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2026章 老哥你真稳
    罗刹直接昏迷了过去,仇世一掌拍在了暗香的后背,暗香的伤势开始飞速的回复。他嘴上不说,但是内心还是很关心自己的母亲的。

    “你啊,自己没有能力,下一回就躲远一点。你的那些神通,对付普通人就算了,要对付这种等级的造化兽,还差的多。”

    “哟,还知道关心老娘啊,我这乖儿子,可没有白养。”

    “闭嘴,好好恢复身体,我去看看那小子。”仇世的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人影一闪便消失在了原地。

    浩瀚和长夜脸色凝重,对着暗香说道:“他这么做,你真的不管吗?时间长了,身体吃不消,元神也会慢慢消逝,到时候连救都救不回来。”

    暗香看着仇世远去的身影,眼里难得的出现了母爱的光辉:“我这儿子的脾气,你们知道,他决定的事情,别人改变不了。只要他愿意,我就全力支持他。”

    “你啊,就惯着吧,没看到都被你惯的无法无天了。”

    三人彷佛回到了当年的时光,和谐并且兄弟之间,能开一些玩笑的感觉。

    只听长夜说道:“或许我们只手遮天,真的能够恢复到当年的荣耀呢,想一想当年的岁月,还真是无法无天啊。多少年了,我们没有像现在这样聚在一起过,这些,都要归功于叶离小哥啊。”

    “那小子虽然嘴贱,但是人不坏。”

    血池的血水已经去了三分之二,只差最后一点。罗刹被搞定,叶离还沉浸在震惊的过程当中。仇世这家伙,也太变态了一点吧。

    便也在这时,只见仇世出现在叶离的身后,缓缓走了过去,嘴里念叨着:“你是在想我,为什么这么厉害,对嘛?”

    “对。”

    叶离也没有否认,而是直接了当。

    “因为,我是仇世,就这么简单而已。”

    “需要帮忙吗?”

    叶离嘿嘿一笑:“不需要,马上就搞定了。”

    大约又过了几个小时,这血水终于被吸干,整个八卦盘上面,覆盖着浓郁的血红色。只见血池当中,玄梁盘膝而坐,突然睁开眼睛,对着仇世微微一笑:“仇世,好久不见了。”

    “老东西,没想到你也有今天。作茧自缚,说的就是你。”

    玄梁没有否认,只是苦笑,不住的摇头:“各有天命,各有天命啊。叶离小哥,多谢你救我一条命。”

    “前辈,先别说了,我们先出去吧,此地不宜久留。万一瑕玉又来了,那就糟糕了。我想你们仇世再厉害,现在的瑕玉,再加上白马,两人加起来,我们想出去都出不去了。”

    一行人脱离了阁楼,叶离解除掉了他们所有的封印,仇世干掉罗刹,终于可以出去。

    在罗刹的地盘恢复了一整天的时间,这一整天,瑕玉都没有出现,他越是不出现,叶离就越是心生不宁,不知道他会对村子里面的村民做什么。

    别忘了,罗刹可是吃村民的,而且他需要大量的人口,只有收集周边的人,才有可能喂饱罗刹,让他实力大增。

    一天过后,裂和暗香都已经恢复过来,不多不少的一群人聚集在一起,找了一个角落。

    “叶离小哥,你来救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叶离犹豫了很久,这个问题叶离曾经问过自己,也问过裂。到底要不要蹚这趟浑水。而叶离冒了这么大的风险,救出玄梁,是要让玄梁,重新做回城主的位置?

    很明显不是……

    “我……也不清楚自己是为什么要冒着生死跑过来,但是我知道,玄天城,现在变成了瑕玉的,他杀害了那么多的村民,还要抓我朋友,我不能再继续受他的控制了。”

    “他的事,我都知道。也只有这一点,让我不能原谅他。”

    玄梁长老看着前面不远处,满地的白骨,头发似乎更加的发白了许多。而对于玄天城的这些明争暗斗,仇世他们四人,也就是看个热闹,甚至态度有一些冷淡。

    “叶离,想一下下一步吧。我们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瑕玉那老狐狸是不可能不知道的。我现在担心的,就是心灵,还有无粮村的村民。”

    “我已经让心灵躲起来了,至于村民,只能等我们出去,然后带他们离开,留在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一点。”

    便也在这时,突然叶离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果然,在罗刹的洞口,瑕玉先生带着一大批的村民出现。

    这些村民当中,赫然就有无粮村的人!

    不过瑕玉先生这一次出现,关注点不在罗刹身上,而是看着倒塌的阁楼,脸色大变。叶离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紧张的表情出现在罗刹先生的脸上。

    他永远都是一副胸有成竹,而看到阁楼的情况之后,整个人抓狂的怒吼了一声:“罗刹,你给我滚出来!”

    罗刹没有出现,瑕玉先生走进一看,罗刹已经昏迷了过去。过了好久,瑕玉先生几乎是拖着罗刹的另外一只牛角,提溜了出来。

    ”罗刹,你给我好好的说明一下,我这楼怎么塌了!我让你看守,你竟然让人混进来了?”

