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2249章 做你自己
    虚灵界的时间流逝,似乎被篡改过。因为叶离利用月光之力,打开了这么多年以外唯一的一个通道,导致了虚灵界的震动。虚灵界现在不再像是以前一样,时间完全和外面阻隔。

    叶离来虚灵界,已经满打满算已经一个月的时间。雀翎的实力正在稳步飙升中,叶离也想到了一个好的方法,将他带出去。

    那便是城主令!城主令里面的空间,和世外天地一样,可以将人放在里面,随后跟随叶离一起出去。

    叶离所有的东西都不在元神当中,唯独这城主令和元神是互相关联的。叶离可以不用创世剑,不用山河剑,但是这城主令,可是叶离的倚仗啊。

    而这一个月的时间,雀翎和仁义这两个顶尖的新人,热度一直就没有消退。有不少的人都悄悄的来到他们的剑阁,就为了看看这两位新人平日里是如何修炼的。

    而一个月前,叶离看到的那个东西,让叶离还是不能放下,这其中和仁义有着莫大的关系。

    这一天,叶离和雀翎在院子里面练剑,突然天空中飞过几道光芒,是护剑的弟子。叶离随手一招,其中一个弟子便带人落地。

    “叶离大人,可有什么吩咐?”

    “你们这是去哪里啊?怎么好像神色匆匆的。”

    那弟子脸色很不好看,身后的几个人脸色都不算特别好,一看就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只听那弟子说道:“大人,是这样的。最近剑冢总是有一些奇怪的事情发生。阁主让我们去探查一二,后来我们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剑冢怎么了?”

    剑冢可以说是禁地,已故的前辈先人的佩剑都在那里埋葬着,一般只有阁主才有资格过去。即便是长老,副剑主剑他们,在没有允许的情况下,私自靠近都是死罪。

    而且剑冢门口的守卫,一向是很森严的,寻常弟子根本没有办法逃过他们的眼睛,除非……

    “剑冢最近丢剑的情况很严重,好几个前辈的剑冢都被挖开,他们的佩剑全部失踪。阁主为此大为震怒,于是派我们前去调查。只可惜我们实力低微,只看出这作案手法,是来自于同一个人的。”

    叶离点点头,随后说道:“带我过去看看。雀翎,你继续修炼,再过一段时间,我带你去古剑家族,成就你的肉身。”

    “好的老大。”

    一行人朝着剑冢而去,没有多久便来到了门口。守护这里的,是护剑的几位长老,也有一些年龄,其中的一些人,叶离似乎还有一点印象。当年叶离来的时候,他们还是初出茅庐的小子,现在竟然已经混到了如此的程度了。

    “剑神大人,您来了。”

    叶离点了点头,几个人自动让开一条道。叶离在灵剑阁,那就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拥有无限的权利,想要去哪里都可以。

    而且这剑冢,叶离当年就来过几次了,对叶离也不算有什么秘密。

    叶离来到了案发场地,一个一个的小坑,里面空空荡荡。原先里面可是有先人的本命佩剑。

    总共是一个剑冢,全部都被人挖开。叶离蹲下来一看,用手轻轻触摸了一下,手指上竟然出现了一丝的血液。

    “果然如此。”

    “剑神大人,您可有什么想说的?”

    叶离摇了摇头,微微一笑:“没有,不过对方既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这里,说明他用了隐剑。你们看守是看不住的,没有剑九那样的洞察力,你们调集在多人也没有用。这样,今天晚上,你们全部离开,我亲自在这里守着。”

    “这……怎么可以要剑神大人亲自出马。我们布下阵法便可。”

    叶离又左右摇摆了一下手指:“不不不,你们晚上千万不要靠近,也不要告诉剑九。这件事情,你们不要管了,由我来处理就可以,这是命令。”

    “是!”

    几个人抱拳离开,等他们离开之后,叶离这才望着天空出神:“真希望不会是你,为什么偏偏是你要这么做。”

    这一天晚上,叶离让他们全部离开,而且在还没有天黑之前,所有人都已经提早撤离,只有叶离和雀翎。

    “雀翎,你就在这出口等着。里面不管有什么动作都不要去管。”

    “老大,你知道是谁干的吗?这手法很娴熟,而且这边上的血迹,很可以啊。虚灵界不是没有肉身的嘛,怎么会留血了?”

    “观察力不错,不过你的分析能力,还是差了一点。你别管了,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可以了。”

    雀翎很快就离开,守着唯一出去的通道。叶离在剑冢的某个洞穴里面盘膝而坐。夜深人静十分,叶离突然张开了眼睛,叹了口气。

    脚步声传来,这家伙还真是一点都不担心啊。门口的护卫都没有了,他也没有觉得奇怪。

    只见这黑衣人一掌就要打在其中一个剑冢之上,叶离知道是自己出场的时候了,轻轻的咳了一声:“咳咳,既然来了,躲着干什么嘛?”

