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2256章 我保下他了
    “你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对手啊叶离大剑神。不仅实力强,连这脑子,也不是这些榆木疙瘩可以比的。我很期待我们真正的见面。”

    话音刚落,血魔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一滩血水。

    “叶离!”

    剑九在怪叶离为什么不出手。即便是分身,叶离要是出手,至少也能够消耗他一点的法力。在没有了剑一坐镇的情况下,叶离和剑九要是在不一条心,灵剑阁还真的危险了。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就算我出手也没有用,他的本体我抓不到在哪。那些分身也没有任何的意义,我杀了他的分身,他恢复个两三天也就恢复过来了。”

    叶离拉着剑九,不动神色的回到了剑王楼。

    剑九明显没有叶离那么淡定,叶离按住他的肩膀,让他坐在了椅子上:“好了,你不要着急。我会解决他的。我现在有点事情,你吩咐下去,让剑无常将外面所有游剑的弟子全部找回来。还有啊,这段时间,灵剑阁全面封闭。”

    叶离说完之后,直接就消失不见。

    等叶离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来到了灵剑阁高级弟子的练剑广场。叶离来的突然,周围的弟子都吓了一跳,不过等反应过来之后,都是一脸崇拜的看着叶离。

    “哇,是剑神大人。”

    “你们上一次看到了吗?血刀家族的孽党来,阁主都差一点不是对手,还是剑神大人亲自出手,秒杀了对方呢!”

    “我知道,我就在场。剑神大人的剑气,锋利无比,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练到如此的境界啊。”

    周围的人都在窃窃私语,叶离没有管他们,面无表情的走进了人群,直接对着仁义一挥手:“仁义,过来一下,有点事情和你说。”

    灵剑阁的人谁不知道剑神叶离有两个心腹,乃是这一次试剑大会的翘楚,最强的两位新人,雀翎和仁义。

    仁义缓缓的走到了叶离的面前,一脸呆萌:“叶哥,怎么了?”

    “跟我来。”

    两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等叶离消失之后,那些弟子便又开始吹牛皮,关于叶离的传说,版本实在是太多了,保不齐这些弟子也会讨论。

    “叶哥,什么事这么着急?你脸色好像不是很好啊。”

    两人没有直接去剑王楼,而是来到了剑冢。叶离指着脚下的一滩血水:“这东西,有印象吗?”

    “这是!血祭神通!血刀家族的人又来了!”

    仁义脸色唰的一下变得苍白,好像很是害怕一样,脚下也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仁义的表现,全部都被叶离看在了眼里。

    “血魔来了,你知道谁是血魔吧。”

    “血魔大人!天啊,血魔真的出关了!叶哥,如果是血魔的话,很棘手的。”

    叶离心说看来仁义还是知道一点关于血刀家族内部的事情,叶离且等仁义自己说出来,没有打断他的话。

    果然,仁义看着叶离一脸凝重的表情,整个人好像有气无力一样,直接瘫坐在了地上:“叶哥,血魔他,来剑冢了。也就是说,转生术,真的有可能可以实现!他要重建血刀家族了!”

    “转生术,需要的是什么条件?”

    “我……不知道。他们教我的,就只是把剑冢破坏掉,拿到灵剑阁前辈的佩剑,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了。具体要什么,我也不知道。”

    叶离若有所思,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剑冢就是灵剑阁最后需要守护的一片地了。如果这里失守的话,那么血刀家族,将会重新复活。叶离没有听说过这样的神通,但是仁义说的,又不可能是撒谎。

    该死,没想到这血魔还有一点本事,让原本简单的事情,变得这么复杂。

    便也在这时,剑冢突然冲出来几个护剑,将叶离他们包围住,叶离眉头一皱,哼了一声:“你们要干嘛?”

    到了叶离现在的程度,这些人是什么态度,叶离的元神随便一扫便知道。这些人来势汹汹,显然是要抓叶离,或者说,抓叶离手下的仁义。

    “剑神大人,我们奉命前来捉拿血刀家族的余党,这位仁义,可是血刀家族的人,还请剑神大人让开。”

    “叶哥……”

    仁义一脸无奈和苦闷,到最后这身份还是暴露了。可是知道仁义身份的,就只有叶离他们一行人。除此之外,普通弟子是不可能知道的。

    叶离也奇怪,是谁出卖了仁义?雀翎是不可能的,自己没有说,难道是剑九不成?他也没有理由这么做啊。

    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一个可能,那便是在灵剑阁,有血刀家族的内奸。他知道仁义的身份,偷偷的告知给了护剑的长老,让他们来抓人!

    “滚回去,告诉你们的长老,仁义是我叶离的人,想要动他,先过我这一关在说。”

    “剑神大人,我们也是奉命,不要让我们为难。”

    叶离呵呵一笑,指剑祭出,在这些人的面前,划出了一道深深的沟壑:“奉命行事,我倒是要听听看,你们奉的是谁的命,听的是谁的话!护剑长老,权利难道比阁主还要大吗?”

