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2093章 我再炸
    叶离和瑕玉先生相互拆招,瑕玉先生原先是不情不愿,他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任凭别人摆布,而且还是一个自己以前瞧不上的人。

    可惜身体不断自己的行动,大脑是清醒的,偏偏无法控制,这种感觉非常的怪异。

    两个八卦轰了过来,瑕玉先生真正厉害的地方,不是他的剑法,不是他的掌法,而是他信手拈来,随手就可以布置的阵法。

    瑕玉先生后退两步,手中结印,一掌轰了出来,这一掌,直接一个八卦笼罩住了叶离的全身。

    叶离瞬间全身一紧,这一掌来势汹汹,眼看已经躲不开了,叶离干脆不退反进。

    瑕玉先生眉头一挑,好心的出声提醒道:“叶离小心了,这可是天地八卦阵,进去了,你再难出来。”

    “放心吧先生,我必定能出来。”

    叶离自己跳了进去,无法躲避的情况下,强行的抵挡,只会没有用处的消耗自己的法力,最后的结果还是一样被困在里面。

    既然这样,那倒不如自己顺从的进去,结果一样,这样反而能够省一点力气。

    瑕玉先生看到叶离的动作,突然停下了身体,嘴角微微上扬,回头对着自己的师兄说道:“璞玉,你这对手,连我都不是个,你确定可以?”

    “别的事情不是你关心的,瑕玉,现在你不过是我手中的傀儡罢了,你还妄想着命令我不成?”

    瑕玉先生也不生气,耸了耸肩膀,嘿嘿一笑:“无所谓,我一个死人而已,随便你吧。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一下。我会看错人,你会看错人,但是师父不会。”

    “师父唯一看错的,就是你这叛徒。”

    璞玉杀气十足,控制着瑕玉朝着玄梁和雀翎的方向而去,瑕玉先生又是嘿嘿一笑:“不仅仅是我,连你也看错了。”

    另外一边,雀翎长剑翩翩,游刃有余。连玄梁城主都不由得赞叹:“雀翎,你的实力,又精进了许多啊。”

    “还是城主大人的栽培,雀翎可没有这么强。”

    雀翎本来就是玄梁安排的十六名高手之中的老大,对于继承者,唯命是从。讽刺的是,他现在要和他的恩人,玄梁站在对立面,雀翎就算是再铁石心肠,也下不了手。

    玄梁城主微微一笑:“尽管动手吧雀翎,我已经是个死人了,还有什么可怕的,让我看看这么多年,你究竟到了何种境界。若是留情,休怪我不认你这个人。”

    “可是城主。”

    雀翎突然一个刹车,身体紧急的在原地旋转了一圈,躲开了瑕玉先生的进攻。不过这阴阳之力还是厉害,轻描淡写间,一掌轻轻拍在雀翎的心口,雀翎暴退几步,一直到长剑插入地面,这才停了下来。

    “老城主您的剑术,还是如此强悍。瑕玉先生,叶离呢。”

    “去闯阵法了,出不出的来,就不一定了。”

    雀翎脸色突然一变,穿过两人直接盯着璞玉,过了两秒便又转了过来:“城主,瑕玉先生,对不住了,既然我跟了叶离,就要保护好他。这一次,我要施展真正实力了。”

    “来吧。”

    雀翎的气势突然一下子飙升,周围的空间,彷佛都在震动。便也在这时,只见雀翎的嘴角突然微微上扬,竟然出现了和叶离一样的邪魅笑容。

    “剑!”

    雀翎抬高一只手臂,对着天空,再吐出一个字。

    “来!”

    一个巨大的漩涡出现在空间的上空,这空间彷佛要破碎了一样,无数的剑气汇聚了过来,围绕在雀翎的身边。

    如果叶离在,一定又会感叹,特么的这招也太霸气了一点,自己什么时候能学的到。

    这剑,能够用成如此的霸气,也是前所未有。这霸道之剑,根本不跟你讲道理,一瞬间就吞没了瑕玉和玄梁城主。

    两人在里面疯狂的抵抗,外面的雀翎却显得有一些风轻云淡,负手而立,狂风吹拂他的白衣。

    “不用挣扎了,这一招,说实话,你们抵挡不了。”

    剑气就好像直接能够穿透他们的身体一样,将两人绞杀在里面。

    玄梁城主和瑕玉先生在里面挣扎,但是双眼却没有一丝的痛苦和愤怒,反而多了一些欣慰和解脱。

    “雀翎,将来你必定是个人物,好好修炼,跟着叶离,走出放逐之地,外面的世界还很大!”

    雀翎一脸正经,对着无数剑气卷起的旋风,抱拳深深一鞠躬。

    剑气消散,同时也卷走了瑕玉先生和玄梁城主,便也在这时,璞玉不断的鼓掌:“厉害厉害,你不愧是我师父一手培养起来的顶尖剑士,白马在你面前,就跟一个废物一样。”

    “还有什么招式,一起使出来吧,我还要去救叶离。”

    “救我做什么?”

