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1945章 这就是特么的生活
    那强哥冷冷一笑,放下了那个老板,对着叶离说道:“小子,你是要搞事情咯?我做事,你插手做什么?”

    “你们欺负老实人,我就看不过。怎么样,有本事捅我啊。”

    叶离拿起一根筷子,突然朝着强哥的脸上做了一个射出去的动作。强哥吓得后退了两步,被身后的小弟给扶住。

    叶离面无表情,继续催促道:“老板,快上菜,我肚子饿了。”

    老板不知所措,他打心里感谢叶离,这地方要是拆掉,他至少不用这么费力气的每天起早贪黑,就为了赚点钱。

    但是强哥,可是村子里面的霸王,听说还和市区的什么大哥有联系,他们乡下人,万万是得罪不起的。

    周边的话好几户人家,已经被强哥给逼走了。原先人家肯定是不同意的,也不知道强哥做了什么手脚,在一夜之间,全部都卖了房子给强哥,二话不说,并且再也没有出现在村子里面。

    “朋友,哪条道上的?”

    “你管我哪条道上的,你们打扰到我吃饭,我劝你们,在我没有发火之前,快点消失,不许再来。不然的话,别怪我不客气的人啊。我可是身上背着好几条人命的通缉犯。”

    叶离轻轻的敲打着桌面,看了一眼强哥,强哥这一次不甘示弱,直接一拳朝着叶离轰了过来。

    叶离轻轻的撇过脑袋,躲开了这一拳,抬起手掌抓住强哥的手腕,咔嚓一声,手腕被叶离卸掉。

    “强哥是吧?你们这种乡村的恶霸,也该是时候有人教训一下了。快点滚,听到没有?”

    强哥捂着手腕,不甘心的跑了,最后放了几句狠话。

    看到他们走了以后,叶离这才松了口气,两只手都有伤,刚才那几下,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如果真要打起来,对方那么多人,叶离未必就是对手。

    老板很快给叶离上了菜,而且加了菜。店里面本来也没有什么人,老板干脆把门关上。

    老板是个瘦弱的年轻人,年龄大概在二十七八的样子,带着衣服眼镜,文文弱弱的。他叫做邹文,叶离通过聊天知道,这村子,原本就叫做邹家村,一共也没有多少户人家。

    现在经济大环境这样,很多人都出去打工赚钱,村子里面,也就是一些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像邹文这样的年轻人,实在是少的很。

    “叶哥,多吃点,算我请客的。”

    叶离是真的肚子饿了,很快的吃了几口,放下筷子:“邹文,我看你也像是读书人吧,怎么窝在这个村子里面不出去?”

    邹文有点不好意思,摸了摸脑袋,为叶离倒了茶,最普通的自家晒的茶叶。不过叶离喝起来,都是别有一番风味,比起陈爷家里十几万一斤的大红袍,不知道好喝多少倍。

    “没办法啊,我父母都年迈,我要是再出去,他们谁管。现在家里,就指着这房子,什么时候拆迁,拿一笔费用,给我父母看病了。”

    话音刚落,餐馆的门被打开。一个打扮的极度风尘暴露的女人走了进来,直接把包丢给了邹文,也不管叶离这个外人,就躺在了餐馆里面的一个小木板床上。

    “邹文,过来给我捶捶腿,累死我了,今天这几个人真是太能弄了,搞得我腰酸背疼的。”

    叶离吓了一跳,特么的这大姐也太奔放了一点吧?女人长相,在浓妆的衬托的下,还可以,面前看得过去。而且她那一双长腿,配上黑丝,还算是有一些资本。

    邹文有些尴尬的干咳了两句,窃声窃语的说道:“老婆,有客人呢。”

    那女人眼睛都没有睁一下:“你这破店,还能有什么客人,你别逗我了。”

    叶离一撇嘴:“那我就先走了,你们小两口呆着吧,有空我再来。”叶离起身,那个女人这才张开眼睛,看到叶离这打扮,不屑的哼了一声,随后又闭上眼睛。

    邹文不好意思的送叶离出门,到门口说道:“叶哥,不好意思啊。我老婆她就是这样,脾气有点大,你见谅。”

    “没事没事,咱也算是有缘人,那些家伙如果再来,你就到那边的旅馆找我,喊我名字,我就能听到。”

    “多谢了叶哥。”

    叶离走了,一路上叶离都觉得这简直无法接受。邹文虽然穷了一点,但是文质彬彬,一看就是有学问的人。但是那个女人,怎么样看,都不是正经人家。邹文怎么找了这么一个小姐当媳妇?

    而且他好像并不在意,这世界上还真是什么人都有啊。自己女人给自己带了多少帽子了,这邹文还能这么淡定?反正换到叶离的身上,叶离是不能忍的。

    回到了小旅馆,叶离无法联系到外界,而且车也丢在了那边,想必是无法走了。这里要出去还得找人带路,叶离决定明天还要再去找一趟邹文。既然相遇,就是有缘,总是要帮人家摆平的。而且还要邹文带路出去呢。

    叶离一晚上都没有怎么睡,果然到了后半夜,突然脚步声响起,很急促的脚步声,并且外面响起了砸门的声音。

    叶离从窗户上看,下面有好多的大汉,把小旅馆团团围住。外面的房间,一间一间的被搜查。

    特么的,不会是泰找上门了吧!也对,河对岸就这个小村庄,他们要抓自己,肯定要过来找。

    叶离看了看地形,下面只有两个人守着楼道,不过这里是二楼,叶离大腿有伤,跳下去,未必能干的过门口那两个人。

    怎么办!

