,他会被杀掉的。”

    顽童,那个剑灵小鬼头?

    “你为什么那么照顾他?他只是一个剑灵而已,锻造炉里面的剑灵,何止千万啊。”

    “因为顽童,和我很像。而且顽童,是唯一能够在神火的燃烧之下,还能够活下来的剑灵。他已经超过了灵的层次,他已经接近于……‘神’了!”

    慕容念说道顽童,嘴角始终带着微笑,这种感觉……怎么说呢,就好像顽童是慕容念的亲人,或者说,是他铸造出来的杰作一样。

    剑神,呵呵,这个名头要是被众神殿知道,一个小鬼头,竟然能够被称之为神,他们肯定气炸了。

    便也在这时,玄易少有的走出了屋子。同一时间,正对着玄易屋子的对面山峰,那个从来不曾打开的金色锻造坊的门,在这一刻也开了。

    而在玄易屋子的后面,那座山峰上,同样是金色的锻造坊,同样开门。

    随后两个穿着着同样款式衣服的老头,负手而立,对着玄易招了招手。

    “你们两个老东西,既然出来了,就过来叙叙旧吧。”

    两个老头腾空而起,落在了玄易的身边。叶离饶有兴致的看着三个老头子叙旧。其中一人,慈眉善目,看上去比起玄易不知道年轻了多少岁。胖乎乎的,加上一双眯眯眼,笑起来还有酒窝。花白的头发,添加了一丝的喜感。

    另外一个就不一样了,年轻时候,一看就知道是一方霸主。国字脸,一双眉毛即使到了这个年龄,还是很浓密,头发也还是黑色的。

    浓眉大眼,并且不苟言笑,一副高人的姿态。

    “哎哟哟,玄易,多少年了,你终于出关了啊?”

    “妈的,老子早就出来了好吧。”

    那慈眉善目的老头稍微瞥了一眼门口的几个人,最后把目光放在了叶离的身上,随后转瞬即逝。

    没错,就是他们两个!自己之前感受到,异常强大的气息,就是这两个老头的!尼玛,玄空界还有这么厉害的高手吗?

    这气息,深不见底,叶离只有面对造化之主的时候,才有这种害怕的感觉。难道他们……和造化之主是同一个水准?

    叶离知道,这两个人就是玄家的顶梁柱,真正的倚仗。而一般这种隐士高人,除非是大战争,或者家族要灭亡了才会出来。

    “你输了,玄易。”

    那个不苟言笑的老人还是面无表情,玄易苦笑:“玄翊啊,不用这样吧。几千年了,久别重逢你就揭我老底,我儿子女儿还在呢。”

    “让我来看看,当年的小丫头,玄乐,都长这么大了啊!这么多年,可是委屈你了,还有玄方,大小伙子一个,实力还挺强,前途无量啊!”

    慈眉善目的老头子说话也很是温柔,抚摸了一下两个人的脑袋头发,只听玄易说道:“玄栩,你也是的,非要逼我出关是吗?”

    玄栩,玄翊?这两个人莫非是兄弟?不过看他们的样子,长得实在是不像,再加上他们的气势,简直就判若两人。

    “这位是……”

    玄栩看着叶离,一脸笑意,让叶离连警惕的心都提不起来,而叶离的内心在告诉他,玄栩这样的人,更是深不可测。要是叶离和他打起来,死的一定会是叶离。

    “这位是叶离,那个传闻中的魔头,哈哈,不过这魔头,实力太差了。”

    叶离暴跳如雷,要不是慕容念拉着,叶离就要去和玄易老头单挑去了!

    “你个老匹夫,小爷忍你很久了。你之前危机关头睡觉就罢了,现在还在诬陷小爷,还瞧不起小爷!”

    “就瞧不起你,怎么了?你能奈我何?”

    玄易哈哈一笑,甚至还对着叶离勾了勾手指,很是挑衅。

    “叶兄!冷静啊!玄易大师的性格就是这样,你不要当真就好了!”叶离推开慕容念:“这个老不正经的东西,只会装神弄鬼,小爷怕他?”

    “是吗?”

    玄翊脸上一变,眉头更加的紧锁,突然迈出了脚步。这步法虽然很忙,但是叶离却惊讶的发现,只是自己看到的变慢了。

    换句话说,这个玄翊老头控制了周围的时间,随后就是玄翊瞬间出现在叶离的身边。他没有用任何的兵器,而是和叶离的指剑一样,双指合并。

    眼看就要刺进叶离的心脏,玄翊老头杀气腾腾,这一招一看就是来真的,不是闹着玩。

    叶离吓出了冷汗,凭他现在的身体,挨一下就得死,而且人家还不手下留情,更是死的连灰都没有了!

