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2042章 迷城来人
    “哈?御守?你竟然有这东西!开玩笑呢吧,这只是好早年前的传说啊,你怎么可能会有嘛,骗人的。”

    叶离放走了白马,下一秒就传音给裂,自己认识的人里面,也只有他算是比较博学的。像只手遮天这是个老怪物,实力强,但是这眼界,还是不够。他们连虚灵界都不知道,更不要说知道这御守了。

    “你别管我是不是骗你的,你就说这东西我要如何使用?或者说有什么要注意的就行。”

    裂想了一下,随后说道:“这种东西,我只是在古书上面看到过很少的记载,说是催动其中的阵法,环环相扣,造化兽便会丧失心智,自动的分化出造化丹的元力,进入到御守当中,随后便可以控制造化兽。”

    尼玛,这不就等于是修炼者的本命元神掌握在他人的手中一样的道理嘛?难怪那罗刹堂堂的一个造化兽,竟然会如此听话。

    原来是命门被人家掐住了,叶离尝试着将自己的造化之力输入到其中,刚一进入御守,铺天盖地无数的阵法,而且是凶险无比,直接朝着叶离攻击过来。

    叶离分出的一丝元神,立刻就被切断在了里面,第一层都无法进入。

    叶离睁开眼睛,无奈的看着手中的小葫芦,造型倒是还算别致,就是这里面的阵法,凭借叶离现在的实力,还无法控制。

    罗刹的造化丹应该在里面,如果自己去找他,告诉他真相,或许有一点转机也说不定?

    便也在这时,突然整个玄天城开始剧烈的晃动了起来,最近这放逐之地还真是不太平啊。先是烈阳城和玄天城之间火拼,五大城排名第二,如此强大的烈阳城直接全灭,这简直就是一大新闻。

    而放逐之地并没有任何的动静,过了这么久依旧风平浪静。

    依照瑕玉先生的心思,下一步就是最强大的迷城。这所谓的迷城,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什么来历,从来也没有见过他们出城。

    但是偏偏整个放逐之地都知道,迷城的人少,但是每一个都惹不得。他们其中,就算是最基本的修炼者,实力至少都有城主级别的,可见实力强大。

    玄天城还在继续的晃动,叶离和心灵在门口,看着天空。玄天城的天空之上,一个人影负手而立,悬空并且抬着头看着上方。

    在这人的面前,瑕玉先生脸色凝重,动作虽然和那人一眼,也是负手而立,但是气势上,竟然完全被压倒了。

    叶离让心灵暂时躲起来,自己则是施展逍遥游,来到了玄天城,瑕玉先生的正下方,混在人群中。

    白袍剑士已经换了一批,白马也被瑕玉先生对外宣称,在进攻烈阳城的时候战死,也算是给白马一点面子。

    “瑕玉,你知道你这一次做的,有什么后果吗?”

    瑕玉先生没有说话,而是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家伙,咬着牙,身体微微颤抖。

    “回答我!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毁掉了整个烈阳城!”

    叶离抬头一看,说话的是一个中年大叔,两鬓斑白,穿着灰色的道袍,长须过胸,有种散仙的气势。

    这大叔的声音提高了八度,好像在质问一样。叶离从来也没有见过瑕玉先生对谁如此的卑躬屈膝过,也没有见过瑕玉先生如此的害怕一个人。

    这人……难道就是那传说中迷城来的?

    那中年大叔长袖一挥,瞬间一股狂暴的风卷起,吹得人睁不开眼睛。白袍剑士人群都在议论纷纷。

    叶离也凑过去,随便抓到一个机会问道:“哥们,这大叔什么来头啊,为什么瑕玉先生,对他好像很是害怕的样子。”

    “小兄弟挺面生啊,既然是新来的,眼光就要放亮一点。告诉你啊,这人……可是迷城的人啊!”

    尼玛,老子竟然猜中了!果然是迷城!

    “迷城的人说啊,瑕玉先生私自去攻打烈阳城,毁掉了红日,导致五大城的平衡被打破,现在正是兴师问罪的时候呢!”

    “而且,他们说要另外再找一个城,代替烈阳城,进入到五大城的位置,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有这福气,被看上哦。”

    叶离眉毛一挑,嘴角微微上扬。哦?这不是天大的机会吗?论实力,论位置,论人口,现在的离王寨,绝对是这位置的不二人选啊!

    能不能回去,就看这一次了!这个神秘的大叔出现,倒是让叶离很是兴奋。

    便也在这时,只听一声清脆的耳光声,瑕玉先生的脸上已经红肿了起来,脑袋瞥向一边。那大叔甩了甩手腕:“哼,瑕玉,别以为我们迷城的人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御守在你的吧,你想要干什么,我们一清二楚。不和你计较,是因为你还不够格!”

    瑕玉先生全程脸色冰冷,沉默不语,既不想说话,也不敢多说什么。

    “给你一次机会,烈阳城的事情,就这么算了。那边你不要再去,东西,我自然会派人去收。但凡让我看到你玄天城的任何一个人出现在那边,结果只有全灭,听到了吗!”

