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1705章 月圆之夜开启
    “你确定?”

    剑舞一阵啜泣说不出话来,从叶离的描述当中,剑舞至少有八成的把握确定,出现在叶离面前的,就是自己的师父,剑一。至于他为什么装疯卖傻,原因不得而知。

    叶离好奇的问道:“不是都说,你师父当年被害死了吗?”

    “对,当年从外界来了两个强敌,后来知道他们并无恶意。其中之一,是癫狂真人,还有一个,听说就是那传闻中的造化之主。”

    叶离咋舌,按照那个时间估算,恐怕他们见到的,是第一世的自己,第一代造化之主。

    “他们两个说是来这里比试,全部人都上了,没有人是他们的对手。后来未老和三脉的老祖宗联合商量,说是联手干掉他们。谁知道中途反悔,出手伤人,我师父为了救我,力抗他们联手进攻,最终死在了我的面前,我也是被癫狂真人所救。”

    叶离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段往事。只是死掉的人,又复活了,这是个什么概念。按理来说,当时的剑一乃是顶尖高手,成就了三位一体,重新创造出了自己。肉体和元神死亡,就没有什么再存在与虚灵界的原因。

    “后来呢?”

    “后来就是所谓的第一次三脉大战,当时的战况,比今天还要惨好多倍。早年间虚灵界的实力非常的强悍,就算是平民,只要拿了武器,就能上战场,修为还不低。最后大家达成一致,结成共进退的联盟,一直到这一次的月圆之夜。”

    说到这里,叶离突然想起什么抬头一看,再一次拉上剑舞,飞奔一样的回到了灵剑阁当中。

    剑九阵亡,灵剑阁的事务,暂时由寒轩负责。寒轩肩负重任,终于有了一点成熟的样子。还有那个鹤空,总是屁颠屁颠的跟在寒轩身后,一副寒轩的首席弟子加上小跟班,这倒是叶离没有预料到的。

    “叶离,你怎么来了?伤势恢复好了?”

    “没有,来不及说了。没看到吗,月亮已经圆了,我和剑舞现在必须要赶过去。有没有看到李沧海和癫狂?”

    寒轩摇了摇头,倒是鹤空很积极的举手发言:“我看到了!癫狂老先生带着李沧海大人和两位女王大人一早就走了,说是去阻止他们。”

    寒轩话音刚落,叶离就已经没有了踪影。

    剑舞带着叶离,两人速度不快不慢。不是不能快,而是现在前面什么情况不知道,叶离也不想让灵剑阁再受什么重创,所以贸然决定,和剑舞孤身前往便是。

    没多久就来到了圆月峡谷的外围,一道月光之柱从天而降,一轮明月,投射下来之后范围更加的广阔。

    “剑舞,你闻到了吗?”

    剑舞嗅了嗅鼻子,脸色大变:“是血腥味!难道他们要活祭!该死,如此遭天谴的事情都干得出来,一定要阻止他们!”

    剑舞很激动,直接冲了进去。叶离叹了一口气,无奈,只能跟上。不过在路上叶离就已经在计划。凭借自己现在的实力,只剩下不到五成,还没有成就元神,要如何面对未老他们?

    血刀家族还有残党,杀枪家族现在反而变成了最强大的一个势力,这都是潜在的不安定因素。

    没多久,叶离就看到了骇人的一幕!无数的无辜百姓,目光呆滞,一个接着一个的排队,走到了那月光之柱的下面。随后就在月光的照射下,直接被干掉。

    他们是原住民,所以不像叶离他们是灵体,而是有血有肉。

    肉体被完全抛弃,只流下鲜血逆流而上。原先洁白无瑕的月亮,竟然开始泛起了淡淡的红色光芒。从月亮的外围开始,覆盖了一层红色的外壳。

    百姓一个接着一个的走进去然后一个又一个的被干掉。

    未老和未过去两人负手而立,就这么默默的看着一个又一个的人被弟子杀死,脸上反而露出了兴奋的表情。

    他的身边是杀白和杀枪家族的长老,另外一边是血手和血刹。血天地死了之后,血手以血刹叔叔的名义,就开始掌权。血刹对于权利并不是特别的热衷,现在他唯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杀掉叶离。

    “未老,按照这种速度,恐怕在月圆消失之前,都无法完成阵法吧?没有更快一点的吗?”

    “有是有,可惜我们失败了。只要剑舞和叶离在,用他们来当阵眼,汲取他们的血肉,这阵法最多只用两个小时就能够完成。可惜啊,他们有那几个高手庇护,本身实力也很强劲,我们拿他们没有办法。”

    血手冷冷一笑,若有所思,看了一眼杀白,随后说道:“未老,不能明着来,难道我们还不能暗地里下手么?叶离和剑舞总有落单的时候,现在去,还来得及。杀白,你们杀枪家族是不是也要出点力了?我们这可没有便宜给你占,你不动手,我答应,未老也不答应吧?”