    便也在这时,叶离一个弯腰,向前化形了半步,一个侧身,后背贴在玄翊的山上,同时手指抵在玄翊的下巴上。

    “试探小爷,小心翻船了。”

    玄翊冷冷的盯着叶离,便也在这时,叶离突然看到自己的手指头,自己在动,而且食指和中指,一前一后,越分越大,好像被人控制住一样。

    叶离一咬牙,原本就已经不多的造化之力祭出,解除了一切的限制,并且开始反击。

    好啊,不是要试探小爷嘛?小爷将计就计,跟你拼了!

    叶离气势凶猛,盖过了玄翊,而就在叶离的拳头冲刺,对着玄翊脸颊的一瞬间,叶离只感觉到被一股冷水泼在了身上,全身冰冷。

    随后叶离眼前,出现的是玄栩的那一张笑脸。他的手掌摊开,肉呼呼的掌心,包裹着叶离的拳头:“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呢,是吧?有朋自远方来嘛,一言不合就要毁了对方,何苦呢。玄玄翊你说是不是?”

    玄栩和玄易都给了叶离台阶下,叶离哪里还能够有不下的道理。

    “前辈,得罪了。”

    “恩,还算是有一点真才实学。”

    玄翊打着圆场,便也在这时,从天边飞来一只小鸟,停在了玄栩的肩头之上。玄栩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而玄方偷看到信的内容的时候,颇为震怒!

    “好你个欺落雁啊!对外宣称,竟然是玄止自己练功走火入魔。父亲,我们玄家,真的要完了!”

    “你们两个怎么看?欺落雁肯定会派人来取钥匙,她不可能会放着锻造炉这么大一个资源不控制在她手里,且要小心啊。”

    话音刚落,天色开始改变,不远处是火烧云的光芒,再远一点,出现的是紫色的光芒,好像有人在练功一样。

    “好像不对劲啊?”

    叶离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转过头看着玄易。玄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只负责铸剑和炼剑,其他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老头子,不对劲,太不对劲了。这气息,分明是血腥味啊!如果欺落雁家家伙……”

    叶离不敢想下去,拉着慕容念,朝着山下飞了过去。

    “什么事啊叶兄,这么着急?没事,人有三急,我理解的。”

    “你理解个屁,你没有闻到吗?很浓郁的血腥味,想必是欺落雁刚上台,要扫清障碍,就拿玄止的手下开刀。

    到了山下,锻造炉周围,一片惨状,惨叫声此起彼伏,叶离和慕容念躲在一个角落里面,静静的看着

    只见一群脸色狰狞的黑衣人,正在进行一场屠杀!玄止的那些亲信,还有锻造炉的锻造师,没有一个幸免于难,被灭口了之后,那些黑衣人交头接耳。

    “给小爷去死!”

    叶离实在看不过去,这才突然雷霆出手,想要灭了这些杀人魔头。

    “是叶离!快抓住他!一部分离开,回去禀告各位当家的!”

    “好!”

    小弟一路小跑了回去,便也在这时,叶离强忍着伤痛,再一次祭出生死狂刀。神火轰的一声,将周围炸的粉碎。

    轰!

    叶离退后两步,而那个影舞者的小头领,毫发无伤,甚至还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手掌:“不可能,你的肉体!怎么如此坚硬?”

    尼玛,这也叫坚硬啊?这可是小爷平日里不到一半的肉体实力啊,而且还在恢复当中。

    “小爷就是要坏欺落雁那个婊子的计划!你们杀了人,自然要偿命吧,小爷送你们上路!”

    二话不说,叶离直接施展脚踏乾坤,瞬间出现在了黑衣人首领的前面,指剑抵在他的下巴上:“说,现在外面什么情况?”

    那黑衣人首领本来宁死不屈,叶离只是轻轻的在他身上点了几下,这都是奇痒难忍的穴道。被点了之后,身体会巨痒难忍。

    那黑衣人首领扭动着他的身体,可惜被一个大爷给拦了下来。

    慕容念一只手掌按在了那黑衣人首领的心脏:“想活命,说话。”

    “说……我都说行了吧?”那黑衣人首领这才开口:“女王大人让我们在玄空界务必要找到你的尸体,还有玄易的尸体。”

    便也在这时,叶离嘿嘿一笑,不过实际上,叶离已经完全没有力量对付,哪怕是一个小鬼,现在碰叶离一下,叶离都会不自居的倒了下去。

    尼玛,不对啊,小爷的脚,怎么感应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