    瑕玉先生深深一鞠躬,沉声道:“明白了。”

    那大叔一甩袖子,直接凌空而行,临走之前,鬼使神差的看了一眼地上,正好与叶离对视。叶离仰望空中,透过这大叔的眼神,彷佛看到了一副恢弘的画!

    画上,是无数的修炼者,包围在了造化神殿的最中心,也就是真正的神殿。神殿的正中间,是一个青年人,坐在王座之上。左右手分别有两人。其余的,全部清一色跪在他的面前。

    到了下一副画面的时候,场景又开始改变。现场全都是尸体,地面上刚才还在跪拜的修炼者,全灭!

    尸体堆积成了一座大山,不知道有多少人。

    王座上,年轻男人端坐在位置上,左手拿着书籍,右手边,是一柄长剑,轻轻的放置在上面。

    刚才还是这年轻人身边的护法,直接就调转枪头进攻过来。那年轻人丝毫没有行动,任凭他们两个护法直接一剑穿心。

    也就在这一瞬间,叶离突然惊醒。醒来之后,哪里还有那位大叔的踪影,早就没有了身形。

    叶离狐疑的看着天空,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尼玛,刚才看到的是什么鬼?”

    自从来到了造化神殿之后,叶离就一直有个问题。自己的记忆,好像又开始混乱。叶离的第一世,乃是造化之主,而这造化神殿,不正是造化之主的老家嘛。

    可是叶离自己一点记忆都没有,甚至连一点感应都没有,这本身就太奇怪了一点。

    迷城……还有背后那个制定游戏规则的人,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头,和自己难道有关系?

    刚想到这里,就看到瑕玉先生从天而降,脸色很难看。看到那些新晋的白袍剑士在这里打酱油,直接怒吼一声:“都没事干是吗?在这里看什么,都给我滚!”

    白袍剑士们赶紧逃跑一样直接离开,只剩下叶离在原地。

    看到叶离之后,瑕玉先生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点:“叶离,跟我来。”

    瑕玉先生没有多说什么,两人一前一后,回到了瑕玉先生东边的修炼屋里面,面对面坐着。

    只听瑕玉先生叹了口气,像他这样的人,竟然焦躁不安的手指不断敲打在桌面上,过了好久,终于开口:“叶离,我手下没有人可以和我分担,有些事情,也只能和你说了。”

    “先生请说。”

    “今天那人,你也见到了吧。”

    叶离点点头:“灰色道袍,实力高深莫测,我只是站在地上,就已经感觉到很压抑吗,这气场太强大了一点。先生,他是迷城的人?”

    “不错,他是迷城的人,叫什么连我都不知道。曾经我见识过他和我师父玄梁商量事情,乃是迷城一位位高权重之人,以我目前的积累,还不足以和他对着干。”

    “那先生需要我做什么事?”

    “你是新面孔,别人只知道玄天城内,白马白袍,却不知道现在是你叶离的天下了。说实话叶离,我瑕玉也没有多久活的日子,这以后啊,玄天城也是你的。这话我只和你说过,连白马我都没有告诉过。”

    叶离心中一紧,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瑕玉先生。尼玛,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情?老子给你捅了这么大的篓子,然后你反过来既往不咎,还要把玄天城交给老子?这天上掉钱,还真砸在我叶离头上了?

    “不敢当,叶离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子而已,实力和威严都不够,不能担此重任。先生有话就直说吧,是不是烈阳城的事情?”

    瑕玉先生终于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你比白马强的地方,就是你的脑袋。太聪明了,一猜就中。不错,正是烈阳城。我有任务要给你,叶离,你接还是不接?”

    “先生说笑了,先生给的任务,我叶离自然是全力以赴的。你和那人说话我也听到了一点。他不让你去烈阳城,肯定是那里有东西吧?”

    “不错,烈阳城的地底下,实际上是有一头造化兽。从造化神殿的第三层逃出来的,谁要是得到了他的造化丹,简单来说,不仅是放逐之地,就算是四大领域,也可以掌控在手里。叶离,用御守收服他,可以吗?”

    叶离心中一紧,尴尬的一笑,摸了摸脑袋:“先生,您这话……”

    “你我都是聪明人,不用说假话。你救白马黑马的事情,我都知道。那天晚上我就已经知道黑马在这屋子里。”

    尼玛,掩饰的真是好啊,这么多天,亏的瑕玉先生可以忍得下来,要是叶离自己,早就忍不住,上门算账了。

    “我无法分身,经过了这么大的事情,迷城肯定会有人盯着我,一旦我出城,他们会第一时间灭了整个玄天城。而你叶离,就是玄天城能否登顶的唯一希望了。御守我帮你解开,你能够使用了之后,收服那造化兽,如何?”

    叶离微微一笑,深深一鞠躬:“定当全力以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