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1692章 大战前夕
    也多亏了林凡,叶离从这小子的身上也学到了一些神偷技巧,要不然哪里会这么轻易的从血刹这样的高手身上偷走他的东西。

    叶离刚想要退出宫殿,便听到一声轻微的咳嗽声。声音不大,但是却震慑人心,直接冲入脑袋当中。叶离一个踉跄,直接摔到在地上。

    尼玛,谁啊这是,怎么这么强?

    只见宫殿的正中心,正是那个未老。未老负手而立,身边站着几个护卫,人人都表情严肃。下面主要吵架的,放倒不是圆月峡谷的,而是血刀家族和杀枪家族。

    毕竟曾经有过仇怨,这一次联合,远远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样简单。

    “你们吵完了没有?能否容老夫说两句啊。”

    未老开口,就连血天地和杀白都要让他三分,两边顺势安静了下来。

    未老从台阶上下来,一步一步非常的缓慢,但是却非常有分量。叶离甚至有一种错觉,整个宫殿都在颤抖。

    便也在这时,叶离突然感觉自己又被人锁定住了,这一次比在瀑布那边还要严重,叶离整个身体僵硬不敢乱动。

    这个未老,好强的实力!莫非就是他,让未因果复活的?

    很有这种可能,在场的人里面,这个未老的实力最强,气势也最猛。除了他之外,没有谁有这实力能从时间通道当中救出未因果。

    叶离突然冷汗直流,因为叶离发现了这个嫁祸计划的一个最大的漏洞!未老!他能救出未因果,肯定与他儿子之间有某种联系。

    现在未因果挂掉了,他肯定有感知。既然有感知,还能够如此的气定神闲,就说明他很有可能已经复活了未因果。

    如果当场对质的话……就破功了啊!

    叶离刚想到这里,未老又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做贼心虚,叶离总是觉得未老是不是的在朝着自己的方向看。

    应该是错觉吧,这一招隐剑,连剑舞都觉察不到,这个未老也应该没有那么强大的实力。

    便也在这时,突然从宫殿的后面冲出来一个人,双眼都要迸射出火花了。叶离心中一沉,完了!

    未因果复活了!这么短的时间里面,未因果便复活了,这让叶离始料未及啊!

    不过未因果来到未老身后,突然刹住了车,恶狠狠的看着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血刹。

    “因果,不得无礼。在座的都是你的前辈,给我退下去。”

    “可是父亲!”

    未因果刚要抬起手臂,叶离已经看到他指的方向是血刹的位置,未老哼了一声,未因果立刻像逃跑的羚羊一样,低下头退下。

    “好了各位,说一下正事。按照我的推算,虚灵界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月圆之夜,马上就要来临。古书记载,月圆之时,便是门开之日。我们今天聚集在这里,当然是为了我们共同的利益,希望你们两方考虑清楚。”

    杀白和血天地同时哼了一声,一个少年模样,一个大叔模样,两人针锋相对了几千几万年了,要他们马上不计前嫌,也不现实。

    不过说话这人是未老,他们多少都会给一点面子。

    “破门大阵,需要联合我们三方,外加灵剑阁,可是现在灵剑阁摆明了要和我们作对,两位,你们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未老,你不要在说官话了,灵剑阁要阻拦我们开门,那我们自然是要铲平他们。说吧未老,需要什么东西?”

    未老微微一笑,露出了一个神秘的表情,淡淡的说了两个字:“两个人,一个是剑舞这个人。”

    叶离倒吸一口凉气,竟然用人来作为阵眼。叶离不由得想到了烛九阴!不行,不管怎么样,一定不能让剑舞被他们抓走。

    “那还有一个呢?”

    未老突然看向叶离的方向,叶离心中一紧,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大殿,靠在大殿之外的墙壁上,冷汗直流,甚至面色都已经苍白。

    从来没有一个对手,在还没有交手的情况下,就让叶离如此的狼狈,未老是第一个。

    “第二个,也不算是灵剑阁的人。我要那个叫做叶离的小子,两个都要活捉。”

    叶离听到这话,更是心中堵得慌,想不出为什么。你抓剑舞就抓吧,这个小爷理解。但是小爷特么的又不是你们虚灵界的人,你抓我?我招你惹你了?

    等会,如果点名要活捉小爷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一件事……叶离突然觉得自己在这里太危险了一点,因为以未老这种见识和实力,他很有可能知道阴阳造化神器的存在!

    而且现在,这阴阳造化神器,在自己的手中!

    靠!叶离吐出一口浊气,悄悄的探出头看了一眼大殿里面。他们还在讨论,而叶离知道此地不宜久留,立刻悄悄离开,连后面的事情都没有听,找到了李沧海和寒轩。

    叶离显出了身形,气喘吁吁,一屁股直接坐在了地上。李沧海赶紧上前扶住叶离,一脸疑问:“你怎么了?遇到了高手?”

    “何止是高手啊,我们必须马上离开。对了,寒轩,你把这个徽章,丢到刚才未因果死掉的那里去,记住找一个隐蔽一点的地方。”

    “我?”

