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2101章 男儿泪
    三个人你看我我看你,并没有找到什么有效的方法。仇世的所有修为,都来自于他的父亲,以至于他一直都以为,自己是凭借自己的天赋,才走到了今天的。

    如果把事实告诉给他,那么结果可想而知,仇世一定会发狂,崩溃。现在正是用人之际,迷城的进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归元大叔发现了那四枚城主令是假的,一定会有什么动作的。

    到时候,进攻如同暴风骤雨一样袭来,离王寨的命运,只能是倒台,死伤无数。叶离实在是禁不起这样的打击了。

    “要不,找暗香过来商量一下?”

    “也好,这是他们家的家事,我们外人,不好参与进去。”

    随后,浩瀚大魔王便呼唤了一声暗香,暗香没多久便来到了房间里面。只见暗香媚眼如丝,嘴唇鲜红,整个人都散发出来一种成熟女性的韵味。

    叶离不由得觉得口干舌燥,这并不代表着叶离就对暗香有什么欲望,而是身体本能的反应,乃是天性。

    “几位小哥哥老哥哥,怎么今天有空来找我,哟,还在这里喝酒聊天呢,带我一个呗。”

    桌子上是刚才几个人商量不出来结果,叶离弄出来的酒菜,还没有喝两口。

    只见叶离一本正经,举起了酒杯:“暗香前辈,我叶离敬你一杯,多谢你为我离王寨奋勇杀敌。”

    叶离一口饮尽,暗香觉得奇怪,怎么今天叶离小哥,如此的正经。

    “哟,叶离,怎么了,我看你们几个,怕是有什么事才找我过来的吧。”暗香也不客气,坐在叶离的对面,一口饮尽杯中酒。

    便也在这时,叶离终于开口说道:“暗香前辈,仇世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暗香还未反应过来,愣了一下,浩瀚大魔王把话接了过去:“叶离知道了仇世的身世,也知道了那个男人的存在。”

    “什么!”

    咔嚓一声,酒杯掉落在了地上,破碎成了无数的碎片。暗香本来是绯红的脸颊,一下子就变得刷白,脸上难看。

    “你们两个说的?”

    “怎么可能,我们约定过了,谁也不能说。”

    “不是他们。”叶离深呼吸一口气,只觉得压力很大,再饮一杯,可惜不管叶离怎么喝,都不会喝醉:“我见到了那个人,他把一切都告诉我了。”

    暗香略微的有一些失态,直接来到叶离面前,抓着叶离的脖领子:“你是如何见到他的,他被困在那里,谁都无法接近!”

    “是仇世布置的阵法,那个男人,作为阵眼,存在于那阵法当中。我本来也不知道,是你的丈夫亲口告诉我的,也是他,向我展示了一下当年的场景。”

    随后,叶离便将自己看到的,告诉给了三个人,暗香这才放下叶离,大口的喘息了几下,面如死灰。

    “暗香,我知道你心里很难过,但是……”

    一个女人,丈夫为了救自己几个人牺牲了,只剩下一缕的残魂,修为全部继承给了儿子。而仇世现在,又面临着死亡的威胁,生命不知道在哪一刻就要停止了。

    这世间最残忍的事情,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没有哪一个父母,能够接受这种事情的发生。暗香是只手遮天中唯一的女人,声名在外,但是同样,她也有一个身份,就是仇世的母亲。

    一手把仇世带大,看着自己的儿子,渐渐的死去,这才是最残忍的事情。

    谁知道暗香突然大吼一声,披头散发,狼狈自己:“不!我一点都不难过!我是谁啊,哈哈,只手遮天,我有我自己的修炼之道,他们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

    “暗香,你别这样。”

    长夜和浩瀚,彷佛已经习惯了一样,但是叶离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一个优雅的女人,露出如此的丑态。

    暗香眼神闪动,惨笑两声:“不!我一点也不难过。他们的死活,跟我没有关系,没有关系,我已经麻木了,任何事情,都不关我的事!”

    说到最后,暗香整个人都颓废得到坐在椅子上,直接拿起酒坛,狂喝起来。

    叶离偷偷的看了一眼浩瀚魔王,正好他也在看自己,无奈的摇了摇头。女人,最是会口是心非了,暗香也是女人,一样的道理。

    房间里面没有人说话,一时之间,沉默伴随着尴尬。

    “为什么,叶离!为什么要勾起往事!我好不容易,才快要忘记了那个男人,忘记了仇世的麻烦,我麻痹了自己,你却一刀直接捅到了我的心脏!”

    暗香泪如雨下,捂着自己的心口,一脸颓废的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便也在这时,叶离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大门一脚被踹开,不是仇世还会是谁。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或许是暗香的情绪波动,他也能够感觉到,仇世好巧不巧的,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脸色不善。

    只见仇世环顾了一圈,目光放在了浩瀚大魔王的身上,一个箭步冲过来,抓着浩瀚的脖领子,将他提起地面,冷冷的说道:“你又欺负她了?”

