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1696章 不合作的原因
    叶离仔细一看,那确实是一个人,而且就这么看着自己和剑舞的一举一动。

    叶离不确定这人是什么意图,但是能够躲避剑舞和自己的感知,悄无声息,不管什么意图,都值得叶离警惕。更何况现在这种危急的时刻,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对手。

    叶离悄悄的站起身来,将剑舞拉到了自己的身体后面。剑舞一头雾水,看着叶离,发现叶离眼神当中的警惕,瞬间就明白了叶离的意思。

    剑舞背对着那个人影,悄悄的问道:“是谁?”

    叶离微微一笑,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现,摸了摸剑舞的脑袋:“对啊,一会呢,我们就去剑冢,祭拜一下那些死去的英魂。出来混,迟早要还,不管是谁,都逃不开的。”

    叶离这话明显是说过那个黑影听,话音刚落,就听到那个角落传来了一声轻笑:“呵呵,有意思。”

    黑影从角落脱离而出,步履阑珊,满头白发,看上去年龄至少有几百岁的样子。剑舞听到这声音,整个人在叶离的怀中哆嗦了一下,叶离便知道事情不妙了。

    能够让剑舞感觉到害怕的,虚灵界也只有少数几个人。叶离知道的,就是杀枪家族和血刀家族的老祖了。

    这所谓的老祖,就算不是开山祖师,也至少是其他两脉的老一辈高手,换句话说,便是定心丸。一个门派的底蕴,除了弟子法宝,更重要,就是这些经历了不知道多少磨难历练,最后退隐的老前辈。

    “血玉前辈,好久不见,您的身体别来无恙吧?”

    血玉?这么说来,这人就是血刀家族的幕后老大了。血玉的身高不高,只比十三四岁样子的剑舞高那么一丢丢。佝偻着背,身上穿着的,也不是血刀家族那样花里胡哨的衣衫,而是一身简单的灰色,脚上一双布鞋,还有补丁。

    “剑舞,自从你师父死了以后,我们就没有见过了。我其实经常关心,你这个天才到底能有什么成就,现在一看,欣慰的很啊。你师父在天之灵,想必也很欣慰的。”

    剑舞深深一鞠躬,顺带拉着叶离一并,可惜叶离的脾气上来,一脸无赖的点点头而已。

    “你叫叶离,我知道你小子。癫狂那家伙说过你,把你夸成了一朵花一样。我今天一见,你发现我,用了十三分钟左右,警惕性太差了一点,你的器量,不如剑舞。”

    叶离最讨厌的,就是这样高高在上的姿态,你可以打小爷,可以骂小爷,但是你特么用你的优越感要压倒小爷,这小爷不能干。

    “我也没想和剑舞比,不过偷偷的潜入人家的家里,然后随意的评论一个人,就这种行为来看,不配被我叫前辈两个字。”

    血玉眉毛一挑,他一直都是面无表情,不会笑,不会生气,整张脸就好整容失败一样,完全无法动,除了说话。

    剑舞拉扯了一下叶离,叶离直接甩开剑舞的手,将剑舞拉到了自己的身后:“你比我年龄大,按理说我要叫你一声大爷,不过呢,我叶离在这个世界上,无亲无故的,除了媳妇和小姨,就没有亲人了,所以呢,我也就不随便和你攀关系。”

    叶离轻抚自己腰间的叶离剑,那血玉也看不出生气不生气,语气也是平淡:“随便你,叫我老头子也可以。剑舞,虚灵界的事,你也知道,不知道能不能卖老头我一个面子,这事,就这么算了。”

    算了?尼玛,你的子孙后代,干掉了我们灵剑阁,古剑家族这么多人,现在一句算了就完事了?对不起,你这个老头没有那么大的面子。

    叶离眉毛一挑,剑舞要开口,再一次被叶离打断:“不好意思老头,现在小爷说了算。虚灵界要毁灭,我自然有办法带他们去九藏界,而且还能保证他们有足够的资源,不牢你费心了。”

    “我在和剑舞说话,你且安静一会。”

    便也在这时,叶离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力量包围住自己,随后从胳膊上游走到叶离的嘴边,叶离倒吸一口凉气,随后发现不管自己怎么张嘴,都无法做到。

    就好像被人点了哑穴一样,只能干瞪眼。

    “没有你们古剑家族的剑,就只能用人活祭,你也不想看到这个结果吧?所以,看在老头的薄面,大家一同闯出去,不是两全其美。而且我们都是虚灵界的一家人,出去之后,大家有个照应,在其他的界面,也好站住脚,你说是不是?”

    叶离呜呜呜的挣扎,血玉可能觉得烦,直接在叶离头上点了一下,叶离这下好,连呜都不能,只能瞪着眼睛看着血玉。

    剑舞面露犹豫,最终还是深深一鞠躬:“血玉前辈,当年是您带我去血刀家族的禁地,成就了我剑舞强大的元神,剑舞一直记在心里。可若是要我拿出恩师的遗物……恕剑舞无法做到。恩师仙逝,曾经嘱托过,人走茶凉,逝者已逝,这些东西,就都埋葬起来,不要再打开尘封的记忆了。”

    血玉叹了口气,摆了摆手:“哎,罢了罢了,老头子我也是知道你的性格。你认定的事情,你师父都无法改变。这虚灵界,难免会有一战。只是剑舞,等下一次若是在战场上见到,老夫我只承诺,不杀你剑舞一人,走了。”

    一眨眼的功夫,叶离呼出一口浊气,大口的喘着,对着天空大骂:“特么的老头子,有本事和小爷真刀真的干啊!搞这种伎俩算什么!”

