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2242章 非正常治疗方法
    叶离的元神,本来就已经消亡了。而济世的办法更加变态,寻常人肯定想象不到,就是将叶离的元神,完全的撕碎成无数的碎片,最后再利用法力,将元神融合。

    这是一种破而后立的方法,对元神研究不够透彻,或者稍微有一丁点失误,失败了,那就等于叶离完全无轮回的希望。

    即便是成功了,这其中若是有一丝的偏差,叶离的元神都将会有损失,不管是元神之力,甚至会影响到叶离的记忆和认知的偏差等等。

    老黑焦急的在隔壁等着,那小徒儿自顾自的看书,低头不语。

    “小朋友,我能去隔壁看看吗?这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了,他们都没有消息啊!”

    小徒儿没有理睬,他在看书,嘴里还在默念着书中的内容,完全不管老黑。老黑又重复了一遍,还是没有动静。

    老黑是何等的人物?虽然在黑羽家族不算什么,可是也好歹有自己的特长,直接抓起这小兔儿的书本:“我让你带我过去!”

    “先生,师父他们自有办法,稍安勿躁。现在过去,只会打乱师父他们的节奏,到时候出事了,就不好了吧。”

    便也在这时,突然整个书库里面,一声闷雷一样的声音响起,随后便是一阵摇晃。

    “快带我过去,一定是出什么事了!多一个人,就多一个帮手,要是出了事,你这小鬼不让我过去,责任你负得起吗?”

    那小徒儿似乎是被吓到了,立刻便开门,两人很快朝着书库的方向而去。此时,书库的大门是打开的,里面硝烟一片。

    只听那小徒儿大喊道:“师父,师叔,你们在里面吗?”

    过了好久,里面这才传来声音:“咳咳,我们没事,你们先别过来。”

    老黑哪里会听他们的话,他现在就担心叶离一个人,至于悬壶和济世这两个老头子,他老黑才不会管呢。

    老黑冲进来之后,只看到在阵法的中间,叶离端坐在上面,闭着眼睛,身体微微腾空而起。而边上的两个老头,脸上全都是尘土,身上的衣服也破了不上。

    “这是……怎么回事?”

    “都说了你不要进来,非要进来。没事的,叶离的情况,已经稳定住了。我们刚才用力过猛,被这阵法给反弹了一下。”

    此时此刻,叶离的脸色已经恢复了一丝的红润,元神被打碎之后,已经开始了重建。

    只听老黑问道:“悬壶,叶离小哥的情况,怎么样了?什么叫稳定住了?”

    悬壶重重的咳嗽了两声,摆了摆手,散开了面前的灰尘,这才说道:“他的法力被我们抽离了出来,等他元神恢复到巅峰,这法力会自然而然的被吸引过去,然后恢复到以前的程度。而且他一旦醒过来,实力绝对比现在的,要厉害个好几倍。”

    “可不止几倍,这破而后立的好处,绝对没有这么简单。不仅是元神,还有他的肉身和法力,都会有一个质的飞跃。”

    至于叶离,此时此刻,完全是进入到了深层的昏迷当中,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

    几个人休息了一会,便也在这时,只见济世突然掐指一算,低头看了一眼书库下面,喃喃自语道:“不会啊,怎么这么快?”

    “师兄,下面好像有人进来了!”

    济世点了点头,吩咐小徒儿下去接待,并且悄悄的在他的耳边吩咐了一些事情,随后转头:“下面那人,是殇天的人,估计是接到了任务,要来抓你们的。”

    “哼,怕什么,直接灭掉就是了!”

    “没那么容易。这个人,叫做殇极,乃是殇天手下的一员猛将,现在在黑羽家族,都已经混的有自己的领地,而且还是长老之一呢!”

    话应刚落,就听到那小徒儿大声的争执起来:“长老,您不能上去啊,师父他老人家,病倒啦!现在所有的客人,一律不见!”

    “那正好,我给医老送一点药,你这小娃娃不要挡路,不让休怪我不客气了!”

    小徒儿被那人狠狠的推开,只见他脚尖一点,腾空而起,很快就来到了济世唯一的房间前面,轻轻敲了几下门:“医老,在下殇极,前来拜访”

    房间里面,是叶离还有他们几个人。若是被别人发现了,到时候肯定会以此为借口,抓叶离回去。

    叶离要是落到这位殇极大长老的手里,那严重性可就打了去了!

    “师弟,还有老黑,你们且先躲起来。我这床下虽然脏了,不过容纳你们几个,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记住了,躲起来之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来,我能够应对,明白?”

    只见济世将他们塞在床底下,用布遮好,然后便将叶离的这阵型,用一个隐藏的结界给封印住,这样叶离便不会被发现。

    门外传来了小徒儿焦急的声音,好像都快哭了一样:“长老,您不能进去啊!师父受了重伤啊!”