    一道剑光,叶离出现在雀翎的身边,一脸无辜的看着雀翎。

    这下雀翎和璞玉都是大吃一惊,尤其是璞玉,瑕玉的八卦阵,可不是开玩笑的,就算是玄梁进去,也不可能这么快的破解。

    璞玉不知道的是,叶离可不是一般人,叶离压根就没有去闯阵,找阵眼,随随便便祭出了天环,直接便打开了阵法,躲在一边偷偷观察。

    雀翎刚才的所有行为,都被叶离看见了,叶离暗中赞叹了不知道多少次,这一声剑来,实在是太霸气了。

    “你怎么出来了?”

    叶离晃动了一下手腕:“有天环啊,你忘记了,什么阵法能够困住我哦。”

    雀翎无奈的一笑,场面又变成了一对二,而且叶离这一次很有信心,看到了雀翎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实力飞涨,叶离简直就无所畏惧。

    便也在这时,只见璞玉先生再一次的伸出了手指:“很自信嘛叶离,以为这就结束了?师父,师弟,出来吧。”

    地面上又出现了两个墓碑,玄梁和瑕玉又出现在了叶离的面前。

    “不会吧,璞玉,你要折腾我们到什么时候?”

    瑕玉先生一脸无奈,但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朝着叶离飞了过来。璞玉的法力竟然如此庞大,竟然能够第二次召唤出来。

    而这一次,璞玉将两人换了一个对手。

    玄梁对上了叶离,而瑕玉则是以阵法对抗雀翎。这样至少能够保证瑕玉困住一个,而玄梁对付叶离,绰绰有余。

    叶离心说璞玉这家伙,确实有两下子,这种田忌赛马的方法,都被他学去了,而且这决定,也就是在一瞬间做出的。

    玄梁手持化形长剑,连续的剑影,逼的叶离不住的后退。叶离抬起手臂,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老城主,你们是无法控制身体吗?”

    “对,这种感觉,就好像亲眼看着自己,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一样,很难受。我这个徒弟,没想到隐藏的这么深。”

    “也不怪你,毕竟谁也没想到。”

    玄梁一边进攻,叶离一边闪躲。只见玄梁老泪纵横:“我啊,这辈子就收了两个徒弟,看他们可怜。可是到头来呢,每个人都要害我,每个人,都不能保持正道,我玄梁可能也是做了什么孽吧,孽缘,孽缘啊。”

    唰的一下,叶离就看到剑气极快,抵挡不住,叶离被轰的暴退了几步。身体虽然没有受伤,但是叶离的元神可不是无敌的。虽然说叶离的元神确实很强,但是也抵挡不了这一下。

    叶离只觉得头晕眼花,脚下一个不稳,跌坐在了地上,脑袋里面嗡嗡作响。

    “师父,麻烦你了。”

    长剑抵在了叶离的脑袋正上方,一般来说都会选择割喉,但是叶离肉身过于强大,所以只有脑域,才是最脆弱的地方。

    “叶离,交出城主令。”

    “你敢动他!”

    雀翎甩开了瑕玉先生,直奔叶离这。璞玉却早已经有了准备,轻轻打了一个响指,就看到瑕玉先生布置了一个阵法,将自己和雀翎都困在了里面,无法脱出。

    雀翎就好像被关在了笼子里面一样,不管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若是放在平时,瑕玉先生也不敢这样的做,自己和对方都被困在里面,这是需要消耗自己,而现在却没有了这方面的顾忌,他毕竟也只不过是一个复活的傀儡而已。

    “滚你妹的,城主令老子死也不会交给你。”

    “那你就去死好了,反正你死了之后,你的东西也都会归我。”

    叶离冷冷一笑,强行施展法力,可惜还是无法做到站起身。恢复元神比恢复肉身需要的时间,更长。

    “叶离,快跑,我控制不住了!”

    眼看着长剑就要砍下,叶离突然怒吼了一声,浑身好像披上了一件金色的铠甲一样,哐的一下,将长剑给挡了下来。

    这长剑就对着叶离的脑袋,可惜依旧砍不进去。

    “不可能!师父,难道你有破解之法!”

    璞玉吓了一跳,一勾手,玄梁便退回到了他的身边。只见叶离低着头,露出的嘴角微微上扬,并且带着十足的邪气。

    浑身散发着大量的造化之力,叶离一步一步站起来,双拳紧握。

    叶离回头就是一拳,轰在了阵法结界之上,结界瞬间破碎,瑕玉先生一口鲜血喷出,脸色苍白,连他也不敢相信,叶离这是怎么了。

    “厉害啊叶离,怎么回事?”

    叶离只是轻轻的吐出两个字:“炸体”

    将储存在自己身体里面大量的造化之力,一瞬间灌注全身,达到了极限的力量,强行提升自己的修为。

    叶离在最关键的时候,选择了炸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炸体的次数越多,身体里面储存的能量也就越多,炸体的风险也很大。

    反正叶离已经没有的选择了,唯一的办法,就只有炸体!

    “璞玉,你输定了!”

    叶离很自信的一笑,雀翎来到叶离的身边,看到叶离身后的手指不断的摆动着,好像在示意他什么。

    只可惜雀翎这个人,脑袋有点不灵光,竟然看不懂。

    叶离心中着急,却无法表达出来。炸体的时间,可是有限的啊,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里面干掉璞玉,才有一线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