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1525章 对局棋中
    叶离不知道为什么,对着棋盘倒是很感兴趣,而且对这个模拟棋,也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既然这个老王要和自己赌一把,小爷就陪你赌一次!

    要说叶离在赌界,还真没有怎么失败过。不管是面对哪一个高手,叶离到最后都能够赌赢,更何况这个老王了。

    “好,小爷和你赌一次。输了,你就任凭我宰割,若是你赢了,我且放过你。”

    老王好像很是自信,嘴角微微的露出了一个笑容,随后拉着叶离的手,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方法,将叶离带进了这棋盘。

    棋盘上,这一次改变了样子,不再是高山之上,而是以一条宽阔的大河为分界线,两人站在了河道的两侧,距离大概也就一千米左右。

    便也在这时,只见老王突然张开双臂,缓缓的抬起了手来。叶离看到脚下的大地开始撕裂,随后竟然从大地之下,渗出了血红色的液体。

    随后连大地的颜色都开始改变,变为了白色和蓝色相间,那条大河还在,只是周围,好像来到了天空和云朵之上一样。

    血红色的液体,在云端之上,交叉,组成了总共九十个点,而叶离所在的中心位置,更是出现了一个类似米字型的九宫格!

    这尼玛不就是象棋么?把象棋的棋盘当做是战场,这个老王倒是有点意思啊,不过既然是下棋,那你可真就完了!

    老王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叶离一抬手,最前排就出现了五个红色的士兵,每个人身穿着重型的步兵铠甲。

    老王头手执黑子,五个相同样式的卒子正对着叶离的士兵。

    “老王头,跟小爷下象棋,你没事吧?”

    “当然没事,不过嘛,嘿嘿,叶离,你要小心了,我的技术,可从来没有输过。”

    “彼此彼此。”

    两个人交换了几句狠话,随后棋盘山陆陆续续的摆满了三十个标准的棋子,少了两个,是因为叶离和老王,分别充当了主帅和主将。

    既然你让小爷打先手,小爷也就不跟你客气了!

    叶离伸出两指,控制着红炮,最常规的开局,当头炮,叫中兵。叶离的打法,也符合他自己的风格,就是跟你玩硬的,用最猛烈的进攻,让你毫无还手的余地。叶离甚至已经想好了下一步的应对方式。

    叶离的脑域当中同样有一个棋盘,正在模拟和老王的这一盘棋,无数种推演。

    可惜老王这个人,真是无法用最普通的想法和标准来判断。叶离的这一手当头炮,威胁很大,一般的应对方式,也就是左右的跳马。

    谁知道在这个时候,叶离突然看到老王嘿嘿一笑,在九宫格里面,向前走了一步!

    他出将了?这是什么走法?中兵这么关键的一个棋子,竟然要舍弃掉?

    “你的走法,倒是很新颖嘛。”叶离看了老王一样,试图从他的眼神当中得到一些信息,可惜老王好像看透了叶离一样,闭上了眼睛!

    这家伙难道真是高手?他竟然能够读出小爷的想法,不可能,分明就是一个见钱眼开的大骗子,哪里有高手甘心混迹在社会的底层的?

    “新颖谈不上,只是你们华夏的这棋,大抵开局都是差不多的套路,我要按照正常来下呢,肯定不是你的对手,干脆就乱下好了。”

    叶离一抬手,红色的炮台,漆黑的炮孔,就好像元神炮一样,轰的一声,直接炸在了对面中兵的身上。可怜这小兵,穿着重型铠甲,手持长枪,对着天上的炮弹来回的比划了计划,被炸成了碎片。

    而化为碎片的中兵,从棋盘上直接陷了下去,掉到了叶离他们的脚下。

    小爷就看你怎么应对,这棋没了中兵,小爷有中路的炮随时对着。

    便也在这时,老王又是一声冷笑,这一次他还是没有防御或者进攻,而是右边卒,向前一步。

    接下来就是连着四五手棋,叶离基本已经完成了初期的布局,车马炮,全部出动。红车,是一个非常飘逸的剑客,脚踏星辰,剑气环绕。

    红马是一匹汗血宝马,身披重装,踏平一切。所有的局势,对叶离都非常的有利,这一局看上去,似乎叶离是赢定了。

    不过这回轮到老王走,叶离观察了一下,其他的子基本上没有动,倒是前卒,竟然全部都往前了一步,同时还发出了呐喊的声音,震得分界线的大河,波涛汹涌的。

    “叶离,现在认输,算我们的事情一笔勾销如何?我看啊到最后,我们最多也就是打一个平手吧。”

    “平手?你特么的忽悠我呢?小爷的布局都完成了,你不就是动了四个破卒子,中间那个还没有了,你拿什么赢我?”

    老王呵呵一笑,对着叶离露出了一个猥琐的目光,突然深呼吸一口气,右手腕一个旋转,一掌拍出。

    右边的卒子,单枪匹马,乘坐小舟,没一会就来到了对岸,面对着叶离的小兵。叶离呵呵一笑,你特么的来搞笑的吧,恐怕这老王,不熟悉华夏的这瑰宝,不会下象棋。

    “你,给我灭了他!让他过河!”