    寒轩有点受宠若惊,但是以他的性格,绝对不会表现出来的。

    “对,也让你自己锻炼一下,你必须要成长起来,如果有一天剑舞不在了,我不再了,剑九也不在了,你寒轩,就是领头羊。你觉得现在的你够格吗?你不能和灵剑阁,古剑家族里面的人比,你得和血刹他们比。”

    寒轩接过了那枚徽章,悄悄的隐藏了自己,随后消失不见。

    “好了,你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吧?”

    李沧海知道叶离是故意支开寒轩,这就代表叶离肯定有话要说。

    “你倒是聪明。我刚才潜入进去,他们要联手对付灵剑阁,活捉剑舞,还要活捉我。我估计,他们知道了阴阳造化神器的存在,也知道神器就在我身上。”

    李沧海惊讶的看着叶离,确定叶离不是开玩笑之后,眉头紧皱:“这可不是什么发兆头啊。但是他们联手,就算是我们全力抵挡恐怕都未必是对手。除非癫狂回来。”

    “癫狂,这该死的老头,特么的关键时候总是掉链子,我也是没招。”

    叶离和李沧海对视一眼,两人都是苦笑。

    很快寒轩就回来,三人悄悄的用了隐剑,很快离开了圆月峡谷这个是非之地。

    一路无话,三人回到了灵剑阁之内。大姐头正坐在位置上面看书,看到叶离他们回来,第一句话就让叶离惊讶。

    “他们是打算抓我对吧?”

    “你怎么知道?”

    叶离吃惊的看着剑舞,剑舞微微一笑。自从上一次回来,剑舞就摘掉了她的眼睛。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起来萌萌哒。

    “因为……古书记载了,月圆之夜,开启大门的钥匙,必须由一男一女祭出本命精血,并且以生命为代价,才能开启。这两人的实力必须相仿,阴阳调和之后,大门开启,虚灵界毁灭。同时还要开启阵法,嗜月。”

    “嗜月?”

    寒轩和李沧海自然的退出了大殿,只留下叶离和剑舞两人。

    “坐吧。”

    “剑舞,你什么意思?”

    剑舞眼里闪过了一丝的悲伤,随后恢复了笑脸:“没什么,我猜,他们不可能牺牲自己人,就只有牺牲我们灵剑阁的。我猜另外一个人选,应该是你吧,叶离。”

    叶离心中一惊,剑舞还真是会洞察人心啊,什么都知道。不会她那本书,也能够预言吧?

    两人商量了片刻,决定守株待兔。一连过去了三天,外面又是风平浪静,一点消息都没有。

    山雨欲来风满楼,越是平静就,风暴就越大。

    果然,三天之后,剑无痕匆匆来到了大殿之内,剑舞站起身来,只是问了一句:“来了?”

    剑无痕点头,现在外面的游剑弟子已经全部收回,目前灵剑阁弟子的总数,也不过是五万左右。

    对方可是拥有二十万大军,并且整体实力还要高于灵剑阁,乍一看,灵剑阁根本就没有胜算。

    “走吧,该来的总是要来。”

    而此刻,外面大军逼近,叶离正在剑冢当中。

    剑无形的木剑上,已经开出了野花,叶离把杂草除一下。便也在这时,那个老乞丐又出现,对着叶离手舞足蹈,好像很开心。

    “前辈,你还在这里啊。”

    那老乞丐从衣服里面掏出了酒杯,叶离微微一笑,从世外天地当中调出了一坛酒,放在地上。

    “前辈,这一次我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或者可能也回不来。你就替我陪剑无形这老头说会话吧。”

    老乞丐喝了一口,非常高兴的傻笑。就在叶离准备御剑离开的一瞬间,老头子突然用力拉住了叶离。

    “怎么了?”

    老乞丐咿呀咿呀的,说不出话来很是着急,最后突然跑到大树的边上,抓起了一根树枝,指了指自己。

    叶离一头雾水,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一个狂风吹了起来,地上的落叶全部扶摇而上。这气势凌厉到让叶离都害怕。

    比未来那个老头还要强悍,气场还要强大。

    乞丐傻傻的笑着,以他为圆心,周围的旋风画出了一个圆形,老乞丐拿着树枝,对着叶离傻笑。

    尼玛,小爷看走眼了啊,这老乞丐难道是高手啊!

    老乞丐还是那副表情,但是手底下却已经开始朝着叶离进攻过来。仅仅一根树枝,叶离却感觉犹如万剑一样的猛烈。

    树枝的顶点在叶离的眼中越来越大,叶离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发现动不了。

    树枝点在了叶离的眉心处,随后老乞丐一脚踩在叶离的肩膀,腾空而起。叶离瞬间向上看去,老乞丐已经没有了踪影。

    “前辈,你是在教我剑法吗?”

    老乞丐没有回答,突然从天而降一柄巨大的长剑,到叶离脑袋上之后,突然便散开。

    便也在这时,叶离脑海中出现了这剑法的名称。

    “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