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1620章 杀人动机
    事情已经很明显,有人故意陷害叶离。不过叶离不知道,到底是自己倒霉成了这么一个背黑锅的,还是那幕后出手的人,是针对自己,和自己有仇。

    虽然有很小的可能性,不过也不排除。毕竟这里是虚灵界,叶离以前的敌人,也有不少,他们保不齐也来了虚灵界也说不定。

    金枪湖的那些人好像已经疯狂了,叶离第一时间拉起了李沧海,两人飞速的暴退,躲开了第一波的攻击。

    其他人没有跟上,但是那金枪湖的大师兄速度奇快。

    长一截的枪头,对准叶离的眉心就刺了过来。枪头的爆发力很猛,叶离和叶金曾经也比试过。不同于剑的飘逸灵动,刀的王者霸道,这枪有自己独特的魅力。

    可谓是静如处子动如脱兔,力量上排山倒海,轨迹上让人捉摸不定。可以说是结合了刚与柔的结合。

    所以这枪,也是兵器当中最为难练的存在,想要在枪法上有成就的人,一定都是十分强悍的。

    叶离被枪头锁定,退无可退,只好出手。不过这指剑触碰到了枪头,就好像碰到了磐石一样,完全的不是对手。

    一道光芒从枪头亮起,一瞬间破了叶离的指剑。

    尼玛,这人好强啊!枪法甚至已经超越了叶枫和叶金这两个家伙了吧!

    叶离被逼的暴退,便也在这时,叶离的左手边,突然出现了一柄黑色的长剑,砍在枪头之上,分去了一丝的力量。

    李沧海拔剑,大喝一声,左手按压在右手的手腕之上。杀气瞬间爆发,随后向下一按,那大师兄枪头向上挑,这才让叶离脱离。

    “快走,现在解释不清楚,只有找到那个幕后的凶手,我们才能洗脱。”

    叶离很同意,点了点头,和李沧海一起瞬间御剑,脱离了这片空地。那大师兄忿忿不平的用枪指着天空:“叶离!你给我记住,这仇,我们金枪湖记住了!”

    两人御剑,迅速离开,来到了一座山上。这山的周围空无一人。叶离现在也没有元神,无法用元神之力探查周围的环境,只好御剑环绕了一圈,确定安全,这才瘫坐在地上。

    御剑而行,还有地方周围的其他人,太消耗剑气了。

    两人就这么躺在地上,休息了好一阵子,终于缓过来了。

    李沧海一脸担心的看着远方:“叶离,看样子,你是被人盯上了。如果说狂刀山那些人是故意陷害你,但是金枪湖绝对不会。他们在虚灵界是有名的公正,和灵剑阁关系也很密切。一次是偶然,两次,就可能是必然了。”

    “现在我们要赶紧找到灵剑阁的同门,他们现在很危险。”

    “上哪里找去啊?这么大的地方,我们又没有元神。御剑飞行现在是没有力气了,难道要用走的啊?”

    叶离一阵无语,自己已经很累了,那些弟子除了长河之外,其他人都对自己很敌意。管他们的死活去干什么?

    不过说是这么说,叶离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对灵剑阁产生了一丝的感情和归属感。

    “我不是担心他们的死活,而是担心你,叶离。我给你作证,其他人是不会相信的。我现在怕的是……”

    叶离突然明白了什么,一个翻身坐起身来,看着李沧海的眼睛。两人对视了几秒钟,李沧海轻轻的点了点头:“就是你想的那个结果。”

    灵剑阁的人被杀,同样陷害给叶离。尤其是炎丘和寒轩,叶离要杀他们,也不是什么难事。一旦他们死了,所有人都会追杀叶离的。

    这就等于,叶离背的这个黑锅,同时得罪了三脉的人。这以后如何能够在虚灵界混下去?就算逃出了圆月峡谷,虚灵界大部分的地区,都被这三脉控制,叶离插翅也是难飞啊!

    “不能吧。剑九不会相信的。”

    “阁主就算自己不会相信,但是外界的压力,和灵剑阁给他的压力,你猜他最后会怎么做?”

    叶离只觉得后背一阵冰凉,即便是灵体不会流汗,叶离依旧感觉到自己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

    “他会毫不犹豫的出手杀了我,平息三脉的怒火。然后灵剑阁将会沉寂一段时间,剑九甚至,连阁主的位置都保不住!”

    李沧海打了一个响指:“对,就是这样。”

    “等会!”

    听完了李沧海说的,叶离突然想到了什么,思考了一会,慢慢的理清了思路。李沧海这小子平时傻了吧唧的,但是关键时候看的还真是清楚啊。

    “你也想到了吧。如果这就是他们的动机的话,幕后的主使,很有可能就是我们灵剑阁的人。”

    “你直接说是主剑不就好了。”

    恐怕就是主剑这家伙,他的实力和剑九差不多,而叶离又是剑九培养的新一代接班人,表现的更是无可挑剔。

    他想要上位,必须要除掉叶离。毕竟叶离唯一得罪的,就只有他,还有寒轩炎丘俩兄弟了。

    “这是最大的可能,有了动机,就好找人。我们不能再继续比试下去了,要马上离开,否则逃都逃不掉。”

    叶离同意李沧海的说法,点点头。便也在这时,叶离和李沧海同时听到了身后洞穴里面,传来了一丝微弱的声音,吓了两人一跳。

    “怎么回事?”