    砸门的声音越来越响,便也在这时,叶离猛然看向门口,钥匙开门的声音响起。尼玛,该死的,竟然找到了备用钥匙。

    叶离迫不得已,穿好衣服,身上裹着被子,从窗口跳了下去。

    叶离只觉得天旋地转,脚下传来了疼痛,不过好在有被子裹着,减少了冲击力。叶离掀开被子,直接一拳轰在了其中一个人的脸上,那大汉瞬间到了下去。

    另外一个冲过来,叶离一脚回旋踢,踢飞了那大汉,可惜闹的动静太大。

    上面的人追上来,叶离一路狂奔,在一个拐角气喘吁吁的躲了起来,随后便是脚步声。叶离满头大汗,脚上的疼痛,大腿上的疼痛和手臂上的疼痛感,同一时间传到了叶离的大脑中枢神经。

    叶离咬牙切齿,就看到当初比武台上,王现手下的几员大将正在疯狂的找着自己,而且叶离竟然看到了那个强哥。

    只听那个强哥说道:“老大,没错,肯定就是那个小子。我记得清清楚楚的,他还打了我手下的小弟。”

    “不错不错,小强,这一次你立功了。这小子是上面指名道姓要抓的,如果这一次在你们村子里抓到,这周围的地盘,就交给你管了。”

    “多谢老大!”

    叶离一拍脑袋,竟然忘记了五区八县,县城和城乡结合部这种地方,全都是王家的地盘。这下可好,跑到人家地盘撒野,怪不得那个强哥会带人来找自己。

    脚步声越来越远,叶离一瘸一拐的路过了邹文的餐馆,正好看到邹文在门口抽烟。看到邹文抽烟时候的眼神,叶离更加确定,这人肯定是个人才,至少是高智商的人才。

    邹文也很惊讶,赶紧说道:“叶哥,这大半夜的,你在这里干什么?”

    叶离无奈的摇了摇头,便也在这时,屋子里面传来了尴尬的女性声音和一个男人的嘶吼声。接着就是床板嘎吱嘎吱的声音,谁都知道里面在干什么事情了。

    邹文很尴尬,又点上一根,顺便给了叶离一根,最便宜的大前门。

    “我可能来的,不是时候……我先走了。”

    “叶哥,能陪我说说话嘛?我已经好久没有遇到个可以说话的人了。”

    叶离现在可是被追杀啊!无奈之下,只能实话实说:“不瞒你说,我被人追杀了。那个强哥,带着他们的老大,要追杀我。我和他们上头有恩怨,你要是不怕的话,就继续跟着我。”

    邹文猛抽了一口,丢掉了烟头:“进来说,他们一般不会来的。”

    房门打开,里面的声音更是大了,邹文却好像没有看到一样。小餐馆后面,有两个房间。一间堆满了杂物,和一个小的木板床。另外一间,就是这女人声音传来的那间,相对来说要大一点。

    “你……就睡这里?”

    邹文点点头,两人坐下之后,是一点地方都没有了。

    关上门,外面可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两个各有故事的男人,就在这房间里面点了一根烟,开了一瓶酒。

    这画面,直到好多年之后,叶离都还很清晰的记得。这一个晚上,算是改变叶离的一个晚上。

    邹文喝了一口,惨笑。叶离之所以用惨笑,是因为邹文的眼神里面,包含了太多的东西。不甘,愤怒,还有无奈。对生活的无可奈何。

    “叶哥,我邹文,读了十几年的圣贤书,从小一路到大学,最后研究生毕业,我从来都是尖子生。在学校,我每年的奖学金,就够我家餐馆一年的流水了。谁知道到最后,竟然栽在一个女人的身上,你说,我这书,是不是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尼玛,老子就说这家伙有本事。竟然是一个研究生,而且还是学霸。

    “那个女人,真是你媳妇吗?那她……”

    “没有什么不好说的叶哥。我在这个村子里,被人戳脊梁,背地里骂软蛋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我的女人就是个妓,女,这有什么好说的。她赚的钱,她买的衣服首饰,都比我赚的多。”

    “这种女人,为什么你还要?”

    这也是叶离搞不懂的原因。现实中,真有人愿意过这样的生活吗?

    “我要说是爱情,你相信吗?”

    二十七八的人,竟然说相信爱情?这人是不是读书读傻了?

    “你一定觉得我傻了吧。当年我们都是大一,在军训场相遇,我便离不开她。四年的时间,还有毕业以后的这些年。这么多年,我见证了她一步一步的堕落,最后跟我回到这小乡村,依旧做着阴影下的工作,呵呵,这就是特么的生活啊!”

    邹文喝掉了一瓶啤酒,直接摔在地上:“这样的生活,我还不得不接受。叶哥你说,我们活着,为了什么?”

    邹文红着眼,把所有的怨气,在这一晚上,都对着叶离这个陌生人释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