    杀白脸色难看。他确实是想要看众人两败俱伤。这样杀枪家族在未来,才更有说话的权利。

    剑舞躲在一边,眼看就要冲上去,叶离赶紧捂住她的嘴,拖到了后面。

    “丫头,你怎么这么傻啊!没听到他们刚才说的吗?他们现在摆明了就是要找我们两个,你还自己送上门,死了怎么办?”

    “可是我师父的剑!绝对不能用来这么做啊,师父知道了,会很难过的。他平生最喜欢的就是帮助弱小,视所有的百姓于我们古剑家族的族人。”

    叶离注意到,所谓的三柄荣耀,其一是剑一的古剑,其二是一杆黑色破烂的长枪。其三,是一柄短刀,刀口缺了好几个口子。

    三柄所谓的荣耀,此刻正在散发着不一样的能量,好像从三柄武器的最深处抽取出来一样,而没过几分钟,这三柄武器就会变得更加的破旧不堪。

    “时机没有到,我们好歹要联系到李沧海和癫狂真人啊,要不然我们这么制造混乱,怎么救人?”

    剑舞咬着牙,一脸的不服气,但是又拿叶离无可奈何。叶离说得对,现在冲出去,无异于找死,保持沉默才是最好的办法。

    便也在这时,两位老祖宗出现,站在月光之柱外围,形成了一个三角形,还有一个唯一的空缺位置,是给剑一留着的。

    叶离突然有一种预感,那老乞丐会来,而且一定会阻止这所谓的阵法。

    过了许久,百姓还在牺牲,剑舞真的坐不住了,在叶离转头查看地形的周围,消失不见,叶离心中大骂,尼玛,小爷特么的把隐剑给忘了!丫头要是用隐剑,那可真是鬼都找不到。

    叶离只能够传音:“剑舞,你给我回来!太危险了那边。”剑舞能听到,但是无法回答叶离,也不知道到了哪一个位置。

    “血玉,杀生,你们觉得,哪一个时机最好?”

    两位老祖好像很瞧不起未来的样子,不屑和他说话。未老尴尬的笑了一下,最后还是血玉好心开口:“如果没有记错的话,等到月亮变成全红的时候,那中间应该会出现一个眼睛,你到时候祭出你的鬼脸,对应到上面,便能够开始吸收。”

    未来大喜过望,谢过了血玉,静静的等着。

    至于叶离,同样施展出了隐剑,悄悄的靠近了过去。便也在这时,一个让叶离心中咯噔一声的女子声音响起,不是剑舞还会是谁?

    剑舞也聪明,知道肯定逃不过,干脆来一个先发制人。彩虹短剑直接就出鞘,气色光芒同时炸在了圆月峡谷几个长老的身上,长老们瞬间护卫乌有。

    大地彷佛在颤抖着一样,剑舞很快就被包围了。

    “剑舞,你自己送上门,就别怪我未来不讲道理,和你一个小辈计较了。”

    “未老,尽管来吧。我相信你干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会遭到报应,也许就在现在,也许在不远的未来。”

    剑舞仔细的盯着未老,只听轰的一声,其中一个关押着普通老百姓的牢笼不知道被谁个打开了,一群人疯狂的朝着外面跑去,场面开始混乱起来。

    “杀白,该你了。”

    血手没有动,未老没有动,摆明了是求丢给杀枪家族。第一次大战的时候杀枪家族没有损失多少个人,最多也就是几百个人死掉了而已。

    未老看着杀白,已经浮现出了一丝的怒气,杀白现在毫无退路,也怕惹怒了未老,所以不得不上。

    只见杀白一人,来到这些逃窜的人头顶,毫不犹豫的一枪轰了下去,剑舞大吼道:“杀白,你疯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的!你杀气虽然重,但是你也不可能会乱杀无辜。”

    “闭嘴剑舞,这里还轮不到你来说话。”

    杀白少年模样,虽然带着杀气和冷笑,但是他那一张娃娃脸,真是有点迷惑别人。

    便也在这时,干掉了那些民众之后,未老继续吩咐道:“还有剑舞,也给我抓起来。血手,你和杀白一起上。”

    血手作茧自缚,终于还是把自己绕进去了,不过血手本身也不简单。

    剑舞无路可退,已经准备迎战,谁知道半路突然杀出了一个人,一个叶离之前就已经预言过的人!

    那个老乞丐!谁也不知道他是如何从古剑家族,步行来到圆月峡谷。也没有人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

    乞丐的脸上黑黑的,发型也不一样,让人很难辨认出来。

    剑舞仔细的看着乞丐,她何等的聪明,一下子就猜到这就是之前教叶离剑法的前辈。

    “喂,这个乞丐什么意思?谁家的没有看好放出来了?血手不以为然,只见乞丐来到一棵树下,捡起了一根树枝,一边傻笑,一边在地上画着图画。

    叶离好奇的远望过去,竟然是一个圈,然后一个门,而且门是打开的。

    “滚一边去,老乞丐,这里是你呆的地方吗!”

    老乞丐一路傻笑一路走,来到了叶离躲藏的边上,突然一伸手,就这么搭在了叶离的肩头,他说的话,让叶离瞬间汗毛炸起。

    “酒,好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