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1864章 一念之间
    灵王似乎已经预料到叶离会这么回答,轻轻一笑:“叶离,你可要慎重哦。。 我们是来自于大玄天的。”

    这一声轻笑,明显就是在提醒叶离,要比实力,他们不怕。而且这里是世俗界,叶离的家乡。叶离会顾忌,但是他们不会。随便怎么破坏,只要最后拿到东西就可以了。

    叶离嘴角微微上扬:“是哦,那咱们也算是老乡了吧。大中天和大玄天,也就相隔薄薄的一层而已。你觉得我的兄弟们,不如你的那十一个人?”

    “你们如果足够强的话,为什么现在会在我这里?你知道,为什么我叫做灵王吗?”

    ``叶离当然知道,而且非常知道。这灵王表现出来的元神之力,超过了叶离的想象。灵王,顾名思义,站在元神力量巅峰的王者。幻境本身就是元神之力的一种神通,如果找不到阵眼,实力不如灵王,那么叶离他们面临的可能只有一个。

    永久的困在灵殿当中。

    “哈哈,叶离,想清楚哦。得到一个朋友,还是多一个敌人,这只在你的一念之间。”

    说罢,灵王又飘走,连同那些雕像一起,又留下了叶离一群人。白泽他们昏睡了过去,叶金和火凤的眼神也恢复到了清明,冷静了下来。

    叶金恨恨的一拳轰在柱子上,这柱子本来是支撑灵殿的,叶金的这一拳力量,好像被柱子给吸收了一样,完全没有效果。

    “该死,老大,这地方好邪‘门’。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对手,太高深莫测了一点。”

    叶离同意的点了点头,但是说道高深莫测,叶离想到的第一个人,还是江不语。江不语这个人隐藏的太深了一点,不过,如果可以的话……

    叶离突然想到一点,江不语肯定也是瞄准了他父亲的蚩尤宝藏,到时候,三方势力汇聚,肯定是一场‘乱’战。

    三角形可是最稳定的形状如果叶离退出了之后,岂不是可以坐山观虎斗?而且不管是江不语还是灵王,得到了宝藏,自己在出手,岂不是事半功倍?

    想到这里,叶离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新的计划,而这个计划的成功率,远远比自己在这里和灵王耗着,要靠谱的多。

    叶离拉过众人,低声说了几句话,这种时候,不是自己说了算的。铤而走险这种事情,必须要大家一起商量。

    李沧海当然是站在叶离这一边的,他和叶枫一个态度,无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挡在面前的垫脚石,全部都踢开挡在前面的荆棘,全部都斩断就是了。

    火凤不谙世事,完全听叶金的,而叶金又完全听叶离的。所以很快大家就达成了一致。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烛九‘阴’站了出来,竟然坚决反对叶离的计划,这倒是让叶离没有想到,为什么烛九‘阴’不让?而且态度很坚决。

    “为什么?”叶离很想知道原因。

    烛九‘阴’一本正经的说道:“叶离,你有没有考虑过,如果他们两方势力暗地里合作,结果会是什么样?叶离,考虑事情,必须要全面。”

    “你觉得可能吗?江不语是魔帝蚩尤的儿子,灵王要得到蚩尤的宝藏,他们有可能联合对付我或者说和平共处吗?我是不太相信。”

    “就是,烛龙大姐,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因为蚩尤宝藏摆在那里,他们两边肯定是死敌,而且必然是生死仇敌。”

    烛九‘阴’指着叶金:“叶金,听好了,我现在就告诉你如何将这种不可能化为可能。魔帝蚩尤的宝藏里面,可不仅仅是那一个宝物。灵王要的,而且只要那一个宝物,其他的对他来说,都是‘鸡’肋。可是江不语呢?叶离,你想过没有,江不语要的是什么?”

    叶离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他要的,是华夏毁灭。”

    “对!所以里面如果有魔帝蚩尤的修为,一旦被江不语吸收了,他甚至会铤而走险,那宝贝要不要都无所谓。因为他现在已经有可以克制你造化之力的东西了,你说呢?”

    叶离冷汗直流,后背和额头上全都是汗水。烛九‘阴’这么一说,叶离还真的不能小看他们。江不语至始至终,要的都是华夏。如果不能统治华夏,还他们魔族的巅峰,他甘愿毁掉整个华夏。

    十几亿的人,生命全部都掌握在江不语的手中。所以他必须要有足够的修为支撑着。至于能够克制造化神器的宝贝,有没有对他意义不大。

    从这一点来说,江不语和灵王这两方势力,并没有根本的矛盾。相反,如果他们商量好,一起来对付叶离的话,就算十个叶离都不够他们吃的。

    叶离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烛九‘阴’说的对,我们必须要慎重。而且对手是江不语,他可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

    到底该如何选择?铤而走险,还是投机取巧。叶离的一个决定,很有可能决定华夏的生死。责任太大了一点,叶离甚至都有点害怕。

    在大中天修行了这么多年,叶离担任高层也有好多年的时间,但是这一次,叶离不敢随便做决定。

    因为不管是离城还是彩虹桥,还是万妖谷,叶离的这些势力,都是叶离一手创建起来的。

    而华夏,是叶离的家园,不是叶离能够做主的,这责任,叶离负担不起。

    一种沉重的责任感压的叶离喘不上气来。只见叶离坐在地上,捂着脑袋。不管谁劝说叶离,都被叶离喝止了。

    “都别理我,让我一个人思考一下。”

    叶离闭着眼睛,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便也在这时,突然黑暗当中出现了一丝的光亮。在光亮的尽头,是一个‘女’人,‘女’人的怀里,抱着两个刚出生的孩子。

    一男一‘女’,龙凤胎,而这个‘女’人,正是素茗。

    “素茗,怎么是你?”