    “喂喂喂仇世,我可没有那么无聊。再说了,我也不是她的对手啊。”

    “那就是你咯,长夜?”

    长夜摇了摇头,还能勉强的保持淡定:“也不是我。”

    “叶离,怎么回事?你怎么也在这里跟他们混?”

    叶离尴尬的一笑,还没有开口解释,仇世直接扛起看似已经醉了的暗香,就往外面走。叶离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听到自己几个人的谈话。

    便也在这时,暗香突然开始发疯一样的敲打着仇世的后背,仇世吃痛,放她下来:“你疯了!”

    “是啊!我疯了,我有什么理由不疯啊!仇世,我辛辛苦苦的把你带大,结果呢!你从来都没有叫过我一声母亲!你的个性太像他了,和那个男人,简直一模一样!”

    “少在我面前提他!我是我,他是他,我和他没有一点关系!”

    母子开始吵架,甚至要开始打架。叶离赶忙站起来,挡在了两人的中间。仇世一把推开叶离,叶离没有防备,一个踉跄被推开。

    “他凭什么?你凭什么?你把我生下来,但是这么多年了,我是怎么长大的,你难道不知道吗!你呢?哼,不过是天天和男人混在一起,可有养育过我!暗香,你难道真把我当成你的附属品了?告诉你,绝对……不可能。”

    暗香面色更加苍白,直接就昏迷了过去,被浩瀚抱在怀里。

    仇世转头就走,速度极快。叶离快速的吩咐了几句,紧追了上去,抓住仇世的肩膀。仇世回过头,眼神彷佛要杀了叶离一样,吓得叶离立刻松开了手。

    “别这样仇世,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现在是关键时候,我们自己可不要闹出矛盾了才好。”

    “谁跟他们是自己人。”

    叶离知道他说的是气话,无奈的一笑:“那咱俩是兄弟不?你算是帮我一个忙还不行吗?”

    仇世也没有话说,他无法反驳,毕竟在他心中,叶离是他的第一个朋友。而第二个亦敌亦友的人,就是狂啸,就连雀翎都不入他的法眼。

    “走,咱俩好好聊聊。”

    叶离看仇世已经收起了杀气,勾肩搭背的,两人找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

    “有什么可说的,那个女人,我已经够烦她的了,还要添乱,天天什么事情都不做。你去打听打听她的口碑,这女人怎么那么不要脸?”

    叶离不置可否,生活作风方面,叶离可不敢随便评价人家的家庭,只好拉着仇世,坐在了一棵大树下,掏出了裂的树叶。

    “这树叶呢,是裂送给我的,是他已故的母亲留给他的遗物。”

    说罢,叶离开始吹起了树叶,瞬间悠扬婉转的音乐响起,这音乐,能够让人安静,能够让人平静自己的内心。

    一曲过后,仇世彻底的冷静下来,少见的叹了口气。

    “其实,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叶离心中大骇,真尼玛是仇世啊,表现的如此淡定,波澜不惊的。换做是自己,早就发疯了。特么的老子好好的修炼到如此的境界,现在突然跟我说,我是继承另一个人的,这谁能接受?

    “那你……”

    叶离说不出话来,仇世微微一笑:“其实,在我小的时候,就见过了他。那时候懵懵懂懂的,只是觉得那个人,很亲切,对我很好。我小时候爱做梦,梦里,他都会带着我玩。”

    仇世彷佛打开了记忆的缺口,缓缓说道:“怎么说呢,我对他,以前还是有一点感情的。他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了我,而我却连一声……都不愿意喊他们,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无情。”

    “是有一点。其实我很羡慕你的,仇世。”

    “呵呵,我有什么好羡慕的。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已经是残破不堪了,我现在这么拼命,也是为了不留遗憾。”

    “不。”

    叶离微微一笑:“你至少,知道他们的存在,暗香每天都还在你的眼前,不管有什么矛盾,你都能够看到她。而我……记不起多久了,我没有见过我的父亲,没有见过我的母亲。其实,我也很想念他们的。”

    叶离站起身,轻轻的拍了一下仇世的肩膀:“总之,不要像我一样,留有遗憾。”

    “你实力也不弱,为什么不去找一下你的父母?他们说不定还在什么地方,看着你呢。”

    “他们又不是绝顶高手,我师父也一样,他们只不过是普通的修炼者,连通灵境都没有达到。是啊,我成就修为比他们高不少,但是我还是无法挽回。”

    叶离准备离开,最后转过头,对着仇世嘿嘿一笑:“也罢,你怎么选择,是你的事。不过仇世,我告诉你,你我兄弟一场,我拼尽全力,也会帮你渡过难关,你跑不掉的。”

    “你?算了吧,救不了我的。”

    叶离突然一拳轰在仇世的胸口:“一时兄弟,一世兄弟,你躲不掉的。”

    叶离腾空而起,消失在了仇世的面前。只见仇世没有挪动脚步,低着头,在他的脸颊,彷佛有液体滑落,不知道那能不能称之为……

    男儿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