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2054章 时间到了
    叶离的实力突飞猛进,尤其是这一个月,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也是曾经叶离不敢想象的。叶离直接拉扯着扎古,一路回到了他的小屋子里面,将他按在了座位上。

    “我说扎古大哥,你怎么这么大的岁数了还毛毛躁躁的,就不能让人把话说完?”

    “哼,我和你没有话好说。你是瑕玉的走狗,在我眼中,你和那个死去的白马一样,都是狗腿子。”

    叶离刚和了一口桌子上的酒,直接就喷了出来,洒了扎古一脸。

    “叶离,你干什么,不要太过分了!”

    叶离赶紧赔笑脸:“意外意外。”随后叶离一本正经,敲了两下桌面:“扎古大哥,我跟你说几点。第一,白马没有死,他现在在一个叫做离王寨的地方。”

    “什么!白马没有死?不可能,我是亲眼看到瑕玉把白马的遗体带回来的,而且这元神之力是骗不了人的,死了就是死了。”

    “你不信大可以跟我走一趟,我带你去见他。这是其一,瑕玉这么做,很明显,他和白马闹翻了,害怕白马加害于他,所以先下手为强,干掉了白马,对外宣称,是战死的。”

    扎古刚要说什么,就被叶离直接给打断:“别着急,我还没说完。”

    叶离继续说道:“第二,玄天城很有可能隐藏了一个巨大的阴谋。这个阴谋只有瑕玉先生知道,所以他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修炼着,等待时机成熟。而我,实际上,跟他只是相互利用。还有一个好消息,我想你听了,一定会高兴。”

    “切,口说无凭,你以为我会相信一个外人吗?叶离,亏我当初还和你一起聊天喝酒的,谁知道你竟然如此的卑鄙!”

    叶离也不气,只是微微一笑:“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很快就知道。趁着瑕玉先生不再玄天城,跟我来,就你一个。这可是顶级的秘密哦,保证对你来说,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叶离自顾自的离开,扎古想了半天,终于一咬牙,跟上叶离的脚步。

    “这就对了嘛,见到这人,你还会觉得老子是和瑕玉先生一伙的吗?”

    走到了城门口的时候,好巧不巧的,便遇上了之前那个白袍剑圣。看到叶离和扎古一起,一点都没有要给扎古面子,直接命令手下:“来人,杀了这小子。”

    “你和他有过节?”

    “谁知道呢,可能看我长得帅吧。”

    叶离无奈的苦笑,耸了耸肩膀,身边几个白袍剑士就已经冲了过来。讲道理,之前那一百人什么水平?是可以以一敌六的,那么多妖兽还有那么多的修炼者,他们直接就挡了下来。

    可是这几个,水分就太大了一点。

    叶离一个侧身,瞬间施展逍遥游,闪到了其中一人身后,一记手刀。面前两人直接被砍的昏迷了过去。

    “哈?”

    叶离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不是白袍剑士变的太弱,而是叶离的整体实力,已经超过了放逐之地的平均水平。

    前前后后,叶离来这里总共也就是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发生的事情还很多,叶离总算是有了立足的根本,站住了脚跟。

    “老子现在的实力可以啊,都可以秒掉这些白袍剑士了。”

    “小子,别嚣张!”

    白袍剑圣亲自出手,不过却被扎古挡下了。只见一道风吹过,扎古一掌拍在那剑圣的长剑之上,低沉一声,那剑圣直接就被弹开了。

    “扎古!你要多管闲事吗!”

    “我做事,轮不到你插手,小毛孩子,老子和老城主打下这地盘的时候,你还在哪里玩泥巴呢,滚开!”

    扎古倒是不客气,直接一脚无影脚,瞬间踹飞了那所谓的剑圣,接着扎古还真是不客气,重重的踩在了他的胸口。

    “别多管闲事,你是瑕玉的狗腿,这我管不着,但是你要来插手我的事,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咔嚓一声,扎古把那剑圣的骨头直接踩断,冷冷的对着叶离说道:“叶离,走吧。”

    叶离竖起大拇指:“还是你们这些老家伙心狠手辣,我是干不出来这种事情。”

    “呵,烈阳城无数的人,你还不是说杀就杀了。”

    叶离心中一沉,不过随后也没有反驳。扎古说的,是实话,不管有心无心,事实就是这样,烈阳城无数无辜的居民,因为叶离而死,这罪孽,恐怕是难以洗清啊。

    一路无话,叶离带着扎古来到了离王寨,不过没有走正面,而是悄悄的来到了最后面的一排山峰。这山峰,是璞玉和玄梁老城主住的地方。而扎古对于玄梁老城主的感情,别提有多深厚了。

    只要他见到了玄梁老城主,一切的疑问,将会烟消云散,成为自己埋在玄天城的一颗钉子,而且还是无法拔起来的那种。

    “带我来这里做什么?荒郊野岭的,难道你要在这里,偷袭我?”