    殇极堂堂一个顶尖的长老,怎么可能听这个小徒儿的话,直接一把,推开了大门。殇极明显不是来找济世的,人家重病躺在床上,他第一时间竟然没有去看济世,而是狐疑的看了一眼房间里面可以躲藏人的角落。

    “咳咳,这不是殇极大长老嘛,怎么今天有空来我这书店看书吗?”

    殇极冷冷一笑,济世现在是面色苍白,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他本来的肉身就很老,年龄很大,这么一看,整张脸的皮肤都皱在一起,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

    殇极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这脚步声,听在下面的悬壶和老黑耳朵里面,简直就是死亡的脚步声。

    “师父,殇极长老怎么说都不听,硬是要进来,打扰到您休息了。我回头便去找长叙大人,让他来评评理。”

    “不碍事,殇极长老也是关心我嘛。”

    便也在这时,殇极的目光,放在了这床底下。木床下面被一个帘子给遮盖住了,下面的空间不小,要藏人,肯定在这里!

    殇极长老自顾自的坐在了床边,假装很关心的说道:“医老这是怎么了?以您这样举世无双的医术,怎么也重病了?”

    “哎,年纪大了,身体的毛病啊就越来越多啦。我这老头子,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而且你看,我这孤孤单单的,就一个傻徒弟跟着我。你们啊,还是多来我这里,陪陪我说说话也好。”

    “那是那是,殇极这不是来了嘛。哦对了医老,有个事情,我想请教您一下。”

    殇极和济世都是两只老狐狸,哪里不知道对方都在演戏。这就是比谁的定力更好一些。谁若是先怂了,那么谁就输定了!

    殇极微微一笑,站起身来拱手道:“医老,不知道您最近可否看到了什么陌生人在我们黑羽当中?我听苦伯说,前几日,倒是有两个家伙,想要强行闯进来。听闻好像是用了一个小子,名为叶离的,说是黑异的手下,您可知道?”

    殇极的眼神就摆在那里,这是明显的明知故问。

    不过要说皮厚,还是这位医老的皮厚,摇了摇头:“老夫最近身体不好,都没有怎么出去。我那小徒儿只会看书,也不喜欢和别人交流。这外面的事情啊,我还真不知道呢。”

    “这样啊。”

    殇极一脸遗憾,但是从他坐到床边,并且开始说话之后,这眼神,还有脚尖,就一直在这床底的帘子前面晃悠。

    便也在这时,只听卡尺一声,正好是从床铺底下传来的。

    悬壶捂着嘴,刚才他只是想要挪动一下脚,谁知道碰到了叶离,叶离昏迷过去,又不能动,被这一脚给打到,身体自觉的倒了下去,正好发出了这一声响。

    殇极似乎很得意,嘿嘿一笑:“医老,看来您这床底下,是有小老鼠混进来了,要不,我帮您抓一下?”

    “哦,那倒不必了,我让我那小徒儿收拾一下便是。”

    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一点玄妙,又带有一丁点的尴尬。谁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可是就没有人主动挑破这窗户纸。

    殇极已经弯下了腰,手指轻轻的夹在了帘子上面,眼看就要翻起来。便也在这时,突然他的身后,响起了一声轻咳。

    “咳咳,殇极长老,你也在啊。”

    这声音不是长叙,还会是谁!黑羽的人都知道,长叙非常喜欢去的地方,就是医老的这书库。可以这么说,长叙虽然是唯一一代的黑羽族长,可是他和医老,可以算是一起成长起来的,两人算是兄弟一样的交情。

    殇极犹豫了一秒钟,这才放下了帘子,恭敬的一鞠躬:“族长,您也来啦。”

    长叙很有气势的坐下,眼神中带着一丝的不屑:“恩,医老是我的朋友,我朋友重病在床,我怎么能不来看望一下。不过他都如此情况了,我也不好意思打扰他。殇极,你说呢?”

    “族长大人说的是,殇极多有冒犯。等医老稍微好一点,殇极再来看望您吧,族长,殇极告退。”

    就差那么一步之遥,殇极就可以抓住叶离,回去给殇天邀功。只可惜功亏一篑,长叙突然出来,他再怎么样,也不敢和族长作对啊。

    等到殇极走了之后,长叙微微一笑:“好了,你这老小子装什么装,起来吧。”

    济世一个翻身就做了起来,嘿嘿一笑:“好了你们都出来吧,长叙不是外人,你们不用躲了。”

    悬壶撅着个腚就这样爬出来,老黑还好,扛着叶离,几个人拍拍身上的土,心有余悸。

    “我靠师兄,好险啊,刚才差一点就被发现了,老黑都准备动手了。”

    “我看你这楼,有点奇怪,就进来了。没想到啊,殇极这家伙,这么迫不及待吗?”

    济世摇了摇头,随后一抬手,指向叶离:“殇极的目标,不是我,而是叶离。这小子得罪了那个人,殇极是来抓他的。”

    便也在这时,叶离突然身体颤抖了一下,好像中邪一样,口吐白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