    “真不怪我,仇世他太强大的,我不是他对手啊。”

    听到仇世的名字之后,瑕玉先生吹了一手口哨,随后就一个白色的声音飘了过来,不是白马还会是谁?

    “白马,让城里全城戒备,他们都跑了。”

    “跑了!不会吧!谁有这么大的本事,那可是阴阳……”

    瑕玉先生脸色阴沉,突然手臂向前一拉,无粮村的人毫无防备的被丢到了瑕玉先生的面前。只见瑕玉先生冷笑一声,对着空旷的平地说道:“我知道你在,除了你,别人是无法解除封印的。出来吧,给你十秒钟。”

    瑕玉先生开始倒数计时,叶离悄悄观察着。十秒之后,瑕玉先生让白马出手,一道剑气而过,三个村民瞬间被秒杀,消散在空气中。

    叶离倒吸一口凉气,特么的竟然用村民来威胁自己!

    “还不出来是吗?我知道是你,再给你一次机会。下一次,白马会施展剑气,完全灭了他们。”

    瑕玉先生一抬手,叶离直接就冲了出去:“瑕玉先生,有话好说嘛,何必这么大的气呢。”

    叶离没有办法,被人家捏了七寸,这是致命的死穴。叶离放弃什么都可以,但是这些村民,是村长最后的希望。

    守护了一辈子的信仰,不能就这么毁灭在叶离的手中,所以叶离义无反顾。

    “你果然出来了,叶离,我想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要力量,资源,我都可以给你。甚至我还可以给你更好的,更多的。为什么要和我作对。”

    便也在这时,只听玄梁那苍老的声音响起:“这话,我也想问你。瑕玉,为什么要杀我。”

    “对,瑕玉,当年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和你合作,害的我和师父落到如此的下场。”

    瑕玉先生看着叶离一行人一个一个的出现,实力都被削弱成这个样子,他倒是一点都不害怕,唯一有点怵的,就只有一个仇世而已。

    “好啊,都来齐了,也省的我一个一个的去解决。白马,杀了他们,一个不留。”

    白马摩拳擦掌,右手按在自己的长剑上,叶离知道这是他出招之前的标准动作。叶离一抬手:“白马,瑕玉先生,我们来个交易如何。你放我们走,我们不参与到玄天城的任何事情当中,包括这城,可以直接给你。”

    “废话,玄天城本来就是我的!叶离,我知道你口舌很厉害,别给我绕弯子。”

    白马动手了,势如破竹,叮的一下,长剑什么出鞘的,都没有人知道。但是这一剑,切到了叶离的脸颊边上,几丝白发缓缓的飘落,清风吹拂,反向飘过叶离的面前。

    “下一次,就不是这么简单了,叶离。”

    “瑕玉,一开始你就不是来找我的吧?这么着急请我,是你已经发现了心灵的身份了,对吧?”

    瑕玉先生羽扇一抖:“这只是一个原因,我调查那造化兽已经很久,不过因为出不去,所以才想要借助那女人。不过我的目的,还真的是你,叶离。”

    “你找我,不就是为了这个嘛。”叶离一条手,在掌心汇聚了阴阳之力,太极浮现。

    “不错,你一个新人,却能拥有阴阳之力,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只可惜,本来我是想要培养你,现在看来,我的计划落空了。”

    叶离呸了一声,很是不屑。这家伙想要利用偏要说想要培养自己,这些冠冕堂皇的话,还是瑕玉这种老狐狸来的稳啊。

    “老哥,你真稳啊,话说的我都没有脾气了。”

    便也在这时,仇世站在叶离的身边。叶离一米九的身高,仇世竟然能够和叶离平视:“用不着和他废话。”

    “瑕玉,准备好上路了吗?困得住其他人,你困不住我。”

    瑕玉脸色一变,似乎也有点忌惮仇世的实力。谁知道仇世话音刚落,白马便突然杀出,这一剑直接朝着仇世的眉心而去。

    仇世不屑的一笑,抬起手双指正好夹住了白马的长剑:“小喽啰就滚一边去。”

    “你说谁!”

    “自己心里明白。老子出道的时候,你还在喝奶呢。”

    仇世轻轻一弹,白马一个踉跄,被震得废了出去,同时仇世直接脚尖一点,瞬间来到了白马的落点边上,一脚轻轻的踢在他的后背。

    堂堂白马大人,一人独自干掉邪城无数的精兵猛将,竟然抵挡不过仇世的三招。

    白马不服气,被瑕玉拦住:“叶离,你再动手,那些村民,就要死了。”

    “你敢!”

    璞玉怒吼一声,气呼呼的跳出来,举起拳头就要动手。只听瑕玉说道:“师兄,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废啊。哈哈哈,你和玄梁一样,都是只在乎自己的人,你们这样人,我当年就应该直接杀了!”

    和璞玉不同,瑕玉对于自己的师父玄梁,一点都没有感情,在他眼中,玄梁不过是自己上位的垫脚石而已。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仇世却突然一口鲜血喷出,面色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