    叶离清楚的知道,现在看到的,不过是幻想而已,是自己大脑中所想的。

    “叶离,给你的孩子做个榜样,你现在,不仅仅是一个男人了,你还有一个角‘色’,是父亲。为了你的孩子和我,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父亲?对啊,小爷即将成为父亲!现在自己不是孤单一个人,小爷有了后代,小爷必须要为自己的孩子做榜样。

    如果自己连国家,家园都守护不了,那还怎么配当一个父亲?

    叶离上前,轻轻的抱了一下素茗,在自己的两个孩子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突然睁开眼睛。而此刻的叶离眼中,不再有犹豫,只有坚定的信念。

    “烛九‘阴’说的对,我不能选择投机取巧。不管怎么样,我们现在还是有优势的。我们有‘阴’阳造化神器,我们有魔之心,打开蚩尤宝藏的唯一钥匙还在我的手中。”

    众人呆呆的看着叶离,现在的叶离,爆发出来的是前所未有的态度和坚定,气质完全变了一个人。

    “不能坐以待毙,来,我们找一下阵眼。小爷就不信了,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小爷无法破的阵法。”

    所有人好像都被叶离的气势感染了一样,焕发出斗志。几人不放弃灵殿的任何一个角落,之前没有注意到的地方,全部都排查了一遍。

    很可惜,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灵殿还是灵殿,毫无破绽。雕像也都没有了,无法从他们的身上找到任何的东西。

    便也在这时,突然一条长长的手臂直接伸出来,抓住烛九‘阴’的脖子,将烛九‘阴’拉入到黑暗当中。叶离眼疾手快,拉住烛九‘阴’,一个翻身,越过烛九‘阴’,手臂死死的抓在那条手臂之上。

    “敢在小爷面前耍‘花’招,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叶离向后一勾,这手臂的主人直接就被叶离抓了出来。这是一个年轻人,身材标准,与叶离齐平,面对面的对视着。

    仅仅一秒钟的时间,叶离将这人按倒在地,造化之力瞬间凝聚,周围是一个屏障,困住了叶离和这个伸出手臂的男人。

    其他人都被阻断在了外面,只有叶离和那个陌生人,而且看不见里面什么情况。

    叶金着急的冲了过来吼道:“老大,你别单挑啊,我们来帮你了!”

    只听叶离在里面说道:“不用,这小子我一个人能对付。”

    屏障里面,叶离看着这个年轻人,本来还是严肃的表情,突然一下笑了出来:“没想到你还长得‘挺’帅的。那你为什么要用那个造型出来?”

    这人穿着一件黄‘色’的阿拉伯长袍,不是大储还会是谁?不过他的长相,和大储简直就是两个人。大储算的上可爱,而这人是真的帅,风度翩翩,如果加上一把折扇,腰上再佩戴一个‘玉’佩,那就是古时候的公子哥了。

    大储拍了拍身上的土,憨厚的说道:“你‘弄’脏我的衣服了叶离小哥,真是不客气啊。”

    “哈哈!这不是你让我这么做的嘛。怎么你会突然出来?”

    大储一脸严肃:“叶离小哥,抛开别的,我还‘挺’喜欢你的。只不过呢,我的主人,他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如果知道了我和你的关系,可能会毫不犹豫的杀了我。所以我不能呆太久。这个幻境的关键,就是柱子。仔细看柱子,然后用你所有能想到的办法,破坏掉柱子,幻境自然破解。”

    叶离心中大喜,但是大储……为什么要帮自己?难道就是因为自己曾经给他‘乱’‘弄’了造型?那不过是自己随手的恶搞而已,这大储还当真了。

    大储是个憨厚老实的人,心思也有,但是算是这群人里面,最耿直的。叶离给他做造型,不嫌弃他之前的样子,这足够让大储帮助叶离了。

    “你……这样子,是什么意思?”

    “哦,你说这个啊。这是我的本体,我们一般不会出现的。只有在休息的时候。也就是那雕像。我们都有两种形态,这是我的第二形态。对了叶离小哥,千万不要声张,我不想被发现,而且我也只会帮你这一次。”

    叶离对着大储深深鞠了一躬:“多谢了,今日之恩,来日定当回报。”

    屏障破碎,大储消失不见,只有叶离一个人站在原地。

    “老大,怎么样了?”

    叶离嘴角微微上扬:“我找到方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