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2059章 寒夜里寒风吹
    叶离这一次可是满载而归了。不仅得到了这十六位高手,还有就是那老伯给叶离的,和城主令牌配套的东西。

    这是一串小珠子,正好挂在城主令牌的正下方,叶离按照他的指示,接上了之后,立刻就能够感觉到一股信息输入进了自己的脑袋当中去!

    就在玄天城,瑕玉先生的修炼房正下方,竟然是一个巨大的能量圈!掌控着整个玄天城所有人的修炼资源。这相对于修炼者来说,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简直就是无穷无尽!

    如果叶离在其中,独自一人修炼个百年,那叶离的实力毫无疑问,必将达到巅峰水平。

    “原来就是这东西啊,五大城,五个区域都有,掌控着造化之力资源,也就是修炼者命脉,难怪啊,多少人挤破了头,都要来五大城,就是因为这个。”

    “是啊。”

    扎古和璞玉,俨然像是左右护法一样站在叶离的身后,叶离看着地下的一个巨大深坑,这核心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的。

    叶离用这令牌打开了门之后,就看到了这深坑。令牌插在里面,这深坑上的结界打开,大量的资源开始向外面泄露出去,叶离赶紧关上,抽出令牌。

    “叶离老弟,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东西?”

    “处理?这东西能怎么处理啊,资源泄露出去,只会引来无尽的杀戮,这东西简直就是欲望的根源啊,只能先放在这里了。”

    结界重新封印住,叶离走了出来,负手而立,看着天边刺眼的眼光,对着扎古和璞玉说道:“玄天城就交给你们啦,我就是个甩手掌柜,而且我手下,还有事情要做。”

    “放心吧叶离,玄天城在我们手里,至少不会毁灭掉,这是老城主的希望,我们就算是死也要守护的东西。”

    “那就好,雀翎,你们跟着我吗?”

    “老城主交代了,谁是继承者,就是我们的主人,我们自然要跟随主人左右。”

    叶离复杂的看了一眼这位雀翎。如果现在带他们直接回到离王寨,三门肯定心里会有所顾忌,也会警觉。要如何把他们隐藏起来,给他们一个合理的身份,这是问题。

    “要不你们还是先留在这里吧,我回去很多事情,也不会有危险。”

    听到这里,扎古怎么还不知道叶离的意思,微微一笑,重重的拍了一下叶离的肩膀:“叶离老弟,我知道你的顾忌。老城主早就想到了这一步,所以这令牌,才是关键。”

    “令牌?”

    叶离不解的看着手中的令牌,扎古教叶离拿着令牌,双指点在上面。雀翎乃是这十六个人的老大,除了他之外,其他人全部都进入到了令牌当中。一瞬间,这令牌变成了金色的镶着银色的边框。

    “我靠,早不说,害我还在想办法。”

    “哈哈,叶离,既然你要走了,那今天晚上,来我屋子里,咱们不醉不归!”

    叶离心说自己暂时没有事,除了修炼之外,敌人基本上都已经扫清了。还剩下最后一个万古城,一点动静都没有,闭门不见客。人家不动手,叶离哪里会去随便进攻。

    夜深十分,在矿脉的小屋子外,雀翎一脸严肃的站在外面。叶离后来干脆也不叫他的名字,就叫他铁板,就是因为他的脸,永远都是严肃的,好像不会笑一样。

    屋子里就不一样了,叶离翘着个脚,靠在躺椅上面,右手拿着一个酒坛。扎古一脚踩在椅子上,撸起袖子,指着叶离的鼻子,左手是一个鸡腿,右手是一坛老酒。

    “特么的我早就看出了,你小子,不是什么好鸟。你看现在,老城主去世了,这玄天城所有的好处,可全部都归你所有啦,哈哈哈!你这小子,运气不要太好了!”

    “切,这是我的机缘。没听说过嘛,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你和璞玉就不行了,搞了这么多年,也是没有什么搞头。”

    两人之前就已经商量好了,今天晚上,不用任何法力吸收,纯喝酒,拼酒量。两人已经喝了好几坛好酒,脸色红润,都有一点喝醉的样子,说话也没有了估计。

    啪的一声,扎古一脚踩烂了椅子,手指不断的点在叶离的面前。换做以前,不管是谁,要是敢做这个动作,那绝对就是死路一条。

    可是现在,喝醉状态下的叶离,就没有那么容易生气,也是嘿嘿一笑,打了一个嗝,拍掉了扎古的手。

    “你啊,我说你,老城主到底看上你什么地方了,偏偏要把玄天城几百万年的基业,交到你的手上去?”

    “切,要你管啊。老城主看我帅不行啊,觉得老子帅,所以把玄天城交给老子,要你多管闲事。你这样可是以下犯上知道不!”

    两人越说,火药味便更加的浓郁,相互抓着对方的脖领子,冲出了门外。

    雀翎倒是吓了一跳,看着叶离和扎古,两人互相让,完全就是拳脚功夫打在一起,不由得摇了摇头,依旧沉默不语,什么都没有多说,也没有做。

    “你们打着吧,我去边上待着了。”

    “边待着去!”