    “走,进去看看。”

    漆黑的洞穴,看不到什么。李沧海用自己沧海剑爆发出来的光芒,照亮了周围。这个山洞并不是很深,但是很潮湿,应该连接着地下水。

    洞穴位于接近山顶的位置,两人同时停下了脚步。

    一块巨大的石头,石头下面有一双白皙的手被压着,从这个位置推理过去,他身体应该也被压在了巨石的下面。

    “呜呜”的声音传来,叶离听着好像有一点耳熟,赶紧和李沧海一起,把大石头砍成了碎片。石头下面这个人,谁都没有想到。

    竟然是长河!那个少年!

    灵剑阁唯一对叶离没有敌意,并且为人和善谦卑的弟子!

    “长河!你怎么会在这里!”

    长河奄奄一息,看到叶离和李沧海之后,惨笑了一下,指了指身边的长剑。

    李沧海立刻用自己的剑气,为长河疗伤,而叶离则是低头,捡起了长河的本命剑。显然这里是有打斗过的痕迹,长河的剑上,出现了剑痕,而这剑痕,竟然和指剑一模一样!

    尼玛,绝对有另外的人会用指剑,到底会是谁啊!一直和小爷过不去。

    三个人完全不管比试如何,就在这洞穴里面呆了整整两天的时间。叶离和李沧海一起为长河疗伤,这才勉强保住了他的性命。

    这一天,外面似乎有一些动静,李沧海出去一探究竟。叶离和长河坐在洞穴里面,长河好像有一点害怕叶离,和他保持距离。

    难道已经动手了?长河这个态度,明显是害怕自己杀他啊!

    “长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长河摇了摇头,又朝着洞口挪动了几步,叶离同样靠近过去。等到叶离伸出手臂想要抓住长河的一瞬间,长河突然大吼了一声:“不要过来!”

    叶离吓了一跳,赶紧后退,稳住情绪。

    “好好好,我不过来。你这样什么都不说,我怎么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你要急死我啊。”

    “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我的,那你干嘛要救我呢。让我死了算了吧,叶离,我求求你了,给我一个痛快的。”

    叶离更是一头雾水,不过心中已经知道了答案。肯定有人偷袭了灵剑阁的弟子,不知道为什么长河竟然幸运的活了下来,这也算是那个幕后黑手的失策。

    “我当然不杀你啊!我为什么要杀你!”

    便也在这时,长河突然暴起,朝着洞口直接飞了出去。叶离大惊,赶紧追了出去。两人就在附近进行了一场追逐战,最后长河还是被赶回来的李沧海给拦截。

    长河躲在李沧海的身后,好像非常害怕叶离一样。

    “长河,你干什么啊?”

    “沧海哥,我真的没有办法了。我劝你还是尽量远离叶离吧,他太可怕了一点。”

    李沧海背对着叶离,做了一个手势,叶离讪讪的离开了。现在自己出面,只会让长河更加害怕,李沧海就不一样了,长河还是信任他的。

    “长河,你有什么都跟我说,我可以帮你,也可以保证,不让叶离动你。”

    长河缓解了一下情绪,这才颤颤巍巍的说道:“叶离他,杀了我们同行的几个师兄弟,就只有寒轩和炎丘,还有另外两个师兄逃脱了。”

    果然如此啊!那个人最终还是对灵剑阁动手了。

    “来,你坐下仔细的说。”

    长河坐在了石块的边上,娓娓道来:“我们那一天进入到了峡谷当中,就分散开了。寒轩和炎丘师兄带着两个人,朝着深处危险的地方去。我们五个走在后面。”

    “继续说。”

    “后来到了观月台附近,我们在那里休息,一个黑衣人就冲了出来,二话不说就动手。有两位师弟没反应过来直接被杀掉了。我们三个不是那人的对手,一路逃。另外两个师兄也没有逃走,只有我来到了这附近。”

    李沧海低头思考,这个黑衣人对三脉的行踪都很确定啊。尤其是这五个弟子,观星台的位置比较复杂,一般人是无法到达的。

    连这种地方都能够被轻易的找到,绝对有内奸。而内奸,就在另外四个人的队伍当中。寒轩和炎丘,还有两个师兄。

    “后来呢?”

    “后来我和那个人交手,完全不是对手。而他用的剑法,就是叶离用的指剑!我在灵剑阁比试的时候见过,一模一样!肯定是叶离!一个回合我就败了,后来那人就拿石头压我在这里,自己离开了。”

    李沧海点点头,安抚了一下长河。这个小子年龄还小,遇到了这样的变故,心情紧张,也是理所当然的。

    “你先回洞里面休息,现在外面太危险了。告诉你,三脉的弟子,全部都被袭击了,而且是同一招。我去问问叶离再说。”

    长河乖乖听话,回到了洞里面。

    “怎么样?”叶离见到李沧海过来,急切的问道。

    李沧海面色凝重:“果然啊,灵剑阁现在,除了我们三个,就只有寒轩俩兄弟,还有另外两个师兄活着。叶离,你这锅,有点太大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