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2016章 四面楚歌
    大牛哥终于认怂,看了一眼叶离,实在无奈的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了之后,这才招了招手,让叶离靠近过来。

    “说吧,我这里有剑阵,如果有人的话,我会第一时间知道的。”

    大牛还是不放心,将门窗全部都关好之后说道:“叶离小哥,实话告诉你吧,咱们玄天城啊,早几千年之前,城主就已经消失不见啦。”

    “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以前的老城主,叫做玄梁。玄梁老城主是个很好的人,年龄虽然很大,但是对城里人都比较照顾。而且周围的那些村子呢,他时不时的也会出去照看一下,分一点资源给他们。可是这种情况,自从瑕玉先生来了之后,一切就改变了。”

    叶离心中一紧,果然是瑕玉!叶离对于瑕玉先生,不能算有好感或者恶感,只不过瑕玉先生太过于高深莫测。试想一下,白马曾经透露出一个消息,就是他,加上这一百个白袍剑士,都不是瑕玉先生的对手。

    这实力得是多逆天?叶离唯一能够想到和瑕玉先生对拼的,就只有狂啸了。也只有他那般无敌,才有可能和瑕玉先生打平手。

    “继续说。”

    大牛哥紧张的四处张望,被叶离一巴掌拍在了脑袋上:“有什么好看的,说了肯定没有人就是没有人了,快说。”

    “瑕玉先生来了之后,城主突然有一天就宣布自己要离开玄天城外出游历,但是又一次,我分明看到白马大人抓着城主,回到了城主府,后来便再也没有城主的消息。瑕玉先生也宣布,在城主外出的这段时间,任何人不得提及城主的名字,否则,当场斩杀。”

    叶离诡异的一笑:“可以啊大牛哥,你的消息倒是挺灵通的嘛,这都知道。”

    “哎,做生意嘛,人来人往的,总能听到一点风声。因为合作的关系,所以我也经常进出城主府。知道吧叶离小哥,那一天我……”

    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叶离眉头一皱,拉着大牛朝着边上一闪,从天而降便是一柄长剑,正好插在大牛哥刚才的位置。

    一袭黑袍,背后背着一柄长剑,而这人,不是那个黑马又会是谁。

    “大牛,你好大的胆子啊。呵呵,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是吗?”

    “叶离小哥,你不是说你的结界,没人能闯进来吗?”

    “你觉得,这位大哥是一般人吗?白马,你什么意思啊?”

    叶离故意试探,果然这位黑马哥的智商好像并没有多高,直接就被叶离套出来。

    “你小子瞎说什么,老子是黑马,掌管着玄天城的一切安全活动。你们两个,我现在怀疑你们是外敌派来的奸细。你们是自己跟我走,还是逼我动手。”

    叶离悄悄的怼了一下大牛,问道:“这人怎么回事,他难道不是白马?”

    “这人是黑马,这里头的事情太复杂了,一时半会跟你解释不清楚啊。”

    便也在这时,突然叶离眼前人影一闪,就看到长剑出鞘,在叶离的左脸颊留下了一道疤痕。叶离猛然回头,就看到大牛已经倒在了血泊当中。

    现在唯一知道城主消息的人,也被杀人灭口了。这些人绝对不仅仅是要瞒着自己,而是瞒着整个玄天城的所有人!

    可以这么说,只有少数高层的人,才知道这里面的真相。叶离用手指抹掉了脸颊的鲜血,呸了一声:“小子,你是新来的吧?”

    “黑马哥是吧?久仰大名啊,怎么,你这是要杀人灭口不成?玄天城难道没有王法了,我们这些居民,你说杀就杀了?”

    “哈哈,你一个新来的臭小子,老子想杀就杀。王法?老子就是王法。你是跟我走,还是要我动手?”

    叶离凝神定气,只见那黑马突然人影一闪,叶离暗叹不好,被对方打了一个先手!

    下一秒,叶离就感觉到肩膀一阵刺痛,身体直接飞出了屋子,撞到了外面,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轰的一声巨响,竟然没有人关注这边的情况。那些黑袍剑士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不管黑马和叶离。

    叶离头都没有回,直接暴退,朝着远处飞了过去。黑马哥冷冷一笑:“跑?你在我面前,还想要跑,蝼蚁一样的东西。”

    叶离感觉到身后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压力,越来越逼近,就在自己的身后,而且不断的有剑气袭来。

    叶离一边闪躲,一边还要疗伤,还要通知裂,一心三用,有点难。

    便也在这时,黑马终于赶上,几道剑气立在叶离的面前,瞬间几道剑气一字排开。叶离想要后退,却已经晚了。

    “跑啊,我最喜欢追逐猎物了。”

    叶离无处可逃,四周全都是化形长剑,包围住了叶离。

    “黑马哥,不用这么赶尽杀绝吧?怎么说好歹我也是玄天城的人,大家自己人,有话好说嘛。”

    “谁跟你是自己人?你不要太天真了。我乃是黑袍首席剑士,黑马。你不过是区区一个小村民而已。哦,忘了说了,我最讨厌,就是你们这帮什么都不干,只会浪费我们玄天城资源的村民了。杀多少,都不够啊,哈哈哈!”

