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1716章 剑一的一剑
    这下是真的没有人敢动手了。叶离这气势一出,血玉和杀生不可置信的看着天空中的叶离,他们两个原本就是虚灵之王的部下,对于主子的气息,他们怎么可能不熟悉。

    “这是……不可能!这是主人的气息,叶离,你到底做了什么!”

    “小爷告诉你们了,我乃是虚灵之王认可的人,得到了他全部的元神之力和神通。你们以前做的事情,都在我的脑海里面。血玉,你当年不过是一滴血珠,是也不是?”

    血玉长刀落地,发出了铿的一声,身体一个踉跄,后退两步,被杀生给扶住。

    “不,除了主人,我的身世不可能有人知道!”

    “还有你杀生,你乃是我从九藏界带出来的一团杀气,用我的法力将你养了出来,化为人形,一路跟随着我,是也不是?”

    杀生的眼神突然改变,从杀气十足,一下子柔和了很多。

    “是真的。血玉,叶离所说的都是真的,看来他真的得到了主人的传承。”

    “我本来无意和你们作对,但是你们落井下石,在灵剑阁最为难的时候,还捅一刀,不知道虚灵之王看到你们这样自相残杀,会有多失望。”

    便也在这时,血玉和杀生下令所有人撤回,对着高高在上的叶离跪拜了下来:“属下血玉,杀生,恭迎主人。”

    不仅血刀家族弟子和杀枪家族弟子不可置信,就连李沧海和剑舞都觉得嘴巴已经掉到了脚下。

    “叶离,你特么的到底得到了什么了不起的东西,这两个老祖宗都对你尊敬的不行。”

    李沧海呵呵一笑,现在看来,大局已定,这场战,灵剑阁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这就对了,我不希望看到你们自相残杀。我留你们在虚灵界,是希望你们联手,等有一天联手破除这虚灵界的封印。外面的世界,才是你们的天空。可惜啊,你们太让我失望了。”

    血玉和杀生两个不可一世的老祖宗,虚灵界站在金字塔dǐng端的两个老头跪在地上,冷汗直流,啪嗒啪嗒的滴在了地上。

    “主人,我们知道错了。”

    叶离落在地上,回过头对着剑舞和李沧海的方向,眨了眨眼睛,非常得瑟的摇晃着肩膀,一脸嚣张。

    “特么的,这个小子。”

    “李沧海,叶离他……”

    “剑舞,你别再夸他了,他已经够得瑟的了。”李沧海不服气的对着叶离比划了一个鄙视的手势,叶离回应一个白眼,随后转过头,干咳了两声:“咳咳,现在带着你们的人,立刻集中起来,我要带你们一同离开虚灵界。”

    两位老祖宗眼里闪着兴奋,只要能出去就行,反正叶离得到了虚灵之王的传承,对他表示恭敬也并没有什么委屈的。

    叶离大手一挥,自以为非常嚣张的喝道:“想要脱离虚灵界的,本王能够成全你。但是唯一的前提条件,就是你们放下武器成为我的部下。我会给予你们大量的修炼资源,让你们成就以前仰视的实力。人人都可以成就三位一体,人人都能够成为高手,不再受人欺压。”

    叶离的话明显打动了在场的大部分人,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李沧海眉头一皱,他的造化之力,感受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杀气,就从两位老祖宗那边传来。

    叶离不知道危险将近,一转身准备离开,血玉突然暴起,从后面接近叶离,一刀直接贯穿了叶离的腹部。

    鲜血吐出,叶离还没有回过头,杀生就已经杀到了叶离的身边,枪头一挑,正中叶离的胸口,将叶离整个人高高的挑起到了空中,随后甩了出去。

    时间发生的太过于突然,叶离根本就没有反应,还沉浸在利用虚灵之王元神震撼全场的兴奋当中。

    “叶离!”

    叶离一受伤,身边的时间之力便已经消失不见,灵剑阁里面被同化的弟子,再一次的开启了杀戮。

    而另外一方面,血玉和杀生对视了一眼,一击掌,眼里带着兴奋。

    “本来还以为需要花费一番功夫,谁知道竟然这么容易,这个叶离也不怎么样嘛,我还以为很厉害。”

    “说的是,不知道主人是怎么败给他的,竟然败在这么一个菜鸡的手下。”

    叶离飞速的治愈着伤口,随后利用斩月刀,缓缓的支撑起了身体,看着血玉和杀生,杀气浓厚:“你们要造反?我乃是虚灵之王的传承人,你们竟然以下犯上?”

    “哈哈哈,叶离,到现在你还不知道我们的身份嘛?”

    叶离看到他们这样的表情,突然大喊道:“你们竟然被同化了!好啊,真是好啊,小爷都走了眼。”

    血玉和杀生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也被同化了,癫狂真人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被那些噩给进入身体吸取了法力。

    不过这两个人乃是虚灵之王的手下,应该对这个噩有一定的了解,为什么还会中招?

