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1693章 一剑的威力
    叶离浑身都在颤抖,整个人都无法动弹,却能够感应到外面无穷的剑气。凛冽刺骨,如同寒风一样,叶离彷佛置身在一片冰与火的大地。

    上一秒是无限的寒冷,气温超过绝对零度,下一秒便是无限的炙热,彷佛太阳还在燃烧一般。

    两极交替让叶离感受到什么叫做酸爽,肉体在两极当中不断的淬炼,越来越强悍。这才是让叶离惊讶的地方。

    以剑意带动脑域,即便是肉体没有真正的去到那冰与火的大地,身体依旧能够通过这眼前的幻觉和想象,强行提升肉身的实力。

    简直闻所未闻啊!叶离是从来遇到过这样的事情,这个老乞丐,看上去也不像是装傻啊,为什么他的实力会有这么强?

    便也在这时,突然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不见,叶离感觉自己回到了剑冢。那个老乞丐不见踪影,地上的酒杯和酒坛,随着他一起去了。

    叶离对着远处深深的一鞠躬:“多谢前辈指点!”

    远处自然是没有人回应,叶离将剑无形面前的酒杯倒满:“二长老,今日,我就替你报仇,杀了血刀七雄,灭了那个什么血之舞!”

    满满一杯酒,叶离放在剑无形面前,随后腾空而起,朝着灵剑阁大门的方向而去。

    还是那条护城河,不过河水却不平静,好似此刻灵剑阁所有人的人心一样忐忑局促。

    不管在任何地方,制空权都是绝对有效的战争利器,所以对于这一点,叶离早有防范。除非实力特别强大,或者使用剑气,否则在灵剑阁的范围内,是无法飞行的。

    乍一看这个禁制好像没有什么卵用,实际上却是最大限度的防守。

    高手自然不用多说,叶离还有剑舞的那些长老会对付,现在灵剑阁头疼的,就是普通弟子之间的差距。

    这可不是一星半点,杀枪的一万弟子就够灵剑阁付出惨痛代价的了,更何况还有十几万的血刀家族的人。

    让他们无法飞行,这才是最重要的一点!

    果然,在空中的,清一色都是虚灵界有名有姓的高手。剑舞站在最前面,看了一眼杀白,又看了一眼血天地,微微一笑:“你们果然联手了。”

    杀白似乎很愤怒,这战争还没有开始,他就已经把情绪调动起来:“剑舞,少说废话。你我的交情,我可以放你们古剑家族一条命,但是那个小子,我必定要杀死。”

    杀白口中的那个小子,想都知道是叶离了。杀白和杀破狼感情深厚,所以叶离当初干掉了杀破狼,杀白一直记在心里,奈何当时有癫狂真人在场,无法撼动叶离分毫。

    现如今他们光明正大的进攻灵剑阁,叶离自然是跑不掉了。

    “我需要你放过我们么?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剑舞很自信的一笑,轻轻的拔出彩虹剑,吓得杀白和血天地同时后退一步,随后又觉得丢人,对视了一眼,往前两步。

    “杀白,血天地,你们两个谁先来送死?”

    话音刚落,剑舞腾空而起,与他们面对面,气势凛冽如同寒冰,杀气十足。剑气,加上杀气,这就是剑舞经典的杀人手段,夺人首级于千里之外。

    杀白和血天地都是剑舞一辈的人,他们知道眼前这个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十三四岁小姑娘到底有多恐怖。况且剑舞一般不杀人,最多就是伤及皮毛,一旦惹怒她,让她有杀人的冲动,谁都阻止不了。

    “剑舞,为什么你这么固执?”杀白一脸惋惜的看着剑舞:“剑舞,从小你就聪明,为什么这一次偏偏做了最坏的选择?我不想看着你就这么死去。外面的世界你体验过,你知道有多精彩。你不应该只被困在这小小的虚灵界的。”

    “哈哈哈,杀白,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意义吗?”剑舞不屑的哼了一声:“你们什么野心,别以为我不知道。若是要以人命作为代价来提升自己的实力,这种行为,你觉得我剑舞会去做吗?”

    杀白脸色瞬间低沉了下来,随后在人群当中,看到了金枪湖剩余的几个弟子,大怒道:“你们金枪湖这些叛徒,我白养你们这么多年,现在竟然站在灵剑阁的一方。”

    三爷手持长枪,他已经度过了最初的不适应。金枪湖几乎要全灭,堂堂三脉之一的首座,最后沦落到要让古剑家族庇护,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师父。

    三爷不住地摇着头:“师父啊师父,这一次你真的错了啊。牺牲我们,倒没什么,但是你若要牺牲整个虚灵界,这无数的无辜的人,他们怎么办?他们也有妻儿老小,有的从外界传送来,好不容易有重生的机会,就这么断送在你们手中啊。师父,你真的错了。”

    “闭嘴,你这个叛徒!”

    三爷眼神冷漠且悲哀,不住的摇着头,只是重复着“错了,错了”这两个字。

    “杀白,你跟他们这些要死之人费什么话?血刀家族的弟子听令,给我冲进去,杀光他们,一个不留!除了这个女人还有那小子,其余的,随便你们怎么玩!”