    黑马异常的嚣张,叶离这时候才真正确定,这人肯定不是和白马同一个人,只不过恰好长得很像罢了。

    “去死吧!”

    只见黑马双手掌心相对,不断的拉扯开,手臂伸直之后,连接双掌的,正是金黄色的造化之力,化形而来的长剑。

    这剑气无边,虽然不如白马的剑指天下要霸气,但是多了几丝的阴狠。

    便也在这时,只见黑马将长剑一推,化形长剑对着叶离的脑袋便刺了过来,叶离一边后退,一边祭出山河剑。

    两股剑气碰撞在一起,叶离一口鲜血喷出,这一招,算是勉强抵挡住了。

    黑马惊讶的哦了一声:“哟,看不出来,还有一点能耐嘛。嘿嘿,那这一招,我看你接得住接不住!”

    只见黑马的右手臂开始大幅度的旋转了起来,随后形成了一个圆形。在这圆形中,出现了一个图腾。黑马将自己的手臂直接伸进图腾当中,抓出来两柄长剑。

    “破灭剑!”

    巨大的剑气,包围住了叶离的全身。两柄长剑,从叶离的肩膀两边,一寸一寸的插了进来。叶离感觉到一股钻心的疼痛,剑气入体,而且是穿过了叶离的剑气防御,直接便到达叶离身体的最深处。

    就在叶离以为自己肯定要完蛋了的时候,转机突然发生!

    一夜的折腾之后,终于迎来了天亮时分。而就在这个时候,叶离身边所有的剑气,都在天亮的一瞬间,消失不见。

    黑马哥凭空消失,不知道去了哪里,而那些剑气,剑阵,也在一瞬间,化为乌有。

    叶离呆呆的坐在地上,不可置信的看着周围。便也在这时,裂突然感到,扶住了刚要倒下的叶离。

    “叶离,怎么回事,这么着急?你这伤……怎么回事啊?”

    裂仔细的查看了一番,这才惊讶的叫出声来:“天啊叶离,你受的伤,未免也太严重了一点吧?玄天城混进了敌人?还是你和谁交手了到底?”

    叶离有气无力的摆摆手,现在连自己御剑的能力都没有。裂一路几乎是背着叶离回去,花费的时间,也要比来时候多了一倍。

    好不容易辗转到了家里,叶离倒在了床上,一言不发。

    不是叶离不想告诉他们什么,而是这里面的水太深,叶离自己都还没有想清楚。

    一天过去,叶离怀着忐忑的心情,一直就在村子里面等着。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没有理由白马和瑕玉先生不管吧。

    可惜从早上,到晚上,再到了第二天的早上,一点动静都没有,风平浪静的让叶离都感觉到害怕。

    终于,叶离找到了裂。以裂的心智,是现在唯一能够帮助叶离的了。

    “叶离,我猜到你要说什么了。你去了那边,肯定就是去调查了是吧?结果呢?”

    叶离的身体,一天一夜,也不过是恢复了五成而已。

    “城主叫住玄梁,现在好像被瑕玉先生和白马,困在了城主府的某个地方。这是我打听到的消息。”

    “囚禁?”裂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叶离,叶离点点头:“不错,不过唯一知道消息的那人,已经被杀人灭口了,就是昨天晚上。你知道动手的是谁吗?”

    “不会是白马吧?这么明目张胆不成?”

    裂不等叶离说完,自己就否定了自己的观点,摇了摇头:“不会的不会的,白马这人,看似阳光,实际上心机也不知道多深。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当着你的面做。至少也会换一身装扮。”

    “你说的很对。但是出手那人,叫做黑马,而且你知道,除了白袍剑士之外,还有黑袍剑士一支队伍,他们的老大,就是叫做黑马。而且……黑马和白马,长得一样,全都是用剑,首席剑士。”

    裂和叶离对视了一样,双方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讶。

    “看来你的决定是对的。你说的,肯定不会是胡编乱造,所以,这里头肯定有阴谋。”

    “我这不是来找你商量嘛。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他们瞒着我们,肯定有见不得人的地方。”

    一时之间,房间里面沉默不语,两人都想着该如何处理。玄天城现在是他们的靠山,如果离开这里,无粮村不可能走。

    那些村民是不会放弃的,他们还在生叶离的气,更不可能听叶离的。

    所以要走,最多就是带走一个空,四人上路,而且还没有目的地,不知道去哪里。外面,烈阳城在追杀叶离,单瞳家族不知道有没有安插人在放逐之地。

    简直就是四面楚歌啊!

    叶离捂着脑袋,感觉异常的头疼,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走投无路,无依无靠。

    便也在这时,裂重重的拍了一下叶离的肩膀:“傻小子,愁什么愁,这不是还有我们呢,不管最后结局怎么样,要生要死,大家一起!”

    “好!”

    叶离和裂同时站起来,重重的一击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