    叶离和扎古异口同声的吼了一下,雀翎干脆就直接离开,省的心烦。

    “杂鱼都走了,也是时候我们较量一番了!兄弟,咱可是说好了,谁赢了,谁就是这城主,怎么样!”

    叶离哈哈一笑,彷佛放下了所有的包袱,把如此重要的城主令,竟然就随意的丢在了边上的大石头上!

    “成!今天我还就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傻逼!”

    两人很快就扭打在了一起,周围是一片空地,原先是有人来挖掘那些晶石的,但是一看到叶离和扎古两个酒鬼出来,那些新手巴不得躲得远远的才好,搞的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加上天黑,没有人会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大约两人扭打了二十多分钟,半个小时左右,只听扎古怒吼一声:“我特么的就不服!怎么着,你杀了我啊!”

    唰!

    一道阴风吹过,叶离还在醉酒当中,就看到扎古手指着天,一双醉醺醺的眼睛,瞪的溜圆,好像心有不甘。

    叶离眯着眼睛,突然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出现在扎古的身后,而扎古此时此刻,竟然已经断绝身亡了!

    叶离瞬间一个激灵,酒醒了一大半,但是这双腿好像不听使唤了一样,无法移动,直接在这黑衣人的威胁之下,跌坐在了地上。

    那黑衣人包裹住了全身,叶离分辨不清楚,但是这气息,似曾相识。

    只见这黑衣人缓缓走到了石头的边上,拿起了城主令牌,转过头,对着叶离,露出了嘴,嘴角微微上扬,显然是在笑。

    只是这笑,多半是嘲笑。随后便是他的声音传来,有点类似于变身器调节过后的声音:“城主令,我收下了,还有,以后记得,不要喝酒,喝酒容易误事。”

    “站住!”

    叶离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吼了一声,那黑衣人这才站住,留给叶离一个后背。

    “你是谁!”

    “你没有必要知道,你没有了利用价值,而我,不轻易的杀人,所以很幸运,你活下来了。那个倒霉蛋,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我让他自己上路。呵呵,就是看不惯这么跳的人。”

    “你特么的到底是谁!”

    叶离大吼一声,终于站起身,山河剑这才刚拔出剑鞘一半,叶离的手掌被那黑衣人给按住,山河剑强行给推了回去。

    只听那黑衣人阴阳怪气的说道:“别和我动手,会死的很难看的,哈哈哈!”

    唰的一下,竟然是寸土术!这人来的快,去的也快。叶离这下是真的酒醒了,拖着身体,一步一步来到已经气绝身亡的扎古身边。

    讲道理,叶离还是蛮喜欢扎古大哥的,豪爽,酒量好,只是有时候,脾气什么的太直了一点,容易得罪人。

    可是这也不能成为他被杀的理由啊!

    叶离坐在扎古大哥的身边,用手遮住了他的眼睛,自言自语道:“哎,你说你啊,扎古大哥,喝酒容易误事,那人说的也没有错,这不嘛,就出事了。”

    “你会不会是为了要陪老城主,所以知道自己将会有这一天,只是提前了而已?老城主知道了,说不定有多感动呢。”

    周围空无一人,整个过程,连看都没有人看到,听都没有人听到过。雀翎要是在的话,也就罢了,说不定还能交手一番。

    偏偏雀翎又因为自己和扎古大哥喝酒,躲的远远的。

    这或许,就是造化,就是天命啊!人这一辈子,总是会有很多的劫难,保不齐在哪一天,这劫难就会降临到你的头上来了。

    寒夜里,寒风吹,扎古的身体已经变得僵硬,连元神一同都变成秒杀,连条活路都不给。他这么执着于杀了扎古灭口,难道说是因为扎古知道一些什么秘密不成?

    玄天城的老人,除了瑕玉先生,也就只有扎古了。

    璞玉!对了,他也是玄天城的老人,他会不会有危险!

    便也在这时,叶离突然大吼一声:“雀翎!”

    雀翎瞬间到场,看了看扎古的尸体,轻轻在上面摸了一下,神色凝重:“主人,这是怎么一回事?”

    “来不及细说了,刚才有个高手出来,直接杀了扎古,连一点反抗的机会都不给我们。走,快带我去找璞玉,他也有危险!”

    雀翎二话不说,抓住叶离的衣服,瞬间向上一跳。垂直上升了之后,再落地,竟然就来到了璞玉的房间门口。

    叶离心中不由得一沉,这房间的门是开着的……

    “不会吧!”

    叶离直接冲进去,同时大吼道:“璞玉,你在吗?”

    里面没有回应,叶离用神火照亮了周围,看到床板上,璞玉睡的横七竖八的,鼾声如雷,叶离这才松了口气。

    难不成自己猜错了,他只是随手杀人而已?

    “主人,怎么回事啊到底。”

    叶离眯起眼睛,酒气已经全部被逼出来,看着天空:“好像放逐之地,要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