    血天地双目血红,他竟然也是一名成就了肉身,元神和修为,三位一体完成了创造的顶尖高手。

    “剑舞,游戏开始了,慢慢享受游戏的快感吧!杀!”

    血天地的眼神瞬间变得凶狠冰冷,身后无数的弟子冲了过来。

    剑舞后退一步,挥舞着手中的彩虹剑,护城河中的河水逆流而上,形成了一道水墙。

    轰!

    只听一声巨响,可惜剑舞实力再强,却无法以一人之力,抵挡两位大高手联合进攻。水墙很快就被轰破了。

    迎面而来的,就是杀白的一枪。所有力量汇聚到了枪头之上,力量何等的强大。剑舞没有硬接,而是侧过头去,躲开了杀白的这一枪。

    转过身来,血天地已经带人冲过了河,一瞬间涌了过来。

    前排的灵剑阁弟子根本就不是对手,仅仅一个冲锋的事情,灵剑阁前排至少有上百名弟子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直接就被碾压了。

    剑舞在对付杀白,没有办法分身,其余的各路高手也纷纷对上了对方阵营当中的高手。

    李沧海一剑破开血刹的防御,一脚踢在血刹胸口,利用惯性一个后空翻,腾空而起,大骂道:“叶离,你特么的在哪里?菜都上了,你特么的跑哪里去了!再不出来,灵剑阁就要完了!”

    谁都没有想到灵剑阁竟然连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原先布置好的计划,在绝对实力和绝对人数的面前,根本发挥不出一丁点的用处。

    十几万的大军逼近,后排都还没有上,灵剑阁已经退到了书库的巨剑后面,背靠着剑阁。

    “谁在喊小爷?”

    一道剑光闪过,叶离其实早就已经来了,不过没有出现。刚才那一招“一剑”在叶离的脑海当中,叶离始终有几个细节没有搞清楚。

    等到真正领悟了这绝对逆天的剑法,叶离才敢出现。

    一剑真正的精髓,并不是那化形的巨剑,这不过是一个障眼法而已。所谓的一剑,精妙就在这个一字。

    一有很多的意思,但是同时,一也是万物的根本,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八生万物,不知不觉当中,对应着叶离的太极两仪,所以叶离才能够如此快速的领悟这古剑家族,最高级的剑法,连剑舞都不会。

    巨剑从天而降,直接便朝着血刀家族的方阵当中而去。血刀七雄,死了四个,如今除了血手和血刹,还剩下一名,名为血怒。

    叶离的巨剑突然出现,让血刀家族的弟子开始慌乱了起来。那血怒也不是普通人,看到这剑马上要轰在血刹的身上,直接用自己的胸膛顶住!

    “血怒!”

    血刹很激动,在血刀家族中,血怒是他关系最好的大哥,也算是年轻一辈,两人私交甚好。

    血怒满脸通红,只听叶离呵呵一笑:“自不量力。”

    轰的一声巨响,巨剑消失,血怒的胸口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随后无数的飞剑漂浮在了空中,穿梭的速度极快。凡是接触到了飞剑的弟子,全部被秒杀,无一例外。

    这场景,就好像当天的血之舞一样,只不过飞刀变为了飞剑,并且叶离这一招,似乎更加的强悍。

    叶离彷佛杀神一样,在空中操控着无数的飞剑。身上的光芒,犹如救世主一般耀眼。

    “你小子,特么的学谁不好,非要学癫狂,不到关键时候不出来是不是?”

    叶离嘿嘿一笑,连续的施展了好久,叶离终于有点支撑不住,收了一剑,落在地上一个踉跄,被剑舞给扶住。

    “叶离,没事吧?”

    叶离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肱二头肌:“强壮着呢。趁着这个功夫,你们先后退,重新建立防线,准备反击。”

    此刻的叶离,就好像战场上面的将军一样发号施令。并且,从叶离嘴里说出来,不管是普通弟子还是那些长老高手,都一一信服。毕竟刚才那一招,不是谁都可以施展的出来的。

    剑九从人群中急匆匆的跑了出来:“叶离,你刚才那一招,难道就是古剑家族传说中的最强剑术,一剑?”

    “你怎么知道?”

    “我从书籍里面看到过,可是那招式已经失传了啊,最后一代传人,是剑舞大人的师父,可是那位大人已经去世好多年了啊。”

    叶离脑袋轰的一下,突然感觉到心跳加速。剑舞的师父,那个传说中,古剑家族出现以来,最强的一位天才,实力堪称整个虚灵界最强,其他两大家族联手都不能从他身上讨好,最后却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死亡,一点招式都没有传下来。

    不会吧,那个傻了吧唧的老乞丐,竟然是剑舞的师父!

    叶离有一点头晕目眩的感觉,便也在这时,护城河对面的血雾终于散开,一瞬间,一条手臂伸了出来,速度很快,直接掐在叶离的脖子上。

    “本座今天灭了你!”

    是血天地!暴怒的血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