    那黑影大吃一惊,眼看就要跑,不过在他进来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中了叶离的幻术了。此时此刻,所有的场景,都是叶离布置出来的。

    至于这黑影的本体……他没有本体肉色,消失在了原地。

    叶离一步一步的逼近那个黑影,那黑影不管怎么跑,都没有办法逃出脚下的一个圈子,顿时大吃一惊。

    “你别过来!”

    声音低沉,并且还颤抖着,好像非常的害怕叶离。

    “其实,我早就知道是你做的。我今天让他们都走,就是不想在他们的面前揭穿你。放心吧,这里是我特意为你布置的幻境,别人是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不用在带你那个面具了。”

    “幻境!难怪……叶离大人,你真的很强。可是我真的不想和你动手。你对我有知遇之恩,我也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

    叶离微微一抬手,不等他自己摘掉,这黑衣人立刻就显出了原形!这人正是曾经一脸憨厚的仁义!

    “叶离大人,你!”

    “幻境里,我就是主宰,没有人能够阻拦我,而且你也没有必要害怕,你的身份,我早就知道了。”

    仁义的脸色阴沉,眼神中曾经面对雀翎的淡定也消失不见。毕竟在虚灵界,雀翎和叶离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再者,叶离的元神,一天一天的都在恢复,也不知道能够在虚灵界呆多久。说实话,叶离的时间不是很多,而且现在可是一点花自傲的消息都没有。

    叶离不想要辜负花机婆婆和花繁爷爷的期望,这花自傲,一定要找到。

    “叶离大人,你是怎么发现我的。我仁义自问做的天衣无缝。这隐剑是我从书库里面学习的,甚至之前已经试验过了,连我去剑王楼都没有人发现。”

    “想知道吗?”

    叶离随手幻化了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在上面,有着一壶酒,还有两个酒杯。叶离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坐下说,我们好好的说一说。”

    仁义也很大胆,没有任何的反抗。他或许会反抗灵剑阁其他的大人物,可是唯独对叶离,起不了杀心。毕竟叶离曾经鼓励过他,帮过他,对他有着知遇之恩。

    “喝一口,男人都是在酒桌上谈事情的。”

    话音刚落,叶离先干为敬,两人就这样饮了第一杯。

    “在比赛结束的那一天,你昏迷了过去,我看到你的身体下面,有一个微小的图腾,血红色,上面,是一个手。你自己可能没有注意,但是这东西,我再熟悉不过了。我以前,和你们家族交过手的。”

    仁义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哎,是我大意了。我以为过了这么多年,已经没有人知道这东西。我用了元神之后,便没有办法控制。叶离大人果然是叶离大人。”

    “我和你们血刀家族,怕是有深仇大恨,你有理由对我出手的。要不是我,你们或许还能在虚灵界有一定的地位。”

    “这是家族的命。我为了家族,牺牲了从小练就的刀法,如今我的剑法,越来越深刻,可是我也越来越迷茫。”

    叶离将酒倒满,两人的第二杯下肚。

    仁义又说道:“大人,你说我现在,应该如何是好?血刀家族有一个诅咒,只要将这剑冢的所有长剑集齐,便能够通过转生之术,让我们家族的人都复活。我的父亲,我的兄弟,还有我的族人,他们都能够重新复活!”

    转生术!叶离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神通。叶离只知道轮回重生,这转生术是个什么情况?

    “那你为什么不做?为什么犹豫?”

    “因为我……”

    仁义一拍桌子站起身来,胸膛起伏,似乎非常的愤怒,双眼冒着火光看着叶离。长剑距离叶离的喉咙,只有半寸左右。这也是仁义第一次对叶离出手。

    “怎么,动手啊。杀了我,没有人知道你做的事情。你大可以成为你家族的荣耀,以牺牲灵剑阁作为代价。”

    仁义的手在颤抖,他这样的高手,拿剑何其的稳,可是因为情绪的原因,仁义没有办法下手。

    “告诉我,你在犹豫什么?”

    叶离同样站起来,手中拿着酒杯,微微一抬,随后一饮而尽。

    啪嗒一下,酒杯摔在地上,彷佛让仁义一瞬间清醒了过来,手中长剑丢在地上,整个人坐在椅子上,抱头痛哭。

    “因为我……我不知道,我本来就不喜欢杀戮,我喜欢现在的生活,喜欢宁静,安宁。我对灵剑阁产生了归属感,我喜欢这个地方。”

    叶离无奈的一笑,重重的拍了一下仁义的肩膀:“你要为你自己而活。”

    仁义猛然抬头,一脸呆滞的看着叶离,叶离神秘的一笑,本来说教叶离是不擅长的,不过既然算是虚灵界的前辈,叶离偶尔说说,也未尝不可。

    叶离一抬手,彻掉了幻境。

    “仁义,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去做吧。血刀家族,已经成为了过去,而你,应该活在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