    这几个人面面相觑,叶离这是肯定不会放人的。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护剑长老,还有惩剑长老,加上游剑长老,各大势力全部都聚集了过来。

    叶离嘴角微微上扬,这个架势,彷佛当年叶离自己被逼宫一样。而当时,剑九并没有保护自己,反而是李沧海,和自己同甘共苦,叶离永远也不会忘记当初的那一幕。

    为了灵剑阁的利益,牺牲了自己,被那么多人眼睁睁的看着,被灵剑阁放弃,这种绝望的感觉,叶离不可能让仁义在感受一遍。

    “剑神大人,这等外族人,是绝对不能留在灵剑阁的,还请剑神大人不要包庇,为了灵剑阁,还请剑神大人交出这家伙。”

    “给你们三秒钟,滚出我的视线。仁义是我的小兄弟,今天我在这里,你们敢动一下,休怪我叶离不客气。我是灵剑阁的人,但是同时,我也是仁义的大哥。连我自己的兄弟我都保护不了,我也配不上剑神两个字了。”

    叶离的态度坚决,而他身后的仁义,偷偷的抹去了眼角的泪水,随后握紧双拳。

    “剑神大人,不要让我们为难了。”

    “说的都是废话。你们这些人永远是不会明白,被人丢弃是什么感觉。我话说死了,仁义,我们走,我看谁敢动一下。”

    叶离爆发出来的气势,镇压了全场,那些长老的脸色难看,但是又无奈何。他们不是叶离的对手,加上叶离的身份在这里摆着,从哪一个方面来说,他们都不可能强行动手。

    仁义就这样跟在叶离的后面,便也在这时,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动手,一柄飞剑对着仁义的后背就刺了过去。

    仁义眉头一皱,继续向前走着,一直到这飞剑来到了他的后心处。

    铿的一声,这长剑被折成了两段,叶离回头一看,突然脚尖一点,速度极快的穿过了人群,伸出手抓在了一个弟子的脖子上,将他提起地面:“你以为我是跟你开玩笑的是吧?我不敢动你们?”

    “你……你想干嘛!我可是护剑长老手下的弟子!”

    叶离嘴角微微上扬,冷冷一笑:“你那什么狗屁长老见到我都要低着头,你区区一个弟子。”

    叶离咔嚓一下,元神之力直接穿过了他的灵体,废了他的所有修为剑道,丢在地上。

    “记住了,我不是开玩笑的。你们当我叶离是外来人,那我也没有必要把你们当成自己人。一群废物,当年若是没有我,现在哪里还有灵剑阁。跟我动手?谁给你们的胆子。”

    叶离从来都不是一个好欺负的人,该硬的时候,叶离会比谁都强硬。这些人明显就是想要以大势来压人。换做以前,叶离没有实力的时候,或许今天还真的保不了仁义。

    可是现在不一样,叶离完全有能力,不管是身份,还是实力,叶离都是现在灵剑阁的最高级别之一。

    “叶离前辈,请慢走一步。”

    叶离眉毛一挑,吐出一口浊气,微微一笑,心说正主终于来了啊。剑无常带着自己的亲信,落在了地上。

    “阁主大人,剑神大人这……”

    “你们退下,我来处理。”

    叶离不屑的看了一眼剑无常,剑无常尴尬的一笑,他是个聪明人,知道叶离什么意思。

    只听叶离冷冷的说道:“怎么,长老不行,就你这阁主亲自出马了吗?别说你了,剑九来了都不好使。要不要试试?我亲自帮你们叫呗。剑九,你给老子滚出来!”

    整个灵剑阁,虚灵界,敢这么叫剑九还活着的人,恐怕也只有叶离一个人了。

    剑九看着这么多人,一脸不解:“我招你惹你了?”

    “你看看你的这些好弟子啊,现在是要拦着我,动我的人了。你说说看吧,怎么处理。这些长老,可是厉害的很,我要是不同意,我怕他们是会吃了我哦。”

    剑九知道叶离的脾气,也知道当年的事情对叶离的冲击有多大,埋怨的看了一眼剑无常。

    便也在这时,只见剑无常对着叶离深深一鞠躬:“剑神大人误会了,我们并不是要对仁义小兄弟做什么。”

    “那你们拦着我不让我走,是什么意思,要请我喝茶不成?”

    “剑神大人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仁义现在身份暴露,血刀家族的人一定会派人来暗杀,我们这是为了要更好的保护仁义。”

    叶离大手一挥,直接抓着仁义腾空而起:“用不着。以我的能力,用不着你们担心。再说,以你们的实力,我一只手就能碾压,不用你们管。”

    剑无常无奈,想要求助剑九。剑九哪里还敢惹叶离,也现在正处于一种暴怒的状态。剑一的死,再加上嚣张的血魔,还有这群人的逼迫,都让叶离进入到了暴怒的临界点,只差最后一步就爆炸了。