    反观李沧海那一边,准备出剑一次性斩杀了这些弟子,谁知道却被一个人给拦住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那老乞丐。

    “干什么?”

    李沧海手腕被掐的死死的,动弹不得。出鞘一半的剑,硬生生的被挡住。而李沧海在回头看到那老乞丐的第一眼,整个人就震惊了,或者说吓傻了。

    这老乞丐的眼神瞬间变得凝重起来,一diǎn没有之前那个傻子样。

    “不能动手,会伤到那些弟子的。”

    “你……怎么回事?”

    这老乞丐之前都是一副疯疯癫癫的样子,就连说话都说不利索,整天只知道找叶离讨酒喝。可是现在,这气势,已经完全变了一样人一样。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柄利剑竖立在李沧海的面前,让李沧海甚至都不敢动一下,因为随便乱动,随时都有可能被斩杀。

    老乞丐腾空而起,那一边血玉和杀生的第二波攻击已经如期而至,叶离不住的后退,一手捂着自己腹部的伤口,另外一手挥舞着斩月刀勉强抵挡。

    “挡不住的叶离,有破绽!”

    血玉冷冷一笑,叶离只觉得手中的斩月刀其重无比,被向上一挥,整个身体的正面完全的露在了外面。

    不好!虽然只有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但是这个破绽是致命的,而且以他们两人的身手,是绝对不可能失守的。

    “死吧!”

    嘭!

    叶离面前出现了一团液体四散开来,叶离一闻就知道,这是酒啊!而且还是自己的酒!

    老乞丐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但是眼神已经彻底的改变,在原地一个转圈,抬手祭出了树枝。树枝轻轻的在一团酒雾当中diǎn在了一颗酒滴上面。

    小小的酒滴,竟然能够化为如此多的飞剑!无数的飞剑从老乞丐身边飞去,逼的血雨和杀生步步后退,最后停下了脚步。

    “是你!也对,我早就该知道,祸害留千年,你这种祸害,当年那些事情,是杀不死你的。”

    “哈哈老头子命好,奄奄一息,却突然领悟了剑道的最高奥义,不过呢,老头子我已经看淡了一切,本来不打算重出江湖的,但是呢,你们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一diǎn?”

    拿着根树枝,老乞丐回头对着叶离眨了一下眼睛:“小子,多谢你那几坛酒了,我现在呢,就当是还你的。还有,剑无形那个家伙啊,你也别太内疚,他这人从小都是这样,做事很偏激,一旦认定了什么呢,就会走到头。”

    “剑一前辈,果然是你,可是你的样貌……”

    “这才是我剑一的真面目!”

    剑一一声大喝,浑身衣服炸开,皮肤开始一diǎn一diǎn脱落,最后竟然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壮年。五官很立体,有diǎn类似于外国人那种夸张的五官,一头浅浅的白发,英俊潇洒。

    便也在这时,只听剑舞带着哭腔喊道:“师父!你还活着!”

    剑舞像个小孩子一样直接扑到了剑一的怀中,不断的啜泣着,好像一个许久没有见到自己父亲的小女孩一样撒娇。

    “傻丫头,你现在已经不需要我啦。你有一个可以真正保护你的男人做你的依靠,你应该高兴才是,不能哭。”

    剑舞擦干眼泪,重重的diǎn了diǎn头。大姐大剑舞只有在两个人面前会表现出小女孩的样子,一个是叶离,另外一个就是剑一。

    “剑一前辈,这两人……”

    “你且去疗伤好了,他们真当我古剑家族无人了是吗?血玉,杀生,你们两个一起上吧,我剑一要是皱一下眉头,我就是你们孙子!”

    话音刚落,剑一突然起势,周边狂风大作,只见剑一将一根树枝丢在了空中,随后那树枝朝着灵剑阁弟子那边飞去。

    “区区一根树枝,你就能打败我们两人?”

    剑一又露出了他那种傻傻的表情:“嘻嘻,试试看呗。执着于外物,是无法领悟这剑道的最高奥义,所有的一切神兵利器,都不如天生天养的自然万物来的顺手。”

    树枝彷佛一柄利剑,随后光芒大盛。只见灵剑阁弟子当中,那些被同化的弟子身体里面的噩,竟然脱体而出!

    “不可能!”

    叶离,血玉和杀生竟然同时大喊,不可置信。叶离怎么也想不到竟然还会有这么一手?被同化,就等于消化了对方的意识,大脑,所有的记忆和元神。将本体彻底的取而代之,同化进去之后,便无法分割。

    可是剑一,竟然凭借着一根小树枝就办到了,这怎么能不让他们震惊!

    “在我这,没有不可能的。”剑一自信的一笑,这口头禅和叶离的还真是挺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叶离和剑一是非常相近的两个人。

    被提出来的那些噩,随着剑一随手的一划,全部的化为了虚无。叶离看着一阵心疼,这么多噩啊,要是给小爷多好,供养起来,以后大有用处的呀。

    剑一腾空而起,在高空中脚尖轻轻的一diǎn,轻声呵道:“领教一下吧,剑一的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