    扎古不屑的看着叶离,叶离只是微微一笑,指了指山顶的那间屋子:“进去看看,里面有你想见的人。”

    “我谁都不想见。”

    叶离无奈的一笑,这扎古的脾气,还真是耿直火爆啊。

    “信我的,见到他,一切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了。”

    “哼,我倒要看看你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

    两人一前一后山上,这小木屋,是玄梁和璞玉自己弄出来的,叶离也不管他们,反正他们欠自己一个人情,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叶离也就放任不管。

    同样是被救出来,只手遮天立刻就跟着叶离,而玄梁和璞玉的态度,多少让叶离有点心寒。

    尼玛,老子千辛万苦的把你们救出来,几次经历生死,你们倒好,出来了之后,也就口头说了一个谢字,平时一点忙都不帮。

    两人来到了屋子前面,便也在扎古想要靠近过去的同时,璞玉跳了出来。他本就是个少年模样,因为被困得太久,这才披头散发的。

    现在重新出现,扎古第一时间竟然没有认出来。

    “哦,是叶离啊,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是找我师父的吧,师父就在里面,你……诶,你不是那个,扎古吗?”

    璞玉说了一半,认出了扎古,兴奋的跳了起来,想要过去抱一下扎古,被扎古直接推开。

    “你是谁?怎么会认识我?”

    “你傻了啊,我是璞玉啊,你怎么不认识我了?我们以前还一起喝过酒,被我师父给抓了面壁呢,忘记了?”

    扎古目瞪口呆的看着璞玉,过了好久,这才兴奋的吼了一声:“璞玉!真的是你!这么多年了,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啊!哈哈,竟然遇到了老朋友,简直太有缘了!” 两人重重的击掌,这时候叶离轻咳了一声:“咳咳,叙旧的话,先放一边吧,这屋子里面,才是你真正要见的人。”

    扎古也不傻,璞玉在这里,那屋子里面的人,难不成就是玄梁!

    只见扎古在这个时候,倒是开始犹豫起来,缓缓的向前走去,轻轻的一推门。

    嘎吱一声,木屋的门缓缓的打开,里面只有一张简单的石床,石床上,盘膝而坐一个老者,头发花白,闭着眼睛,双手交叉自然垂在膝盖上。

    而且玄梁城主对于外物,丝毫没有感情的波动。不管是叶离来还是扎古,以他的本事,肯定是都已经感觉的到的,但是却无动于衷。

    叶离跟在扎古后面,看着扎古的肩膀不断的颤抖着,双手紧紧的握着,非常用力,青筋暴起。

    只见扎古噗通一下,跪在了玄梁城主的面前,老泪纵横,偏偏说不出话来。

    时间彷佛凝固在这一刻,扎古在哽咽,而性情中人的璞玉看到这里,也是嚎啕大哭。叶离不由得心中无奈,特么的一帮大老爷们,偏要煽情,搞些矫情的东西,真受不了。

    等到扎古抹去了眼泪,这才说道:“城主!我扎古,终于又见到您了!”

    玄梁还是没有说话,不过叶离注意到,他的手指悄悄的动了一下,表明他并非不知道,而是不愿意面对扎古。

    “城主!您看看我啊,我是扎古,您的老部下,我们几个一直就在等着您回来啊!”

    “师父,要不您就……”

    终于,玄梁城主开口,不过这眼睛,还是闭着的:“扎古,我很欣慰,你还活着。不过现在玄天城和我已经没有任何关系。我不再是城主,所以,也不存在什么部下,你懂吗?”

    扎古愣愣的看着这个自己心心念念的老城主,但是老城主确实这个态度。不说闭门不见,也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老城主,您怎么了。我们都还等着您回去,重新夺回属于您的位置啊!”

    “休要再提了,我将位置让给瑕玉,这是他的本事。我的时代,已经谢幕,你们也不要在执着于这个位置了,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再去争抢,只会搭了性命。”

    扎古冷冷的看着老城主,叶离悄悄的将他拉到了门口,等他完全冷静了下来,让璞玉关上了门,这才说道:“扎古大哥,现在你可以相信我了吧。”

    扎古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叶离老弟,是我错怪你了,这就给你赔罪。”

    扎古深深一鞠躬,叶离也没有拒绝,不让他这么做,扎古自己心里也过去不。过了一会,扎古才直起腰来:“叶离,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为什么老城主会在这里。还有,你难道就是这最近冒出来的离王寨的,大当家?”

    叶离默默的点了点头:“算是吧,尽管我不是很愿意。”

    随后,叶离将事情的经过,告诉给了扎古,扎古这才恍然大悟,半途就想要去找瑕玉拼命了。

    “可是叶离,老城主现在,太消极了一点吧,没有斗志,如何干的过瑕玉啊?”

    “别着急啊,老城主不行,这不是还有我呢嘛,我保证,只要瑕玉先生出现,我叶离保证让他,有来无回!”

    话音刚落,天边一道惊雷。惊雷过后,木屋的门开启,玄梁走了出来:“时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