    “好了,血玉前辈已经走了。”

    “剑舞,到底是什么东西?灵剑阁已经说了,不会和他们去抢,我叶离自然有办法带你们逃离虚灵界,他们还要咄咄逼人,到底要的是什么?”

    剑舞还是犹豫起来,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叶离。这在以前,剑舞是很少会有犹豫的时候的。

    “说啊,跟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么?”

    剑舞的小手牵着叶离,走出了巨剑顶峰,朝着远处一个平房走了过去。这间平房在古剑家族所在比较偏远的一个位置,周围都是一些平民百姓。

    古剑家族很大,分支旁系也非常的多,其中有能耐的,被收进了灵剑阁系统学习剑术,加之古剑家族自己的剑法。所以灵剑阁才有很多古剑家族的弟子,多数都是极有亲戚关系,又有师徒关系。

    这间屋子不大,装饰的也没有特殊,里面不住人,但是却很干净,看得出来有人经常来打扫。

    走进屋子,叶离发现这屋子的摆设都井然有序,桌子椅子,还有花瓶书画,低调却很有自己的韵味。

    在大厅的正中间,插着一柄长剑,锈迹斑斑,是病真正的古剑,而且叶离发现,这古剑确实没有特殊的地方。不像剑舞的彩虹剑,外表看上去也如同古剑一样,但是实际上,脱离了铁锈,彩虹剑不亚于叶离的山河剑,威力十足。

    但是这古剑,却是一柄真正意义上的古剑,没有隐藏什么,上面的锈迹,是因为时间的洗礼,而导致的铁锈。

    剑舞先是轻轻的擦拭了一下古剑,随后对着古剑三鞠躬。

    行礼完毕,剑舞拉着叶离坐下,指着那古剑说道:“这是我师父的剑,我时不时的会来打扫,我一直觉得,他还活着。”

    剑舞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继续说道:“他们要的,就是我师父唯一的遗物,这柄古剑,也是我们古剑家族的最高荣耀。古书记载,相传只要能够集齐三脉特有的武器,便能够在月圆之夜,开始通道,传送到外面的世界。”

    “等会,你不是去过世俗界吗?那你是如何去的?”

    剑舞微微一笑:“我?我不过是元神出窍,利用空间通道侥幸去过一次,而且时间很短。叶离,你想一想,若是可以,谁会和他们对着干?谁不愿意出去见识一下,和各路高手比试比试呢?只可惜啊,永远也无法完成这个愿望?”

    “为什么?”叶离还是不解,如果剑舞的师父还活着,也希望剑舞能够出去吧。用一下他的剑,也不会怎么样。

    剑舞摇了摇头:“因为除了极其三脉的荣耀,月圆之夜,还需要另外一个最重要的元素,就是虚灵界的无数生命。通道开启,就意味着虚灵界要完全的毁灭,而通道,需要大量的灵体进行祭祀,死在三柄武器之下的人越多,爆发出来的能量,越能够开启通道。”

    叶离心中大惊,需要所有虚灵界的普通百姓?这也太恐怖了一点吧?虚灵界,除了三大家族之外,还有很多人,非常的多。牺牲他们全部,这会不会太残忍了一点,他们招谁惹谁了?活的好好的,就因为你们要出去,然后灭了人家?

    换做是叶离,叶离肯定也是第一个不答应。

    叶离心情沉重,在离开屋子的时候,无意间回过头看了看那古剑上刻的几个字。

    “剑一。”

    剑一?和一剑有什么关系?会不会那个乞丐……不可能吧,剑舞说他师父确实已经死了,并且从血玉那个老头子也说了,应该不会有错。

    不行,要去问一个究竟。叶离让剑舞先回去,随后自己御剑来到了剑冢。

    那个老乞丐果然在剑无形的木剑前面喝酒,这一次他倒是学乖了,慢慢的喝。一坛子酒喝到现在还没有喝完。

    剑无形木剑的前面有一杯酒,满的,很少件的老乞丐并没有去抢着喝。

    叶离来到那乞丐的面前,乞丐好像有一点喝多了,摇摇晃晃,冲着叶离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叶离更加的狐疑,尼玛,这家伙真的会是那个叫做剑一的家伙么?怎么看也不像啊,人家血玉还有高手风范,可是这个乞丐……就只是乞丐而已。

    “多谢前辈的剑法,让我守护了灵剑阁。”

    这句话叶离倒是发自肺腑,若不是一剑的威力,现在恐怕灵剑阁已经被夷为平地了。

    叶离站直了之后,开门见山:“剑一前辈,您为何要假死遁世,隐居在这里呢?”

    这话一出,老乞丐将已经到嘴边的手停了下来嘴角带着一丝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