    一红一黑,一阵厮杀过后,黑色的卒子被红兵单手提着,丢入了河水当中,瞬间被淹没。叶离的笑容还没有消失,突然就看到一个黑影出现,刮起了一道大风。

    这黑影也没有出手,旋转了几圈,将分界河的河水刮起来,用尖叫在河水上一点。这些水滴就好像飞剑一样,扎满了小兵的全身,小兵直愣愣的倒了下去,就这么被干掉了。

    等叶离看清楚这家伙的时候,是个黑衣服的剑客,低头带着帽子,胸前赫然就写着一个车字。

    叶离这时候,脑袋上才出现了一丝的汗水,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乱下的!他是认真的,而且这套路,非常的深!

    尼玛,大意了大意了!从第一步开始,叶离就落到了老王的陷阱当中去!原因很简单,利用中路卒子当做弃子,随后勾引叶离的炮过河,不仅到时候可以包夹,还可以扰乱叶离自己的阵型!

    小爷竟然会中计!这个老王,绝对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他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没有透露!

    便也在这时,叶离长车,直接压到了底线,抵着马,一看二。

    老王身边的黑士架起,叶离暂时没有去管,而是利用已经出动的右边红车,开始在棋盘上大肆的搅局,越乱越好。

    谁知道等轮到老王的时候,叶离只感觉到眼前一花,一个黑色的炮弹基本上横跨了整个棋盘,叶离猛然惊醒,靠,尼玛,完了!

    叶离心中惊讶,老王他的位置实在是太显眼了一点,站在了九宫格的中心顶点,身后的一个点是黑士,刚才提上来的。

    而叶离只注意到了老王的位置,却没有注意到,老王的那个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瞄准了叶离一看二的那个长车的位置。

    轰!

    炮火轰鸣,红车还在飘逸的耍着剑法,却被炮火突然轰中了胸口,身体瞬间化为了碎片,掉到了云彩的下方,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小哥,大意了吧。棋盘啊,就好像整个天地一样,动向要时时刻刻都关注才能够活得下来。我们啊,也就好像这些棋子,始终都是被人利用的,所以呢。”

    “你想说什么?”叶离皱着眉头,死死的盯着老王,老王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谁掌控着我们,这都没所谓,沧海一粟,弱水三千,我们修炼者,和整个宇宙比,太渺小了。”

    “没所谓?你竟然说没所谓。你知道其他人生活的怎么样吗?你知道他们面临着家破人亡和看着自己的亲人死去时候的痛苦吗?没有经历过,就被在这放屁了!将军!”

    叶离不知道为什么,会被老王三言两语,逗弄的直接火冒三丈,而老王的嘴角,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微微上扬了一下,很快消失不见。

    老王只觉得一匹高头大马对着自己,马上它就会踩下来,自己到时候可就会毙命了。

    是的,叶离的汗血宝马,已经踩过了河,一声嘶吼,加上高高的抬起了前双腿。不过让叶离失望了,这一声将军才刚说出后,又特么的是那道黑色的旋风,同样的招式,叶离的汗血宝马,瞬间被黑车给一剑秒杀。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是小爷控制着局势,为什么你的车会在那个位置!”

    “因为……你太着急了。下棋,必须要心平气和,每一步,都要用到点子上,你走了太多的废步,而我,一步都没有。认命吧小哥。”

    叶离气喘吁吁,兵力上面,叶离除了干掉老王最前面的那个中兵之外,其余的没有任何斩获。倒是老王,一马,一车,还有红兵,局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悄悄在扭转,而这种变化,叶离在自满的心态下,一直到现在才发现不对劲。

    可惜都已经太晚了,一招棋错,满盘皆输。

    叶离一动不动,眼看着老王春风得意,用一个又一个的棋子和士兵,将叶离半边的棋盘,除了叶离之外,全部都斩落。

    剩下叶离一个人,站在九宫格的最中间,周围全都是老王的棋子。

    “嘿嘿,小哥,我说了,这象棋啊,我真的没有输给过谁,既然大局已定,那么我们就出去吧。”

    正当老王一脸得意的准备带着叶离离开这棋盘的一瞬间,叶离突然双手紧握,突然几道剑意划过,老王的那些个士兵,全部都灰飞烟灭。

    老王眉头第一次皱了起来,声音也开始变得冰冷:“叶离,你干什么?输了就是输了,愿赌服输,你还想要玩硬的不成吗?”

    “硬的?呵呵,就凭你!我不服,再来一局。”

    老王头转过身,狐疑的问道:“当真?我老王可不是随便和别人下棋的。”

    叶离随手就丢出了一大把的纸钱:“下,还是不下?”这种诱惑,无异于一个穿着情趣内衣的美女站在一个只会用五姑娘的宅男的面前。

    老王眼睛都冒光,捡起来之后,重新开局,同时老王悄悄的自言自语道:“又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